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閔聲觀點:煽動性言論是最危險的毒品

鄭閔聲 2016年08月05日 10:21:00

嚴刑竣罰真能解決毒品犯罪問題?(被警方查獲的大批毒品)(路透社)

七月五日,立委顧立雄舉辦了一場「擴大施用毒品罪醫療前置化」修法公聽會。然而,這場會議並未引起任何媒體關注,甚至連一則網路即時新聞都找不到;那幾天所有的政治新聞版面,幾乎全留給了幾天前被誤射的雄三飛彈。

 

沒想到近一個月後,這場公聽會因為媒體觀察家朱學恆一篇投書,引起了熱烈討論。這篇投書的觀點簡明扼要:「輕罪化不能解決大量的毒品相關犯罪問題」、「K他命應提升為二級毒品」。

 

無論立場如何,每一位願意關心毒品問題的意見領袖,都值得社會掌聲。然而這篇投書,並未提出足夠的資訊,論證為何「嚴刑竣罰能解決毒品犯罪問題」,或是「K他命提升為二級毒品能減少毒品犯罪」。

 

這篇文章著墨更多的,反而是標籤化立委人格特質,例如他稱顧立雄是「高居廟堂之上,一輩子沒有吸過二手K毒,被毒品犯搶奪傷害偷竊刺殺過的理想派。」接著再藉由想像存在的「不食人間煙火」形象,推斷顧立雄的主張是,「海洛因除罪化」、讓毒販可以用「這些沒有刑責,不算毒品」,向年輕人推銷毒品。

 

媒體觀察家還引用了網友貼文、基層員警心聲,以及一位父親不幸遭吸毒者撞死的女學生來信,質疑參與公聽會立委「你們吸過二手K毒嗎?你們身邊有人像是這個小女生一樣爸爸被吸毒者給撞死嗎?」

 

先不論「必須吸過二手K毒、家人被吸毒者撞死,才有資格對毒品問題發言」存在的邏輯謬誤。這篇文章無視立委建議吸毒者在服刑前接受治療、解決成癮問題的原因在於:過去五年,吸毒者出獄後再犯率都超過八十五%,顯見監獄的教化功能完全失靈。也就是說,警察抓了再多吸毒者,還是無法杜絕這群人出獄後,再次製造二手K毒、吸毒撞死人的可能性。

 

至於將K他命提升為二級毒品,更無法永遠阻止類似作用的其他化學合成迷幻藥物持續推陳出新。

 

一段段充滿血淚、激情,卻不見細緻討論的文字,與其是想喚起大眾關注毒品危害,更像是藉受害者悲慘遭遇,大肆挑動善良民眾仇視毒癮者的情緒,並站在自我形塑的道德高點上,大加撻伐未對吸毒者高聲喊殺、卻試圖找出解方的另一群人。

 

正義感,是共同追求美好社會的動力;但將需要審慎討論的社會問題,簡約為標籤化、甚至妖魔化特定族群的善惡二元論,就像是盲目攻擊風車的唐吉軻德,註定一事無成。

 

滿清末年的義和團成員,將消滅使用眼鏡、火柴等「洋貨」的中國人,視為對抗列強侵略的愛國表現。這種如今看來瘋狂的舉動,就是源於被煽動扭曲的正義感。
 

容易使人失去理智的煽動性言論,其實才是最該被禁絕的毒品。

 

※作者為本報記者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