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林宗正:鄭南榕是步驟性推動台灣人民意識解放

用LINE傳送
陳怡杰 2017年02月27日 12:58:00

林宗正日前出席二二八70周年特展開幕茶會,語氣激昂仍存街頭抗爭霸氣。(攝影:蘇郁晴)

 

 

「我第一次見到鄭南榕(Nylon),是在我台南神學院研究所時期。」

 

延伸閱讀:【上報人物】長夜漫漫 鄭南榕么弟鄭清華

 

當時林宗正與同學蔡有全(後來也進了鄭南榕創辦的《自由時代》雜誌任職)等人,常邀請林義雄、姚嘉文、鄭南榕、尤清等人南下開講「台灣民主運動」。

 

人生歷程早有交集

 

林宗正跟鄭南榕一見如故,相識才發現彼此人生歷程早有交集,「我父親林占鰲曾在福建生活10年,Nylon父親鄭木森則是日治時期來台的福建福州人,所以Nylon講的福州話我聽得懂。」「之後又發現我大姊念輔大時,早就認識Nylon與葉菊蘭了。」這些巧合加上政治意識、行動派個性的一致,讓林宗正一直感覺與鄭南榕特別親密。

 

1987年林宗正(隊伍左1)、鄭南榕(隊伍左2)在台南舉辦台灣首場二二八平反遊行。(攝影:余岳叔、鄭南榕基金會提供)

 

「我們彼次有很深『相互成為支援結盟』的信任,他確實是個隨時準備『獻身就義』的勇士。」也因為隨時有獻身體悟,鄭南榕有步驟的突破當年台灣許多禁忌。

 

Nylon邏輯縝密的行動策略

 

「他先是1986年推行『五一九綠色和平行動』推動解嚴,1987年聲援涉及台獨主張遭拘捕的『蔡有全、許曹德案』,1988年11月以台灣獨立為主張、發起『新國家運動』環島行軍40天」。當中又以1987年成立「二二八和平紀念日促進會」、籌辦台灣史上首場「二二八遊行」,是林宗正與鄭南榕互動最頻繁時期,這也成為台灣平反「二二八事件」的先聲,過去40年沒人敢談論的「二二八」禁忌面紗開始被掀開。

 

1987年台南成行的台灣首場二二八平反遊行,由鄭南榕(左)、林宗正(右)手持標語走排頭。(攝影:余岳叔、鄭南榕基金會提供)

 

「Nylon有非常縝密的行動策略、邏輯性的推動台灣人民意識解放。」「我曾問Nylon,這似乎很像當年甘地(Gandhi)策動印度脫離英國統治、邁向獨立的一套非暴力步驟,他笑著回覆我『你怎麼知道』。」

 

政治志業的先決要件

 

「Nylon把政治當做一種生命志業在拼博,除了提倡從法律、言論、憲政、史觀等制度面改革,他更常聊的是『先決條件是要有把生命交出來的決心』。」

 

延伸閱讀:【上報人物】鄭清華:那一年,鄭南榕有些變化

 

當時鄭南榕到台南,林宗正一定與他吃飯、或請他到URM(Urban Rural Mission,城鄉宣教使命)組織演講、做民眾教育,林宗正到台北,也會進《自由時代》雜誌民權東路辦公室交流近況。

 

林宗正敬佩鄭南榕縝密的人民意識解放步驟策劃。(攝影:葉信菉)

 

「1989年我因嘉義『吳鳳事件』短暫監禁一周,出來時他已在《自由時代》雜誌社開始為期71天的自囚,就在辦公桌下備了3桶汽油和1支打火機。」

 

事發當日

 

鄭南榕自焚當日,林宗正正與社運友人簡錫楷在八里與台大大新社等異議性社團交流「組織策動」,「陳啟昱(現台鹽董事長)、陳文治(現新北市副議長)、賴勁麟(現神腦國際董事長)都是當屆學員。」

 

「朋友電話一直進來,知道事件發生,邊哭著向學員說『抱歉無法上課』,隨即趕回市內《自由時代》雜誌辦公室,部分學員跟著我過去憑弔。」

 

「鄭南榕自焚」讓林宗正更加決心從民間推動人民組織,「在我的理解裡,Nylon並未受過任何組織訓練與意識形塑,但他卻能自己領悟出整套想法完整前衛的行動策略。」

 

1989年鄭南榕(左前抱小孩者,後排左2為鄭南榕遺孀葉菊蘭)自焚殉道前3個月,召集全家人在《自由時代》雜誌辦公室吃年夜飯,為鄭南榕與家人的告別宴。(鄭清華提供)

 

我很敬佩他

 

「我很敬佩他。」回憶當年互動,林宗正記得這位大他2歲的好友,最喜歡拿著菸邊抽邊聊國家意識、行動策劃,「我會氣喘,每次都叫Nylon去下風處抽,不要呼二手菸給我。」

 

當年只要一與鄭南榕碰面,林宗正一定以「緊握對方大拇指」的方式握手,「這種兄弟式握法,握再大力也不會痛」,接著深切擁抱,用心臟貼著心臟去感受對方生命(心跳聲),很長一段時間才再放開、開始談事情,「不管率先結束生命的是誰,彼此都有接棒對方志業的決心。」

 

延伸閱讀:【上報人物】無懼 林宗正

 

撰文:陳怡杰 攝影:葉信菉 影音:黃大維

 

「除了十字架下禱告,也要有被釘上十字架的流血預備」,這股堅實體悟,促使林宗正逾40年不斷從街頭扞拒威權體制。(攝影:葉信菉)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