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力賽冠軍皮卡德談:晴雨胎、乾胎、四季通用胎

王子承 2017年01月06日 18:12:00
破曉時刻,我激動地感受到大自然裡的流動交響曲。
 
雨溫和又有節奏地敲擊著屋頂,因為溝槽裡流出的水平滑地在地板上流著。樹叢在風中低語、嘆息,雷聲從遙遠之處響起,汽車輪胎在經過瀝青時聲音漸漸變大。 一杯茶、一本好書搭配起來真是舒適和貼心,但震撼的聲響結束了一切的寧靜。
 
45分鐘後,快遲到了,我抓著一把傘衝出門。像節拍器一樣的雨刷拍打著擋風玻璃,我和其他人一樣在潮濕的情況下通勤。
 
考慮到這種情況,《歐洲汽車》(European Car)坐在安德魯·科梅里 - 皮卡德(Andrew Comrie Picard)將談論輪胎和胎面、惡劣的天氣、安全駕駛。 安德魯的簡歷包括:拉力冠軍賽(Rally)車手,特技車手,電視主持人和BFGoodrich隊員。
 

 

雨胎的第一次現身是什麼時候

 
雨胎(rain tire)其實是賽車用語,在過去30年或更久,輪胎廠商一直設法解決在路上水分、積水的方法。米其林後來找到了一個方是,就是在胎面上添加二氧化矽(silica)。
 
現在幾乎所有的輪胎公司會使用二氧化矽,但是二氧化矽含量、如何分散在輪胎表面上都是非常困難的技術。真正高性能雨胎需要一個創新、突破工程上的挑戰。 限夏季使用的輪胎會在華氏45度(攝氏7度)或更低的溫度下變成冰球。
 
 在這些條件下,你真的需要高水平的工程和創新才能堅持下去。 在過去5到7年內,非常認真才能達到標準。

 

 

四季通用胎是雨胎和乾胎之間的折衷嗎?

 
這並不是折衷,因為科技的進步,二氧化矽對濕、潮的軌道來說非常重要。 
 
當車子輪胎在打滑(hydroplaning)時,如何正確利用胎面空隙區域上花紋設計是非常重要的。積水會出現問題,是因為當輪胎翻滾時,水沒有任何地方可以去。
 
 

乾胎、雨胎的發展對四季通用胎作出貢獻嗎?

 
現在假設我們正在車道上比賽車,天氣可能會有雷雨,此時就要做出策略決定,是否用雨胎、四季通用胎或乾胎。
 
而且必須了解如果情況有變,司機必須盡量避免某些狀況。如果光滑的賽道上開始下雨,周圍的地方會開始積水。 
 
如果在潮濕和有條件的乾燥環境,那麼必須開始測量輪胎溫度和磨損程度。
 
因此車上要有一套輪胎,或者兩套輪胎 -雨胎和乾胎 ,或者四季通用胎。
 
 

 

在雨胎的開發過程中,最大的成就是什麼?

 
我的第一個回答會是電腦。
 
因為電腦了管理複雜的合成機制,工程師可以在更縝密的地方上工作。
 
如果是另外一個部份,我會說化學。在100度下的高側向負荷,太陽下軌道或道路更可能達到140度的,在乾燥環境中,可能在30度或28度之間,在雪地中,這是一個瘋狂的範圍。
 
輪胎行進中並不是一個完美的圓形,並且胎面花紋的設計方式獲得了改進,他們接觸的道路的方式,當輪胎受壓時做了什麼,在底部滾動。
 
 
胎面花紋的形狀和設計必須在當它們通過膨脹和收縮時,不會彼此抵抗,並且產生較少的噪音。
 
 
 

如何比較電腦模擬與真實測試?

 
.現代電腦技術模擬是驚人的,但人不是使用電腦上的輪胎,而是使用的自己的車,所以在虛擬現實兩個領域中,都需要盡可能的高標準。
 
在實驗室中,輪胎必須要用最高標準設計,再實際測驗。我們也做一個稱為「Redneck Testing(鄉下人測試)」的測試,團體實際坐在汽車上後給出回饋,這3個評估是非常重要的。
 

 
關於BFG最棒的事情就是,我們的團隊是一群賽車手和工程技術專家所組成。
 

是否有在拉力賽下測試雨胎或四季通用胎的經驗,兩者如何比較?

 
在拉力賽中,我們先從一般從碎石胎(gravel tire)開始,如果輪胎變得充滿泥濘或潮濕的,會在那個輪胎上添加額外的切口,以便讓水或泥離開。
 
舉個例子,在加拿大Targa Newfoundland島上,一個5天的比賽,環島一周約有1200英里。 比賽中,4天通常都是乾燥、涼爽的天氣,但幾乎每年都有近1天一定遇到颶風。
 

 
我們使用街道輪胎,所以我開始在海邊的懸崖邊用每小時120英里的速度測試輪胎, 這就是我測試輪胎的方式,我利用「撕裂測試(ripping testing)」,在Ttarga Newfoundland比賽期間內,測試了幾種不同的輪胎。
 

學校的教育中通常沒教駕駛,你認為這件事情,應該包括在課程內嗎?

 
當然,我來自加拿大,你會覺得在下雪或濕的條件下培訓、獲得駕照是必須的,但是不幸地,北美州並不是這個狀況,在歐洲,要考駕照的駕駛得有更認真的態度,因為被認為是一種特許權力(privilege),而不是權利(right)。

 

你能為下雨天的高速公路司機提供一些指南嗎?

 
最終每個駕駛都會變成某個程度上的表演駕駛,然而,惡劣的天氣,大雨,積水,滑水和黑冰(指的是一種很薄的,覆蓋在道路上難以發現的冰層)這些可能出現的狀況,代表駕駛反應需要非常好。
 

 
當它是70度和大陽光的情況下,每個人或多或少都可以開車。
 
但你把輪胎上面放一點水,你可以發現它會被吸進輪胎,坦白說,法定的胎面深度太低,對於積水來說,胎面深度很重要。 我們會利用硬幣測試,拿一分錢,把它放在輪胎痕上,如果你能看到硬幣上總統的頭頂,代表你的胎面不夠。
 

恐慌情況應該發生嗎?

 
要隨時注意你想去的地方,部分司機經常看著別台車、電線桿或他們即將撞到的東西。
 
如果一輛車正在阻擋道路,不要看它,去找路。這是一個被證實的生理概念,方向盤會不知不覺地跟隨身體,並會控制移動到駕駛的視覺焦點。 因此,集中精神解決問題很重要。
 

此外,人們開車距離太近,有時只差兩台車距,以每小時60英里速度來說,太近了。駕駛員應該任何時候都盡可能注意路況。
 
很多業餘的賽車手為了加快速度會做一些快速運動,它們煞車很快、轉向快、用力催油門,但汽車對這些尖銳的反應不佳。 任何職業賽車手上車,所有事都很緩慢 - 轉方向盤是滑順的,剎車是漸進和柔軟的。
 
汽車的重量應該向前壓,而不是放在周圍,急煞車會使得彈簧衝擊太快,反彈會對駕駛不太好, 少裝一點東西吧。
 
當我開賽車的時候,就像在車裡有一個交響樂團。 它很安靜,我正在做的事都很緩慢、平穩的動作。
 
 這種方式適用於在路上積水或有黑冰的時候,你當然可以轉動方向盤和踩剎車。 但我建議可以相反的做,深呼吸、開出來、安穩地。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下載「上報App」讀好新聞拿獎品,超多好康任你「拼」!點此下載 http://bit.ly/2iWnHb0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