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蝸藤:中國應該理解韓國為何部署薩德

用LINE傳送
黎蝸藤 2017年03月05日 07:00:00

韓國正穩步推進薩德部署計劃,樂天集團並已和政府簽訂換地協議,落實了薩德的用地問題,後續遂引發中國強烈反彈。(薩德部署地點/湯森路透)

美國防部長馬蒂斯訪韓,再次確定了川普政府會繼續在韓國部署薩德。韓國也在穩步推進部署計劃,樂天集團已經和政府簽訂換地協議,落實了薩德的用地問題。於是,中國政府與官媒開始新一輪強烈批評韓國的輿論潮,並展開「經濟報復」

 

中國的態度並不意外,從韓國有意部署薩德以來,中國的反對態度一直沒有改變。但在朝鮮半島問題上,確實應該反思一下政策。

 

韓國部署防禦性武器符合國際法

 

首先,韓國在自己國土上部署防禦性武器,符合國際法。薩德是一款攔截短程、中程和遠程彈道導彈的末端防禦系統。所謂末端防禦,是指它只能攻擊最後一程下降時的彈道導彈,而它的防守半徑只有200公里左右。也就是說,它只能攻擊將會降落在韓國國土上的彈道導彈。而薩德發射的導彈亦不帶彈頭,以本身動能撞擊來犯的彈道導彈。因此,薩德純粹是一種適用於不太大的範圍内的防禦性武器。

 

延伸閱讀:馬蒂斯談中國重建明代朝貢體系的意義

 

其次,韓國部署薩德有軍事上的正當性和迫切性。衆所周知,朝鮮一直不顧《核不擴散條約》以及聯合國一系列決議(825、1540、1695、1718、1874、1887、2087、2094和2270號)發展核武器,以及發展中程彈道導彈。朝鮮亦毫不掩飾可能攻擊韓國、日本甚至美國等「敵國」的姿態。這已經對韓國、日本甚至美國(關島)構成實際威脅。這種威脅是韓國部署薩德的根本原因。除了韓國,日本正認真討論是否部署薩德的問題;美國已正在關島部署薩德。韓國部署薩德是被動的、不得已的、迫切的、得到國際社會同情的。朝鮮的敵對態度以及核威脅一天不能釋除,韓國部署薩德都具備合理性。

 

由於以上兩個原因,在韓國和國際輿論看來,中國在薩德問題上的立場與其在軍事化南海諸島問題上的態度顯得雙重標準:在國際社會一再表示對中國南海軍事化擔憂之際,中國一直強調在「在自己的國土上開展設施建設,部署必要的國土防禦設施,是主權國家的正常權利」。但相較韓國,中國在南海的人工島並沒有受到真正的軍事威脅,與韓國受到的威脅不可同日而語;中國部署的地對空導彈,也不能認爲是一種防禦性的武器。因此,很難説服國際社會,中國能在南海人工島部署導彈,韓國爲何就不能部署防禦性的武器?

 

第三,中國列舉出反對韓國部署薩德的主要原因有三:1)中國一些輿論認為,薩德系統不能防禦短程彈道導彈,而且韓國已經有「愛國者系統」(Patriot Advanced Capability ,PAC-3),不需要薩德;2)薩德的防禦系統能攔截中國向日本韓國及美國方向發射的彈道導彈;3)薩德系統的X波段雷達,有能力探測距離達2000多公里,能夠監視這些中國發射向美日韓的彈道導彈,損害了中國「遭受美國核攻擊之後的二次反擊能力」。於是中國宣傳薩德系統「項梁舞劍,意在沛公」,認爲針對中國才是美國「力推」部署薩德的原因。

 

中國對朝鮮發展核武束手無策

 

第一個理由,所謂薩德不能攔截短程彈道導彈並不準確。事實上,薩德在攔截短程彈道導彈的能力遠比愛國者優勝,這主要表現在:精度與導彈速度大爲提高;攔截高度遠勝(薩德可以在大氣層之外攔截);覆蓋範圍是愛國者的幾倍(愛國者防守範圍只有幾十公里,只適用防守重點建築)。這才是韓國爲何在愛國者之外,還要部署薩德的緣故。第二個理由也難以成立,薩德系統無法攔截從中國發射基地發射的導彈,除非它的目標就是韓國,因爲中國陸上發射點到部署薩德地點的距離遠遠超出薩德的射程(200公里)。

 

只有第三個理由有一定道理,薩德所配備的X波段雷達系統,在「偵察模式」(look mode)下最遠的探測距離可達2000公里。但韓國多次強調,部署於韓國的薩德系統中的X波段雷達,只會應用「末端模式」(terminal mode),而不會應用「偵察模式」。末端模式的偵察範圍只有600公里,勉強到中朝邊界。中國不相信韓國的這個説法,認爲兩者的硬件完全一樣,兩個模式切換只是「一個開關」的問題。但其實,這兩個模式對應於不同的軟件與通訊模塊。即便部署在韓國的薩德系統中,這兩種模式配置都已經安裝好,切換模式也需要八小時。而且一旦切換到偵察模式,薩德就不具備末端模式那種對彈道導彈的攔截功能。考慮到韓國引入這個系統的目的是「不間斷」地監視和防禦朝鮮的襲擊,它不太可能把這套系統應用於監測中國的彈道導彈上。

 

第四,前幾年,朴瑾惠一直頂著美國等壓力與中國交好,而希望中國能阻止北韓發展核武器。爲此,韓國甚至在中日矛盾上很明顯地站在中國的一邊。朴是發達國家中唯一出席終戰七十周年閲兵的元首。中國輿論有一段時間甚至已經把韓國看作「自己人」。中韓關係發展密切,令人印象深刻。但是中國對朝鮮發展核武卻束手無策。

 

 

朝鮮「親華派」被清洗

 

當然我們也應該理解,中國在朝鮮問題上,確實有自己的難處。金正恩上台後,「親華派」被清洗,金正恩對北京並非言聽計從,高層接觸停頓,中國通過傳統政治聯繫對朝鮮的影響力已經越來越小。站在政治道義角度,當年中國頂住美蘇等國際壓力進行核爆,朝鮮主席金日成第一時間發來賀電「致以最熱烈的祝賀」,套用中國當年邏輯,擁核也是朝鮮的主權。中國無法「義正言辭」地指責朝鮮。比如這次停止進口朝鮮煤炭,朝鮮報紙猛烈攻擊中國,中國卻選擇低調回擊。中國政府内部甚至民間還有數量與能量可觀的擁朝派,他們與毛派高度重疊。他們在中國的「寧左勿右」的政治生態中擁有政治正確,也被建制派作爲壓制自由派的社會基礎。在他們看來,朝鮮不但是毛澤東強烈支持的盟友,而且現在比中國更「社會主義」。如果中國對朝鮮不利,將引起左派的不滿,甚至可能引發政治不穩定。

 

從現實政治看來,朝鮮被視爲中美之間的緩衝區。現在,朝鮮已經擁核,也有打擊中國的能力,甚至只要發生核意外,也會對中國構成威脅。中國也要防止沒有外交框框限制的川普,轉頭把朝鮮拉攏過去,成爲對付中國的工具。因此,如果不動用武力,如《環球時報》所言,中國只能選擇「一個親中的擁核朝鮮」,還是一個「反中的擁核朝鮮」。

 

但另一方面,中國從一開始就沒有盡全力阻止,才是朝鮮核武危機的關鍵,比如若中國一開始就採取不進口朝鮮的煤炭等強硬的經濟制裁措施,朝鮮在未有核武器之前就很可能放棄這個計劃;二來,中國視朝鮮為「不可侵犯」的勢力範圍或緩衝區,阻止了美韓等用稍微激進的手段解決朝核問題。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國的確有負韓國的期望。

 

第五,中國外交宣傳系統與學者在薩德問題上一直有錯判之嫌。長期的反美意識,一直誤導中國指責美國才是薩德問題的推手;沒有意識到,對韓國來說,是否部署薩德是生死存亡問題,因此韓國政府在這方面比美國積極得多。

 

中國也擔心,韓國部署薩德會令韓國與同樣想部署薩德的日本在防衛方面合作,於是最終形成針對中國的「東亞北約」。即便韓國與日本會有一定的軍事合作,形成東亞北約還是非常不可能的。美國戰後在東亞的政策,一直堅持雙邊條約,而不肯打造多邊條約體系,這有很深的戰略考慮。美國對東亞盟國既保護、又防範、又控制。防範之處在於:美國對東亞國家不如對西歐國家一樣信任,生怕被某個「不負責任」的盟國拖下戰爭。控制之處在於:美國故意把條款寫得不清不楚,需要每屆總統都「確認一次」,把條約變成「政策」。比如在釣魚臺問題上,日本需要反復請求美國確認條約防衛範圍包括釣魚臺,從而不得不向美國輸送利益。於是美國才應用易於操控的雙邊條約,打造東亞的同盟體系。況且川普外交思維,本來就不喜歡多邊條約,可見更不太可能打造東亞北約了。

 

中國對韓國的政治與經濟重壓,無法令韓國屈服,因為韓國本身不僅是一個經濟強國,本身的自尊心也很強,有濃厚的民族主義。(湯森路透)

 

第六,中國對韓國的政治與經濟重壓,無法令韓國屈服。韓國本身是一個經濟強國,中國更沒有足夠力量讓韓國屈服。韓國每年從中國獲得大量經濟順差,確實非常依賴中國市場。但貿易是雙方獲益的,比如半導體等一些產業上,韓國固然依賴中國市場,但中國對韓國產品的依賴也難以一下子替代。韓國在中國的投資也遠高於中國在韓國的投資。可見,這種經濟依賴並不單向。而且從2012年開始的反日事件看,中國在經濟上對日本的施壓無法持續,更不能阻止日本與中國政治對立。與美國以前制裁其他國家相比,中國缺乏「一呼百應」的能力,只能自己制裁別國,無法讓其他國家一起去制裁,能量小很多。

 

更何況,經濟制裁很難壓過「國家安全」與「國家尊嚴」等問題,而令一個國家屈服。對東亞國家來說更是如此。與其他東亞民族一樣,大韓民族本身自尊心很強,民族主義濃厚。即使撇除薩德的現實政治糾紛,在歷史問題上,韓國與中國也至少有三個矛盾:1)中國在中國東北地區與高句麗問題上,與韓國有歷史定位的爭議,韓國極爲不滿中國把高句麗視爲「中國的地方政權」,也不滿中國否認韓國是高句麗的繼承國;2)中韓之間的「朝貢關係」,在現代看來是屈辱的不平等關係;3)中國在朝鮮戰爭中支持北韓,是阻止朝鮮半島統一的主要力量。這些矛盾是潛在的中韓民族主義衝突的「爆點」。近年來,中國「天朝主義」的表現也引起韓國警惕。民族主義一旦煽動起來,其他經濟問題的制裁都難以相提並論。

 

延伸閱讀:中國會不會統治世界

 

因此,韓國沒有可能因為韓國藝人還是韓國企業利益受損而向中國低頭。這些企業也不可能爲自己在華利益,而冒「賣國」指控向本國政府施壓。樂天不顧中國制裁而與政府換地就是一例。

 

結論

 

無可置疑,在朝鮮擁核的問題上,中國應該一早採取措施,今天再把焦點放在以外交途徑阻止朝鮮擁核,已經非常離地。現在朝鮮半島問題變成一個死結,難以輕易解開。

 

對中國來説,短期而言,上策還只能寄望韓國反對黨能上台,在對華與對朝問題上轉向。中國現在制裁韓國不但無補於事,反而適得其反,被執政黨煽動民族主義,如此下去,反對黨必敗無疑。況且現在韓美已經加速部署薩德,即使反對黨能上台,也無法扭轉部署薩德的事實。中國應該接受現實,多理解韓國,多信任韓國,退而求其次,力爭韓國提出切實措施保證薩德系統不針對中國;也力爭韓國承諾,以後若朝鮮核威脅不再,韓國會考慮撤走薩德。這樣即便不能拉攏韓國,也不至於把韓國進一步推往美日方向。

 

中長期而言,無論如何,只要金正恩在位,中國希望在朝鮮和韓國之間搞平衡戰略,已經越來越困難。中國對朝鮮半島應該有全面的新思維。

 

當然,最下策就是那種「韓國部署薩德,中國就攻打台灣」的言論。反智之處無需多言。

 

※作者為旅美學者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