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聯盟】官方紅帖:克雷德的設計理念─從紳士吶兒坐在赫克林身上開始說起

法蘭克貓 2016年08月04日 16:21:00

「如果諾克薩斯人有了自己的象徵,大概會長的什麼樣子?」

 

這是個奇怪的問題,不過你可以打開歷史教科書在1940年代裡找到你要的答案,當時美國大兵們正在歐洲大陸上打著二次世界大戰,在那個網路還沒有被發明的時代,卻有一個塗鴉不斷的在歐洲大陸上散播了開來,這個塗鴉是一個有著大鼻子的光頭男人躲在一道牆後面偷看著,而這個塗鴉中的男子名叫Kilroy(發音近似:啟羅旖)。

 

(Kilroy塗鴉)

 

沒有人知道Kilroy從何而來,也沒有人知道這個塗鴉是由誰所創造的,有人說Kilroy的名字是來自於1940年代中一位美軍造船廠的檢查員,不過也有少部分的人表示這個塗鴉早在一次世界大戰時就在澳洲的軍隊當中廣為流傳了,無論如何,美國大兵們就是無法抗拒在征服後的地區到處塗鴉Kilroy的標記,這對他們來說代表著一種勝利的價值,同時也是他們的身份象徵,簡單來說,Kilroy是這些軍人們的精神象徵。

 

就像克雷德是洛克薩斯的精神象徵那樣。

 

 

毛茸茸又嗜血的諾克薩斯精神

 

對於那些處於諾克薩斯軍隊中最低層的人來說,生存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想要在軍隊中存活下來,你必須要十分的熱愛戰爭、憎恨弱小並且贏下任何一場血流成河的戰役。

 

隨著這些理念深入我們的心中,我們開始想像一名角色,他能夠將諾克薩斯軍人的下層文化集聚一身,然後在戰爭中不斷的砍下敵人的首級,面對戰爭他將永不退縮,總是身先士卒,還有什麼比一個騎著坐騎又嗜血如命的約德爾軍人更能夠彰顯這些理念?

 

我們便開始著手開發一位能夠鼓勵玩家去進行侵略打法的英雄,當時我們還沒有對這名英雄有著明顯的形象概念,於是我們的設計師們便開始利用現有的東西去進行了原型的開發,第一個設計理念是紳士吶兒騎在一個小小的赫克林身上。

 

「當你失去座騎的時候,小小赫克林會跑走,然後紳士吶兒會獨自一人被留在原地。」當時英雄設計師Harrow和我們說到。

 

 

「有時候啦!」他露出了一抹微笑並告訴我們還需要更多延伸性的原型才能夠讓這個想法更加的成熟。

 

當我們遇到要設計一位靈敏型的上路英雄時(也就是我們所稱的輕型鬥士(skirmishers),你會想到像是犽宿、雷玟、泰達米爾這類的英雄。每位英雄都是為了那些喜歡深入敵境(有時候太深入了)的玩家所設計的。

 

「這類型的英雄大部分都是以命相搏型的英雄,就像是一位超期認真型(super-serious)的玩家拿著一把超級認真型的武器。」設計師Harrow說到。

 

 

「目的就是要讓克雷德比其他的輕型鬥士英雄們更加的有可玩性。」

 

在設計克雷德的技能時,我們試著不要讓他有「防禦」或是「安全」的感覺,克雷德就是要激勵玩家們做出一些充滿風險的舉動,同時靠著打的侵略來獲得獎勵。

 

他必須要靠著大覺直直的衝進戰場來獲得護盾,即使是他在缺少座騎時想要脫身時,也必須利用自己的掌心雷開火才能靠著後座力將自己拉退。

 

我們總是會把克雷德想成是一位輕騎兵,這方面剛好和史瓦妮的重騎兵形象截然不同,除此之外,我們還有其他的想法要讓克雷德和我們的野豬騎士有所差異,史瓦妮的一個主要問題是她無法和她的座騎(Bristle)(暫譯:布里斯托)進行互動,但如果我們移除了布里斯托以後史瓦妮就只是一位大一點的女士罷了,同時也對於她的遊戲表現沒啥幫助。

 

於是我們便開始想像,要是我們能夠在克雷德的身上修正這個問題呢?他應該和他的座騎之間有著怎樣的關係?

 

 

約德爾人和他沒啥膽量的蜥蜴鳥玩意兒

 

克雷德或許是個約德爾人,不過這並不表示他就應該很可愛。

 

「可愛對諾克薩斯人來說沒有任何價值。」美術部門的領導odnumde和我們說到。

 

「他看起來就像是個奇怪的小哥布林,這就是我們所追求的感覺,他應該要看起來非常邪惡。」

 

另一方面,他的座騎小嘎,需要有一點天兵來符合她的「膽小座騎」主題,我們在研發克雷德的初期製作了很多克雷德的座騎設計,像是犀牛阿、青蛙、禿鷹,就當這些座騎看起來都像是超級大金剛遊戲裡面會出現的生物時,我們在小嘎的身上看到了合適的方向 ─ 一種卡通化的感覺,就像是那些會從木桶中跳出來的恐怖小精靈那樣。

 

「我並不覺得大金剛的風格會是大家所想要看到的。」odnumde附註到,不過我們是希望能做出一些有趣古怪的設計,所以最後就變成這樣了。

 

 

在克雷德的「進攻或是一無所有」理念中有一處是例外,就是回到溫泉就能夠再次乘上座騎,這點算是我們為了讓克雷德符合玩家心中的預期,當你回到溫泉後,你就應該要得到完整的回復,我們認為這點在克雷德身上也是很重要的。

 

在我們開始真正著手創作克雷德以前,我們的敘述作家WAAARGHbobo剛寫完燼的台詞,在經歷了幾個月寫出像是「生命沒有意義,不過死亡卻富含真理」(Life has no meaning, but your death shall.)他已經準備好要寫一點更加光明面的東西了,約德爾總是很陽光的,對嗎?

 

「我們希望他們成為喜劇二人組。」WAAARGHbobo說到

 

「主意就是讓小嘎不想要去參戰,但是克雷德卻超想的,所以小嘎在某些時刻就會想要落跑,讓克雷德想要抓狂,他們之間不是很協調的關係也會在技能組中展現出來。」

 

 

製作的過程採兩個方向進行,從技能來創造角色,再由角色來創造技能,當我們確定了克雷德再失去座騎的情況下也能獨自戰鬥,WAAARGHbobo就決定要給克雷德兩種情境下的台詞。

 

克雷德總是想要身先士卒,但是每次小嘎拋下他落跑後他就會變的更加的瘋狂和侵略,克雷德會和小嘎有很多很長的對話,不過小嘎的智商和一條狗差不多,所以基本上都是克雷德在向他的蜥蜴小伙伴單方面溝通,但是一旦小嘎離開了,他便會向失去身體的一部分那樣,然後台詞便會變的更加的瘋狂。

 

 

這位不坦的輕騎兵不僅僅是個瘋狂的老約德爾人,透過克雷德的整體 ─ 暴力、瘋狂以及拒絕逃離任何一場戰爭來看,這讓他成為了諾克薩斯軍人的表率,不,不應該說是表率,而是一個象徵,一個有史以來最黑暗的諾克薩斯象徵!

 

來源:Surrender@20

譯者:法蘭克貓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