拘留十餘日天天遭電擊 《衛報》專訪道出車臣同志內心煎熬

余尹倫 2017年04月16日 15:42:00

示威民眾4月12日在俄羅斯駐英大使館外,抗議車臣同志遭虐待、謀殺的消息。(美聯社)

「試想當你知道你不只摧毀了自己甚至是家人的人生時,心裡是何種滋味。一直以來,我只想讓我的母親感到快樂與驕傲。我已做好結婚準備。願意把困擾我的這一切問題獨自帶進墳墓。即便是最可怕的夢魘,我也從沒夢過今日的我會坐在一個記者面前坦承:『我是車臣人,我是同志。』」阿哈姆德(Akhmed)接受《衛報》(The Guardian)訪問時說道。

 

 

《衛報》本月2日報導,俄羅斯「自由派」媒體《新報》(Novaya Gazeta)率先踢爆,國風極端保守的車臣共和國近日圍捕境內同性戀者的事件。據悉有超過百名同性戀者遭當局逮捕、拘留,目前下落不明,另有3人因此喪命。

 

當局:車臣沒有同性戀!

 

對此,車臣領導人卡德羅夫(Ramzan Kadyrov)發言人卡里莫夫(Alvi Karimov)稱,這是起錯誤報導,「完全是個謊言」(absolute lies)。卡里莫夫否定報導的原因在,他不認為車臣境內有任何同性戀。

 

 

他向俄羅斯「國際傳真社」(Interfax News Agency)表示,「你不可能去拘留、迫害那些根本不存在這個共和國內的人。」、「即便車臣境內真有這種人(同性戀者),執法單位也沒必要介入,因為親屬們會主動讓他們消失。」

 

車臣共和國領導人卡德羅夫(右)與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左)於3月30日進行會面。(美聯社)

 

位處北高加索地區的車臣隸屬俄羅斯,享有半自治地位。強人領袖卡德羅夫在向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 )宣誓效忠下,獲取克里姆林宮對其境內違反人權現象睜一隻眼閉一睜眼。據悉,卡德羅夫地位凌駕在俄羅斯律法之上。行事專斷的他曾多次替一夫多妻制背書;強迫車臣婦女須在公共場所著穆斯林頭巾(Hijab)。

 

日日遭電擊

 

《衛報》記者近日採訪兩名已逃出車臣的同志受害者--亞當(Adam)與阿哈姆德(Akhmed),揭露車臣當局對待同志極不人道的行為,包括電擊、輪毆及處決,間接證實該政府圍捕同性戀者的傳聞。為保護當事人安全,他們的姓名及其他可辨識身份的線索都已做變更。

 

回憶起僅僅一個月前遭迫害的經驗,亞當仍感到不太舒服。他描述,猶如日常慣例,拘禁他的人每日至少會對他施以一次電擊。有人負責將他的手指、腳趾夾上金屬鉗,另有一人負責啟動開關,讓強力電流在他全身流竄。若他硬撐不尖叫,其他人便會加入用木棍或金屬棍毆打他,逼他屈從。

 

 

一個月前,一通來自信任的同志友人的邀約電話,讓亞當不幸落入圈套。「電話那頭的他,語調冷靜且無任何異常的說要見面,因為是舊識當時也就沒特別起疑。」亞當抵達會面地點後卻發現事有蹊蹺。在場的6人有穿著制服的警察,並朝他大喊他是同志。

 

亞當原先不願承認性向,但在發現警察已讀過他的訊息後不得不承認。隨後他被帶至一處拘留中心,與十多位同志被監禁在一個非正式的拘留設施內,被迫睡在水泥地板,每日遭虐待已猶如家常便飯。「早上5點他們就要求我們起床,但前晚直到凌晨1點才讓我們睡覺。每天都有不同的人進房輪流毆打我們。有時甚至把其他犯人帶來,告訴他們我們是同志,要他們毆打我們。」

 

被迫出賣其他同志

 

警察甚至沒收這批同志的手機,強迫他們出賣通訊錄上的其他同志友人。更謾罵他們是「畜生」、「非人類」。在忍受10餘天被虐的日子後,亞當與幾位同志被送回家人身邊。但這卻非喜事一樁。

 

 

「他們向我父母說道:『你兒子是個死同性戀(faggot),現在他隨你們處置。』」亞當至今仍向家人堅稱自己非同性戀。但他父親已拒絕和他對話,甚至威脅要對他動粗。某日,他毅然決然收拾行囊離開,並順利逃出車臣,選擇斷絕與親友的所有聯繫。

 

亞當坦承,自己並不清楚周遭親友的下場,「聯繫別人是十分危險的,因為每個人的電話都遭監聽。」

 

大型迫害已構成「危害人類罪」

 

他們都是車臣政府最新一波圍捕行動的受害者。聖彼得堡(St Petersburg)的同志倡議份子科切特科夫(Igor Kochetkov)向《衛報》表示,卡德羅夫政府的行為已構成「對同志的大型迫害」,「有數百人遭當局逮捕」。他警告,「這不只是在俄羅斯歷史上,連在全球歷史上都是前所未見的。毫無疑問,我們現在處理的是危害人類罪(crimes against humanity)。」

 

 

科切特科夫參與幫助車臣同志族群成立匿名熱線,旨在協助他們逃離車臣。他透露至今已接獲數十通求救電話。

 

國風保守 反同性戀立場鮮明

 

車臣國風極度保守,篤信傳統家庭價值觀,伊斯蘭信仰更讓社會反同立場鮮明。同性戀在當地屬「禁忌」話題,受迫害的同志與其親屬,通常不願就迫害行動公開發聲或向當局施壓。另外,人權倡議份子也因備受打壓,幾無法在當地發揮影響力。

 

 

同志親屬更經常站在歧視他們的一方,導致當同志「突然消失」時,親屬非但不會抗議,反倒選擇與她/他斷絕關係。若當局將遭拘留的同志交還給親屬時,更恐遭他們執行「榮譽處決」。當地人民透露,如果家庭內有成員是同性戀,將給整個家族添麻煩,讓他們因「恥辱」(shame)而難以結婚。

 

因此,許多車臣的同志為不造成家人困擾,選擇隱瞞性向與異性結婚,壓抑自身情感過著雙重生活(double lives)。接受《衛報》採訪的車臣男同志們透露,自己從未向任何家庭成員或非同性戀友人坦承性向。平時皆以極度隱密的方式與其他同志友人溝通或會面。

 

我的親屬要殺我

 

面對政府的長期恐嚇(blackmailed),車臣國內「稀有」(tiny)的同志族群多選擇低調過日。在另一地接受《衛報》訪問的阿哈姆德透露,他一開始便清楚自己是同志,但多年來被迫隱瞞情感,直至幾年前才開始與男人約會。不過首次約會卻以悲劇收場。

 

事實上,他的約會對象曾被警方逮捕而成了眼線。現在以協助警察「吊出」其他同志,換取他們向其家人緘口的承諾。車臣當局長期以該手段勒索同志,換取合作或金錢。阿哈姆德亦遭警方恐嚇要在網上散播可證明他為同志的內容,向其勒索金錢。

 

 

阿哈姆德透露,逃離車臣後曾接獲家人電話,稱警方已找至家中,隨後便將電話轉交給警察。電話中他們威脅要挾持任一位家人做人質,直到阿哈姆德返家。某位親屬則在獲警方告知他的同志身份後,以言語污辱他,要他即刻返家。「我百分之百相信我的親屬(relatives)計畫要殺掉我。這是赴往鴻門宴的邀請函(It was an invitation to an execution)。」

 

阿哈姆德目前人在歐洲某國尋求避難。他沒有從返車臣的計畫。在被友人告知當局正在監視他家人的通聯紀錄企圖揪出他的下落後,至今也沒再與家人聯繫。

 

 

「試想當你知道你不只摧毀了自己甚至是家人的人生時,心裡是何種滋味。一直以來,我只想讓我的母親感到快樂與驕傲。我已做好結婚準備。願意把困擾我的這一切問題獨自帶進墳墓。即便是最可怕的夢魘,我也從沒夢過今日的我會坐在一個記者面前坦承:『我是車臣人,我是位同志。』」

 

逃至俄羅斯也難逃報復

 

《衛報》指出,許多人權倡議份子正試圖將逃離車臣的同志救出俄羅斯。他們認為這些同志即便身處莫斯科或其他俄羅斯城市,仍面臨來自車臣當局或其親屬的潛在報復性舉動(reprisals)。但根據歐盟現行法律,歐洲各大使館只會核准成功抵達該國者的庇護申請,且不提供欲尋求庇護者移動所需的簽證。

 

一名男子12日站在俄羅斯駐英大使館外,抗議車臣同志遭虐消息。(美聯社)

 

英國外交大臣強森(Boris Johnson)13日發推文稱,車臣政府對LGBT族群的方式令人「髮指」(outrageous)。但當外交部被問及英國是否願意給車臣同志庇護時,卻將問題推給內政部。

 

 

【熱門影片推薦】

 

●【影片】北韓慶祝國父誕辰 全世界謹慎以待

http://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15463

 

●【影片】美國抗IS新戰術 「炸彈之母」轟阿富汗藏身處

http://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15445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