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精選】憤怒而自戀的川普喪失理智了嗎

紐約時報 2016年08月07日 06:03:00

一個主要政黨的提名人是否有穩定的精神狀態竟然成了街談巷議的話題。(美聯社)

有沒有人覺得,川普(Donald J. Trump)在喪失理智?他的演講一向以漫無目的、東拉西扯為特色,但最近的幾場演講就如共和黨政治策略師邁克.墨菲(Mike Murphy)所言,已經超出了夸夸其談的範疇,根本就是「醉醺醺的祝酒詞」。

 

川普的語言特色一直都很鮮明。他其實不太成句或成段地說話。他在演講中常常突然一下撂出五六個詞,它們之間的關聯只能借助混沌理論來理解:「They want the wall(他們要牆)……I dominated with the evangelicals(我在福音派占優)……I won in a landslide(我壓倒性獲勝)……We can’t be the stupid people anymore(我們再也不能當蠢人了)。」

 

偶爾,川普會試著說出長度超過八個單詞的句子,但不論句子開頭的主題是什麼,他最終都會把主題變成他自己。以他宣佈選中邁克.彭斯(Mike Pence)作為競選搭檔為例:「因此我選擇邁克的主要理由是我看重印第安那州,而且我在印第安那州大獲全勝。」每當他試著說出一個包含多重意思的想法時,某種無法抗拒的自戀就會佔據上風,影響他的言辭。

 

川普還是一台以受傷的自尊為燃料的小小發動機。例如,麥凱·科潘斯(McKay Coppins)在BuzzFeed網站上回憶說,由於他的那篇川普特稿不太正面(他說馬阿拉歌莊園[Mar-a-Lago]是一家不錯的酒店,儘管有點過時),川普便奉上了一大串惡言惡語。

 

川普的精神狀態成為街談巷議的話題

 

川普非常憤怒,每天都要在奇怪的時間發好幾條推文報復科潘斯,說他是「不誠實的懶蟲」和「真正的垃圾,沒有信譽可言」。這樣的攻擊整整持續了兩年,讓人肅然起敬,這樣的程度足以讓科潘斯躋身川普(Donald Trump)深惡痛絕的前10萬個人之列。

 

過去幾個星期裡,川普長期以來的這些語言特色得到了更加淋漓盡致的體現。這是美國政治史上獨一無二的時刻:一個主要政黨的提名人是否有穩定的精神狀態竟然成了街談巷議的話題。

 

所有人都在說川普應該降低火力,變得更冷靜一些,但是在本月於辛辛那提州附近舉行的一場集會活動,以及上週六宣佈彭斯為其競選搭檔的演講中,川普再度發射了言辭火箭,它直接射穿雲層,落到了黛比行星(Planet Debbie)的某個黑暗角落。

 

川普宣佈彭斯為競選搭檔的活動,真的是美國近代政治史上最奇怪的一次揭曉副總統人選的儀式。川普跑題大放厥詞的時間是他介紹彭斯的時間的兩倍都不止。連彭斯恭維他的時候,他都拒絕留在台上,用讚賞的眼光專注地看著對方。那場面就像是看一個新郎在新娘上場時對婚禮喪失了興趣。

 

他的思維漫遊的路線似乎也發生了變化。就像我前面講過的,以前他的演講一向漫無目的、東拉西扯。但是在日前,他的演講有著一條清晰的直線,固定於他的競選團隊之前寫在紙上的幾個談話要點。但是,川普無法將注意力保持在這條直線上—因為這個話題是有關別人的—所以大約每隔30秒,他就會拋出一段充滿憤慨情緒的夸夸其談。

 

如果必須畫一張記錄川普言論的草圖,它大概是這個樣子:彭斯……我在伊拉克問題上的看法是對的……彭斯……希拉蕊.科林頓(Hillary Clinton)是個奸詐的騙子……彭斯……我在「脫歐」問題上的看法是對的……彭斯……希拉蕊.科林頓滿嘴謊言……我們會讓煤炭業重新發展起來……基督徒喜歡我……彭斯……我講話是有統計依據的……彭斯長得不錯……我在華盛頓的酒店真的越來越棒……彭斯。

 

川普處在自己最成功的時刻,但他看起來似乎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加充滿憤恨,更身陷重圍。政黨大會大多是場面愉快的加冕禮,但這次的場面會讓人感覺像是飽含怨憤的阿拉莫反擊戰。

 

很難搞清楚那個人的腦子裡到底在想什麼,不過科學研究為我們提供了一個線索。心理學家在考慮,孤芳自賞者可否被看作是極力掩飾自己極端的自負或自卑。目前的共識似乎是,自我感知不穩定是這類人的一大特徵。他們的自信心很強,同時又非常脆弱,所以他們會時時處處感受到對自己自尊的威脅。

 

或許,隨著川普獲得更大的成功,他對自己值得擁有何種程度的尊崇的評估有所提高,但外界對他的批評也越來強烈。二者結合,勢必讓他的自尊威脅感應器持續處在強感應狀態。所以即便候選人川普被告誡要發表正常的政治言論,但內裡的男孩川普還是會搶過麥克風,再次發出充滿怨憤情緒的吹噓。

 

突然之前,國際局勢開始有利於川普當選總統候選人。某些形式的混亂—比如一場金融危機—會讓選民支持頭腦冷靜而不失靈活的思考者。但其他形式的混亂—街頭流血事件—則令他們急忙轉向殘暴的鐵腕人物。

 

如果繼續發生連串的恐怖事件,川普可能會贏得總統職位。儘管他對自己的掌控度越來越低,但他會贏得大選。

 

By 戴维·布鲁克斯© The New York Times 2016

 

(本文由美國《紐時時報》授權《上報》刊出,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