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辦法告訴你立石鐵臣是誰。」—《灣生畫家-立石鐵臣》郭亮吟導演座談紀實

郭亮吟與藤田修平導演耗時十年的作品《灣生畫家-立石鐵臣》,不僅榮獲2016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觀眾票選獎」外,這次也入圍2017台北電影獎最佳紀錄片,將有機會角逐百萬首獎!   今年二月底,郭亮吟導演曾自日本返台,參與《灣生畫家-立石鐵臣》在2017台灣國際紀錄片巡迴展的映後座談。TIDF特別整理這段精彩的交流,與大家分享導演在創作背後的思考與歷程。(以下為郭亮吟導演第一人稱自述)   《灣生畫家-立石鐵臣》是我創作歷程中一個很大的挑戰   為什麼會拍《灣生畫家-立石鐵臣》呢?其實是一個蠻巧的機緣。我的紀錄片作品《綠色海平線》,講述日治時期一群台灣人到日本生產軍用飛機的故事。黃明川導演認為我懂得日文,也因為曾經製作《綠色海平線》、《軍教男兒》,對於日治時期、台灣戰後的歷史略有研究調查的經驗,便邀請我製作一部關於立石鐵臣的紀錄片。   在這個邀請之下,我才開始對灣生、對立石鐵臣有比較深入的認識。可惜的是,這部紀錄片原先是放在一個有關台灣前輩美術畫家的紀錄片計畫之下,後來這一系列紀錄片認為應該以台籍美術家為優先,立石鐵臣因為國籍不是台灣,所以就被取消了。   青年立石鐵臣 於展覽會場(立石壽美女士授權)   但我感到非常可惜,因為不論是台灣史或是台灣美術史,如果可以從更寬廣的角度,納入更多的族群,那將會非常豐富多元,深具啟發。於是我想,像立石鐵臣的夫人以及許多相關的人年紀都很大了,我希望能繼續製作這部紀錄片,就在有空的時候,趕緊拍攝這些長老前輩們,這也是為什麼這部影片花了十年才製作完成。   我之前幾部紀錄片都是有關一群人的故事,藉由一群人的故事,再編織成一個比較廣大的歷史面向。《灣生畫家—立石鐵臣》對我個人來講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因為過去拍片的經驗,當事人都還在、還可以進行訪談,但立石鐵臣已經過世了。另一個困難則是,戰前他在台灣的畫作都不在了,我們不但要去追人,還要去追畫,去尋找這些失落的畫到底去了哪裡。另外,這部影片跨了不同的國家,我們必須不斷在台灣和日本進行搜尋和調查研究。這是我個人創作歷程中一個很大很大的挑戰,完成之後,我希望能夠藉由影片,讓更多台灣人認識這位在台灣史、台灣美術史上非常重要的畫家。   以妻子與創作者的雙重身分,嘗試與立石鐵臣對話   這部影片在最初製作時,是先去拜訪立石鐵臣的次子立石雅夫先生。當我向他表達我是台灣人,想要做一部關於立石鐵臣的紀錄片時,他第一個反應就是:「為什麼要做一個這麼默默無名的畫家?」他又說,「如果要做紀錄片,主角應該是我媽媽。」因為打從他出生眼睛睜開來到長大,媽媽的手從來沒有停過,總是不斷地在工作,他跟哥哥總是看著母親辛苦工作著。   作為畫家的妻子,立石夫人應該有很多不為人知的心事和苦楚,然而,經過這麼多年的沈澱,她在接受我們訪問的時,卻總是很溫柔地娓娓道來。其實,我常在攝影機旁沒有辦法克制想掉眼淚的衝動,但她卻是心平氣和地,把多年來的經歷,還有她與這位畫家先生相處的事情,慢慢的告訴我們。   郭亮吟導演於座談會現場(TIDF提供)   這部紀錄片從2007年開始有企劃的雛形,2008年起我們就開始拍攝。在這漫長的過程中,其實我自己也經歷了懷孕生子,我生了兩個孩子,同時也在製作紀錄片。在這樣雙重的身分下,我可以很深刻地去體會作為妻子,必須要承受家庭與生計的痛苦,但同時,因為我也是一位創作者,我也知道當我們專注於自己的創作時,那種專心一致與心無旁騖,而創作的苦楚我也感同身受。所以,這部影片我想也就是從我自己的角度,嘗試去與立石鐵臣對話。   這部片的旁白由立石鐵臣的孫女立石彩子小姐所擔任。彩子小姐長期和父親立石雅夫一起整理祖父的畫作,她不僅提供了我們很多的資料,也指出我們影片中是否有錯誤或可以增強的部分。在與她互動的過程中,我覺得她的聲音非常溫暖,同時她的年紀也和年輕世代接近,因為立石鐵臣是距離我們這個時代非常遙遠的人,也是一個比較難被理解的人物,所以我想,如果可以透過家屬的身分來擔任旁白的話,或許更有親切感,也可以拉近影片與觀眾之間的距離。   「製作過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難是什麼?」   困難,這是個很大的問題。應該說每一件事情都很困難,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過來的。我不曉得在座的朋友有沒有看過《日曜日式散步者》?黃亞歷導演在製作過程中,因為台灣的史料保存的狀況很不好、四處散落,還因為殖民的時期資料都遺失了,導演必須竭盡所能、有能力地去判讀這些資料。我曾協助過黃導演,我也覺得他一定也走過一段非常艱辛的路。這些創作者都是獨立創作者,不受聘於商業電視台或是製作公司,都是單打獨鬥用自己的力量,經過很多年把影片完成,所以其實很難用一句話來描述那困難究竟有多大。   郭亮吟導演(右一)於座談會現場(TIDF提供)   我在做這部影片時,生下了第一個孩子,因為我住在日本東京,311地震後接連幾天不斷有輻射線污染的訊息出來,因為我所有的資料都在我的工作室,我又必須帶著我的孩子撤離。記得離開屋子的時候,我看一眼心想,我可能再也回不了這個地方、把這些資料帶走了,那這部影片該怎麼繼續呢?那對我來說也是很難忘的時刻。   這部影片最珍貴的地方,是記錄了很多年紀比較大的長輩們。今天是228的連假,這部紀錄片也觸及到二二八的部分,我想,無論在哪個時代我們都得都不斷回頭看看這些生命,如果我們可以一個一個,一一去檢視他們的生命歷程,那麼這些人的犧牲才有價值。   人是複雜的,我們永遠無法全面地認識一個人   目前立石鐵臣在台灣時描繪的畫作多已佚失,僅存《東門之朝》跟《蓮池日輪》。當沒辦法看到真正的畫作時,我覺得是很難去評論和理解的,而我也把這樣「沒辦法精準認識他」的困難放進影片中。我想,這部影片並不是一部很容易看的片子,甚至有點沈悶,可能很多觀眾看著看著就睡著了,但其實「音樂」也是有意讓觀眾處於一種不順暢的狀態,因為我希望能提醒觀眾,提醒自己,去思考你看到的歷史是什麼、對你的意義是什麼。因為我沒辦法告訴你誰是立石鐵臣,我們也都沒辦法全面的、很簡單地去認識一個人,人是很複雜多面的。   我對他的畫,印象最深刻的是最後那幅《遠方花火》。 在畫作中,你看到非常現代的風景,而遠遠的一個角落裡有很大一群的「團地」(團地:類似社會集合住宅,或是我們台灣所謂的國民住宅,片中訪談所指的市營團地,是給生活困難低收入戶者所住的集合住宅),對我來說很強烈。一般台灣人對日本的想像,就是住在《哆拉A夢》裡面那種一幢別墅的家。但「團地」有點像是集合式的國宅,有不同的分類,按收入有不同等級。我因為住過團地,所以我知道,他們一家人在戰後,居住在那樣狹小的環境下,必且在那麼侷促的空間裡持續創作,是多麼的困難。   我覺得,我們其實是透過立石鐵臣的創作歷程,從他這一個人的身上看到台灣的歷史,也從而不斷地去回顧台灣的歷史,以其能對台灣史有更多的了解。但其實這個了解不一定是為了急著下一個定義,或是很清楚的去界定、劃分出什麼。因為我們知道的仍舊太少,我們能做的就是不斷地發掘、回顧,並帶著開放的心去思考。  (整理、編輯╱何思瑩)   郭亮吟導演(右一)於座談會現場(TIDF提供)   ※《灣生畫家-立石鐵臣》於2017台北電影節播映場次: 2017.7.13|14:00|光點華山電影館1廳 售票方式與更多資訊請洽台北電影節官網:http://www.taipeiff.taipei/   【延伸閱讀】 ●吾愛台灣:《灣生畫家─立石鐵臣》 ●開書店是一種蹲點——訪「大家書房」主人奚浩 ●雲林人的書店、沙龍、客廳——訪「虎尾厝沙龍」創辦人王麗萍 ●回首之必要——成大臺文講堂裡的世代對話   【關於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成立於1998年,每兩年舉辦一次,以「再見.真實」為核心精神,強調獨立觀點、創意精神與人文關懷,鼓勵對紀錄片美學的思考與實驗,是亞洲最重要的紀錄片影展之一。官網:www.tidf.org.tw

《返校》電影版正式啟動 將以海選方式徵求男女主角
2017-06-22 by 黃衍方

台灣獨立遊戲開發團隊「赤燭遊戲」製作、以台灣戒嚴時期為背景的恐怖遊戲《返校》即將被搬上大銀幕!《返校》電影版將由知名監製李烈、李耀華共同擔任監製,改編劇本的工作則交由《紅衣小女孩》編劇簡士耕與《天黑請閉眼》編劇傅凱羚負責,並由曾以《匿名遊戲》《請登入線實》等短片作品轟動網路的新生代導演徐漢強執導。   在今(22)日舉行的啟動記者會上,李烈坦承自己膽子很小,從來不看恐怖電影,當然也不會去玩恐怖遊戲。至今她仍沒有玩過《返校》,只有摀著眼看過網路上的破關實況,她一直很期待創作在商業之外還可以保有一些內涵和文化特性,而《返校》完全符合她所期待的元素。李烈認為《返校》被改編成影視作品是一個起步,希望未來有更多其他領域的文創產品能和電影及電視做結合。   監製李烈(左)、赤燭遊戲創辦人姚舜庭(攝影:陳育陞)   赤燭遊戲創辦人姚舜庭透露,其實他們一開始沒想到會有影視合作,因為他們在製作遊戲的時候很審慎的處理這些台灣歷史的元素,因此希望合作對象能有類似的觀念。後來,他們在跟李烈領軍的影一製作所進行討論的時候,發現彼此頻率蠻接近的,加上影一這幾年有很多成功的影視作品,所以決定跟影一合作。他們會以遊戲團隊的角度給影視團隊建議,不過後續則交由影視方面的專業做決定。姚舜庭再次強調,他覺得《返校》能被大家高度關注真的很幸運。   導演徐漢強表示,自己是玩遊戲長大的,在進入電影學校之前,一直以為自己會進到遊戲圈。當他發現有人要製作戒嚴時期的恐怖遊戲時非常興奮,在正式開放的瞬間就立刻去下載,結果意外發現故事比想像中還要深刻。他認為要透過遊戲講一個充滿人味的故事是非常困難的,玩的時候就在想:這個遊戲不拍電影真的是暴殄天物,但是沒想到竟然是自己擔任這部片的導演。   赤燭遊戲創辦人姚舜庭(左)、導演徐漢強(攝影:陳育陞)   徐漢強進一步強調,雖然《返校》是一款恐怖遊戲,但是很難能可貴的運用恐怖遊戲的框架說了一個非常動人的故事,他覺得改編電影除了要吸引恐怖片的觀眾外,更重要的是用台灣人的角度讓大家認識這片土地的故事。   此外,為了避免讓二三十歲的演員超齡扮演高中生,男女主角魏仲庭、方芮欣將以海選的方式公開徵求,詳細資訊請上「返校detention 電影版」官方臉書。   導演徐漢強(左至右)、監製李烈、編劇簡士耕(攝影:李開明)   【延伸閱讀】 ●你「返校」了嗎?台灣電玩加入白色恐怖素材 讓全球都瘋狂   【熱門影片推薦】 ●溫畢爾生前最後身影 ●卡達「駱駝」面臨外交危機 ●阿諾抨擊川普:拒能源污染

奧斯卡入圍動畫短片《守壩員》改編劇集釋出首隻片花
2017-06-22 by 吳詩堯黃衍方

據《綜藝報》(Variety)報導,動畫工作室「Tonko House」的共同創辦人羅伯特康多(Robert Kondo)與堤大介(Daisuke “Dice” Tsutsumi)正計畫要將奧斯卡入圍短片《守壩員》(The Dam Keeper)裡面的世界觀大幅擴張。除了要推出動畫長片(目前正由福斯動畫進行前期製作中)、由麥克米蘭出版社(Macmillan)出版一系列圖像小說外,他們也首度公開這個故事的最新衍生作品:《豬:守壩員詩篇》(Pig: The Dam Keeper Poems,暫譯),這是一部預計於今年夏季在影音平台「Hulu」上公開的短片劇集。   短片《守壩員》的主角是一隻寂寞、沒有父母的豬(Pig),他的村莊外圍總是覆蓋著一陣灰暗、危險的大霧,而他所管理的風車正是防止這陣大霧入侵村莊的最後一道防線。他與有藝術天分的狐狸(Fox)之間的友情也是本片的重點之一。   這部手繪的動畫劇集將從豬的角度講述他與狐狸之間的友情,由艾瑞克吳(Erick Oh)撰寫及執導。康多與堤大介給予這位前皮克斯動畫師與他的團隊在《豬:守壩員詩篇》上有完全的自由。   「這是對《守壩員》世界的另一種解讀,」吳解釋,原版短片也是在他的監督之下完成:「堤大介與羅伯特把這個世界與角色交到我手上,讓我以自己的方式去詮釋……這感覺很夢幻、很不真實,我甚至無法想像。」   「我們很欣賞他的點子,」康多說:「我們真的等不及要看看他創造出來的豬與狐狸。這是我們以前完全沒有做過甚至想過的事,但這也是這部片的精彩之處,跟為什麼我們會這麼興奮的原因。」   吳曾經是皮克斯的動畫師,參與的作品包含《腦筋急轉彎》與《海底總動員2:多莉去哪兒》,去年十月他被這項計畫吸引而來到了Tonko House。「艾瑞克是我們很信任的人,我們一同創造出這部短片,他對這些角色的瞭解絕對不下於我們,」康多說:「所以,不用想就知道,當我們計畫要創作這個系列、並且擴展Tonko House時,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艾瑞克。」   吳來到Tonko House後拼了命地工作,在幾個月內就給出了這個計畫完整的雛形,就算以動畫短片來動也算是都是非常迅速的。他也很樂於接受挑戰。「因為我們要在極為有限的時間下完成這部作品,我們的創造力也大增。這是我一直都相信的,船到橋頭自然直,一切都會很順利。」   《豬:守壩員詩篇》希望從原本的短片中延伸出更多故事。「我們想要讓角色更有深度,」吳說道:「這是在講他們如何變成現在的自己。我重新設定了這些角色,也創造了一些新角色來支持這個點子與劇情。」   這項計畫仍在後期製作中,但應該很快就會完成了,吳這麼說:「真的快完工了。」   《豬:守壩員詩篇》在日本Hulu上架後,Tonko House也希望能將它推廣到美國與其他國家。「我們目前還沒有很認真的思考這件事,因為跟Hulu還有約,但我們對於跟日本之外的國家合作感到非常興奮。」堤大介說:「影片中沒有對話。它比較像是一部很短的電影,而且是世界通用的。我很忌妒艾瑞克和他的團隊每天都可以做這麼特別的工作。」   堤大介和康多很為他們的新工作室感到驕傲。康多說:「當堤大介和我一起發想這個工作室的名字,我們想到了『Tonko Studios』或是『Tonko Production』,但我們一直都幻想能有一個很舒適、可以講故事的環境。我們希望能以艾瑞克為首,將更多人才帶入Tonko House。」     【延伸閱讀】 ●奧斯卡入圍動畫短片《守壩員》將發展成動畫長片 ●美國兒童發展專家控告迪士尼《腦筋急轉彎》剽竊 ●英國電影教育機構推出兒童必看片單 《衛報》作家有不同看法   【熱門影片推薦】 ●溫畢爾生前最後身影 ●卡達「駱駝」面臨外交危機 ●阿諾抨擊川普:拒能源污染

美國兒童發展專家控告迪士尼《腦筋急轉彎》剽竊
2017-06-22 by 吳詩堯

據《好萊塢報導者》(The Hollywood Reporter)報導,美國兒童發展專家丹妮絲丹妮爾斯(Denise Daniels)宣稱皮克斯的賣座動畫《腦筋急轉彎》抄襲她的想法,而且沒有給她任何補償與認可。   《腦筋急轉彎》裡面的「怒怒」(Anger)是這樁控告案裡的主角,這位兒童發展專家宣稱迪士尼抄襲她將情緒賦予人格的想法。    《腦筋急轉彎》中的「怒怒」(翻攝自IMDb)   丹妮絲丹妮爾斯目前控告迪士尼與皮克斯,宣稱《腦筋急轉彎》整個故事都建立在她的兒童計畫「The Moodsters」上,此計畫旨在幫助孩童更有效地管理情緒。丹妮爾斯共同創立了「國家兒童不幸機構」(National Childhood Grief Institute),並說這個想法是在她諮商災後兒童數年之後才誕生的,這些災難包含卡翠娜颶風與911。一開始是透過一本練習簿來幫助孩童病患利用彩色的符號來代表情緒,接著在一個「倍受矚目又成功」的團隊幫忙下,才終於成形。   「這些Moodsters『住在每一個小孩的內心深處』,有五大主要角色」,丹妮爾斯的律師寫道。「每一個角色都是一個有生命、有人格的形像,各自以相應的顏色代表一種情緒,分別是快樂(黃色)、憤怒(紅色)、悲傷(藍色)、恐懼(綠色)與愛(粉紅色)。」   丹妮爾斯宣稱她們團隊在2005年到2009年間,每年都向皮克斯提出這個想法。相同的情形也發生在「Esplanade Pictures」提出的官司中,這場官司宣稱作家蓋瑞戈德曼(Gary L. Goldman)重複地提供皮克斯故事,這則故事最後變成了《動物方城市》,而這位作家也沒有得到補償。   丹妮爾斯以中斷事實上的默示合同(implied-in-fact)為提告名義,說她相信娛樂產業慣例,並希望皮克斯能給她應得的補償   迪士尼發言人在星期二晚間寄了一則聲明到《好萊塢報導者》:「《腦筋急轉彎》是皮克斯的原創電影,我們也會在法庭上積極辯護。」   【延伸閱讀】 ●英國電影教育機構推出兒童必看片單 《衛報》作家有不同看法 ●皮克斯免費線上課程《說故事的藝術》正式上線 ●外媒評選2017年給孩子看的18部動畫片 讓全家大小歡樂一整年   【熱門影片推薦】 ●溫畢爾生前最後身影 ●卡達「駱駝」面臨外交危機 ●阿諾抨擊川普:拒能源污染

系列監製透露 派蒂珍金斯正在發展《神力女超人》續集劇本
2017-06-21 by 黃衍方

蓋兒加朵(Gal Gadot)主演的超級英雄電影《神力女超人》在口碑和票房上都相當成功,而現在導演派蒂珍金斯(Patty Jenkins)已經開始發展續集的劇本了。   《綜藝報》(Variety)在日前訪問了「DC擴展宇宙」系列電影的監製:強柏格(Jon Berg)與傑夫強斯(Geoff Johns),強斯透露他跟導演正在撰寫劇本的初稿。「派蒂和我正在撰寫初稿,」強斯表示:「我們的目標是拍出另一部傑出的神力女超人電影。」   華納兄弟總裁托比艾默瑞奇(Toby Emmerich)也曾在《綜藝報》的訪談中表示,《神力女超人》續集的時間不會設定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但是仍會發生在過去的年代。「它將會發生在大約1917年到2017年之間。」艾默瑞奇這麼說。   在《神力女超人》上映後不久,派蒂珍金斯接受《娛樂週刊》(Entertainment Weekly)的訪談,表示她傾向讓續集的故事發生在美國而不是歐洲,影迷可以期待亞馬遜女戰士在美國本土的表現。   儘管有這麼多關於續集的小道消息流傳出來,華納兄弟目前仍未宣布派蒂珍金斯是否會繼續執導下一部《神力女超人》。《神力女超人》的全球票房目前已累積達5.78億美金(約176億台幣),暫居本年度全球票房排行榜的第六名。   【延伸閱讀】 ●【時尚電影學】神力女超人,名為女權饗宴的華麗變身 ●以色列同胞力挺蓋兒加朵 大樓亮出標語支持《神力女超人》 ●離首映只剩幾個小時... 黎巴嫩突宣布不准播《神力女超人》 ●女性限定場《神力女超人》引發歧視爭議 唐奇鐸發文力挺 ●關於神力女超人你應該要知道的7件事 ●《神力女超人》導演:為何只有白人男性能當英雄?   【熱門影片推薦】 ●「再漂亮的武器仍是殺戮工具」 ●與歐盟談分手 梅伊硬不起來 ●菲商船撞美驅逐艦可能是「專業過失」?

英國電影教育機構推出兒童必看片單 《衛報》作家有不同看法
2017-06-21 by 吳詩堯黃衍方

英國電影教育機構INTO FILM近期整裡了一份「在你長大前一定要看的電影」清單,該清單包含了五十部由專家所整理出來的電影,INTO FILM表示它們不僅會影響孩子的智力、情感與教育層面上的發展,還可以讓孩子成為更好的人。不過《衛報》(The Guardian)作家史都華赫里蒂奇(Stuart Heritage)有不同看法。   史都華指出,這份清單無疑有很多富有教育意義的經典電影。其中最新的一部是迪士尼的《動物方城市》,電影裡傳遞反種族歧視訊息的手法非常聰明,事實上,大人可能完全沒有察覺到,但小孩卻能很清楚地瞭解。《獅子王》與《天外奇蹟》教孩子們如何面對親人驟逝的劇變。《樂高玩電影》則提倡寧可有複雜的個性也不要盲目地順從。《我不笨,所以我有話要說》告訴孩子要超越自己的極限。《巧克力冒險工廠》則有警世意涵,告訴孩子世界是可怕的,任何不好的性格幾乎都會導致立即的死亡,這個警告或許不太適合小孩,但他們總有一天要知道。   但是在這份清單中也有一些他覺得莫名其妙的電影。例如他認為《史瑞克》是不小心列上去的,因為「外表是膚淺的」這個訊息有其他電影講得更好。《博物館驚魂夜》除了「博物館只有在你不在的時候才好玩」之外,根本沒有什麼教育意義。而《丁丁歷險記》本不配在這張清單上,因為它完全是個災難,另外它還會鼓勵你的小孩跑到剛果去找丁丁。其中受到史都華最嚴厲批評的是《魔髮精靈》,他形容這部電影是一則色彩繽紛、又太專注在詹姆斯柯登(James Corden)歌聲上的玩具廣告。不僅不值得孩子們看、甚至不值得任何人看。   《魔髮精靈》劇照(翻攝自IMDb)   讓史都華困惑的是,這份清單忽略了一些皮克斯最成功的電影,上頭有《玩具總動員》跟《天外奇蹟》,但是卻沒有同樣意義深刻的《腦筋急轉彎》、《海底總動員》和《瓦力》,他認為《瓦力》沒有使用任何對話,能讓孩子更容易看懂。除此之外,他也指出近七十年內不斷被電影產業模仿的《綠野仙蹤》也不在上頭。   而最讓史都華氣憤的,是這份清單忽略了他認為小孩在11歲之前都應該要熟悉的兩大類電影。第一個是殘忍到他們成年後都還忘不掉的電影,他個人推薦《明水之環》(Ring of Bright Water,暫譯),描述一隻可愛的水瀨無預警地被謀殺。第二個是非常不適合小孩、但他們會趁父母不在的時候偷看的電影,例如尚克勞德范達美(Jean-Claude Van Damme)主演的科幻動作片《時空特警》。   以下為INTO FILM所推出的「在你長大前一定要看的電影」清單。   《101忠狗》(101 Dalmatians)(1961) 《小公主》(A Little Princess)(1995) 《安妮》(Annie)(1982) 《我不笨,所以我有話要說》(Babe)(1995) 《美女與野獸》(Beauty and the Beast)(1991) 《食破天驚》(Cloudy with a Chance of Meatballs)(2009) 《第十四道門》(Coraline)(2009) 《遜咖冒險王》(Diary of a Wimpy Kid)(2010) 《小飛象》(Dumbo)(1941) 《E.T.外星人》(ET: The Extra-Terrestrial)(1982) 《超級狐狸先生》(Fantastic Mr Fox)(2009) 《威鯨闖天關》(Free Willy)(1993) 《冰雪奇緣》(Frozen)(2013) 《好家在一起》(Home)(2015) 《虎克船長》(Hook)(1991) 《尖叫旅社》(Hotel Transylvania)(2012) 《馴龍高手》(How to Train Your Dragon)(2010) 《野蠻遊戲》(Jumanji)(1995) 《酷寶:魔弦傳說》(Kubo and the Two Strings)(2016) 《歡樂滿人間》(Mary Poppins)(1964) 《小魔女》(Matilda)(1996) 《魔法保姆麥克菲》(Nanny McPhee)(2005) 《博物館驚魂夜》(Night at the Museum)(2006) 《孤雛淚》(Oliver!)(1968) 《伯靈頓:熊愛趴趴走》(Paddington)(2014) 《笑笑羊大電影》(Shaun the Sheep Movie)(2015) 《史瑞克》(Shrek)(2001) 《怪物奇兵》(Space Jam)(1996) 《神隱少女》(Spirited Away)(2001) 《星際大戰四部曲:曙光乍現》(Star Wars: Episode IV - A New Hope)(1977) 《燕子與鸚鵡》(Swallows and Amazons)(2016) 《丁丁歷險記》(The Adventures of Tintin)(2011) 《吹夢巨人》(The BFG)(2016) 《咕嚕牛》(The Gruffalo)(2009) 《鐵巨人》(The Iron Giant)(1999) 《與森林共舞》(The Jungle Book)(1967) 《樂高玩電影》(The LEGO Movie)(2014) 《獅子王》(The Lion King)(1994) 《羅雷斯》(The Lorax)(2012) 《大魔域》(The Never-Ending Story)(1984) 《公主新娘》(The Princess Bride)(1987) 《祕密花園》(The Secret Garden)(1993) 《寵物當家》(The Secret Life of Pets)(2016) 《巫婆》(The Witches)(1990) 《玩具總動員》(Toy Story)(1995) 《魔髮精靈》(Trolls)(2016) 《天外奇蹟》(Up)(2009) 《酷狗寶貝之魔兔詛咒》(Wallace & Gromit: The Curse of the Were-Rabbit)(2005) 《巧克力冒險工廠》(Willy Wonka & The Chocolate Factory)(1971) 《動物方城市》(Zootropolis)(2016)   【延伸閱讀】 ●外媒評選2017年給孩子看的18部動畫片 讓全家大小歡樂一整年 ●NHK票選百大最佳動畫 宮崎駿竟然落在五十名外?   【熱門影片推薦】 ●「再漂亮的武器仍是殺戮工具」 ●與歐盟談分手 梅伊硬不起來 ●菲商船撞美驅逐艦可能是「專業過失」?

網路討論度最高的電影是哪部?《蜘蛛人》超越《變形金剛5》
2017-06-20 by 黃衍方

過去這一個禮拜美國網友最關注的電影是哪一部?不是即將上映的《變形金剛5:最終騎士》,而是湯姆荷蘭德(Tom Holland)主演的《蜘蛛人:返校日》。   據《綜藝報》(Variety)報導,在6月12日到6月18日之間,網路上增加了92987則關於《蜘蛛人:返校日》的討論,躍居當週網路聲量最高的電影。這可能與該片近期不斷釋出新資訊有關,12日他們釋出一款新的國際版海報、14日宣布要跟餐飲娛樂公司「Dave & Buster's」合作推出街機遊戲、16日公布《蜘蛛人:返校日》VR體驗的預告片。     緊跟在《蜘蛛人:返校日》之後的同樣是漫威影業推出的超級英雄電影《黑豹》,過去一週在網路上增加了33753則相關討論,自從在6月9日推出首支預告片後,這部電影在網路上的討論度始終很高,本片預計2018年2月上映。   派拉蒙發行的《變形金剛5:最終騎士》上週的網路聲量僅能排到第三,共增加29493則相關討論,本片在13日公布一款新的海報,18日在倫敦舉行全球首映,本週起陸續在全球各地上映,台灣也將於6月21日公開。   (翻攝自《綜藝報》)   【延伸閱讀】 ●停不下來!10部早就該結束的系列電影 ●與超級英雄一起路跑 香港迪士尼成為Marvel世界   【熱門影片推薦】 ●獲北韓釋放返家1周 美國大學生傷重不治 ●倫敦大火燒出消防漏洞 梅伊探視惹民怨 ●IS 聖戰士子女獲救 忘記過去重新生活 ●馬卡洪氣勢如虹 囊括國會6成席次

專訪瑞士「國片」的海外行銷推手:Swiss Films

每位來到瑞士真實影展的外賓,在報到時都會拿到裝滿文宣品及小禮物的紀念禮袋,其中包括一本封面印有「Swiss Films」的精美小冊。小冊子圖文並茂地介紹了最新的瑞士「國片」。不只列有本屆影展選映的作品,也簡介了其他剛完成或製作中的瑞士紀錄片。來自世界各地的國外影人即使初來乍到,也能透過手冊說明,輕易想像瑞士紀錄片的整體樣貌。而對前來選片的策展人而言,小冊更是一本選片目錄,便於尋找適合自身影展方向的作品。   這本小手冊的背後推手是瑞士電影的海外推廣單位「Swiss Films」,直白地以國家為名,角色及使命一目了然。其實世界許多國家都有類似的推廣單位,利用國家資源,向世界宣傳本國電影。如台灣的國家電影中心即設有Taiwan Cinema及Taiwan Docs,合力推廣當年度的劇情及紀錄作品。對邁入第三年的Taiwan Docs來說,已成立40年的Swiss Films可說是推廣路上的資深前輩,其與瑞士真實影展緊密合作,乘世界各地影人齊聚之際,讓影展在放映及觀影之外,更成為宣傳「國片」的絕佳平台。這次,我們也特別把握機會約訪Swiss Films紀錄片專員Marcel Muller,一窺其運作方式。   從小型互助社團到國家資源注入,將瑞士電影推向國際的專業顧問   Swiss Films的成立,源於40年前一群電影工作者,有感於國際推廣資源缺乏,產業規模不比其他歐洲國家,因而自行組織小型社團,共享彼此的國際人脈資源,互相推薦拉拔。守望相助的社團經營模式維持至2004年,才正式有國家資源介入。演變至今,已成為百分之百由政府資金運作的基金會,本部設在蘇黎世,在日內瓦也有分支,是歐洲電影推廣組織(European Film Promotion)的十名創始會員之一。   早上九點,戲院外仍相當冷清,影展咖啡廳還在架設桌椅,這幾天總是人來人往的場地,才正從昨夜的派對氣氛中甦醒,準備迎接又一天的杯觥交錯。利用早場電影放映前的空檔,Marcel與我們相約在此碰面,在打完招呼後,他立刻聊起過去TIDF曾選映過哪些瑞士作品,顯然做足功課。   Swiss Films共有三位像Marcel這樣的紀錄片顧問,為不同影片量身建議適合的影展策略。這份專業是長期與世界各地選片人維持關係的結果,如Marcel所說,這完全是份以人脈為基礎的工作,他們經常在世界各地影展出差,頻繁與影展選片人見面會談,建立關係並瞭解其選片喜好,才能適時投其所好。對瑞士影人或片商來說,Swiss Films對影展市場有著遠超過他們的瞭解,是報名影展時的可靠夥伴。而對影展選片人而言,Swiss Films則能幫助他們下判斷,在茫茫片海中提供明確方向。無論對製作方或影展方,都是值得信賴合作的機構,深厚的信任關係是能長久經營並蓬勃的重要關鍵。   Swiss Fims 網站(TIDF網站)   強大的資料庫與整合能力,掌握影展與影片脈動   由於最初即是由電影工作者自發設立的單位,再加上行之有年,與製片及製作公司關係良好,影人在有新製作企劃案時都會主動告知,Swiss Films也會積極主動追蹤進度,以利更新資訊給海外選片人。每年春、秋,Swiss Films會各出一本紀錄片目錄,春季號固定於三月出版,在真實影展首次曝光,收錄所有入圍影片;秋季號則鎖定在下半年舉辦的影展。手冊出刊前,會由選片小組篩選較具國際潛力的影片,但沒有入選的影片仍可洽詢發行及參展意見。除了例行的年度目錄之外,也會針對入圍各大影展的瑞士影片,在網站發表小型線上目錄,如今年坎城有四部瑞士電影參展,在Swiss Films官網上便可清楚看到坎城影展專區,內有這四部影片及影人的詳細資料。   Swiss Films在整合資料上花了很大的功夫,顧問們在各國出差時,即使是在不同影展碰到之前其他同事遇過的策展人,也能清楚知道過去曾經推薦過什麼影片、該影展曾經選映過哪些瑞士電影。他們擁有一個高達三百筆影展的資料庫,任何瑞士影片在哪些影展放過,都會認真記錄歸檔,便於與影展代表見面時,也能藉由長期資料登錄,對影展選片方向有一定瞭解。   真實影展期間,慣例會由Swiss Films作東,邀請各影展代表與選片人參與午宴,並安排瑞士創作者們一同入席用餐,居中牽線介紹彼此,相較於酒會形式,可說是更為主動強勢的作法。也看出他們作為推廣單位,積極介紹本地創作者的用心。   在預算上,Swiss Films也有一定主體性,若有瑞士影片入圍國際影展競賽,視該影展等級,機構自身即有預算能贊助導演機票住宿費用,不用向主管單位另做申請。目前補助的影展對象共有71個,可惜TIDF尚不在其中,然而從對談中,仍可見Swiss Films對TIDF競賽的瞭解和高度興趣,在影展結束後仍保持通信,熱情推薦更多瑞士電影。   瑞士真實影展「真實村落」(TIDF提供)   同為「小國」,台灣面臨的問題是什麼?   此次來到瑞士真實影展,無論是早餐桌上與觀眾們的閒聊,或與當地影人會面,時常會聽到「瑞士是個小國家,所以只能彼此合作」的句式。套用到電影業界,不僅單指國內影人間的互相協助,也包括歐洲各國間的互通有無。來自台灣的我們,較缺乏先天的地理優勢及跨國資源,在國際合作上面臨更多挑戰,而回到國內業界,交流合作的機會或習慣似乎也還未建立起來。像Swiss Films這樣源於影人互助而後蓬勃發展的組織,也就成了一種提醒:當單打獨鬥成了慣例,少了討論溝通的機會,是不是也少了互助加乘的可能性?而作為推廣或影展單位,可以如何在活動安排上,盡量補足這樣的缺乏?   近幾年台灣文化政策風向多變,各種國際推廣專案應運而生,然而,積極向外尋求曝光之餘,不可否認的,作品質量仍是促成有效推廣的前提。那麼,如何在向外推廣之前,讓創作者擁有更多創作能量?而這些前進海外的計畫,均以年度專案模式各自運作執行,無論是預算運用或人員聘僱上都有其限制,如何長期規劃,建立經營人脈,累積傳承資源?同樣身為「小國」的我們,還有很多需要思考的空間。(文╱鍾佩樺,Taiwan Docs統籌)   註:「Taiwan Docs台灣紀錄片海外推廣平台」與「TIDF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同隸屬於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紀錄片組,相較於TIDF介紹國外紀錄片給台灣觀眾,Taiwan Docs則著重於台灣紀錄片的海外推廣,藉由舉辦年度徵件及DOC+工作坊,期能提升國內優秀紀錄片的國際能見度,並增進台灣紀錄片工作者的國際交流經驗。   ●Taiwan Docs台灣紀錄片資料庫 ●Taiwan Docs英文推廣網站 ●Taiwan Docs FB粉絲專頁   【延伸閱讀】 ●不只是看電影:瑞士真實影展產業活動小記 ●讓紀錄片行星交會的宇宙——紀2017瑞士真實影展(上) ●讓紀錄片行星交會的宇宙——記2017瑞士真實影展(下)   【關於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成立於1998年,每兩年舉辦一次,以「再見.真實」為核心精神,強調獨立觀點、創意精神與人文關懷,鼓勵對紀錄片美學的思考與實驗,是亞洲最重要的紀錄片影展之一。官網:www.tidf.org.tw

台北電影節星光對談 電影大使吳慷仁、温貞菱揭露表演之路
2017-06-19 by 上報生活圈

2017台北電影節邀請吳慷仁與温貞菱擔任今年的電影大使,肩負推廣今年影展的重責大任,兩人在18日舉辦的星光對談中首度合體,現場超過400位影迷湧入,就為了一睹電視劇《一把青》中的「郭軫」與「墨婷」同台,而兩人也毫不藏私,暢談自己的演員之路,對於台北電影節的期許。   吳慷仁參與的電影《渺渺》(2008)與《河豚》(2011)皆曾入選台北電影獎,今年在《白蟻–慾望謎網》中詮釋戀物癖的演技,不但大大突破了小生的形象,更被視為影帝的大熱門。但談起電影的經歷,晚入行的吳慷仁坦言自己起初並不懂電影,就在什麼都不懂的情況下拍了《渺渺》,還入選台北電影獎,當年看到影展手冊,也不知道該選什麼片來看,接觸表演至今,他仍是比較直覺地欣賞電影,端看自己喜歡不喜歡。現在的台北電影節,給吳慷仁一種魔幻感,因為除了影展之外,很難有機會看到這些電影,就像搭飛機去到各個地方,獲得不同的體驗。   台北電影節策展人郭敏容(左至右)、温貞菱、吳慷仁(台北電影節提供)   對於同樣入選台北電影獎的劇情長片,吳慷仁特別提到《再見瓦城》,不但喜歡它的生活感,更羨慕男主角柯震東能夠直接在緬甸生活,自然而然成為那個角色。此外,《川流之島》、《健忘村》也都讓吳慷仁印象深刻,藉著擔任大使、得到觀影證的機會,他也會把握良機補齊《德布西森林》、《自畫像》、《大佛普拉斯》等電影。   温貞菱的電影《甜.秘密》(2012)與《小孩》(2015)皆曾入選台北電影獎,今年受邀擔任大使,讓原本就是台北電影節忠實觀眾的她更理直氣壯的泡在電影院,更在今年的片單上勾選了60多部片,期待在影廳跟觀眾見面分享。她透露,今年台北電影獎入選的紀錄片《曼菲》、《日常對話》、《媽媽與宗憲》、《建設未完成》等都是她期待度超高的作品,能以電影的長度看到人生、感受真實,「那種感動是很難以言喻的。」而對於自己的演員之路,她希望能夠突破自己,去演出一些別人認為她不適合的角色,更建議有志從事演員工作的人「要願意打開自己,去傾聽,去看一些不同於以往的電影。」   現場湧入超過400位影迷(台北電影節提供)   2017年第19屆台北電影節將於6月29日至7月15日在中山堂、新光影城、光點華山電影館盛大舉辦,超值優惠套票ibon熱賣中,一套999元可兌換6張票券,自10日套票開始劃位後,完售場次迅速增加,包括《大佛普拉斯》、《強尼‧凱克》、《自畫像》、《川流之島》、《日常對話》、《台北電影獎-短片I》、《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等10多個場次。單場票券將已於6月17日啟售。2017年台北電影節逾160部影片放映、影人講座、影迷活動及戶外貨櫃市集,是今年夏天不能錯過的最大影展祭典。請密切關注台北電影節官網或Facebook粉絲專頁。   【延伸閱讀】 ●《小海女》能年玲奈即將來台 為聲優處女作造勢 ●許鞍華首作新作北影同時登台 公視熱門影集搶先特映 ●台北電影節宣布開幕片《大佛普拉斯》 形象廣告同步曝光 ●2017台北電影獎入選名單公布 劇情長片類別競爭激烈

【影評】《天后開麥拉》:歷史洪流下掙扎求存的各式立場
2017-06-18 by 王三

雖然行銷宣傳彷佛是西班牙版的《亞果出任務》,但《天后開麥拉》並不是那種發生了困難,大家一起解決面對就皆大歡喜的電影。一個困境發生後還有千千萬萬個,小人物只能在歷史的洪流中浮浮沈沈,竭盡所能地尋找屬於自己生活的方式。   本片背景設定為二戰結束、佛朗哥將軍獨裁統治下的西班牙。由於二戰時為中立國,西班牙本土並未遭受戰火摧殘。關於恐怖統治時期的西班牙,我們早已藉著《羊男的迷宮》一窺那些陰鬱又血腥的日子。   時序來到《天后開麥拉》,這時的西班牙經濟正在逐步好轉。Fernando Trueba的鏡頭下,陽光明媚流轉,活潑又聒噪的老派演藝人員,歌照唱舞照跳,然而生活仍舊有著揮之不去的陰影。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傳記作家在片場大喊抗議電影不符合史實,除了諷刺好萊塢為求電影精彩而擅自改編,隱約透露著壓力下的人們生活如戲,僅能壓抑真實想法,為了生存換上不同的面孔。   小小一個片場,囊括著各式立場的人們。佛朗哥將軍指名要拍的伊莎貝拉女皇,在15世紀時與夫婿統一了其餘大大小小宗教王國,並攻下由摩爾人(穆斯林)所創立的格拉納達王國,建立了近代西班牙的雛形。作為訴諸民族主義情感的佛朗哥政權,自是再政治正確不過的題材了。   伊莎貝拉一世(翻攝自維基百科)   特別從美國邀來的劇組成員,有的是被麥卡錫主義逼迫,不得不流亡海外謀求生活的共產黨人士;而昏昏欲睡的老導演,則隱射歷來榮獲最多奧斯卡最佳導演的約翰福特(John Ford),除了這個稱號,他更以對於主義毫不猶豫地支持聞名於史。片廠的工人,則透露出西班牙共產黨的身份來博取潘尼洛普的信任,眾所皆知西班牙共產黨長期對抗佛朗哥的長槍黨政權,有著精湛的組織與地下活動能力。這些人通通湊在一塊就夠荒謬了,何況還有著其餘性格鮮明的老西班牙電影工作人員?   《天后開麥拉》海報(翻攝自IMDb)   對於台灣觀眾來說,西班牙歷史畢竟還是陌生許多,在觀影上不免產生許多疑惑,導演也並未特別著墨,僅能藉由角色們口白來拼湊出大致的故事。   然而屬於西班牙電影獨有的荒謬感,情況危急時還是貪圖當下的樂天性格昂,各式幽默的台詞應對,在潘尼洛普克魯滋為首的一票西班牙演員詮釋下,皆是信手捻來,使電影中即便角色眾多仍各顯風采。若是喜愛看實力派演員群戲的觀眾,不妨進電影院享受這兩小時的歡樂時光。     【延伸閱讀】 ●【影評】開路先鋒鬼打牆──談2017年版的《神鬼傳奇》 ●【影評】《叫我鋼鐵俠》:義大利網紅的悲哀 ●【影評】真正的正義曙光──談《神力女超人》 ●【影評】《神秘家族》:一個小女孩從恐懼到微笑的故事

共有 609 筆資料
«12345678910»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