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平專欄:吳念真「八字箴言」還原故事

長平 2016年07月30日 06:32:00

被罵「台獨狗」,吳念真反嗆:「是你們找我去的耶。」這八個字擲地有聲,得到許多讚賞。(翻攝自吳念真臉書)

憶昔年少時,收聽敵台(台灣廣播)是犯罪行為,可我一度夜夜枕著短波收音機入睡。多數時候,聽到的是奇怪的代碼及聯絡信息,覺得十分神秘。間或聽到音樂,便十二分欣喜。跟中國鏗鏘有力的播音腔調及「革命樣板戲」歌曲相比,敵台算是靡靡之音了。若干年後,它成為中國娛樂節目主持人及歌手競相模仿的「港台腔」,而中國廣電總局多次下令禁止模仿。

 

上中學時,聽到鄧麗君、齊豫、羅大佑及諸多台灣校園歌曲,我不禁感慨:那個小小的島上,怎能擠得下這麼多才華橫溢的藝人?從我這一代開始的幾代中國人,無論來自繁華都市還是破敗鄉村,青春年代的流行文化中,幾乎全部是港台藝人的吟唱和身姿。

 

直到今天,《中國好聲音》也好,《我是歌手》也罷,你很難想像,中國一檔像樣的娛樂節目,沒有港台明星坐鎮,或者中國藝人不唱港台歌曲。甚至像《爸爸去哪兒》這樣的真人秀節目,也離不開港台明星捧場。中央電視台、天津電視台等,也有一些由中國藝人擔綱的綜藝節目,相比之下,怎麼都做不出「高端大氣上檔次」的模樣。

 

這只是這個故事的一種講法。它的另一種講法是,港台藝人紛紛​​西進北上,狂掙人民幣。中國有港台無法想像的巨大市場,有排著隊贊助的大企業,因此也有充足的製作費用,以及令人咋舌的酬勞。據稱,台灣藝人在中國獲得的酬勞,可以達到在台灣的十倍以上。

 

歌迷對中共禁唱反共色彩歌曲感到憤恨

 

這個版本的故事最開始應該是大喜過望的港台藝人和他們的經紀人在講。對於李宗盛、周華健、張惠妹的歌迷來說,能見到本尊已興奮難禁,哪裡會去計算他們的收入。 2000年羅大佑在上海舉辦中國首場演唱會,我的一些朋友分別從北京、廣州和成都包機前往。不久後我也付了很高的票價,在大雨滂沱中聽完他的深圳演唱會。對於他被禁唱《愛人同志》、《皇后大道東》等有反共色彩的歌曲,歌迷只會對中共感到憤恨。

 

89年六四之後,中共強化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教育。加上中國國家資本主義從經濟全球化受益,再一次向民眾宣揚自己是救世主。於是,各種故事都有了不同的講法。投資購買美國國債,講成了白白養活美國人。賣水賣電賣蔬菜給香港人,講成了白白養活香港人。五體投地敬佩其才華的港台明星,轉眼間成了來中國淘金的貪婪者,甚至是對人民幣跪拜磕頭的可憐蟲。

 

這一套邏輯對中國人來說天經地義,明明是中國人豢養了龐大的官僚機構及貪官污吏,可是我們從小就被灌輸說,中共養活了全人類四分之一的人口,多不容易。去年,中共黨報刊發文章,振振有詞地對批評人士宣稱,絕不允許「吃共產黨的飯,砸共產黨的鍋」,傳言這是習近平內部訓導的原話。

 

市場不需要  再「愛國」也沒人請

 

既然認為自己養活了全人類,「吃飯砸鍋沒天良」論也就成了普世價值。就港台明星來說,檢舉、揪出並驅逐港獨、台獨分子理所當然。戴立忍先生辯稱說,自己不是台獨分子。難道您不知道,周子瑜小姐搖了搖台獨分子很討厭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子,不是也要低頭認罪嗎?只要中共不高興,你就是在「吃飯砸鍋」。

 

何韻詩小姐、戴立忍先生,你們應該懂得感恩,畢竟今天只是讓你們「滾出中國市場」。明天,按照中國養著香港、救著台灣的邏輯,可能會將你們趕出香港和台灣,甚至不允許在地球上有容身之地。

 

導演、作家吳念真先生也被貼上了「台獨狗」的標籤,中國網民質問「你是台獨又跑來中國賺錢」,他反嗆道:「是你們找我去的耶。」這八個字擲地有聲,得到許多讚賞。我知道,不是每一個藝人都願意或都可以如此鐵骨錚錚,有些人丟了中國市場就可能生活困難。但是,吳念真的「八字箴言」至少還原了故事的另一半,那就是並非港台藝人搖尾乞憐,而是中國市場需要他們。如果市場不需要,再「愛國」也沒人請。

 

在中國,政治新聞和時事話題成為禁區,因此電視台和電影業花大力氣製作娛樂節目,觀眾的興趣也被引導至此,形成巨大的市場。由於文化被破壞,自由被剝奪,中國本地有才華的藝人不多,無法滿足這個市場。因此,中國影視產業需要港台藝人,個人驅逐可行,大規模拒絕難辦。

 

海牙國際法庭裁決南海爭議之後,中共高調拒絕,低調接受。那些憤怒的愛國民眾,並不會覺得難以理解。因此,不要太在意所謂網民意見。他們的言行完全受政府控制操縱,甚至是政府出錢僱傭的「網評員」。這些網民一邊高喊保衛釣魚島,一邊追捧日本馬桶。同樣是這些網民,將戴立忍先生逐出中國市場,讓他的影片也​​只能刪減後發行,但是他們仍然會到網上搜索「一刀未剪」版本來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