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事件70年系列之三】陳君愷:膚淺台派 誤以為研究臺灣史就有「臺灣心」

用LINE傳送
陳君愷 2017年02月28日 00:00:00

轉型正義,就是要將那些被強人黨國威權統治一度摧毀的專業、責任、榮譽、信賴……等價值,統統恢復過來,讓所有可能造成228悲劇的因素,都排除在臺灣之外。(攝影:蘇郁晴)

228事件發生至今,已經70周年了。各界大張旗鼓,進行紀念活動;也有不少人,希望能追究加害者,實行轉型正義。

 

追究加害者,理所固然,亦勢所必至。然而,這樣就足夠了嗎?加害者多已死亡,除了文字上的道德譴責外,意義甚微。實則,228事件的轉型正義,決不只是要追求真相、平反冤屈、追究責任而已,更重要的:還要消除那些可能造成228事件的因子。然而,直到今天,這些因子都還存在於我們四周,並未真正消除。

 

228事件之所以爆發,乃因國民黨政權來台接收的人員,貪贓枉法、推諉塞責、牽親引戚、拉幫結派、死皮賴臉、表裡不一、軟土深掘、橫柴入灶……,試問:以上這些情形,在今日的臺灣,已經消失了嗎?

 

1947年2月27日晚間,人民群情激憤,包圍警察局,就是擔心殺人者會被包庇與縱放;如今,郭冠英的案例,清楚提醒我們:包庇體系依舊存在。嘉義市參議員潘木枝為市民的生命計,擔任和平使赴水上機場談判,卻遭到扣押,而他想要在公開審判時討回公道,卻直接被送往嘉義火車站前槍決;如今,恐龍法官依究橫行於世,就算潘木枝能上法庭為自己答辯,但他所做的論證與提出的證據,也會遭到這些法官的歪曲與否定。重要的是:在那場悲劇中,許多人格高潔、認為自己沒有犯罪、不須走避的人,直接從家中被帶走,從此音訊全無;也有醫師基於專業職責,卻遭到特務以「出診」的名義誘騙,終遭殺害。228事件真正的悲劇,不僅是國民黨當局藉由欺騙、鎮壓,殺害了許多無辜的人,更是摧毀臺灣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專業、責任、榮譽、信賴……等價值的開端。

 

延伸閱讀--社評:二二八不是政治人物的表演道具

 

強人黨國威權統治在臺灣,創造了一整套劣幣驅逐良幣的反淘汰機制,用幾十年的奴化教育,再生產了一整群齷齪、下流、卑鄙的人,占據權力位置,濫用國家資源,吃香喝辣,以迄於今。國民黨政權豢養的這群人,只想從國家人民身上獲取個人利益,而不肯為整體國家社會著想;今天那些反對年金改革的軍公教人員,正是最好的寫照。反觀中日戰爭期間的《臺灣新民報》報社同仁,這群堅守崗位的反殖民體制運動者,在異常艱困的時局中,卻仍可以為了實現共同的理想,減薪二成,而毫無怨言;與前揭這些只為私利的軍公教相較,其間人格品德的高下、公益觀念的有無,判然可見。

 

黨國威權打壓臺灣史研究

 

或許有人會說:紀念228,不必推得那麼遠,只要能夠真正還原228的真相就好。但我們真能找到真相嗎?由於在強人黨國威權統治下,臺灣史研究被打壓,於是,許多人以為:只要能在中研院設立臺灣史研究所,就能夠為臺灣史奠下根基;甚至一些膚淺的台派,誤以為研究臺灣史就有「臺灣心」。殊不知強人黨國威權統治所造成的禍害,是培養出一群能力低下、不求真、不憑證據、不以事實為基礎、唯權力是尚的歷史學者;是讓整個歷史學界,退化到完全不如中國的梁啟超在撰寫《新史學》、《中國歷史研究法》時所揭櫫的原則與水準!

 

那些在1990年代初參與撰寫行政院228研究報告的歷史學者(有人還曾去革命實踐研究院受訓過),功夫拙劣萬分,連最基本的「日表長編」或「時間序列」(time line)也不會做,如今卻皆儼然成為228研究的「大師」,長年利用228研究包裝自飾、攬權自重;更牽親引戚、拉幫結派,無異利用228受難者的鮮血,供作自己在學界縱橫捭闔的學術資本。至於較年輕的學者,品質也未必較佳。某位任職於中研院臺史所、滿口高喊轉型正義的所謂「學者」,其見風轉舵、表裡不一的行徑,姑且不論;更竟然膚淺到公然宣稱228已經研究得差不多了,而他只能用政治學理來建構228的意義。面對這種荒謬的情景,真讓人忍不住仰天浩嘆!

 

身處清末民初的時代劇變中,梁啟超不斷鼓勵人們「懷疑」;相反的,強人黨國威權統治者,卻要人民毫無保留的「相信」。因為數十年的洗腦統治,強人黨國威權統治者在臺灣所建構的價值,早已深植人心;於是,原本研究中國史的中研院院士黃彰健,也考證起臺灣史上的228事件來,而寫了一本徹底不入流、名為《228事件真相考證稿》的超級無敵大爛書。當然,黃彰健想要自曝其短、貽笑大方,是他的個人自由;但竟然想用這種爛書,來毀謗無辜受難者王添灯,卻委實令人難以忍受。很顯然的:黃彰健只想用「中央研究院」、「院士」的光環,以及「真相」、「考證」的名義,橫柴入灶,來唬弄並羞辱那些輕信易騙的臺灣人。

 

重建歷史最重要的,就是證據;要批評這種不入流的院士,我們就讓證據說話。在這本《228事件真相考證稿》的頁454中(圖一),黃彰健如此說道:

 

《新生報》刊登四十二條要求的次序、內容與福建臺灣監察區監察使楊亮功的〈調查臺灣事件情形及建議善後辦法〉的報告完全相吻合,證明了處委會當時提交長官公署的四十二條,《新生報》刊登了原本面貌。

(圖一)

 

茲檢附《臺灣新生報》(圖二)與楊亮功報告(圖三),請讀者自行下載比對,看看兩者所載四十二條要求的「次序、內容」,是否確如黃彰健所言「完全相吻合」。如果讀者智商有90、受過國中教育,應該就可以看出:次序是不吻合的!(兩文紅框所標示的出部分,內容和次序大為不同)

 

 (圖二)

 

(圖三)

 

重要的是:這並不是一個小錯誤而已,這是黃彰健的核心論證!用來支撐核心論證的事實出錯,後面所做的推論,都會是錯的!黃彰健就是以此確認了刊登四十二條要求的《臺灣新生報》為真,所以推論刊登三十二條要求的《人民導報》為假;至於刊登三十二條要求的《中華日報》,則是由於該報台北記者「輕信」了《人民導報》的報導。而在錯上加錯之餘,黃彰健更意猶未盡,進而譴責王添灯欺騙臺灣人民!

 

「中國」(Sinica)在「臺灣」(Formosa)的學術殖民體制

 

如此不知愛惜羽毛、毫無榮譽心與責任感的黃彰健,竟然是中研院的院士?是怎樣的一個奇怪機構,可以出了黃彰健這種沒水準的「院士」;而其他院士,難道不會為此感到羞與為伍嗎?已經被抓包如此,竟然還有人試圖想要為黃彰健辯護,這些人又與228事件前那些死皮賴臉的中國官員,有什麼兩樣?說實話,只要黃彰健不被除名於「院士」之外,那麼,恕筆者不客氣的說:228的加害,就還在持續,並未停止!也再度證明中研院,只是「中國」(Sinica)在「臺灣」(Formosa)的學術殖民體制而已!沒有什麼值得國人尊敬之處!然而,中研院的三流歷史學者,又豈止黃彰健一人?這個毫無自律、自尊、自重的機構,早就敢於推諉塞責、死皮賴臉的歪曲事實,期待中研院的歷史學者可以本於學術的良心,為臺灣人民回復228事件的真相,不過是請鬼拿藥單而已!

 

今天,只要這些違反誠實、求真等核心信念的「歷史學者」,不被清除於歷史學界之外,那麼,在證據如此清楚、事實何等明確的當前,許多簡單可得的真相,都還因漫天噴發的口水,而墜於五里霧中,更遑論經過數十年抹消、篡改、湮滅、散落的228事件!面對這種荒謬的情景,我們怎麼還敢誓言重建70年前的真相、並據以進行轉型正義?甚至,還衷心期待這些根本就不應躋身歷史學之林的「歷史學者」,幫我們去追尋真相?

 

延伸閱讀:中研院長年攬權自肥 終成學術界龐然怪獸

 

反觀政治人物,卻又無可期待。每年定期舉辦的中樞228紀念活動,不過是行禮如儀的秀場,早已失去了紀念的意義。對於政治人物而言,「228」這個麻煩事物,關係到選票的有無,當然無法置之不理、忽略不顧;但我們必須不客氣的指出:這群被國民黨奴化教育養成的民進黨人,所以會紀念228事件,只不過是著眼於政治的解決,而非歷史的教訓。

 

沒錯,政治人物只是試圖消費「228」而已。這個應該追悼、沉潛、反省、紀念的日子,甚至因為放假,而竟然變成郊遊、逛街、享受、歡樂的「228連假」。國殤日被庸俗化至此,只要一紙行政命令便可以妥善處理、就能使國殤日由「遊樂」回歸「悼念」的正軌;但民進黨政府卻放任不管,其淺薄、輕忽與怠慢,正中強人黨國威權統治餘孽的下懷,而令其竊笑不已。

 

轉型正義,就是要將那些被強人黨國威權統治所一度摧毀的專業、責任、榮譽、信賴……等價值,統統恢復過來,讓所有可能造成228悲劇的因素,都排除在臺灣之外。蜂起吧,臺灣人民!倘若被國民黨奴化教育得如此成功的民進黨人,只想隨波逐流、因循茍且,在國民黨政權所創建的舊體制裡,積非成是、「自自冉冉」當他們的太平官,那麼,我們敢保證:轉型正義,就永遠不可能達成!類似228的悲劇,就有可能會再度上演!

 

※作者為私立天主教輔仁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