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關鍵少數Hidden Figures 夢想是要贏得的

Kristin 2017年01月30日 13:30:00

(圖片來源:福斯電影)

「我無法改變我的膚色,因此別無選擇,我只能試著成為史上第一位。」

I can’t change the color of my skin so I have no choice but to be the first.

  ─ ─《關鍵少數 Hidden Figures

 

 

常常很容易被電影裡角色的委屈所影響,這些說不出的苦澀,這些天生的不平等,這些無法忽視的原罪,似乎這些歧視打壓與輕蔑似乎都衝著觀眾席的自己而來。

 

但真正觸動心弦的,是在受了傷之後那微小透光的雪中送炭,即使是自己據理力爭來的,那一點點的回報都像湧泉一樣深刻而強烈。

 

如此真誠的一部電影,幽默諷刺、勵志溫暖,讓我們笑著笑著的時候也就這麼熱淚盈眶起來。種族隔離與偏見歧視或許可以說是歷史的共業和傷痛,其實不論是哪個族群都無法以偏概全,但很多事情其實也是惡性循環之下所產生的結果,每個人心裡都無法真正去除成見,但是我們都有能力和機會翻轉自己在旁人眼裡的印象。

 

(圖片來源:福斯電影)

 

 

這是一個真實存在的故事,也是一段撼動人心的歷史,不僅打破種族藩籬也推倒那令人望而生畏的無形高牆。

 

兩位數學家Katherine Goble Johnson、Dorothy Vaughan 與一名工程師 Mary Jackson 三個交情甚篤的菲裔女生,誕生在性別與膚色歧視還相當根深蒂固的 1960 年代。即使他們天資聰穎、膽識過人,卻礙於生而為有色人種的外表,從小就只能接受次等教育和資源匱乏的需學習環境。

 

出社會後才是夢魘的開始,低廉的薪資、惡劣的待遇、數倍的工作內容、不受尊重的階級區隔,最重要的,這看似根本是代代難以翻身的苦海,似乎從出生的剎那開始就已經注定下一代重複的命運。

 

這三個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好姊妹,各自在專業領域力爭上游,一秒都不願鬆懈,即使相當渺茫但也只盼有朝一日能有奮力躍起的機會,能為自己同時身為女人和黑人這樣不可抗的身分發出不平之鳴。

 

 

(圖片來源:福斯電影)

 

 

此時正值二戰後美蘇冷戰關係緊繃的時期,當年的蘇聯政府率先成功發射第一枚人造衛星,美國政府一方面處於競爭心態,另一方面探索宇宙的渴望進而創造了太空總署 NASA。

 

但早期的科技不如現代發達,也沒有萬能的電腦輔助,只好土法煉鋼的仰賴人腦與計算機不停演算,以達到數學與理論上的支持,才能將人類安然送上太空。

 

所以 NASA 透過顧用為數不少的運算人員,專門處理計畫所需一切繁瑣的計算工作,其中不乏黑人與女性職員,被聚集在別棟偏遠的老舊建築,不只工作環境與白人落差極大,廁所設立有色人種專用以便區隔,擦手紙用罄都不敢吭一聲,連她們都差點相信自己天生低人一等。

 

Katherine 自幼就是數學神童,對數字擁有極高的敏感度,雖然進了 NASA 卻猶如深宮怨婦,只能待在運算部門整天做著任何人都可以輕易取代的機械式工作內容。

 

 

(圖片來源:福斯電影)

 

 

終於有天,這項把人送上太空這項名副其實難如登天的任務,需要一位能夠迅速掌握所有艱深數學理論,並能隨時調整並跟上一日數變、無法預測的未知考驗,只有少之又少的頂尖人才足以勝任這個職位,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勉為其難與他們平時正眼都瞧不上的黑人女性一起共事。

 

雖然等同升遷,卻並沒有因此平步青雲,即使不卑不亢盡量低調,Katherine 的膚色與性別依然處處被刁難,周遭環伺的幾乎全是白人至上的大男人主義份子,沒有人給予應有的尊重,也沒人願意合理的對待。因此她所能做的只有盡好本分,逆來順受並淡然處之,只求不惹事生非。但這個世界總是蠻橫無理,並非潔身自愛就能遠離羞辱,原罪如影隨形的逼迫著 Katherine,直到忍無可忍的那刻,在長官面前戲劇性的一次爆發。

 

 

「我們不是一起達陣,就是全軍覆沒。」

 

隔天,她的咬牙切齒的怒吼被聽進去了,這幕長官一次一次奮力揮下的榔頭,打落的不只是廁所門牌,更敲響在場所有人心底沉寂多時的正義之聲,看在飽受委屈的他們眼裡,猶如冰封心頭灑落的冬陽如此溫暖動人。

 

 

(圖片來源:福斯電影)

 

「每當我們一有機會超前,他們就會把終點線往後移。」

 

而 Katherine 的好友兼同事 Mary 同樣身處此種不友善的環境,雖位於女性工程師屈指可數的部門,當時規定只有白人男性才有資格考取真正的工程師執照,她想順利修課則必須經歷重重的關卡和史無前例的突破。

 

雖然像是癡人說夢,就連男友都勸她不要自取其辱,但 Mary 憑著優秀卓越的資質與不願輕言放棄的毅力,放手一搏的拿著申請書在法官面前說之以理、動之以情,讓坐在影廳裡的我感動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文章開頭的引言就是來自於她這番讓人熱淚盈眶的清晰演說,這同時也是導演想透過電影傳達給觀眾的中心思想。

 

在面對許多迎面而來的挑戰時,有些困境我們無法改變,有些變數我們無法掌握,有些不公我們無法抗議,但路是人走出來的,權益是爭取來的,規則也是定來突破的,夢想也是必須靠雙手贏得的,因此在自己所能控制的範圍之內設法做足準備,只有在盡了人事之後,才能將剩下的歸於天命。

 

 

(圖片來源:福斯電影)

 

三個不凡的菲裔女性,交織三條扣人心弦的故事線,還有這一位冷靜沉穩、謀定後動的 Dorothy,身兼主管之職,卻始終都沒有主管之名,但她深諳有一天電腦終會取代人腦,但依然需要能夠駕馭機械的人力來操控的道理,在 IBM 超級電腦還未順利使用時,就相當有遠見的率先研讀相關技術,並帶領著眾多計算部門的職員一起成長。

 

「不論妳怎麼想,我對你們黑人沒有偏見」,由一位白人女主管口中這麼吐出。

 

「是的,我相信妳覺得妳沒有」,Dorothy不帶任何情緒的微笑回覆著。

 

而此段廁所裡的對話,即使在觀賞完電影一周之後依然令人記憶猶新,往往許多深植於我們腦海的觀念總是在不自覺的時後顯露,就像種族歧視一樣,此類根深蒂固的認知有時變成一種自然而然的反應。而這並不是只存在於西方國家,就連我們的社會對於中國大陸,對於東南亞國家,也不乏這種潛意識形態的普遍歧視和以偏概全,值得好好反思。

 

 

(圖片來源:福斯電影)

 

但其實,《關鍵少數》也許太急於為弱勢族群平反和打抱不平,反而顯得貶低與忽略其他人的努力與心血,畢竟要完成前所未有的劃時代創舉,並不是僅只憑著三人之力就可以完成,記得嗎?不是一起達陣,就是全軍覆沒。

 

這是一部非常勵志的電影,簡單明瞭、輕快流暢,非常喜歡導演的敘事模式,不太吸引人的劇情卻被說的有聲有色全無冷場,深入淺出的彰顯種種值得深思的議題,演員們活靈活現、收放自如的演技,更巧妙在幽默與諷刺取得平衡,讓整部電影高潮迭起笑中帶淚,即使劇情可想而知也絲毫不落俗套,通常多數都是黑人演員的電影可能無法引起普遍興趣觀賞,此部卻完全翻轉了觀眾的成見。

 

(圖片來源:福斯電影)

 

劇中好多畫面都太刻骨銘心,雖然這類的歷史傷痛我們比較難以產生共鳴,但是《關鍵少數》深深激起跨越種族的迴響,透過自卑與智慧撞擊出令人潸然淚下的感同身受。

 

這個世界有傷害我們的人,也會有幫助我們的人,人們的冷漠總是建立在選擇性忽視上,需要一個被喚醒良知的契機。我想,三位主角多半時候選擇退一步海闊天空,拒絕自怨自艾、憤世嫉俗,連據理力爭時都不願指責他人,是因為他們認清這是一個未曾公平的世界,從小到大所接受的震撼教育,讓他們永遠都不會忘記自己是誰。

 

越被輕視越要證明自己,跌得越重越要奮力躍起,厭世毫無意義,那些殺不死我們的,只會讓我們變得更加堅強勇敢。但他們因為懂得,所以寬容,能力再強都選擇以曖曖內含光的虛懷若谷照亮整個世界,始終拒絕刺傷他人的雙眼,也從未設法融化他人的翅膀,這才是令人肅然起敬的偉大和良善。

 

 

 

上報生活頻道特約作者「Kristin」

東吳中文畢業,英國 University of Sheffield 國際行銷碩士,喜愛關注時尚、電影、文學、飲酒、運動與旅遊等多元主題。目前經營部落格【Let Me Sing You A Waltz】,文章以電影與小說的相關心得和知識為主。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標籤: 關鍵少數 電影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