《大家論壇》耶路撒冷視角:美國圍剿伊朗 主導沙國出賣巴勒斯坦 

索拉納(Javier Solana) 2017年12月29日 07:00:00

索拉納

●西班牙外交部長

●北約組織外交與安全政策祕書長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再次採取單方面外交政策──這一次,他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川普對中東現實局面再度解讀失誤,他的最新舉動(事實上顛覆70多年來的國際共識),將導致中東局勢迅速惡化之際,歐盟必須挺身而出。

 

自從川普宣布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掀起以巴緊張後,已造成多人傷亡。(攝影:李昆翰)

 

川普拉攏沙國、以國反伊朗

 

川普政府的中東政策的基礎是美國和沙烏地阿拉伯重新確立的聯盟關係。自甘迺迪(John F. Kennedy)後,歷任美國總統就任後的首度出訪國家多是墨西哥、加拿大或歐洲。

 

川普則不這樣做。他飛去沙烏地阿拉伯首都利雅德,在那裡和54個穆斯林多數國家召開高峰會,發表了一篇詆毀伊朗的煽動性演說,說國際社會應該對伊朗唯恐避之不及。

 

在沙烏地阿拉伯之後,川普又訪問以色列,在那裡再度抨擊伊朗、公開反伊朗。沙烏地阿拉伯和以色列沒有建立外交關係,但都是美國的盟國,並且都反對伊朗。11月,以色列國防軍首腦、陸軍中將艾森克特(Gadi Eisenkot)甚至表達了與沙烏地阿拉伯開放共用情報以遏制伊朗的意思。「與川普總統合作」,艾森克特對沙烏地阿拉伯媒體《Elaph》說,「有機會形成新的區域內國際聯盟。」

 

沙烏地阿拉伯新王儲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MBS)也極力促成沙烏地阿拉伯與以色列和解,他正在追求自己國家的內正與外交政策現代化目標。本月初,外傳薩勒曼提出了一個非常有利於以色列的以巴和平計畫,但美國和沙烏地阿拉伯政府都否認相關報導。

 

沙烏地阿拉伯新王儲薩勒曼。(湯森路透)

 

沙國陷入反伊朗、挺巴勒斯坦人兩難

 

無論如何,川普顯然想要利用這些環境因素實現外交政變。但他的耶路撒冷決定迫使沙烏地阿拉伯面臨一個困境:是以捍衛巴勒斯坦人的計畫為重,還是與以色列關係正常化進而抑制伊朗為重?

 

一些沙烏地阿拉伯人似乎更希望看到後者,他們提出將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坦人的地位這些棘手問題擱置不顧。川普也試圖解釋他的政策的微妙之處,說他的立場並不是具體劃定以色列在耶路撒冷的主權邊界,並且美國大使館不必立即搬離特拉維夫。

 

在川普宣布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之前,國際普遍承認特拉維夫為以色列首都。(攝影:李昆翰)

 

但正如美國前以色列、巴勒斯坦談判特使因迪克(Martin Indyk)所言,「美國人能夠嘗試遏制傷害,但無法成功,因為耶路撒冷這個問題是在太敏感了。」川普對耶路撒冷新宣言剛發布,中東街頭就爆發了示威遊行(儘管一些人擔心的大規模暴力事件並未發生),這正充分反映了現實。

 

耶路撒冷爆發武裝衝突。(攝影:李昆翰)

 

耶路撒冷在穆斯林世界具核心地位

 

更能說明問題的是,伊斯蘭合作組織(the Organization of Islamic Cooperation)在伊斯坦布爾舉行了一次特別高峰會,成員國重申了「巴勒斯坦和耶路撒冷在穆斯林心目中的核心地位」,承認東耶路撒冷為巴勒斯坦首都,並強烈譴責川普的舉動。

 

看來,沒有穆斯林會忘記耶路撒冷是伊斯蘭教第三聖地阿克薩(Al-Aqsa)清真寺所在地。沙烏地阿拉伯國王薩勒曼對川普的耶路撒冷新宣言的傷害提出警告時,也提到這座清真寺。川普新宣言發佈後,薩勒曼批評,這是不合理和不負責的。

 

簡單的事實是沙烏地阿拉伯無法棄巴勒斯坦問題於不顧,讓土耳其甚至伊朗等其他國家從中取得主導。這將重蹈幾個月前與卡達斷交策略的錯誤。讓沙烏地阿拉伯突然去支持一個嚴重偏離阿拉伯和平動議(Arab Peace Initiative)-被稱為「沙烏地阿拉伯動議」(Saudi Initiative-的計畫將十分困難。阿拉伯和平動議在2002年被批准,並在今年贏得阿拉伯聯盟的支持。

 

因此,川普的夢想情景—沙烏地阿拉伯與以色列一起施壓巴勒斯坦人來實現和平—不會實現。首先,沙烏地阿拉伯不會放棄阿拉伯對耶路撒冷的主張。其次,剝奪巴勒斯坦人對自己、耶路撒冷命運的話語權策略永遠不會成功。

 

第三,川普政府—包括他的女婿庫許納(Jared Kushner)負責美國在阿拉伯-以色列和平進程中的角色,但耶路撒冷,以及更廣義的以巴衝突問題非常複雜,無法以商業交易策略對應。

 

阿拉伯聯盟需承認以色列

 

儘管川普並未排除兩國方案—聯合國也支持這一方案—但他或許已經釘下了棺材板上的最後一顆釘子。唯一拯救兩國方案的辦法,甚或唯一讓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回到談判桌前的辦法,是致力於形成更多層級的談判環境。

 

在這方面,歐盟必須肩負主導任務,釋放出應有強硬訊息,立即承認巴勒斯坦國—就像70%多的聯合國成員國已經做過的那樣。

 

通往兩國方案之路應該從阿拉伯和平動議開始,該動議規定阿拉伯聯盟將在以色列撤回1967年前邊界的情況下承認以色列,但也可以考慮更加漸進性的替代方案。

 

兩國方案—以色列可以保持其猶太和民主性,並應該保證巴勒斯坦國的可行性—仍是打破阿拉伯-以色列僵局的最可信的方法。但如果我們想要實現以色列前總理拉賓(Yitzhak Rabin)在1990年代所提出的「出於尊重的分離」,就決不能在浪費時間:每過一天,我們距離不歸路就近了一步。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The EU Must Recognize the Palestinian State,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延伸閱讀】

●《大家論壇》巴勒斯坦視角:15億穆斯林不允許 將耶路撒冷交以色列​

●《大家論壇》川普耶路撒冷決議 無法讓以國脫離貪腐​

●《大家論壇》中東視角 : 美國影響力消亡 沙國將與以色列同盟​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