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電視版「蝙蝠俠」主角辭世 探照燈致敬
2017-06-16 by 羅佳蓉

蝙蝠車、熟悉的紅色電話、還有大大小小的蝙蝠俠迷,15日晚間齊聚在美國洛杉磯市政廳大樓前,為了紀念9日不幸病逝的男星亞當.韋斯特(Adam West) 在市政廳外牆照出巨大蝙蝠Logo探照燈,向這位「永遠的蝙蝠俠」致敬!

【影片】倫敦惡火奪命 愛黛兒低調現身慰災民
2017-06-16 by 羅佳蓉

14日晚間英國倫敦的格倫菲大樓(Grenfell Tower)被大火吞噬,目前已知造成17人死亡,在宛如人間煉獄的現場,英國歌手愛黛兒(Adele)被網友目擊低調現身火災現場,一一給予災民慰問。

【名人專訪】《花甲男孩》的台客劉冠廷 也曾被霸凌過
2017-06-15 by 林冠伶

在「花甲男孩轉大人」中那台客味十足的花明總是在打斷花甲與雅婷的相處,並且不斷命令花甲,沒想到在劇中氣勢兇惡的花明,在現實生活中的劉冠廷,竟然在小時候有一段被霸凌的惡夢,到底是為什麼呢?   進入戲劇圈,劉冠廷陸陸續續地接演過許多不同的角色,此次飾演形象鮮明地「鄭花明」,傳神演技讓觀眾對他印象深刻,也開始好奇劉冠廷的一切。   冠廷雖然扮演過許多角色,但還未有真正讓人讚嘆的代表作,此次飾演台客形象的花甲,可說是冠廷展露頭角的作品,但冠廷希望未來還能夠詮釋更多不同的角色,讓自己有不同的成長。     在冠廷的心中對於各種角色都想嘗試,但他特別提到,一直以來很想要飾演「霸凌」相關題材的戲劇,是因為近期霸凌的新聞太多才讓他有這樣的想法嗎?其實不是,竟然是因為他在小學一年級時曾經遭受霸凌,經歷了一年多痛苦的惡夢。你能想像高壯的冠廷、那個在戲裡霸凌花甲的花明,怎麼會有人敢霸凌他?   「現在想起還是會難過。」_劉冠廷   冠廷和我分享,「我想要演『霸凌』的故事,因為我小學一年級被霸凌過,而那段故事其實是我自己白目,班上有位同學的爸爸前幾天因為酒醉騎摩托車過世,當時的我們在上美術課,我那時可能想讓他開心,拿彩色筆塗他的紙。結果他很生氣地跑去跟他四年級的哥哥說,叫他哥哥來揍我。下課後我很緊張,躲到校長室外面,想說那裡應該比較安全,但遠遠看著兩排人馬走過來,我真的是無處可躲,縮在一旁不斷的哭泣。後來有一位學長救了我,事後整整一年都在當他的奴隸。升上二年級,因為爸爸的工作我必須轉學,整個如解脫一般!」。   冠廷到現在都還可以回憶起媽媽幫他辦完轉學手續後,騎著摩托車離開校園的情境,「路途上有樹有光有影,整個身體覺得好輕,那真的超開心!」。   在冠廷的學生生涯中,國中時常會有壞學生欺負人,「記得有一個男同學被一群人圍住,好像是欠人家錢,所以被打被鄙視(不知道為什麼我國中有很多這種朋友),後來我挺身出來幫他先替他還錢」。因為自己歷經過,所以特別能體會他們的感受、那種被壓迫的感覺。   退伍後曾經任職體育老師的冠廷叮嚀學生,「不要去欺負或取笑別人,不要從中去獲得成就感,這沒有比較厲害。」   回想小時候不敢跟爸媽說被霸凌,但長大後想起,當時應該要說!因為自己經歷過才了解為什麼社會上被霸凌的弱勢都不敢抬頭,那是因為害怕,害怕揭發後會遭受更慘的待遇。   「無論是在戲劇或是其他領域上,希望透過自己的能力來改變社會。」,這是劉冠廷對於未來的抱負。     劉冠廷於「花甲男孩轉大人」飾演鄭花明。(圖片來源:花甲男孩轉大人_植劇場Qseries)   採訪後記_ 「霸凌」在社會上的各個角落持續上演著,冠廷明瞭被霸凌壓迫的感覺,雖然以一己之力無法拯救所有被霸凌的弱勢,但若有機會,冠廷想透過戲劇讓大家重視這個議題,期望每個人都能為身旁的弱勢族群伸出援手。   如果冠廷此次訪問沒有提到這段故事,我也看不出他會有這段在心裡揮之不去的惡夢。欺負弱勢真的沒有比較厲害,凡事都有因果循環,不要招惹別人,也不要欺壓弱勢,也許這個社會會美好一些。   【延伸閱讀】 ●《花甲男孩》演員幕後分享 劉冠廷:可以講台語我覺得很棒 ●《花甲男孩》蔡振南、盧廣仲吵架戲揭密 最難拍的是這部分 ● 專訪《花甲男孩轉大人》導演瞿友寧、李青蓉:要更愛自己和家人   【熱門推薦影片】 ● 倫敦24層高樓大火 住戶急跳樓逃生 ● 羅德曼訪平壤 北韓旋即釋放美國學生 ● 它叫「重金屬」! 世界首把3D列印鋁製吉他

【D.O.C. 專欄】Vol.003 – 收藏全都是男人的浪漫:趴哥
2017-06-11 by MIXFIT

所謂浪漫,乍聽是些不切實際的遐想,卻是你內心憧憬許久、不斷追求的事,而這些遐想,又都能讓你打從內心感到熱血沸騰,尤其男人。D.O.C. 連載來到第三期,我在三重一間設計公司裡,遇見了一個浪漫的老男孩,趴哥。   (圖片來源:MIXFIT)   Vol.002 周皓引薦下,來到門面聳立著巨型無敵鐵金剛的設計公司,別有洞天的二樓映入眼簾的盡是些男人的玩意兒,一位跟潮流八竿子打不著邊的中年男子出現,內行人稱他作「趴哥」。    大膠沒聽過?無敵鐵金剛總算耳熟能詳,玩具的經典是烙印在你我心目中的童年幻想。沒有卡通,不會有放學後想準時回家的期待之心;沒有玩具,不會有下課時同學嬉鬧玩耍的記憶片段。用一種想回到過去的心態,聽著趴哥娓娓道來那不屬於我們卻又有所共鳴的年代。    (圖片來源:MIXFIT)   進入正義世界的起源  我們很難想像沒有手遊、沒有 PS4 的童年,如同趴哥亦很難想像只有手遊跟 PS4 的童年「小時候我們什麼都可以玩,很爛的玩具都可以玩上一整天,對我來說那就是樂趣,跟打電動是差很多的。」時光回溯到趴哥小學時期剛接觸超合金之時,相差五歲的哥哥,自小便很具商業頭腦,用以物易物、輾轉兜售的小小商業模式,帶著趴哥進入正義夥伴的世界。「我人生很幸運的是,我有個很好的哥哥!」在聊及童年記憶時,趴哥不斷說道。   (圖片來源:MIXFIT)   超合金到大膠,關於收藏   承上所述,因哥哥的關係而愛上超合金,那麼又是何時開始收藏呢?趴哥感慨地告訴我們,在中原唸書期間,歷經「搬家」事件後全數寶物淨空!我想對許多人來說,搬家無疑是件極為凶險的事,尤其當你老媽把所有你收集的玩具、漫畫、黑膠等等評列為垃圾且不可攜帶物時,等同你與夥伴們的回憶全部付之一炬。直到出社會後,某次與哥哥聊及童年點滴,再度燃起了兄弟倆的熱血之心,開始往回收舊合金,直至約莫 2002 年,一次的超合金機器人搶標失敗後,趴哥遇見了大膠。   (圖片來源:MIXFIT)   第一隻大膠的出現 「大膠角色在合金玩具都曾出現過,你不會陌生,更何況都是我們小時候的共同回憶。」大膠,意指巨型、特大的大膠,尺寸比其它玩具來得大上許多(60cm),是屬於七零年代的流行玩具之一。由於七零年代台灣因關稅很重的關係,玩具的進口是很難取得,因此許多大膠是沒有盒裝的(有無盒裝價格大約可以差距一倍以上)。而七零年代的大膠,想當然生產主題是離不開日本流行的卡通人物、角色,1973 年第一隻面世的大膠則是由 POPY 製造的《無敵鐵金剛》,或是說你也有聽過港譯稱作《鐵甲萬能俠》。     (圖片來源:MIXFIT)   在台冷門的大膠,香港朋友異常迷戀    正因當時關稅極高的關係,台灣進口玩具數量稀有,能玩得到的小孩自然相對也少。趴哥提及,當時回頭收舊合金玩具時,並沒有太多人在收,除了台灣人外,香港、義大利、法國、美國也有一票死忠玩具迷。值得一提的是,歐洲人也很喜歡日本的機器人,這點倒是很令人意外。再者,由於香港早期是自由貿易港口,沒有關稅限制的關係,也使得香港有著一票大膠、合金收藏愛好者。關於翻模趴哥說:「剛開始我翻模是為了補超合金的零件,翻模完後又是一隻完整的,我就不用花這麼多錢去買新的。」如此一來練就了翻模這門技藝,且在網路世界裡的交流下,許多來自各國的玩具收藏家、愛好者也都會慕名尋求趴哥的協助。     (圖片來源:MIXFIT)   水漲船高的價格,回去不了 為什麼我們看一隻克連泰莎飛碟、大空魔龍價格如此可觀?趴哥說道「這已經不是玩具的取向,完全是古董的取向。」約莫二、三年前大膠在日拍上的價格推得很高,一直到現在幾乎沒有一隻有掉過價格,曾經趴哥玩笑話說「如果是當作投資,近幾年這投資報酬率還真不錯!」當然,玩具終歸是玩具,變做古董也不可能好賺的,你得放十幾年才有增值的可能,還真沒法當生意來做。趴哥衷心地建議「千萬不要把玩具當成一門投資,如果真當它是投資就不有趣了⋯⋯,讓玩具回歸本質,當你的收藏只是一種興趣時,生活會有更多樂趣的。」      (圖片來源:MIXFIT)   永井豪的作品,可以正義也可以黑暗  「那年代看著無敵鐵金剛最後一集被打到爛掉,摧毀了多少小朋友幼小的心靈,看到五獅合體出現十字劍一刀砍死壞蛋,總認為鐵金剛也太辛苦,大魔神一出來,也只是手指一比全部死光光⋯⋯」,趴哥有感而發地說著,跟著你會發現一件有趣的事,當你天真地以為卡通世界裡永遠都是美好和平,有些時更能反映出人性反而是卡通,以及對社會現象的切身描述。在講起永井豪時趴哥笑道:「這人心裡除了正義,也是有很多黑暗面的。」好比說他所畫的《惡魔人》、《鋼鐵吉克》都是,帶出了黑暗複雜叛逆的世界觀。   (圖片來源:MIXFIT) 你知道變形金剛,那微星小超人呢?  沒有一定年紀,你可能真未曾看過微星小超人。其實他最早源頭是無敵生化人這系列 12 吋的玩具,但當時無敵生化人並沒有漫畫或卡通的支撐,所以沒有讓人留下太深的印象,後來當年因石油危機的關係,為了節省製造成本將玩具得縮成 4~6 吋大小,沒想到大受小朋友歡迎,才又請森藤先生繪製一系列的漫畫,造就出精緻又有趣的玩具系列。「其實也可以說變形金剛是從微星小超人衍生出來的喔!」原因是微星的版權後來有授權給美國去繪製,畫了許多美漫微星小超人,到最後美國從微星中,發展出柯博文的角色⋯⋯,只能說先前變形金剛展未提及此事真的點可惜了些。       (圖片來源:MIXFIT)   紅白機的出現改變了什麼?  沒有人可以抵擋得了世代交替潮流,即便是上帝也無法,任天堂紅白機的出現,成了實體玩具面臨的一大困境,當年日本製造及銷售合金玩具的公司接連倒閉,合金機器人玩具公司到現在還存活的,只剩現在的萬代(BANDAI)玩具,還扛著「超合金」玩具這塊金字招牌,努力的奮鬥著。令人欣喜的是,近年亦有香港的玩具商投入合金機器人及各種搪膠機器人玩具的生產及銷售,玩具市場似乎又有回春並蓬勃發展的跡象。     (圖片來源:MIXFIT)   時代的不同,世代的交替    早期日本在做的玩具都是很有想像力的,你會發現儘管現世代小孩富有創造力,但卻缺乏了想像空間,那是一種對某件事情的幻想與架構。當你學習得東西都只是透過網路、螢幕時,是很虛幻的也很可惜的。設計出身的趴哥是這麼說的,「玩具的出現來自於動畫、影像,當你有了影像的概念直到你摸到或看到實體玩具時,你就會有所共鳴。」   (圖片來源:MIXFIT)   看著玻璃櫥窗內內陳列地好好的大膠們,你的兒時回憶又是什麼?    正所謂「男人有男人的夢想,女人不會懂。」絕非性別歧視,而是事實如此,有時,當你見到這些玩具,冷不防會勾勒起過去點滴回憶。時代追不回,記憶卻是可以長存,我想趴哥的浪漫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圖片來源:MIXFIT)   李旻哲,一個邏輯調理相當清晰的年輕人,用他的「慢步調」講著 8mm、創作與動物。 what is D.O.C. Definition of Cool,對 Cool 的闡釋,我想憑藉現世代街頭上的人們對於各種領域的專注研究,共同來定義。D.O.C. 不走虛張聲勢的淺談即止,亦絕非帶你走向流行前線,藉由人與人的連結來延續下去。透過那些人,去講述各自領域裡獨到的見解;透過這些人,去告訴我們下一個,他也覺得酷的人。   *全文授權自 MIXFIT,原標題:D.O.C. by 趴哥 Vol.003 – 全都是男人的浪漫   【 D.O.C. 延伸閱讀】 Vol.001 – 日本軟膠狂熱份子:高中 Vol.002 – 共產主義與怪奇收藏:周皓    

【影片】與凱蒂佩芮較量? 泰勒絲重返串流音樂
2017-06-10 by 羅佳蓉

美國流行音樂小天后泰勒絲(Taylor Swift)的專輯音樂,9日午夜重返Spotify及各大串流音樂服務平台!   3年前,泰勒絲曾投書到《華爾街日報》抨擊現在的串流服務「嚴重縮減付費的實體專輯銷售量」,認為應尊重音樂創作者,「音樂不該免費使用」,並決定將專輯於所有串流音樂平台下架。   如今,她的經紀公司表示,為慶祝她的專輯《1989》在全球銷售量破1000萬張,所以決定再度回歸音樂串流服務,但巧合的是,同天也是勁敵兼世仇的美國歌手凱蒂.佩芮(Katy Perry)發行新專輯《見證》(Witness),讓人不禁好奇兩人是否將在樂壇掀起一場戰火?

林志傑和周儀翔突破自我 沸騰全場的熱血意志
2017-06-08 by 林冠伶

身披藍白色中華隊戰袍,周儀翔在國際賽的球場上時而霸氣切入、時而飛身扣籃,不少人說他是中華隊未來的王牌,說他的球風熱血霸氣,就連中華隊傳奇球星林志傑都肯定,周儀翔將是傳承中華隊信念、帶領國家隊前進的核心主力。   難以想像在 3 年前,周儀翔曾站在放棄籃球的關鍵路口,幸好,他對籃球的熱愛將他拉回正軌,2014年開始代表中華隊屢屢打出好成績,也順利加入SBL,並在聯賽以精采統御力連續兩年拿下MVP,更為球隊拿下睽違已久的冠軍金盃。   峰迴路轉的籃球之路,讓周儀翔不自滿於現在的成績,他更堅持精進籃球技術、挑戰自己的極限。周儀翔所展現的毅力和勇氣,場上能切能投的得分能力,甚至是激勵全國球迷的熱血態度,都讓人不約而同的想到「野獸」林志傑,帶著新世代進攻箭頭的實力,周儀翔將以「這個我來」的精神力量承擔臺灣未來籃球王牌的責任。   周儀翔。(圖片來源:NIKE)   從挫敗中蛻變進化 將對籃球的熱愛轉為成長動力   曾經受邀參加 Nike All Asia Camp 全亞洲籃球訓練營,與來自全亞洲的菁英球員共同訓練、切磋球技,感受更高強度的體能與更強悍的球風,高中時的周儀翔幾乎稱霸臺灣同齡選手,畢業後在眾人期待下遠赴美國尋夢,然而異地的現實衝擊,讓他與最愛的籃球漸行漸遠。   從美國回國後,再次入選國家隊成為周儀翔重新奮起的轉捩點,即使曾經歷一整年的空窗,周儀翔以優異身材與爆發力彌補經驗的不足,他利用機會再次證明自己的實力,而重拾信心的他也從挫折中奮起,蛻變成為現在臺灣籃壇最具主宰力的球員。   周儀翔說 :「因為經歷過不順遂的時期,才會有現在的我。從美國回來的時候雖然還有一定的體能跟技術,但是心態非常需要調整,我了解自己的歷史必須靠自己去創造,所以促使我盡全力做好該做的訓練,做好自己的本分,讓自己一直進步。」   林志傑(左)、周儀翔(右)。(圖片來源:NIKE)   被周儀翔視為籃球追隨目標的林志傑,在大學時期也曾經太過鬆懈而一度萌生放棄籃球的念頭,但回歸內心深處,林志傑發現自己對籃球的熱愛勝過一切,期望改變的意志轉為他從谷底重回巔峰的動力,林志傑也從狂野變得更加成熟內斂,並且更專心投入籃球嚴格的訓練。   重生找回籃球熱情的林志傑,以過來人的經驗勉勵具有「接班人」氣勢的周儀翔盡全力突破自我,他說 : 「年輕球員能夠帶著『這個我來』的心態去自我突破是最重要的,畢竟除了體能身材的優勢,在技巧上都還不盡然是完善的,要懂得給自己不斷訓練精進的計畫,但也要記得自己最擅長的優勢在哪裡,盡全力去發揮。」    林志傑。(圖片來源:NIKE)   突破自我 「這個我來」意志傳承   雖然已自國家隊退役,但在中華隊球迷的心中,林志傑的地位是獨一無二的,只要「野獸」一踏上球場,為他量身打造的口號「球給志傑」即刻沸騰全場,如今傳承狂野球風以及對勝利的渴望,周儀翔也將用自己的強力進攻回應「這個我來」的熱血信念,帶領中華隊在國際賽場上力克強敵。   周儀翔表示 : 「在國家隊可以挑戰不同國家的對手,感受不同層次的對抗,將帶著為國爭光的榮耀全力以赴,爭取勝利。」   周儀翔(左)、林志傑(右)。(圖片來源:NIKE)   隨著國際賽事接連展開,新生代中華隊球員也踏上國家隊征途,今年夏天 Nike 除了為中華隊設計象徵國家榮耀的全新Chinese Taipei 隊徽外,也為球迷打造了Chinese Taipei 球迷應援Tee,在重要時刻伴隨全國球迷一起為中華隊的奮戰信念表達最熱情的支持。   【延伸閱讀】 ● 高國豪即將前往美國 無懼挑戰世界實現自我 ● 深入探索 NIKE AIR!來自奧勒岡的新鮮「空氣」   【熱門影片推薦】 ● 北韓不甩國際制裁 一個月內試射飛彈4次 ● 養出百公斤肥豬 女主人被控虐待動物 ●「投票反對保守黨」 塗鴉藝術家班克西贈畫涉收賄?    

【名人專訪】用心喜愛台灣原野生活的香港攝影師:蔣雅文
2017-06-07 by 林冠伶

一個香港女生曾經有著大家羨慕的螢光幕生活,於 2008 年獨自一個人來到台灣進修課程,原本預計在台灣待半年,但後來太愛台灣就繼續待了下來,在這半年裡沉澱了自己,決定不再回到螢光幕前,並繼續留在台灣,有如此勇氣下定決心離開家鄉的女生,她是「蔣雅文」。   在台灣一黏就黏了八年多,轉眼覺得時間過超快,也在這裡結婚定居,雅文覺得自己已經是個正港的台灣人!一個外國人在台灣生活遇到的問題說不定比台灣人本身遇到的更多,所以真的要夠喜歡一個地方才會願意花這樣子的努力,畢竟在香港花一樣的力氣,可以賺到在台灣一倍或更多的收入,雅文表示,「台灣這個地方就是有些用錢買不到的東西」。   我是台灣媳婦   (攝影:李昆翰)   花蓮挑選了雅文 並給予復原的能量   雅文來台進修設計課程,在台灣開始新的生活後,也創立了自己的服裝品牌,而目前經營心地日常花蓮店與台北店,並和先生朱經雄一起經營 Ferment store 服飾店。聊到在台的第一間「心地日常」,編輯很好奇的提問為什麼會想在花蓮開設第一家店呢?   雅文和我分享,「四、五年前,那時在台北工作太拼了,身體有點撐不住、免疫力不好、皮膚也很糟,看起來就是一個非常糟的健康狀態,那時候的打擊很大,為什麼那麼的努力工作,最後卻什麼都沒有」。這其實也是許多台灣人的心聲,總是為了工作努力打拼,甚至假日還要加班,總是思考到底要什麼樣的生活,工作的成就感還有沒有,就算存了一點錢,到後來好像還是很空虛。   在那個低潮時期,雅文離開了台北,自己一個人在台灣到處旅行,來到花蓮時,給了她一個深刻的感受,「我覺得是花蓮挑選了我,而不是我挑選花蓮」。隨意散步之時,忽然看到一間房子在出租,它是一間日本建築的老房子,當下覺得這房子好美,雅文完全沒有任何計劃,立刻就打給房東說想看房子。當房東帶著她進入這間神奇的房子,才發現雖然外觀很完整,但裡頭有很多破損,很像廢墟。   房東勸雅文不要做傻事,「妳一個女孩子搞不定這裡的」,一般的房東遇到租客來租房一定很熱情的推銷,但這位房東為她擔心租後的整理事宜一直勸退她,令雅文感受到台灣人才有的同理心,她說,「這就是台灣人可愛的地方」。   一間外觀美、內在卻殘破不堪的老房子,讓雅文相當有感,似乎在訴說著她當時的狀態,在旅遊的氛圍中增加了不少感性情緒。雅文內心堅定,認為它既然可以在這裡屹立不搖,那她一定可以將它修復好,當修復好的那一天也就是她可以重新站起來的時候,因此這間房子是象徵雅文低潮期的紀念。   現在因為和老公結婚被娶回來台北,而花蓮心地日常目前給予雅文父母有了生活的寄託並過著養老的退休生活。   「現在跟家人的關係是我嚮往的樣子,覺得自己苦了八、九年,終於有慢慢步往夢想的方向。」   (圖片來源:心地日常-花蓮店)   其實雅文玩攝影有好長一段時間了,也出過兩本攝影集,從國中攝影社接觸攝影的她,最早期是使用底片單眼,那時還會進暗房沖曬底片,現在想體驗這項技術非常少見,而雅文的攝影風格不是潮流強烈反差的影像,而是輕鬆舒服的日系風格。   攝影在生活中佔了很重要的位置   (攝影:李昆翰)   這次和戶外品牌 TEVA 合作一個有趣的攝影企劃,邀請了十位名人一起來到坪林山上享受山野生活,雅文透過這次的聚會捕捉了每個人最有特色的一面。   雅文擁有多種不同的身份,歌手、演員、服裝設計師、攝影師,而攝影算是雅文的副業,一直很喜歡攝影但沒有把它當作本業,雅文和我聊道,「我自己是一個蠻看感覺的人,如果攝影工作是好玩有趣的,過程讓我很享受,那工作才不會抹煞我對攝影的熱情,因為我是個興趣不多的人,攝影對我來說是很大的重心,很怕它和商業有掛勾,會讓我的生活缺了一塊很重要的部份」。   (攝影:李昆翰)   與 TEVA 的聯合攝影展「PLAY TOGETHER! 野外趣」合作,當天的執行方式很像游擊隊突襲,因為沒有任何的情境規劃,雅文想要的就是依照感覺見機行事,而此次攝影作品來到虎寮潭大舌湖步道,這裡是一個充滿驚喜的地方,經常柳暗花明又一村,在每個轉角你可能就會看到不一樣的風景,有吊橋、小溪、山林、梯田,有很多地方值得停留下來拍拍照。當天拍了十位名人,十位都是雅文認識的朋友,心裡帶著破關打怪的感覺來拍攝作品,總共十個關卡,破關後有種爽快又好玩的成就感,當成品出來,大家相當滿意那刻就是最圓滿的時候,也是雅文最嚮往的攝影工作方式。   此次「PLAY TOGETHER! 野外趣」攝影展展出十幅作品,每一幅一位名人,作品中展現每位名人對於TEVA戶外穿搭的詮釋外,也透過雅文的鏡頭捕捉虎寮潭每個角落的美景。不免俗的也要來問問雅文這十幅作品中最喜歡的是哪一幅?雅文笑笑的透露,「我妹和我先生都很愛爭寵,他們很愛問我他們兩個我到底要挑誰,所以這兩個我都不挑!我蠻喜歡簡愷蒂那一張,因為她有非常強烈的個人特色,我為她選擇了路邊菜園作為背景,身型嬌小的她,自然童顏天真可愛很像拇指姑娘,所以將她設定在菜園裡擁有童話感。」   (攝影:林冠伶)     採訪後記_ 雅文與先生最近搬到了新店山上居住,也許是少了購物慾望,多了嚮往大自然的生活。先生知道她在花蓮待了兩年多,了解她想要的生活環境並不是都市的樣子,因此兩人攜手遠離市區往山上居住,人就像植物一樣也是生命,每天需要陽光、空氣、養分,在狹窄的都市裡面,呼吸的空間是有限的,也許每天通勤需要花更長的時間,但回家的那段路上兩個人聽著歌,把工作的情緒慢慢沉澱、慢慢關機,回到家是完完全全的下班。這樣的生活也是忙碌上班族們的嚮往,看似簡單的生活,我覺得蠻浪漫的。     【延伸閱讀】 ● 【名人專訪】樂壇全能鬼才 J.Sheon 也是位網路重度使用者 ● 【名人專訪】潮人物社長-萬岳乘 用藝術創作來包裝社會問題 ● 【名人專訪】美和醜你怎麼看?塗鴉藝術家:Mr. Ogay   【熱門影片推薦】 ● 7國斷交卡達 國際油價波動小 ● IS逆襲 菲律賓南部進入戒嚴狀態    

《吶喊》背後的疑雲 其實是一種罕見的天氣現象
2017-06-06 by 非池中藝術網

幾世紀以來,孟克《吶喊》畫中暴風雨般的雲彩被許多藝術史學家和收藏家解釋為畫中主角的內心投射、一種恐懼的存在主義象徵。上個月25日在維也納歐洲地理科學聯盟大會上,奧斯陸大學(University of Oslo)教授海倫尼.莫瑞(Helene Muri)卻指出,或許孟克在畫中表現的並非脾胃翻騰的焦慮,而是一種罕見的天氣現象。   孟克《吶喊》   挪威藝術家愛德華.孟克(Edvard Munch)在19世紀末創作的《吶喊》(The scream),描繪一個臉色蒼白的男子在一座橋上,臉部表情彷彿受到痛苦般極度扭曲,背景是一片熾熱的血紅色天空。 莫瑞表示,孟克極可能是目睹一種名為「珠母雲」(Nacreous clouds,也稱貝母雲)的罕見天氣現象。珠母雲在高海拔、一定的溼度、極低溫(攝氏零下80至85)的環境下產生;而孟克所看見的絢爛紅色雲朵,可能是源自於於火山噴發,火山灰瀰漫空氣當中所形成的。   珠母雲。圖/Hike395。   這個說法與孟克在1890年日記當中提到令人驚歎的天空不謀而合。「天空忽地佈滿血色。我停下腳步,靠著欄杆,感覺疲憊到極點。看著如火翻滾的雲從空中貫穿整座城與峽灣,我的朋友們都跑走了,我站在原地顫抖,打從心底地害怕,我體會到大自然的吶喊是如何令人敬畏。」 莫瑞表示,珠母雲曾經在19世紀出現在奧斯陸一帶。她生活在當地25年也僅看過一次這樣的奇景。孟克因為從未看過的赤紅天象而激動不已,其實並不難理解…作為一位藝術家,這幅景象肯定在他心中產生了某些衝擊。 不論孟克是受到心理因素啟發還是外在天象震撼,也或者兩者皆是,我們都不可能找到確切的真相了,盡管如此,探索吶喊背後的故事仍令人興味盎然。     *全文授權自非池中藝術網,原標題為「《吶喊》背後的疑雲 原來孟克並不瘋」     【延伸閱讀】 ●藝術圈的維基 全球博物館聯合上線完整藝術史 ●天價榜超越安迪沃荷 Basquiat創當代拍賣史上第二高價 ●傳唱83年 鄧兆旻邀經典老歌《雨夜花》談人生

【D.O.C. 專欄】Vol.002 – 共產主義與怪奇收藏:周皓
2017-06-04 by MIXFIT

周皓,連載之初由 Vol.001 高中所推薦的 Cool Man,Facebook 簡介上為怪奇館人民勤務兵。怪奇館(Freak House),一間位處台北老城區的賓王時尚旅店裡的小小舖位,向內走去幾近盡頭的位置,左手邊 79 室櫥窗裡,我見到了滿滿的毛澤東。   (圖片來源:MIXFIT)   第一眼見到周皓,你是不可能會跟他說話的,面惡還不知道心不心善的外表,多少會覺得他散發著「不友善」的氣場,在開了口以後,一切昭然若揭。      「你想聊共產,為什麼?我蠻討厭共產黨的。」一如外表般冷峻的周皓,看著我說「是喔。為什麼討厭呢?」「共產主義就是一個表裡不一的假理想思維!」我回。「哈,不難理解啊!」面帶微笑地他說。開始,我們進入正題。     (圖片來源:MIXFIT)     不可能實踐的共產主義   為什麼我說共產主義表裡不一呢?事實上脫胎於社會主義的共產主義,是以馬克斯與恩格斯在 1848 年所發表的《共產黨宣言》為標的,不論是消滅資本主義、推翻資產階級、利益均分等等,重點皆在於人類最終可以達到一個「無產階級」的社會,看似和平大同,卻忽略了人性本貪。一個極度烏托邦理想的主義,我由衷地認為是不可能實踐的,除非全人類智商歸零,反倒有點機會。不過呢,周皓對共產主義的想法又與我的不盡相同。   (圖片來源:MIXFIT)     中途肯定變質的理想主義   「共產的本意是好的,雖說最終都會變質。」讀藝術出身的周皓,在他的觀念裡,共產主義出發點雖好,可通常現正實行共產主義的國家幾乎都是停留在社會主義,且當私有財產國家化以後,掌權者是根本不可能均分財產給老百姓,這也是為什麼會變質的原因,兩個字——權力,使之然也。我思考著過去的蘇聯,現在的中國、古巴、越南⋯⋯,現實中的真實案例無不訴說了這理想主義難以達成的所謂階段性。保有理想是好,如若真能達到共產,又為什麼會無法去實踐這些階段該做的事,中途又都一定會變質?他說:「只要是人的地方就會有慾望,就會想要有權力,共產主義基本上是不可能會實現的,只是馬克思他們很烏托邦的理想了世界。」   (圖片來源:MIXFIT)     「槍桿子出政權」誰敢講?   言下之意,周皓對共產主義的思維並非盲目崇拜,他說:「喜歡共產主義,是停留在法國巴黎公社(法國大革命時巴黎的管制機構)那時期的共產主義,中國的我不是全部喜歡。」那是一個無產階級對抗資本主義的武裝抗爭運動,當時的人們自築街壘,布置崗哨,派出巡邏隊,72 天的時間,儘管是悲劇收場卻載入了無產階級革命的光輝史冊,同時也標誌了當代世界政治左翼運動崛起的里程碑。那麼,代表中國共產主義的毛澤東又是怎樣一個存在?周皓欣賞的是毛所講的一些話,那是從以前到現在沒有人敢說的。「直接說『槍桿子出政權』誰敢講?」確實,沒有軍事武力做後盾的確很難推翻些什麼,「現世代的人們,喊著『革命』卻要求『和平』,喊著革命,卻只是打屁聊天拍照打卡,沒有實際的行動做法、流血流汗,又如何去真正發動革命,改變些什麼?」看似憤氣填膺的言語,周皓坦然地說著。   (圖片來源:MIXFIT)     不是皇帝的中國末代皇帝   「你說中國末代皇帝是誰?一般人都認為是溥儀,我就認為是毛澤東,一呼百應。」向來他所欣賞的都是毛澤東敢做敢言,道出了真理,說白了誠實,只因為大眾喜歡包裝過的謊言,固然便不會認可毛澤東的所作所為。「我欣賞的是他的謀略,以一個企業的策略來講你有辦法讓所有的人都崇拜你的魅力、聽信你,把國民黨打到要坐船逃到另一個島上誰有辦法?」以前毛澤東不過是國民黨裡一個小小秘書,後來成為中國共產黨創始人之一,他的領導能力和策略性都是周皓極度讚賞的。他欣賞中國的共產主義年代則是在長征(第一次國共內戰的一部分)之前,到長征那階段。   (圖片來源:MIXFIT)     十年文革是好?是壞?   聊及由毛澤東所發動的文化大革命,印象中幾乎都是壞處居多,周皓卻用另一種角度來告訴我。「這十年是中國政府刻意要抹滅的歷史,他們的一些收藏家、文史的工作者,想把這十年的歷史找回來。」他有個台灣朋友出了一本講文革的書,顛覆了所有人的想法,將文革好的地方說出來,但書一出,老共已經開始關注他。「台灣應該也要來一次文革。」周皓是這麼認為的。「有錢人、地主、富農才會怕文革,有權力的人才會怕,窮人都已經這麼窮了又怎麼會怕。」他相信文革初衷不全然是壞,只不過當時已經到了瘋狂的地步,無法控制。   (圖片來源:MIXFIT)     關於一個洞的故事   為什麼毛澤東的口袋書會被挖一個洞呢?在與周皓攀談後,他拿出了收藏的一些口袋書翻閱著。我想對中國史稍有了解的你,大抵知道林彪事件(九一三事件),有人說他暗殺毛澤東不成,被毛炸死;有人說是林立果(林彪之子)盜用林彪名義進行的冒險,與林彪無關;也有人說他沒有謀害和發動政變,是被毛逼上了出逃之路⋯⋯無論為何,林彪事件至今仍是一場羅生門,而這位毛澤東曾經的親密戰友與接班人,正是這洞中人。   (圖片來源:MIXFIT)   怪奇館櫥窗,滿滿的毛澤東   因欣賞毛澤東的詩詞與文革藝術,進而開始研究。自高二開始收集毛澤東各式大大小小物件,當時的周皓是喜歡文化大革命的樣板戲(註1)。「台灣以前會有些中國人來做生意、賣古董,很多毛澤東物件是從當時收的。」據周皓口中所述毛澤東的字很好看,如同他的人一樣,叛逆。尤其喜歡書法的毛澤東,書法亦到達了一定的造詣,因此具有他風格的字體又稱做「毛體」。     (圖片來源:MIXFIT)     次文化的另一種解讀   周皓告訴我說文革、毛澤東的東西在法國是有很多人喜歡,且研究的非常透徹。曾經他買過幾本法國出版的書,裡面將文化大革命的來龍去脈介紹的超級詳細,連文革的藝術也將之分門別類地出一本如百科全書般厚的書。值得一提的是,中國沒有,台灣也沒有,但法國有,他們可以包容這文化,不會用批判、排斥作為前提,而是去探討、研究它,他認為這也是次文化的一種表現方式。   (圖片來源:MIXFIT)     老大廈裡的編號 79 室——怪奇館   視線轉回到怪奇館(Freak House)身上,於去年九月正式開業的怪奇館,位處台北老城區迪化商圈附近的一棟老大廈(賓王時尚旅店)內,非東區或西門町那般流行,這裡,散發著老台北六、七零年代記憶的味道。   (圖片來源:MIXFIT)     不一定什麼都有,但保證都很奇怪   編號 79 室的怪奇館,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種跳蚤市場、古董店,而是充斥著各種光怪陸離、鹹濕口味與年代記憶的混合體,有從各處收來的寶物,有跟朋友交換的趣物,也有在資源回收場挖到的小小廢物⋯⋯。買與賣之間,周皓看得是感覺,就像怪奇館裡面無奇不有一樣,與人相處亦如是,「想讓台灣人接收一些不一樣的東西」,當你眼界開了以後,他相信自然什麼都可以接受。   (圖片來源:MIXFIT)   我與馬克思不熟,但曾經見過一句話「哲學家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而問題在於如何改變世界。」你我不一定是哲學家,但每個人都可以是改變世界的一份子,只是,我也知道每個人想要的世界不可能完全一樣。   結束了對話,明眼人不難發現周皓的極左思維,然而,尊重不等於認同,你可以討厭也可以喜歡,我始終相信在人與人每一次的交流裡,都能獲取額外的經驗值,當你試著將眼界放開時,怪奇館裡千奇百怪的詭譎之物,也不是那麼可怕了。       (圖片來源:MIXFIT)   人稱「趴哥」,一個很趴的前輩,一間設計公司的老闆,收藏大膠玩具多年,收得又精又廣,我想內行人都會知道他是誰的。         what is D.O.C. Definition of Cool,對 Cool 的闡釋,我想憑藉現世代街頭上的人們對於各種領域的專注研究,共同來定義。D.O.C. 不走虛張聲勢的淺談即止,亦絕非帶你走向流行前線,藉由人與人的連結來延續下去。透過那些人,去講述各自領域裡獨到的見解;透過這些人,去告訴我們下一個,他也覺得酷的人。       *全文授權自 MIXFIT,原標題:D.O.C. by 周皓 Vol.002 – 共產主義與怪奇收藏

【影片】女星惡搞川普斷頭照 CNN:已終止合約
2017-06-01 by 羅佳蓉

美國喜劇女星凱西.格里芬(Kathy Griffin)在推特(Twitter)上,PO出一張手提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斷頭模型的血腥照片,引發網友撻伐,川普推文抨擊她「應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恥」。   而《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對此發出聲明,表示已終止與格里芬的合約。

共有 56 筆資料
«12345»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