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精選】為什麼男人想要美貌妻子和聰明女兒

紐約時報 2016年08月05日 06:29:00

川普所堅持的一個傳統價值觀是:妻子是老派的,但女兒則是現代化的、職業化的。(美聯社)

從一個人對終身伴侶的選擇上,可以了解到不少有關這個人的情況。日前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和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上,提名人都攜家庭成員登台,他們不僅要展示明顯的政策分歧,也要展現兩種截然不同的婚姻觀、親情觀,以及對於女性社會角色的看法。我們從共和黨一方看到的跡像是:男人希望妻子留在家裡,同時又會慶祝女兒在職業生涯中的勝利。

 

共和黨長久以來都擁護傳統的家庭價值觀,以及男性和女性的固有區別;而民主黨強調平等主義,提倡為女人和女孩增加機會。近年來,很少有哪兩個候選人像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和川普(Donald J. Trump)這樣,鮮明地體現出這些區別。星期一晚上(7/18),川普的妻子梅蘭妮亞(Melania)談到了丈夫和他們的家庭價值觀。這場演講和她本人一樣,表面上並不會引起反感,都是一些關於家庭和國家、愛國主義以及勤奮工作的陳詞濫調。然而和川普塑造的大部分形像一樣,這段演講也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其中恰恰是關於正直、辛勤工作與誠實的部分,是逐字逐句從蜜雪兒(Michelle Obama)2008年民主黨大會演講中剽竊而來的

 

甚至所謂的川普的家庭價值觀也不是真實的。用川普的話說:可悲。

 

川普所堅持的一個傳統價值觀是:妻子是老派的,但女兒則是現代化的、職業化的。星期四(7/21),川普的長女、成功的商業女性伊凡卡(Ivanka)向參與大會的人發表了帶有女權主義色彩的演講,談到兩性之間工資差異,以及可負擔的兒童保育費用,它們聽上去不太像川普所推行的任何政策立場,而更像是她正在寫的那本《工作的女人》(Women Who Work)。與會者們還目睹川普一家上演了一幅老套的性別歧視虛偽畫面:男人對妻子要求的是一回事,向子女要求的又是另一回事。

 

川普選擇戀人的標準非常復古

 

川普的家庭價值觀可能不是特別值得尊敬,但他們卻異常傳統。梅蘭妮亞•川普告訴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的觀眾,唐納德「特別忠於家庭」,這句話和他的婚史是矛盾的—她是他的第三任妻子,而他是背叛了第一任妻子才娶了第二任妻子。川普和三個女人都生了孩子;第一次離婚時,他說要怪自己給了妻子太多管理他企業事務的責任;而第二次他責怪妻子希望他花太多時間待在家裡陪伴她和女兒。(圖為川普與他的妻子梅蘭妮亞)

 

川普選擇戀人的標準非常復古。梅蘭妮亞•川普原本是個模特兒,擁有自己的QVC首飾生產線和護膚品品牌,她強調自己的角色首先是個母親;川普以貶損的口氣說起工作女性,對兒童保育工作所做甚少,希望女人外貌要美,而不是要有大腦。

 

「我們知道我們的角色分工,」他的妻子說過。 「我不希望他去換尿布或者照顧巴戎(Barron)睡覺。」川普表示同意:「我不會做什麼照顧孩子的事」,2005年,他對霍華德•斯特恩(Howard Stern)說。 「我出錢,她出力。」相反的,川普推出的競選廣告上有伊凡卡,他說:「我為伊万卡而驕傲,她是個很棒的人,一個充滿奉獻精神的母親和一個傑出的企業家。」

 

川普的婚姻反映出一種令人不舒服的演化

 

政治家的配偶經常只是因為伴侶才被勉強拖入聚光燈下,批評他們顯得不太公平。然而川普正在競選總統職位,因此他對待女人的方式—不管是私人生活中還是政治生活中—都和他對待僱員或商業伴侶的方式是有關的。柯林頓的婚姻與川普的婚姻之間的區別,反映出一種令人不舒服的演化,這種變化也同樣發生在全美國的家庭裡。半個世紀以來,美國女人經歷了角色的轉變,夫妻之間的關係更像是柯林頓夫婦,或者也更像伊凡卡•川普與她丈夫賈里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而不是像川普堅持的那種女​​人和家庭的傳統觀點;如今大多數女人都全職工作,男人愈來愈傾向於和擁有同樣教育和職業背景的女人結婚。

 

但是公眾對這些變化抱有深深的矛盾心態。如今,40%的女人是家中主要收入來源的提供者,將近80%的美國人都同意,女人不應當回到傳統的社會角色中去了。然而三分之一的人仍然認為,母親不工作,對於小孩來說是最好的。共和黨一直很勉強地接受這個新角色,仍然在通過反對幫助女人工作和為生育做計劃的法案來延緩女性進步的腳步,比如聯邦撥款的兒童保育、帶薪產假和生育控制等。 伊凡卡•川普週四的演說很接近民主黨致力推進而共和黨竭力反對的政策清單。

 

正如川普讚揚女兒的商業頭腦,男人對妻子的要求和女兒的要求是不一樣的。如果能令子女受益,性別角色的改變看上去也就不會那麼有威脅性。根據瑪麗亞•施賴弗(Maria Shriver)的施賴弗報告,美國男人把「智慧」列為他們最希望妻子和女兒擁有的品質,但接下來的回答就分裂了:說希望妻子迷人可愛的男人比說希望女兒迷人可愛的男人多。而希望女兒更加獨立、堅強和堅持原則的男人比希望妻子擁有相同品質的男人多。三分之二的男人希望女兒獨立,但是只有三分之一的男人希望妻子獨立。 14%的男人說他們希望妻子能持家,只有5%的男人希望女兒能持家。(圖為川普女兒)

 

這種動態似乎正好體現在川普一家身上:川普的妻子在職業上很有魅力,據說人很好,據她自己說也相當傳統;而他的大女兒是個堅強、獨立、受過良好教育的事業女性,受她父親教導,在他的公司開始出名。伊凡卡在競選宣傳中比她的繼母曝光更多,扮演了川普配偶的替代品角色,為他對待女人的方式進行辯護,強調他的好品質。週四晚上,也是伊凡卡,而不是梅蘭妮亞,介紹川普作為共和黨提名人,而且強調他一旦入主白宮,會採取何種政策幫助女性。

 

這種由女兒而不是妻子來進行的女性賦權敘事是美國人更容易接受的。一個說自己絕對不會換尿布、結過三次婚、第三任妻子以前是模特兒的男​​人,可能會對少數心懷不滿的男性有吸引力,但是對這個國家的大多數人來說可能不太常見,也不令人喜歡。然而一個成功的孩子就令人喜聞樂見了。男人有了女兒後,他的態度會改變,不再那麼嚴格拘泥於傳統的性別角色;但對女兒的媽媽就不會有類似的轉變。有女兒的父親會比沒有女兒的男人可能會更支持生育的權利。

 

相比女性伴侶,男人經常會給自己的女性後代更多機會,或許是因為他們把孩子視為自己的延續。甚至到了今天,很多男人也是在有了女兒之後,才開始厭惡性別歧視,這個反應顯然不是天生就是女人、和女人結婚,或者把女人當做人來看待所能產生的。在這個勉強算得上女權主義的美國,這次選舉暴露出來一個問題,我們是不是已經進步到按照個體的價值來評價女人,而不是按照與她們的關係來衡量她們,只把她們當做支持丈夫的迷人妻子或是取得很高成就、能為父母臉上增光的女​​兒。

 

這就是川普的個人生活所顯示出來的問題。他的回答並不是太妙。

 

By吉爾•菲利波維奇(Jill Filipovic)© The New York Times 2016

 

吉爾•菲利波維奇是一名記者和律師,也是即將出版的《The H-Spot: The Feminist Pursuit of Happiness》一書作者。

 

(本文由美國《紐約時報》授權《上報》刊出,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