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帶來的只有傷害」 UN維和部隊頻傳性剝削醜聞

李佳恒 2017年04月14日 07:00:00

聯合國維和部隊士兵。(美聯社)

在加勒比海島國海地,一群住在廢墟中的孩子掙扎求生存。他們乞討、在垃圾堆中翻找食物,但依然常常餓肚子。某天,一支遠道而來的部隊駐紮在附近,從此之後,這些孩子常有餅乾等點心可吃,甚至能拿到幾分錢,但代價很高昂:他們必須與這些軍人發生性關係,儘管他們之中最年幼的只有12歲。

 

而這些軍人,隸屬於曾在1988年榮獲諾貝爾和平獎的聯合國(UN)維和部隊。

 

《美聯社》(AP)調查指出,2004至2016年間,聯合國維和部隊與工作人員被控性剝削、虐待當地居民,數量高達近2000件,其中逾300件的受害者是兒童。

 

受害者在接受《美聯社》訪談時,忍不住落淚。(美聯社)

 

在這近2000起案件中,高達150件發生在海地。海地人的一日平均所得僅有2.5美元(約新台幣76元),部分當地婦女「委婉」表示,她們「迫於生存」,不得不承受維和部隊的性剝削。而聯合國的究責機制漏洞百出,這些做案的惡狼頂多被遣送回國了事,極少受到法律制裁。

 

目前所知最嚴重的案件發生在2011年7月,4名烏拉圭維和部隊成員與其指揮官集體性侵1名海地少年,甚至用手機錄下過程,流傳至網路。這群歹徒從未在海地受審,雖然日後在烏拉圭認罪,但罪名是刑責較輕的「私下施暴」。烏拉圭官員甚至曾表示,沒有性侵案發生,一切只是「惡作劇」。

 

 

悲劇的開始

 

位於海地的勒克萊爾渡假村(Habitation Leclerc)在1980年代前曾是度假勝地,美國前第一夫人賈桂琳(Jacqueline Onassis Kennedy)、滾石樂團(The Rolling Stones)主唱米高傑格(Mick Jagger)等名人都曾下榻於此。

 

隨著海地政局越趨動盪,勒克萊爾渡假村於1982年關閉,此後20多年間逐漸成為當地孤兒棲身的廢墟。

 

廢棄的勒克萊爾渡假村。(美聯社)

 

2004年,聯合國派出一支由900名斯里蘭卡士兵組成的維和部隊前往海地,駐紮於勒克萊爾渡假村附近,開啟了這些孤兒的悲慘境遇。2007年8月,聯合國收到投訴,稱斯里蘭卡部隊與海地兒童「互動可疑」,聯合國展開調查,訪問了目擊者與9名受害者。

 

根據AP取得的聯合國調查報告,受害的孩子以V01-09代稱,他們皆清楚描述加害者的生理特徵。以下是他們的遭遇:

 

V01:睡在維和部隊卡車裡

 

她12-15歲時,被迫與近50名維和部隊成員發生關係。她說,那時她「甚至還沒長胸部」,這50人當中還包括1名「指揮官」,事後遞給她75分錢。有時,維和部隊的卡車停在勒克萊爾渡假村旁,她就睡在卡車裡頭。

 

V02:因此學會僧伽羅語(Sinhalese,斯里蘭卡官方語言之一)

 

接受聯合國訪談時,她16歲,自述至少與「指揮官」發生3次性關係。她說,這位指揮官還會拿妻子的照片給她看。維和部隊成員也教她僧伽羅語,好讓她聽懂性暗示。

 

聯合國訪談V02時,她已能用僧伽羅語與他人交談。

 

V04:交換飲食

 

14歲的V04說,她幾乎天天與維和部隊成員發生關係,換來錢、餅乾或果汁。

 

受害者(右)與其子。(美聯社)

 

V07:電話響起...

 

接受訪談時,她接到維和部隊成員打來的電話。她說,這些士兵會把她的號碼傳給即將進駐此地的同僚。

 

換言之,這些士兵靠著電話對她呼之即來,揮之即去。

 

V08與V09

 

V08與V09都是男孩。V08說,他與逾20名斯里蘭卡士兵發生過性關係,帶他進卡車前,這些士兵會特地把名牌遮住。

 

V09第一次慘遭魔爪時15歲,接下來3年,他與超過百名斯里蘭卡士兵發生性關係,平均每天4人。

 

 

惡狼逍遙法外

 

調查報告寫道:「證據顯示,2004年底至2007年10月中旬,之前與現在的斯里蘭卡部隊至少有134名軍人性剝削、虐待至少9名海地兒童。」但這只是冰山一角,AP指出,前述近2000件針對聯合國工作人員的性剝削、虐待指控,其中高達150件發生在海地。

 

根據海地法律,與18歲以下的未成年人發生性關係屬法定強姦罪(statutory rape),聯合國訂定的守則也明文禁止性剝削。那麼,做案的維和部隊成員是否受到法律制裁?海地兒童、青少年的處境是否獲得改善?答案是:都沒有。

 

受害婦女。(美聯社)

 

聯合國無權制裁聯合部隊成員,僅能制裁其國家,但假設聯合國真的制裁這些國家,難保不會影響到成員國參與維和部隊的意願。

 

調查報告提交後,114名斯里蘭卡維和部隊成員被遣送回國,無人受到法律制裁。面對AP的質疑,斯里蘭卡政府支吾其詞,其國防部長狡辯稱:「對於維和部隊,(海地)民眾感到開心與自在。」

 

聯合國維和部隊的裝甲車。(美聯社)

 

只是單一國家的問題?

 

這些斯里蘭卡惡狼離開後,聯合國維和部隊的惡行仍未停止,之後進駐的巴西維和部隊更是「有樣學樣」,甚至導致被害少女懷孕。

 

AP引述聯合國的數據與訪談紀錄指出,孟加拉、巴西、約旦、奈及利亞、巴基斯坦、烏拉圭與斯里蘭卡的維和部隊皆被控涉案,性剝削、虐待海地兒童與青少年。更嚴重的是,由於聯合國2015起才開始公布加害者的國籍,涉案國家可能遠不只如此。

 

一名巴基斯坦維和部隊士兵曾因此鋃鐺入獄,但絕大部分的加害者逍遙法外。1名遭斯里蘭卡維和部隊指揮官性剝削、進而產子的海地婦女曾獲聯合國賠償,但即使是這樣廉價的正義,也僅有一小部分受害者獲得。

 

巴西士兵組成的維和部隊。(美聯社)

 

聯合國打算怎麼做?

 

對此,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3月宣布採取新措施,希望遏止維和部隊的惡行。但這完全無法令人信服,AP指出,10多年前,類似的情節早已上演過:聯合國發布調查報告,誓言進行改革,但10多年來,絕大部分的改革措施就這樣沒了下文。

 

回應AP的調查,聯合國有關單位主管12日表示,聯合國已認知到這個系統的缺陷。負責監督維和部隊紀律的部門主管哈雷(Atul Khare)表示,增進對受害者提供的援助,是聯合國回應此事的重點。哈雷也說,聯合國正與各國合作,追查加害者。

 

受害者(左)與其女兒。(美聯社)

 

「人權不是富裕白人的特權」

 

試想一下,若此事發生在美國,會獲得何等重視?帶領受害者討公道的海地律師約瑟夫(Mario Joseph)向AP表示:「人權不是富裕白人的特權。」

 

關注此議題的美國聯邦參議員寇爾克(Bob Corker)也說,若他發現維和部隊準備進駐自家附近,「我會搭上這裡的第一班飛機,衝回家保護家人。」

 

受害者(左)與其女兒。(美聯社)

 

聯合國維和部隊到底替海地帶來什麼?

 

聯合國工作人員聲稱,多年來,他們對海地的穩定有所貢獻,包括在政局動盪時遏止暴力、在2010年大地震期間救人無數,訓練警察、支持司法機構,以及在大選時進行維安工作等。

 

但許多海地人顯然對此說法嗤之以鼻。

 

21歲的約瑟夫(Melida Joseph)曾被維和部隊士兵性侵,某次甚至險遭集體性侵,但她從來不敢報案。她對AP表示:「我想面對面告訴傷害我的人,他是如何毀了我的人生。」

 

約瑟夫說:「他們視此為一大笑話。就聯合國而言,他們是到這裡來保護我們的,但他們帶來的只有傷害。」

 

 

【熱門影片推薦】

【影片】3000里美墨圍牆 關不住父女相見學童求學

【影片】暹粒到底有什麼? 白天迺市場,晚上泡酒吧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