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牌屋搬進美國大選

用LINE傳送
邱師儀 2016年08月02日 12:38:00

模糊與平凡恐怕是目前希拉蕊最大的危機。(美聯社)

對於美國政治較冷感的台灣人,應該都被川普的崛起吸引了部分的注意力,但對於美國政治關注較深的台灣人,不僅細看大選,當中甚至許多人應該都是影集《紙牌屋》(House of Cards )的鐵粉。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選,像極了該影集中的劇情,高潮迭起,拍案叫絕。不僅美國總統歐巴馬、眾院議長共和黨籍的萊恩(Paul Ryan),甚至連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都是這部影集的忠實粉絲。有趣的是,不管是來自威權國家的習大大,或者是眾院第一把交椅的萊恩,都駁斥紙牌屋劇情,拒絕承認劇情反映政治現實。習近平認為「中國的反腐改革,不是權力鬥爭,沒有紙牌屋」,萊恩則認為「美國民主不似紙牌屋裡所演的被高估了」,大國領袖果然都是愛看又愛嫌,怎麼會有政治舞台上盡情演出的戲子會承認自己正在演戲呢?

 

雖然我們看不到那個把「讓美國再偉大一次」這個口號掛在嘴邊喋喋不休的川普在後台的真面目,但他像極了影集中的多數黨黨鞭安德伍德(Frank Underwood,南方民主黨員),似乎總是能化險為夷,步步進逼。川普從共和黨內初選開始,一次解決一個,先鬥垮開明小子魯比歐(Marco Rubio),再水到渠成地宰了正港鷹派克魯斯(Ted Cruz),拿到原先幾乎是不可能的黨代表票1237張,成功化解被共和黨內大老如羅姆尼(Mitt Romney,2012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做掉」的危機,不斷強化被提名的正當性,最後站上共和黨全國黨代表大會的舞台,正式接受提名。憑良心說,川普爬到共和黨提名的這個位置,比起在民主黨初選階段就大幅領先桑德斯的希拉蕊來說,困難度不知多了多少倍?

 

 現在,《紙牌屋》正式搬進2016總統大選,不只美國人,全世界都在看,川普是否可能選上?怎麼選上?選上後又會是一個怎樣的世界局面?

 

 如果明天就投票

   

美國的選舉預測一向精準,但由於距離投票的11月8日還有3個多月,因此川普會用何種言語羞辱希拉蕊?希拉蕊是否會擺脫溫良恭儉讓開始反擊?混淆性因素仍多,終場開盤之前仍屬未定之天。但是如果明天就投票,票數如下:在普選票部分,希拉蕊獲得46.2%,川普獲得44.9%,而極右的自由意志黨(Libertarian)候選人詹森(Gary Johnson)獲得7.6%。若換算成選舉人票,則希拉蕊將拿到276張,川普將拿到262張,詹森則1張也拿不到,這些選舉人票加起來共有538張,已是總票數,過半者勝利,因此希拉蕊勝利。

  

然而,事情沒那麼簡單。自從7月21日在克里夫蘭的共和黨黨代表大會之後,川普的支持度暴增,已與希拉蕊拉近到1個百分點之內。川普可能險勝的跡象,反應在幾個搖擺州(swing states)的「逆轉勝」 之上(註一)。包括在2012年時原本投給歐巴馬的賓州、俄州與佛州。在佛州,黃金交叉才發生,川普的支持度是54.1%,希拉蕊是45.9%。在俄州,川普也翻盤贏了希拉蕊約有10個百分點。只有在賓州希拉蕊仍維持10幾個百分點的領先。如果選前川普能成功再翻轉一個大的搖擺州如密西根州共16張選舉人票,則川普搖身一變來到278張選舉人票,希拉蕊降為260張選舉人票,則川普獲勝。

 

在過去,能夠拿下越多搖擺州的候選人越有機會當選,2008年時歐巴馬拿下四個搖擺州,大的搖擺州選舉人票數尤其可觀,例如佛州(27張)、賓州(21張)與俄州(20張)。1992年小柯也拿下賓州與俄州,成功打敗競選連任的老布希。美國媒體相信,2016年川普與希拉蕊的勝負關鍵就是在賓州、俄州與佛州,因此至投票日之前,希拉蕊一定要想方設法在落後的兩州扳回頹勢。

 

此外,我們不適宜用台灣總統直選的方式來理解川普vs.希拉蕊的選情,光看選前民調是不準的,因為民調高在選舉人票多的州才有意義。由於美國採選舉人團(Electoral College)制度,除了內不拉斯加州與緬因州之外,各州均採用贏者全拿(Winner take all),也就是說兩黨候選人競爭之下,既使是普選票小贏對手幾萬票,則所有選舉人票都歸領先者所有,因此贏得大州格外重要,必要時小州是可以放棄的(註二),實務上,贏者全拿的選制也有可能產生「違反多數決」的大選結果(註三)。

 

希拉蕊的罩門  川普的盤算

   

比起魅力型(charismatic)的歐巴馬,希拉蕊可能遭受攻擊的罩門實在太多。2008年時,筆者曾參與民主黨的初選選務,遇見一位來自鄉下的白人老奶奶,由於當時採開放式初選(open primary),因此縱使老奶奶表明了自己是保守的共和黨員,她仍舊可以參加民主黨初選。當時初選前兩名的候選人即為歐巴馬與希拉蕊,老奶奶選擇支持歐巴馬,並非因為她真的支持歐,只是她想拉下她口中「b開頭形容詞」的希拉蕊。

 

希拉蕊的意識形態也不是如此自由派,她重視商業利益,支持「自由貿易」與「金援華爾街」(Wall Street Bailout),教育議題上甚至也與資本家站在一起,在2008年希拉蕊就被批評曾支持扼殺公立學校體系的「有教無類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初選階段桑德斯曾以極左的姿態壓迫希拉蕊,只是美國人就算是民主黨員相較於歐洲的左派還是保守許多,因此希拉蕊在黨內的「中間務實」路線仍被廣為接受。在桑德斯眼中,希拉蕊是隻缺乏意識形態的變形蟲(amorphous);在美國聯邦調查局檔案中,希拉蕊在私人IP下載最高機密的公家信件共22封,是「非常粗心大意的」。同時,希拉蕊的政治用語過於菁英且不夠親民,她曾批評:川普自稱是「共和黨假定的提名人(presumptive GOP nominee)」,但其實川普不過囂張放肆(presumptuous)罷了。當時美國媒體認為希拉蕊玩弄文字遊戲,聽懂的選民可能不多,因為很多美國人大概連presumptuous是什麼都搞不清楚?

 

希拉蕊必須要更凸顯她作為總統的獨特性,她曾是第一夫人、國務卿與和歐巴馬在初選中競爭的強悍女性,她有極高的知名度,但不像甘迺迪、雷根或者歐巴馬有全方位的魅力,希拉蕊對許多選民來說可能有點陳舊。以目前的選舉基調來說,就可能只是一場「如何打敗邪惡川普」的選戰,但與希拉蕊本身的特質關係不大。舞台上的燈更多時候是打在川普身上的。

 

美國總統大選與台灣總統大選很類似,都與政策辯論扯不上邊,但與認同(identity)與候選人特質(candidate)關係極大。川普的直白與粗俗,雖然反映了普羅美國人的「反智」與鄉下、藍領白人的「隱藏歧視」,但更重要的是,川普簡而有力如新聞標題式的語言,非常有效!這些標題式語言哪怕是下流的謾罵,一而再再而三地說,都能夠吸住原本對選舉冷漠的選民耳朵。川普近期不斷指控希拉蕊是騙子(liar)與老千(crooked),連遠在台灣的我們都可以記得川普不斷念著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但希拉蕊的台詞是什麼?模糊與平凡恐怕是目前希拉蕊最大的危機。

 

 

註一:所謂的搖擺州,指的是任一州在過去沒有固定投給共和黨或者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紀錄。一般認為搖擺州有11州,包括:Colorado, Florida, Iowa, Michigan, Nevada, New Hampshire, North Carolina, Ohio, Pennsylvania, Virginia, Wisconsin. 此外,共和黨安全州(Safe Republican)則包括Alaska, Utah, Wyoming, Kansas, Idaho, North Dakota, South Dakota, Nebraska, Oklahoma共9州,這9州在過去10場總統大選皆投給共和黨。民主黨安全州(Safe Democrat)則少很多,只有Massachusetts, New York, Minnesota, Maryland, Hawaii共5州,這5州從1964年開始約有70%至90%的機會在大選中將票投給民主黨。

 

註二:例如加州有55張,就會比堪薩斯的6張來的多很多。又例如佛州有29張,因此贏得佛州會比贏得南科塔州3張選票來的更重要。

 

註三:可能造成勝選的總統候選人普選票較少但選舉人團票較多的窘況,美國歷史上曾經發生過三次,分別在1876、1888與2000年,2000年這次則是發生在小布希與高爾之間。儘管如此,美國人尊重憲法仍拒絕修憲。

 

※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系副教授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