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選出史上第2位女首相是「女權的勝利」嗎?

用LINE傳送
傅莞淇 2016年07月09日 00:37:00

即將競逐英國保守黨黨魁的最後2名候選人梅伊(左)及利德索姆(右)。(湯森路透)

在2016年7月7日舉行的英國保守黨議員第二輪黨魁選舉中,內政大臣梅伊(Theresa May)以199票拔得頭籌,先前知名度較低的能源暨氣候變遷國務大臣利德索姆(Andrea Leadsom)則以84票對46票淘汰司法大臣戈夫(Michael Gove),挺入決選兩人名單中。確定在全國保守黨員選舉後,下一任英國首相將為女性。

 

Pleased that my choice for #PM @TheresaMay2016 won 50% in 1st round #ToryLeadership-with significant Leave support pic.twitter.com/hWqfhhkdud

— Guy Opperman MP (@GuyOpperman) 5 July 2016

 

目前英國蘇格蘭及北愛爾蘭的首席部長皆為女性,正挑戰最大反對黨工黨領袖職的前影子首席內閣大臣伊格爾(Angela Eagle)也是女性。伊格爾並可能成為工黨首位身為LGBT族群的黨魁。在梅伊或利德索姆獲選保守黨黨魁後,英國政治高層的女性可見度將有更顯著的提升。

 

(左至右)參與脫歐公投辯論的親歐陣營成員:蘇格蘭首席部長史特金(Nicola Sturgeon)、工黨影子內閣成員伊格爾(Angela Eagle)及保守黨能源大臣拉德(Amber Rudd)(湯森路透)
 

2015年間,台灣、尼泊爾、克羅埃西亞、模里西斯與立陶宛也都選出女性領導人。諾貝爾獎得主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領導的緬甸「全國民主聯盟」(NLD)也在國會大選中大獲全勝。

 

倘若美國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在11月獲選總統,美國、英國與德國三大西方民主國家的領袖都由女性擔任。這樣的政治前景被視為是一種「女性主義的革命」。

 

離開英國首相官邸的內政大臣梅伊(湯森路透)

 

女性的「玻璃懸崖」

 

德國《世界報》(Die Welt)作者戴莉歐絲(Mara Delius)在4日報導〈歐洲未來掌握在這些女性手中〉(In den Händen dieser Frauen liegt Europas Zukunft)中描述,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蘇格蘭首席部長史特金(Nicola Sturgeon)、以及可能成為英國首相的梅伊,將決定歐盟與英國的未來。但她們的姿態是為了「清理男人留下的爛攤子」,就像是「穿著褲裝及橡膠手套的後現代幻影殺手(Elektras)」。

 

在企業用詞中,以「玻璃懸崖」(glass cliff)來描述女性在風險時節被拔擢到高層的境況。相對地,在環境安穩時,這樣的位置通常由男性擔任。一個例子是在2012年由谷歌(Google)跳槽雅虎(Yahoo)擔任執行長的梅爾(Marissa Mayer)。

 

 

英國在6月以公投決定脫歐後,提出脫歐公投的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 男性)辭職。脫歐陣營主力人物、前倫敦市長強森(Boris Johnson, 男性)宣布不參選保守黨黨魁。力主脫歐的「英國獨立黨」(UKIP)黨魁法拉吉(Nigel Farage, 男性)辭去黨魁。原先支持強森、但最後自己競逐保守黨黨魁的戈夫(男性)失去黨員信心落選。如今,主導英國脫歐協商的重任將落在女性肩上。

 

 

曾任冰島首位女性總理的西古達朵提(Jóhanna Sigurðardóttir)在6月對英國脫歐結果的評論專文中,表示她相信梅克爾能夠守護失去英國的歐盟,而史特金也將守護不想脫歐的蘇格蘭人民權利。

 

西古達朵提認為,梅克爾與史特金都彰顯了負責、較少冒險的可敬性格,「我們需要更多聰慧、有活力且理性的女性掌握權力。」她也表示,如果女性不只是被呼喚來收拾男性攪亂的事務,「我認為世界會變得更好。」

 

領導人性別不是平權的指標

 

數名平權運動人士也指出,英國保守黨選出一名女性領導人,不能被視為女權的勝利。比起透過大選獲得人民肯定,梅伊與利德索姆比較像是在男性大亂鬥後剩下來的兩個女人。保守黨國會議員的女性比例仍然只有20%,低於工黨的44%。

 

You know what women's liberation doesn't look like? A choice of two right-wing, anti-woman leaders who happen to be female. #ToryLeadership

— Laurie Penny (@PennyRed) 7 July 2016

 

她們兩人也不是提倡女權(及平權)的指標性人物。利德索姆曾在2012年建議小型企業取消最低薪資及產假的勞工權利,並對同性婚姻抱持懷疑態度。梅依曾贊成縮減墮胎權,並在4月對無權停留英國的懷孕婦女提出72小時的居留上限。

 

 

蘇格蘭工會運動人士、蘇格蘭獨立派報紙《國家報》(the National)專欄作家(the National)博伊德(Cat Boyd)認為,作為一名女性主義者不只是爭取女性權利,而是挑戰社會中所有的階級制度,也包括種族與階級上的不平等。

 

女性並非概括性的同質群體,而領導者的性別也不足以證明平權是否獲得進展。英國女性平等黨(Women's Equality Party)領袖沃克(Sophie Walker)對於保守黨黨魁選舉的討論著重於兩人性別,勝於雙方政策差異的情況感到挫折。

 

沃克表示,「你必須去檢視她們的政策。你必須去質問她們如何讓這個國家的女性權利更加平等......我對於這樣的對話還沒開始感到失望。」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