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事件70年系列之一】薛化元:中國紀念二二八 令人啼笑皆非

用LINE傳送
薛化元 2017年02月26日 00:00:00
編者按:今年是二二八事件70周年,同時也是台灣解嚴30周年,《上報》自今日起至2月28日,將陸續推出專文,以為這深層影響台灣社會的歷史事件,提出再一次的思考、理解與記憶。

 

228事件即將屆滿70周年之際,中國國台辦及相當單位陸續發表將舉行紀念活動的消息,成為台灣國內外媒體關注的議題。中國紀念228事件並非始於今日,不過,在台灣追求轉型正義的今天,中國官方釋放出紀念228事件的訊息,其相關論述值得國人正視並進行省思。

 

首先,中國方面長期以來,試圖將台灣228事件當作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一個反抗事件或是所謂人民起義事件,這樣的論述是否可以有足夠的史實支撐,恐怕大有問題。因為1947年2月中國共產黨在台灣的黨員人數相當有限,而且在台灣在各階層扮演著領導角色也不多。如果說地下黨的相關人物也對228的改革訴求有些影響的話,那麼大體是上扮演幕僚的角色。而且,從台灣長期的歷史發展來看,228事件中台灣菁英所提出的相關改革訴求,是要求台灣高度自治或是自主,本來就有它從日本統治時期以來長期的歷史脈絡可循,而非由中國共產黨地下黨員主導。

 

延伸閱讀:《重構二二八》書摘之一:中國統治模式移入台灣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以處理委員會菁英們的改革訴求和在中國共產黨主導的所謂人民解放運動有相當大的差異。228事件中,提出的改革訴求仍然是以追求高度自治作為主軸,和中國共產黨當時準備推翻國民黨政府取而代之,有本質上的不同。至於228事件的慘痛經驗或是歷史教訓,不正是因為一個不自由不民主侵犯人權的統治體制,對人民無情地鎮壓所造成的歷史悲劇嗎?

 

中華人民共和國直到今天仍然是一個不自由不民主而且時常侵犯人權的統治體制,不僅在中國本部、在西藏、在維吾爾乃至在香港,她對於人權的侵犯狀況是舉目共睹的。這樣的一個政權要高調紀念作為一個人權遭到國家暴力嚴重侵害的228事件,實在是有點令人啼笑皆非,不知她紀念228的立足點是什麼?難道只是高舉欠缺歷史事實支撐的「民族大義」旗幟,而罔顧自由民主人權的訴求?!這樣的角度,站在228事件的歷史脈絡中,又讓受害的台灣人情何以堪。

 

 

特別是,原本日本統治時期台灣共產黨的重要領導人之一的謝雪紅,她在228事件之後,先經由香港最後選擇進入中國大陸,而且成為中國共產黨的黨員,但是她在短暫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當局名義上的重用之後,就慘遭長期的鬥爭。謝雪紅被鬥爭的重要理由之一就是:她堅持台灣如果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下,必須是一個高度自治的台灣,這樣的主張被中共當局視為是一種地方主義,而加以無情的鎮壓。謝雪紅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一主張,只是標舉台灣高度自治而已,就遭到長期鬥爭。試想:228事件之後,如果不是中國國民黨,而是中國共產黨來統治台灣,又會是怎樣來面對當時主張高度自治改革的台灣菁英,和要求自由民主保障人權的台灣社會的集體訴求,被中國共產黨統治的這些台灣菁英最後又會遭遇何種命運,實在令人不敢想像。看看中國目前強力壓制自由民主人權的態度,看看過去他們對謝雪紅的鬥爭,在這樣的歷史脈絡中,對照他們紀念228事件70周年的高調表現,實在是相當反諷。

 

再從當時的歷史時空條件來看,228事件中的統治者和統治體制,不僅不尊重自由民主人權,而且跟台灣有嚴重歷史隔閡,而且在文化層面有相當落差。這樣的外來政權在台灣實施不當的統治之後,面對人民迫於無奈的反抗與改革的訴求,不僅不能體察民意,進行改革,反而進行更殘酷的鎮壓,殺害人民與菁英。因此,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以紀念228事件70周年為名,將228事件作為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解放運動的一部分,試圖呈現的歷史詮釋,台灣人民更應該注意透過228事件的歷史教訓,正是:要拒絕一個不自由不民主且不尊重人權的外來政權的統治,才能避免歷史的重演。就此而言,是面對不尊重自由民主人權的中國政府提出的228紀念論述,所必須省思的。

 

※作者為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教授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