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構二二八》書摘之二:中國共產黨在二二八事件中的角色

用LINE傳送
陳翠蓮 2017年02月27日 07:00:00

228事件今年屆滿70週年,我們仍必須不斷追問,它為何會發生?為何以暴力鎮壓收場?以及帶給臺灣社會哪些衝擊與影響?(攝影:蘇郁晴)

…國府當局也將二二八事件歸咎於共產黨煽動。三月十日,國民黨總裁蔣介石在總理紀念週談話,首次針對二二八事件發表看法。蔣介石說,二二八事件是因為「昔被日本徵調往南洋一帶作戰之臺人,其中一部分為共產黨員,乃藉此次專賣局取締攤販乘機煽惑,造成暴動,並提出改革政治之要求」。二十七日,國防部長白崇禧對全國廣播則稱:「光復以來,中國共產黨在國內惡意宣傳,破壞詆毀中國國民黨、國民政府……臺灣少數共產黨及野心家,亦同時在臺顛倒是非,造謠惑眾,利用緝私案件,掀起二二八事變的暴動大風潮。」究竟,共產黨在事件中扮演什麼角色呢?

 

一九四五年八月,中國共產黨中央任命蔡孝乾為臺灣省工作委員會書記,九月蔡孝乾離開延安,十二月抵達江蘇淮安,向中共華中局請調洪幼樵、張志忠、林英傑等人潛返臺灣。一九四六年五月,中國共產黨臺灣省工作委員會正式成立,蔡孝乾為省工委兼書記、洪幼樵為省工委兼宣傳部長、張志忠為省工委兼武裝部長。根據蔡孝乾被逮捕後的供詞,中共省工委會的組織發展極為有限,因為蔡氏離臺已十八載,對臺灣情形極為隔閡,又怕暴露身分,只能與日治時期臺共人士聯繫。他命張志忠經由謝雪紅,聯絡王天強、楊克煌、廖瑞發、謝富、孫古平、簡吉等人,並由華中局派來季澐(張志忠之妻)、詹世平(吳克泰)等人,再經李偉光介紹了員林醫師林糊、接洽潘華(李友邦祕書)、發展李媽兜的關係,至二二八事件發生時,全省黨員不過七十餘人。

 

因為共產黨員人數極少,蔡孝乾供述,中共省工委會對於二二八事件「實在起不了整個領導作用」:

 

  對於北部的武裝暴動還沒有力量可以控制,新竹地區的林元枝部那時也未有聯絡,只有張志忠在中南部領導的武裝工作,組成了「自治聯軍」,並由謝雪紅在彰化一帶領導武裝群眾數百人,參加了二二八的暴動。但因力量不足,很快就被國軍解決。張志忠的少數武裝力量,自從襲擊西螺警察所事件失敗後,完全消失,張也從此不能再回嘉義工作,謝雪紅等也就此逃離臺灣。

 

蔡孝乾供詞中把謝雪紅及其部眾算做中國共產黨的一支,有商榷的餘地。謝雪紅是活躍於日治與戰後初期的舊臺共分子,其所從事的群眾工作與中共省工委會未必有關,甚至戰後初期謝雪紅本身是否已具有中共黨員身分,都是疑問。負責發展老臺共關係的張志忠就說:

 

  我們雖然覺得有爭取老臺共的必要,唯認為老臺共有以下缺點,即很紅,目標太大,鬥爭方式太公開的鋒頭主義,接近他們很危險,而且他們自高自大,不能虛心接受領導……謝雪紅……我曾和她聯繫,因為她不能接受領導,所以在臺灣的黨籍並未恢復。

 

二七部隊幹部古瑞雲針對謝雪紅的黨籍問題指出,一九四六年底蔡孝乾到臺中找謝雪紅,當時謝氏要求恢復黨籍,並請求讓她所組織的人民協會成員集體加入中共,但蔡孝乾認為中共黨章規定只能各別申請,不能集體入黨,至於謝雪紅個人則需填寫入黨申請書及經歷。謝雪紅拒絕了蔡孝乾的要求。直到一九四八年香港會議時,蔡孝乾仍不承認謝雪紅為中國共產黨員。由於謝雪紅與中共在臺工作委員會領導人蔡孝乾自日治舊臺共時期就一直存在矛盾,兩人對戰後臺灣情勢評估又有分歧,謝雪紅顯然不受蔡孝乾的指揮領導。

 

謝雪紅的二七部隊在國府援軍抵達前往埔里撤退。但因情勢瞬時逆轉,謝雪紅與楊克煌並未堅持長期鬥爭,也未與部隊同進退,反而在國府軍進攻埔里前的三月十四日,以「保存黨的力量」為由,先行遁逃。被拋棄的二七部隊隊員們在失去領導、缺乏糧食彈藥補給的不利情況下,終究寡不敵眾,難逃潰散的命運。……

 

 

※作者陳翠蓮:臺灣大學政治學博士/臺灣大學歷史系教授/曾任自立晚報記者,主要研究領域為日治時期臺灣政治史、戰後臺灣政治史。已出版《派系鬥爭與權謀政治:二二八悲劇的另一面相》、《戰後臺灣人權史》(合著)、《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合著)、《臺灣人的抵抗與認同,一九二○~一九五○》等。

 

本文摘自《重構二二八》一書第四章第四節「中國共產黨在二二八事件中的角色」,頁二四○─二四二。由衛城出版社出版。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