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視器神探 揪出畫面裡的蛛絲馬跡

用LINE傳送
盧禮賓 2016年08月03日 22:00:00

莊瑞龍任職台北市大安分局民防組,卻有「錄影監視器支術教官」的響亮頭銜,只要有重大刑案突破不了,警政高層就會想到他。(攝影:盧禮賓)

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大安分局民防組警員莊瑞龍,有一個警界極為少見的響亮頭銜─「錄影監視器技術教官」。綽號「肉龍」的他,連警政高層都叫得出來,只要北市發生重大刑案突破不了的,就會想到「找大安分局那個肉龍仔」,監視器技術教官,非浪得虛名。

 

從落落長中去蕪存菁

 

大街小巷處處可見錄影監視系統,是警方科技辦案的利器,但是要從為數可觀的監視器和「落落長」的影像檔案中,調閱監看,找到稍縱即逝的關鍵畫面和有用的線索,卻是一門大學問。

 

綽號「肉龍仔」的莊瑞龍是台北市大安分局民防組警員,更是「錄影監視器技術教官」,只要台北市發生重大刑案突破不了,他就辦法從監視系統中找出關鍵的蛛絲馬跡。(攝影:盧禮賓)

 

「警察是職業,我當事業經營。」莊瑞龍表示,每個人都可以當警察,他立定志向,要把某種東西「玩成精」,就是所謂的專業,成為無人可輕易取代的本事。莊瑞龍警專1990年畢業。2009年進修1年後,回任大安分局民防組警員,當時他就「聞」到全台擴大建置錄影監視系統的「商機」,「這就是我要的」。

 

自此,他開始涉入自己業務以外的監視器硬體設備的鑽研、調閱監看、分析解讀的技巧,與同事研究,自己摸索,不斷累積經驗,提升功力,成為目前全國警界監視系統技術的第一把交椅。

 

沒有拼湊不出的影像

 

莊瑞龍全台走透透,不僅熟悉各縣市甚至離島的監視系統的規格、操作方式,連出國旅遊也當成學習之旅,去到中國、美國、加拿大、墨西哥、日本、新加坡時,利用機會與當地警察聊天,拉近關係,參觀當地的監視系統,「了解人家的監視系統架構是做什麼的」。

 

莊瑞龍也跑過半數縣市警察局當教官,為員警上課,也曾應外交部安排,前往中南美洲友邦,外銷專業技術,協助當地警方打擊犯罪。在莊瑞龍指導傳授經驗下,大安分局組成一支20多名警力的「快速打擊調閱小組」,更成為偵辦重大刑案的尖兵。

 

到底有什麼本事是別人做不到的?莊瑞龍謙虛地說沒有撇步,「兩個半月不回家」,加上「用心」,只要用心,沒有拼湊不出來的影像。

 

莊瑞龍說,各地警用監視系統都不一樣,加上還有民間系統更是繁雜,所以監看螢幕播放畫面一秒鐘不能分心!他付出的代價就是「老花眼」。(攝影:陳駿碩)

 

莊瑞龍參與北市多起重大刑案的偵辦,其中偵辦「雨衣大盜」,前後兩個半月追著監視器跑,沒有回家;另一起槍擊案,從台北追到高雄,甚至離島金門,調閱監視器釐清案情,掌握破案關鍵。

 

一秒鐘都不能分心

 

「假設一隻小狗,過了忠孝橋到三重不見了,誰會幫你調帶子?」莊瑞龍表示,調閱監視器辦案,遇到跨轄,很難假手他人,他轄警察有自己的勤務和工作,即便願意配合協助,調閱監視器是否如同自己用心,卻很難說,如果不是,線索畫面的串聯就可能中斷,所以只能靠自己,這也是為什麼他要徹底摸熟各縣市規格不一的監視系統,調閱工作才能全台跑透透。

 

「監看螢幕連續播放畫面,一秒鐘都不能分心」,莊瑞龍說,一般人緊盯三、五分鐘就差不多累了,他可以連續緊盯最長半小時。成為監視器技術領域中的佼佼者,從警20多年的莊瑞龍也付出了代價「老花眼」。

 

莊瑞龍把警察當事業,從監視器沒有教科書,到把自己變成一本書,堪稱警界炙手可熱的無價資產。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