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平權了,然後呢?」 黃益中:去除歧視才是根本
2017-06-23 by 黃衍方

夢田文創「書店裡的影像詩」週三晚間在台北閱樂書店舉行最新一場「島讀講座」,主題為「婚姻平權了,然後呢?」,邀請台中性別書店「自己的房間」主人蔡善雯、以同志四格漫畫「Sunny Face Comics」聞名的插畫家太陽臉、以及長期在臉書上為同志發聲的大直高中公民科教師黃益中,一同談論他們對同婚釋憲的感想。   「自己的房間」於2009年開幕,當時台中還沒有什麼人談論性別議題,蔡善雯希望透過開店來讓大家正視這些議題。開店的頭幾年,有很多人不敢走進這家書店,或者被朋友帶進來,在看到店裡的擺設和文宣後,立刻表示要先離開,甚至有少數人直接跟她講明,他認為同志是不對的、是不正常的。   台中性別書店「自己的房間」主人蔡善雯(夢田文創提供)   但隨著近幾年婚姻平權被拿到檯面上討論之後,蔡善雯明顯感覺到大環境的氛圍在改變。過去人們會覺得同志是自己關起來的一群人,我們可以假裝沒看到他們,但是最近大家會意識到不能再忽視他們的需求了。蔡善雯坦言,一開始反同方的攻擊性言論常令她感到沮喪,但是他後來發現,反同方之所以會說出這些邏輯不通的話,是他們因為在害怕了,他們也發現沒辦法像過去一樣忽略同志族群。   蔡善雯表示,以前真的會有人站在店門口問她什麼是同志?為什麼這間書店要談同志議題? 最近這樣的狀況雖然已經少很多,但是那些沒有發表言論的人真的都支持同志嗎?現在大家雖然比較不敢光明正大說反對同志,可是蔡善雯不覺得沉默的人都是百分百支持。   黃益中指出,觀察台灣各縣市的同婚支持率,會發現都會區的支持率比較高,他認為會有這樣的差別跟資訊的流通程度有關,都會區的居民經常接受這類資訊,會覺得同志是稀鬆平常的事,而護家盟那些污名化的謠言,在資訊封閉的鄉下地方往往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   大直高中公民科教師黃益中(夢田文創提供)   如果用年紀來區分的話,會發現四十歲以上是反對大於支持,而且年齡越大反對的比率越高,這樣的狀況源自於教育,四十歲以下的人在學校受過性別平等教育,因此會覺得這些事情稀鬆平常。要改變這樣的狀況,黃益中認為最重要的是要突破同溫層,中老年人反對的比率這麼高,是因為他們對這個議題不了解,如果他知道同婚通過並不會影響他的權益,就沒有道理去反對。   黃益中表示他很敬重婚姻平權小蜜蜂,因為他們在為突破同溫層而努力。他坦言,今晚會來聽講座的人都在同溫層裡,他不用特別講也會挺同婚,真正重要的是去影響同溫層外的人,但是不要去跟護家盟一類的宗教團體鬥,因為他們是基於信仰的立場在反同。這場社會運動是場教育,透過教育才能一步步去除歧視,黃益中強調,去除歧視才是婚姻平權的根本。   太陽臉於2013年底開始在網路上發表同志四格漫畫,差不多就是人們開始討論婚姻平權議題的時候,當時護家盟一類的反同團體常會說出各種奇怪的歧視言論,他聽到後非常生氣,因為自己是插畫家,所以心想可以用圖畫來反擊他們。因為太陽臉很喜歡日本漫畫家臼井儀人的四格漫畫,所以決定採用四格漫畫的形式。   插畫家太陽臉(夢田文創提供)   太陽臉表示,從好幾年前他就一直覺得台灣會是亞洲或者華人地區第一個婚姻平權的地方,結果沒想到法案通過的比他想像中還快。他認為雖然台灣有很多不美好的地方,但是台灣的民主、對同志文化的高度包容,相較於其他亞洲或華人地區而言,都是令他感到非常驕傲的。不過太陽臉也坦言,即使法案通過了,他也不見得會走向婚姻,但也許到五十幾歲的時候他的想法會改變,他希望可以保留選擇的權力,這才是民主可貴的地方。   【延伸閱讀】 ●【同銀幕】一對香港男同志的結婚之路 紀錄片《異路同途》 ●這部紀錄片裡的她們 花了四十年才終於成為法律上的愛人 ●不一樣的同志電影 精選男同志恐怖片要你驚聲尖叫 ●恭喜你!他們為你喝采!10位支持婚姻平權的超級巨星   【熱門影片推薦】 ●溫畢爾生前最後身影 ●卡達「駱駝」面臨外交危機 ●阿諾抨擊川普:拒能源污染

美國人與韓國人的聖誕派對 自在與拘束的對比
2017-06-22 by 法蘭克‧阿倫斯

很快地,我跟蕾貝卡來到韓國兩個月後,就要在東亞的美軍基地度過我們婚後第一個聖誕節,離老家的家人朋友一萬六千公里之遙。我們在基地附近找到一間很棒的教堂,裡面說英語,也教《聖經》。在首爾幾個我們常去的地方之中,這家教堂是文化最多元的。在那裡,美國人跟來自韓國、印度、非洲許多國家和其他幾個國家的人一起禮拜。如果你對韓國人做個民調,會發現大約有四分之一的人信仰基督教,另外四分之一信仰佛教,其他人則是沒有宗教信仰。另一種年代久遠、以祈福為主的薩滿教依然存在韓國文化裡,也存在亞洲其他地區。很多人覺得它在現代韓國已經式微,不過,還是有不少準媽媽會請算命師為肚子裡的寶寶選個落土「吉時」,好讓她們安排剖腹產。我就認識一個韓國年輕人,他小時候發生過兩次意外,被爸爸帶去找算命師,換了個比較「吉利」的新名字。   我跟蕾貝卡寄給親友一張相片聖誕卡,是我們和莉莉在家裡壁爐前的合照。你遠遠就能看出我的笑容裡有一絲勉強。因為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讓莉莉在同一個地點停留拍照需要的那六十分之一秒。(編按:莉莉是作者養的一隻珍島犬)   我們在家裡辦了聖誕派對。我們跟基地的童軍團買了一棵兩公尺高的活聖誕樹,這是另一個教人懷念的家鄉味。我們採用典型的美國作風,邀請不同生活圈裡的朋友。我邀請我在現代的韓國籍團隊,和一位跟我私交不錯的韓國籍主管。蕾貝卡邀請她在大使館裡的美籍和韓國籍同事。我們倆一起邀請教會的朋友。   我們準備了自助餐。韓國人稱這種餐會為「站式派對」,方便與其他餐會區別。我察覺事情不太對勁的第一個跡象是,我團隊裡一名高階女職員(專業、能幹的女性)為那位韓國籍主管拿菜;我的室長為那位主管準備飲料。我有點不高興,特別是我心裡的那個美國女性主義者。我很想對他們說:「你們不需要侍候他,這是派對,我們不是在工作,在這裡大家都一樣。」但我沒說。儒家傳統沒有休假日。即使非上班時間,你的上司依然值得侍候與尊重。   第二個跡象是,我的團隊沒有人帶另一半或情人。在他們看來,這只是一場在主管家舉辦的應酬餐會。就算他們沒有明顯表現出來,我還是看出來,韓國人不是很喜歡這種派對。   我團隊裡幾乎沒人主動跟其他賓客交流。   我團隊裡有個職等比較高的人,他跟艾德瓦多一樣,經常耐心十足地為我解答我對韓國文化沒完沒了又充滿挫折的疑問,這時我問他這是怎麼回事。「長官,」他說,「派對上如果有我們不認識的人,我們通常不會出席。」   我告訴他,在美國的派對上,如果有陌生人因此認識,變成朋友或發展出其他關係,才算成功的派對。他說,大多數韓國人都是在求學時期結交到好朋友,有些我認識的韓國籍同事甚至會參加國小同學會。韓國人有時會在剛進公司時交朋友,但並不多見。   「那麼你們成年以後怎麼交朋友?」我問他。   「長官,我們不交朋友。」他說。   這也是莉莉的第一場派對,我們讓她跟賓客玩了一陣子,可是有些人覺得不太自在,所以我們把她關進臥室。一開始還好,後來我們聽見抓門聲,進房間查看,發現莉莉在咬門,想出來湊熱鬧。   我那位曾在美國服役的部屬埃克很喜歡狗,志願留在房間裡陪莉莉玩,好讓賓客們盡情玩樂。   埃克跟莉莉在房間裡待了超過一個小時,直到我的室長班覺得同仁們已經善盡職責,在派對待得夠久了,他們就全走了。我後來發現,在這場派對裡玩得最開心的,是單獨跟那隻不受管束的狗關在房間裡的韓國人。   ※本文摘自《韓國,原來如此!》,商周出版。     作者簡介 法蘭克‧阿倫斯(Frank Ahrens) 任職於華盛頓郵報擔任商業線記者十八年,2010年加入韓國現代汽車集團國際公關部,三年後被美國知名BGR公關集團挖角擔任副總裁。現為作家。   【延伸閱讀】 ●中國遊客為何總是粗魯無禮?日本記者找出了原因... ●日本人想不到的暢銷商品 中國人為何瘋小學生書包? ●朝鮮半島姓氏起源揭密 為什麼韓國有這麼多人姓金?

第157回芥川賞、直木賞候選作品公布 台籍日本作家温又柔入列
2017-06-20 by 黃衍方

日本文學振興會在今(20)天公布了第157回芥川龍之介賞、直木三十五賞(以下簡稱芥川賞、直木賞)候選作品,其中台籍日本作家温又柔的新作《中間的孩子》也在名單之內,這是她初次入圍芥川賞。   温又柔1980年出生於台北市,三歲時隨著父母移居日本,畢業於法政大學國際文化學院,並取得碩士學位。2009年以小說《好去好來歌》拿到「昴文學獎」佳作,正式在文壇出道。2011年推出小說《來福之家》,書中也收錄前作《好去好來歌》,2015年又推出散文集《我住在日語》,這兩本書都已經被翻譯成中文在台灣出版。   因為持有台灣國籍又從小旅居日本,温又柔的作品經常談到身份認同的議題。這次被選為芥川賞候選作品的《中間的孩子》也是延伸自她的成長經驗,探討介於兩國中間的新移民所面臨的國籍、語言和文化衝擊。   温又柔非常關心台灣發生的事情,5月24日同婚釋憲當天她也在推特(Twitter)上分享相關訊息。   ㊗️台湾で憲法判断を行う大法官会議は、同性婚姻を認めていない現在の民法は【違憲】と判断。アジアで初となる同性婚の法制化を2年以内に行うように言い渡した。(NHKニュースより)㊗️ pic.twitter.com/hhPAQdYfbX — 温又柔 (@WenYuju) 2017年5月24日   本屆芥川賞的候選作品共有四部,分別是:今村夏子《星之子》(星の子)、古川真人《四點鐘的船》(四時過ぎの船)、温又柔《中間的孩子》(真ん中の子どもたち)、沼田真佑《影裏》(影裏)。   本屆直木賞的候選作品則共有五部,分別是:木下昌輝《敵人的名字是,宮本武藏》(敵の名は、宮本武蔵)、佐藤巖太郎《會津執權的榮譽》(会津執権の栄誉)、佐藤正午《月之盈虧》(月の満ち欠け)、宮內悠介《不顧後果的大和撫子》(あとは野となれ大和撫子)、柚木麻子《BUTTER》。   第157回芥川賞、直木賞決審會將於7月19日在東京築地「新喜樂」料亭舉行。   【延伸閱讀】 ●中國買下日本漫畫《棋魂》改編權 將拍真人電視劇 ●又吉直樹新作《劇場》拿下Oricon公信榜圖書類冠軍 ●台籍旅日作家東山彰良新作出版 再度以台灣戒嚴時期為背景 ●漫畫大賞2017得獎公布 《東京妄想女子》僅入圍未獲獎 ●第156回芥川賞・直木賞得獎公布 山下澄人及恩田陸獲獎   【熱門影片推薦】 ●倫敦大火燒出消防漏洞 梅伊探視惹民怨 ●IS 聖戰士子女獲救 忘記過去重新生活 ●馬卡洪氣勢如虹 囊括國會6成席次

從小螢幕到紙本書 知名英劇《黑鏡》將改編小說
2017-06-19 by 吳詩堯黃衍方

企鵝藍燈書屋(Penguin Random House)在上週宣布,他們將把知名英劇《黑鏡》(Black Mirror)改編成系列小說。這個順序很有趣,因為通常都是小說被改編成電影或影集,而不是反過來將影視作品改編成書。   這套小說會由該劇製作人查理布魯克(Charlie Brooker)親自編輯,將採用選集形式,每本書都包含一系列原創中篇故事,不過作家人選仍未公布。第一卷預計會在2018年二月發行,其餘兩卷則分別會在2018年夏季與2019年推出。   布魯克本人在推特(Twitter)上表示,這套小說將會以最新的高科技形式發行:紙本。   We're pleased to announce Black Mirror will soon be available in high-tech 'paper' format: https://t.co/FWk6s5bND5 #BlackMirrorBook — Charlie Brooker (@charltonbrooker) 2017年6月13日   根據企鵝藍燈書屋指出,這套小說裡的故事會「抓住這個全球著名的邪惡電視影集的精髓,並創造全新原創的黑色諷刺故事,重現我們對現代社會的不安」。   在正式封面公布之前,或許我們可以先來看看這批粉絲製作的封面。   粉絲自製的《黑鏡》第一季第一集〈國歌〉封面(翻攝自網路)   《黑鏡》全新第四季預計會於今年內在Netflix上播出。   【延伸閱讀】 ●千禧年三部曲《玩火的女孩》將被改編成漫畫 ●中國買下日本漫畫《棋魂》改編權 將拍真人電視劇 ●太宰治《人間失格》漫畫化 由恐怖漫畫大師伊藤潤二執筆   【熱門影片推薦】 ●森林大火肆虐葡萄牙 已造成25人罹難 ●川普要美古關係走回頭路 古巴人:沒在怕 ●【上報人物】退役情報員楊六生:主使江南案?蔣孝武未否認

千禧年三部曲《玩火的女孩》將被改編成漫畫
2017-06-19 by 文子齊黃衍方

英國漫畫出版社「泰坦漫畫」(Titan Comics)將與美國犯罪小說出版社「大犯罪案」(Hard Case Crime)合作把瑞典作家史迪格拉森(Stieg Larsson)知名作品「千禧年三部曲」第二集《玩火的女孩》改編成英語漫畫,過去他們曾推出過該系列第一集《龍紋身的女孩》的漫畫版。   (翻攝自《好萊塢報導者》)   如同前作《龍紋身的女孩》,《玩火的女孩》漫畫版將由比利時作家Sylvain Runberg執筆劇本,插圖則交由歐洲的漫畫家進行繪製,封面設計由Claudia Ianniciello、Claudia Caranfa擔綱,他們也會為本書的法語版製作封面。   泰坦漫畫在專欄文章中對這部改編作品介紹道:「史迪格拉森的暢銷系列千禧年三部曲繼續展開第二章《玩火的女孩》,在這部令人興奮的改編作品中,無政府主義者駭客莉絲莎蘭德(Lisbeth Salander)發現她被指控犯下三件謀殺案,只有知名記者麥可布隆維斯特(Mikael Blomkvist)才能幫助她逃脫罪行。」   漫畫《玩火的女孩:千禧年》(The Girl Who Played With Fire: Millennium,暫譯)第一集的實體書與電子書將於9月6日同時上市。   (翻攝自《好萊塢報導者》)   (翻攝自《好萊塢報導者》)   (翻攝自《好萊塢報導者》)   (翻攝自《好萊塢報導者》)   【延伸閱讀】 ●中國買下日本漫畫《棋魂》改編權 將拍真人電視劇 ●太宰治《人間失格》漫畫化 由恐怖漫畫大師伊藤潤二執筆   【熱門影片推薦】 ●森林大火肆虐葡萄牙 已造成25人罹難 ●川普要美古關係走回頭路 古巴人:沒在怕 ●【上報人物】退役情報員楊六生:主使江南案?蔣孝武未否認

中國遊客為何總是粗魯無禮?日本記者找出了原因...
2017-06-18 by 中島惠

不過,中國人為什麼會沒禮貌呢?   有人會直白地說:「因為文化水準太低。」可是,八○年代日本人也曾經在外國的重要文化財產上塗鴉,很難說有禮貌。   我採訪中國議題的過程中,深深覺得中國雖是GDP第二大國,社會體系卻幾乎毫不完備。   中國以經濟發展為最優先考量,大都市的高樓大廈比東京或大阪更氣派。很多人穿戴高價珠寶,坐高級進口車,但是我常覺得水管、道路、大眾交通運輸系統等基本的基礎建設還不夠完善。   微信等支付服務的科技水準在某種程度上比日本還先進,但是基礎建設不佳,常讓人很煩躁。   例如,在中國買地下鐵車票時,售票機經常故障,沒辦法買票。道路排水不通,只要下雨,鞋子就會沾滿泥巴。   醫療的狀況也很糟,據說中國人最怕的事就是生病。詳細情形請參考我前一本書《為什麼日本廁所擄獲了中國人的心?》(暫譯)。對日本人來說的「理所當然」,在中國還不存在。   因為系統不完備,大家只好自求多福,分別行動。如果系統像日本一樣健全,就能在這個系統下生活。這是非常輕鬆的一件事──雖然日本人應該已經習慣而沒有意識到。可是中國還沒做到這一點,只能凡事靠自己。   天津街景(朱華龍 - Zhu Hua Long@CC.BY 2.0)   我常用十字路口的紅綠燈來比較。日本是綠燈走、紅燈停。大家在這樣的體系下生活,因為有規則,就會遵守;因為大家遵守,就會有秩序。   中國也有紅綠燈,可是多數人不遵守交通規則。即使有一套系統,卻沒發揮作用。在這種情況下,大家只能自行判斷如何行動,否則就會有危險。如果綠燈過馬路被車撞,那是自己的錯。   日常生活的基礎建設品質,會對在當地生活的人帶來極大影響。日本人說中國人沒禮貌,可是我的看法是,禮貌和支撐社會的基礎建設有重要的關係。   因為水管沒有水流出來,他們就不洗手;因為廁所的鎖壞了,沒辦法上鎖,所以上廁所的時候不鎖門;因為沒有垃圾桶,所以垃圾丟在路旁。雖然這些行為都不好,但中國人不得不長年在這種環境下生活。   在大家都不遵守規則的國家,人民就會想「獨善其身」,並且變成一種習慣。   最近有些方面已經改善很多。在大都市,壓馬桶的沖水按鈕,真的會有水流出來;搭地下鐵車站的電扶梯時,也會看到愈來愈多人靠邊站。   一定數量的群眾遵守規則,社會自然會朝那個方向改變。日本八○年代也常看到的廁所塗鴉,已經逐漸減少,現在幾乎沒人會做這種事。大家都保持整潔,就會形成不容易髒的「氛圍」。我認為現在的中國,正處於過渡期。   可是,現在中國人和日本人生活的「日常」不同。   中國人的禮貌未能改善,還有其他理由。我前面提過好幾次,即使都是「中國人」,他們的人口是日本的十倍以上。大家的背景各不相同,有的人有禮貌,也有的人沒禮貌。日本也一樣,但差距是日本的幾十倍。   沒禮貌的人特別引人注意,因此我們會以為「中國人沒禮貌」,其實只是因為有禮貌的人融入日本人當中,沒被察覺。要大幅改變中國社會,比小型島國日本人想像的還要難上許多。   ※本文摘自《陸客不來,日本沒在怕!》,光現出版。     作者簡介 中島惠(Kei Nakajima) 1967年出生於山梨縣。曾到北京大學、香港中文大學留學。當過報紙記者,1996年後成為自由撰稿人,為報紙、雜誌、網路撰寫中國、香港、臺灣等東亞的商業與社會情勢。著書有《日本人對中國菁英的觀察》《中國人的誤解 日本人的誤解》(以上皆日本經濟新聞出版社),以及《為什麼日本廁所擄獲了中國人的心?》(中央公論新社)等。   【延伸閱讀】 ●日本人想不到的暢銷商品 中國人為何瘋小學生書包? ●日本夜色中的販賣機 照片背後的龐大能源耗損 ●5件你不知道的日本唐吉軻德小趣事 ●鐵道達人牛奶杰帶路 教你《1張鐵路周遊券玩遍四國》

【玩遍四國】夕陽下的黃金列車 伊予灘物語號
2017-06-18 by 牛奶杰

如果讀者們對於「老屋再利用」的議題有興趣,應該會發現許多案例的活化方法,都跟餐飲有關,這應該是受餐飲業毛利率高的特性所吸引。   綜觀日本各家JR 旅客鐵道近幾年的新策略也能發現,在車上銷售餐點的生意,似乎比單純的「開火車、賣座位」有賺頭。因此幾款新一波的觀光列車,除了靠車廂本身的改造與裝潢創造話題外,均不約而同走上了餐飲風。2014 年7 月開始在予讚線服務的「伊予灘物語號」(伊予灘ものがたり)就是其一。 所謂的「伊予灘」是瀨戶內海的西半部,佐田岬半島以北,面對伊予國,朝九州、本州相對的水域。予讚線沿途從松山、伊予市、下灘、伊予大洲,一直到八幡濱站之間的路段,都算是對應著伊予灘的範圍。而伊予灘物語號便是運行於松山到八幡濱之間的觀光列車,週末假日每天發兩趟來回共四班車,以松山站來看就是上午、下午各有一次出發機會(上午至伊予大洲站折返、下午至八幡濱站)。   伊予灘物語號運行路線(翻攝自伊予灘ものがたり官方網站)   伊予灘物語號的列車,是改造自兩節Kiha47 型的柴油客車,內裝以高級餐廳的概念設計,相當高雅大方。列車設定為較高級的全車Green 席,因此憑「全四國鐵道Pass」或「JR Pass 普通版」的玩家,在搭伊予灘物語時都只能抵基本的運賃,Green席費用的980 日圓是得另外支付。   伊予灘物語號的內裝(tabibird@CC.BY 2.0)   把車廂當作畫布的伊予攤物語號   她的車身外觀採用不對稱的塗裝設計,將兩節車廂視為一張大畫布,進行紅色與黃色的漸層彩繪,相當吸睛。只要她一出現,鐵定就是路線或月台上的目光焦點。同時,她還有專屬的logo,發想自映照於海面的夕陽,與車身彩妝相得益彰。   除此之外,當乘客上車時,JR 四國的工作人員會在車廂門口鋪上伊予灘物語號專屬的地毯,並有專人在門口迎接,更顯尊貴。由於兩節車廂分別被命名為「茜の章」與「黃金の章」,所屬的代表顏色是紅色與黃色,因此兩車的地毯也會不一樣呢!   黃色的2號車名為「黃金の章」(Eton Kwok@CC.BY 2.0)   伊予灘物語號的四班車,分別命名為大洲篇、雙海篇、八幡濱篇,以及道後篇。車內享用的餐點,是由JR 四國與在地餐廳業者合作的精緻料理,依不同的運行時段(篇章),會規劃早餐、兩款午餐與下午茶點心的餐點,4 班車的膳食完全不一樣,而且每兩個月更換一次菜單。因此雖然是搭同一列「伊予灘物語號」觀光列車,但即便玩家在一天內連搭四趟,感受的經驗仍然會不一樣呢!   伊予灘物語號的餐點(Eton Kwok@CC.BY 2.0)   伊予灘物語號是JR 四國如今在松山地區的招牌列車,因此當大洲篇與八幡濱篇要從松山站出發時,場面也相當浩大。松山站的工作人員會放下手邊工作,集合在月台上列隊揮手歡送。仔細算一算動員了將近20 名工作人員。我想,大概只有元首出訪友邦時的送機陣仗可以比拼了吧。   由於伊予灘物語號只有50 席座位,車票相當搶手,如果是熱門的日子,可能在一個月前開賣時就售罄了,要搶要快阿!   JR 四國開放讓外國遊客官網(http://www.jr-eki.com) 以中文介面預約「伊予灘物語號」,玩家可參照網頁說明填寫需求,會由後台人工處理並以E-mail 回覆。該服務包含乘車與全餐,另酌收一筆服務費,僅限完全自費的旅客使用,無法跟四國鐵路周遊券等票券併用。預約完成後得先由網路刷卡,搭車前再取票即可。儘管有了預約程序,但還是建議提早預約,因列車相當熱門,無法如願訂到指定日期和班次的情形還是相當常見喔!     ※本文摘自《1張鐵路周遊券玩遍四國》,出色出版。     作者簡介 牛奶杰 七年級生,不敢自稱文青、對很多事也一竅不通,但有自己的小小堅持與偏好,是個不喜歡浪費、支持物盡其用的旅人。因為付了全額的旅費,所以對旅行中會碰到的火車、飛機、車站、機場等大眾交通工具與設施,也都很感興趣。當其他人在心底埋怨交通時間太長時,他從踏出家門的那一刻起,已開始享受「旅情的滋味」(或稱為「旅費的回饋」),而且持續到返抵小窩為止。   2008年起,在網路上撰寫「杰宿 絮語」與「杰水 輕喃」兩個部落格,分享旅行中的鐵道及飛行趣味,且常愛嘮叨一些老故事。期待在更多玩家的行程中,交通工具可以不只是交通工具,也會是旅行本質的一部分,甚至開始規劃自己心儀的鐵道旅行呢!著有《鐵道趴趴走遍北海道》、《四國趴趴走》。       【延伸閱讀】 ●【玩遍四國】最夯吉祥物就是它!來自今治的Barysan ●鐵道達人牛奶杰帶路 教你《1張鐵路周遊券玩遍四國》 ●「Meet Colors!台灣號」彩繪列車 大阪至姫路移動中 ●悠遊在瀨戶內海的海上飯店:guntû(ガンツウ) ●松山限定路面電車 看蒸氣火車與汽車競速

日本人想不到的暢銷商品 中國人為何瘋小學生書包?
2017-06-14 by 中島惠

說到讓日本人想不到的暢銷商品,應該是日本小學生用的書包。   或許有人在機場免稅店也看過,現在中國人和歐美人都很愛日本書包。   應該也有人聽過媒體報導,好萊塢女星私下會用紅色的小學生書包。   我在中部國際機場免稅店看到過,朋友也告訴我,他在東京搭山手線電車的時候,曾經看到「說中文的女生背小學生書包」。   我請上海的朋友幫我找家裡有小學生的媽媽,問她們關於書包的看法。她們的說法如下:   「我女兒現在讀小學四年級,我家在日僑學校附近,她看到那邊的小學生背那種書包,就說:『我也想要!』我跟她說下次去日本旅行的時候買給她,不過還沒機會去。」   我另一個朋友住在山東省青島,也有一個讀小學的孩子,她是這麼說的:   「我家小孩沒有,不過我朋友的小孩有。聽說他在離開日本的飛機上就背著書包,非常開心。這種書包顏色和形狀都很漂亮,可是皮很硬,開關書包很麻煩,聽說他也愈來愈少用了……那個東西很貴耶。」   我沒有直接認識的朋友買這種書包,但看來它的色澤和獨特的形狀,讓中國人很有好感。   書包售價高達三萬日圓(約新臺幣九千元)到十萬日圓(約新臺幣三萬元),屬高價商品,但因為是「中國沒有的日本製包包」,很多女生想把它當作「給自己的伴手禮」。   我看中國人的網評,發現有人說:「因為堅固耐用,好像可以用很久。」「它和動畫『哆啦A夢』裡大雄背的書包一樣,我也想用用看。」不少小孩都是受到動畫的影響才會想擁有。   說一些題外話。各位知道中國的小學生背什麼書包上學嗎?依地區和學校不同,不能一概而論,不過大概都是自己買手提包或肩包,自己決定,沒有統一的包包。   有人用昂貴的包包,也有人用又破又舊的包包。制服也是運動服,價格不貴,在人民幣一百元(約新臺幣四百五十元)到二百元(約新臺幣九百元)左右。   我在北京採訪高中女生的時候,她說了一段話讓我印象深刻:   「我們的制服為什麼那麼土啊?鬆垮垮的,束緊的袖口一下就鬆掉了,簡直糟透了。雖然很便宜,可以買很多件,可是我真的很討厭這樣。相形之下,日本每個小學生都背書包,讓我非常驚訝,覺得衝擊很大。聽說不只是國高中,有些小學也有制服。所有學生能穿一樣的制服、買昂貴的書包,讓中國人實在難以置信。貧富差距不大才能做到這件事吧。」   ※本文摘自《陸客不來,日本沒在怕!》,光現出版。     作者簡介 中島惠(Kei Nakajima) 1967年出生於山梨縣。曾到北京大學、香港中文大學留學。當過報紙記者,1996年後成為自由撰稿人,為報紙、雜誌、網路撰寫中國、香港、臺灣等東亞的商業與社會情勢。著書有《日本人對中國菁英的觀察》《中國人的誤解 日本人的誤解》(以上皆日本經濟新聞出版社),以及《為什麼日本廁所擄獲了中國人的心?》(中央公論新社)等。   【延伸閱讀】 ●日本夜色中的販賣機 照片背後的龐大能源耗損 ●跟著日劇《新參者》玩東京:高級鯛燒本舖人形町柳屋 ●5件你不知道的日本唐吉軻德小趣事 ●可愛無極限!日本推出皮卡丘列車迎接夏天 ●鐵道達人牛奶杰帶路 教你《1張鐵路周遊券玩遍四國》

中國買下日本漫畫《棋魂》改編權 將拍真人電視劇
2017-06-13 by 黃衍方

中國近年來積極向國外購買經典作品的改編權。昨(12)日網友「泉泉Yizumi」在微博上宣布,有中國公司買下日本漫畫《棋魂》的改編權,將由「厚海文化」和「小糖人傳媒」出品真人電視劇,導演署名「劉暢」,另外還分享了一款概念海報。   (翻攝自新浪新聞)  隨即有不少網友在該則微博下方留言,表達對這部《棋魂》真人版的好奇,泉泉Yizumi也逐個回覆網友。他表示,版權花了十二個月才談成,提過許多改編方案,對方不會允許他們摧毀原作,他們不怕質疑,反而會成為他們的動力。   (翻攝自新浪新聞)   《棋魂》由堀田由美原作、小畑健繪製,於1998年到2003年間在集英社《週刊少年Jump》連載,單行本共23冊,並曾改編成電視動畫。故事描述小學六年級的進藤光,在平安時代的天才棋士幽靈藤原佐為的陪伴下,逐漸啟發對圍棋的興趣並邁向職業棋士之路。   這不是中國第一次將《週刊少年Jump》的漫畫改編成真人版。早在2008年東方衛視就播出過《網球王子》真人電視劇,河下水希的知名戀愛漫畫《草莓百分百》也曾在2011年被改編成真人電影。   泉泉Yinzumi目前已經將該微博原文刪除,僅留下一則新的微博:「感謝各位對《棋魂》的喜歡,針對大家對真人版《棋魂》電視劇的疑問,和對我們團隊的質疑,請稍安勿躁,將由官博作出回應。」   【延伸閱讀】 ●太宰治《人間失格》漫畫化 由恐怖漫畫大師伊藤潤二執筆 ●漫畫大賞2017得獎公布 《東京妄想女子》僅入圍未獲獎 ●瑛太將主演弘兼憲史《偵探物語》改編日劇   【熱門影片推薦】 ●菲律賓求美協助打擊IS? 杜特蒂:沒這回事 ●Uber爭議不斷 CEO將被迫休長假

朝鮮半島姓氏起源揭密 為什麼韓國有這麼多人姓金?
2017-06-11 by 湯姆.斯丹迪奇

南韓有句俗話說,一顆石頭從首爾中心的南山頂上丟下來,被砸到的人不是姓金就是姓李,南韓逾五千萬人口中,每五人就有一位姓金。另一個大姓是朴,南韓幾乎每十人就有一人姓朴,前總統朴槿惠和以《江南Style》搭配騎馬舞紅遍全球的饒舌歌手Psy(本名朴載相)是代表人物。金、李、朴這三大姓加起來,占了南韓總人口將近一半。鄰近國家中國的常見姓氏約有一百個,日本的姓氏更是多達二十八萬個,為什麼韓國的姓氏屈指可數?   韓國長久以來的封建傳統應該能解開一些疑惑。朝鮮時代(1392–1910)晚期之前,會冠上姓氏的實屬罕見,那是皇族與少數貴族(古代朝鮮稱兩班)才有的特權,奴隸及屠夫、巫師、娼妓等賤民,乃至工匠、商人、僧侶都沒有冠姓氏的權利。然而因地方士紳勢力崛起,為安撫忠臣與朝中大員,高麗王朝(918–1392)開國君主王建想出賜姓這一招,以鞏固他們的地位。選拔朝廷官員的科舉考試,已成為提升社會地位和加官進爵的管道,所有考生都必須登記姓氏才能報考。   不但達官貴人家庭有了姓氏,成功發跡的商賈取得姓氏也日漸普遍,他們會花錢買上流人家的族譜,可能是來自破產落魄的兩班貴族,然後使用他們的姓氏。到了十八世紀末,這種造假的情況愈來愈猖獗,竄改族譜的家庭比比皆是,若有貴族人家血脈中斷後繼乏人,便將毫無血緣關係的人寫入族譜換取報酬,一個路人甲就這樣冠上高貴姓氏。   (Republic of Korea@CC.BY 2.0)   李氏和金氏是古代朝鮮皇族常見的姓氏,所以深受地方權貴青睞,平民百姓獲准冠上姓氏後,也是一窩蜂姓金或姓李。這兩個姓氏源自中國,聽起來高尚尊貴,七世紀時被韓國宮廷及貴族引用(韓國很多姓氏都是單一漢字)。韓國姓金或姓李的人實在太多,為區別血統,通常會在姓氏前面加上本貫(祖籍),光是金氏就有三百個不同的本貫,例如「慶州金氏」(Gyeongju Kim)、「金海金氏」(Gimhae Kim),不過除非正式文件上有記載,實在很難追本溯源。   韓國的姓氏就那麼區區幾個,難保彼此間不會有血緣關係,於是朝鮮王朝晚期嚴禁同姓同本貫的人通婚(此禁令直到一九九七年才解除)。一八九四年,李氏朝鮮廢除嚴明的階級制度,一般平民百姓也能擁有自己的姓氏,在社會低階的人通常跟著主人或地主姓,要不就是取個很普遍的姓氏。一九○九年,韓國通過新的戶口普查登記法,規定韓國人一律得登記姓氏。   演變至今,本貫這個昔日個人出身和階級地位的重要象徵,對韓國人來說不再那麼重要,但朴、金、李姓人口數還在持續成長卻是不爭事實。根據韓國官方數據,來自中國、越南、菲律賓等國的外籍人士歸化成韓國公民後,金、李、朴、崔是他們最愛選用的當地姓氏,會出現「蒙古金氏」(Mongol Kim)或「泰國朴氏」(Taeguk Park)也不足為奇。由此看來,金、李、朴這三大韓國姓氏還將繼續維持高人氣不墜。   ※本文摘自《經濟學人104個大解惑》,商周出版。     作者簡介 湯姆.斯丹迪奇(Tom Standage) 《經濟學人》副主編,他於1998年加入該雜誌,曾經擔任科技編輯、商業編輯和數位編輯,他著有六本書,當中包括《Writing on the Wall: Social Media - The First 2,000 Years》和《The Victorian Internet》,他的文章也經常刊登在《紐約時報》、《每日郵電報》、《衛報》和《Wired》等報章雜誌上。   【延伸閱讀】 ●【韓國】初遊首爾八大必去景點 ●【韓國】KR PASS 使用教學,利用KTX玩遍首爾、釜山、大邱 ●大銀幕上的青瓦臺主人 細數那些電影裡的韓國總統

共有 158 筆資料
«12345678910»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