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過地中海進入奧運殿堂 難民隊首位選手無緣複賽

李姵穎 2016年08月07日 15:26:00

奧運難民代表隊游泳選手瑪迪妮(左)與她的德國教練。(湯森路透)

奧運難民代表隊首位出賽的選手瑪迪妮(Yusra Mardini),昨(6日)在女子100公尺蝶式預賽中游出1分9.21秒的成績,排名41。雖無法挺入複賽,這位年僅18歲、來自敘利亞的選手卻讓人們讚聲不斷:「不論你在里約奧運表現如何,我們永遠支持你!」、「我以你為榮!」、「你鼓舞了大家!」

 

奧運難民代表隊游泳選手瑪迪妮(湯森路透)

 

戰爭爆發 泳士生涯中斷

 

瑪迪妮來自敘利亞大馬士革省(Damascus)的城鎮德拉雅(Daraya) ,她的父親是游泳教練。她3歲就開始接受訓練,可以說是在水中長大的孩子。她在敘利亞奧林匹克委員會支持下代表國家隊參賽,如果戰爭沒有爆發,她可能會繼續過著和其他運動員一樣規律而平靜的生活。

 

然而2011年敘利亞內戰爆發,當時瑪迪妮年僅13歲。2012年,德拉雅大屠殺成為當時戰爭中死傷最嚴重的戰事之一,大約400人在軍事衝突中喪生,瑪迪妮的家也被毀。隨後情況不斷惡化,她的兩個泳伴被殺、訓練中心屋頂爆炸,瑪迪妮決定離開。

 

「我告訴媽媽,真的夠了!」瑪迪妮說。「然後媽媽告訴我,找個她信的過的人,我就可以跟他走。」

 

奧運難民代表隊游泳選手瑪迪妮(湯森路透)

 

2015年8月12日,瑪迪妮和妹妹在父親的親戚和朋友的陪伴下離開。他們從大馬士革飛往黎巴嫩首都貝魯特(Beirut),再轉往土耳其伊斯坦堡,並在那裡和走私犯連繫,和另一群約三十人的難民同住。接著他們被送上巴士,前往土耳其伊茲密爾(Izmir),最後被帶到近海一帶,等待上船前往希臘的列斯伏斯島(Lesbos)。

 

我是游泳選手 怎麼能死在海裡?

 

「我以為我們是唯一一輛巴士,沒想到其實每天都有四、五輛巴士在等,」瑪迪妮說,「每天大概有兩、三百人,大家都在等沒有警察巡邏的時候出發。」終於上船後,第一次瑪迪妮一群人被邊境單位攔下遣返,而第二次引擎在出航20分鐘後就故障,船開始進水。

 

船上20人中,只有瑪迪妮、妹妹和2個年輕男人會游泳,因此他們4人跳下船,推著船繼續前進。當時大約是晚間七點,海水冰冷且逆流讓海況更加洶湧。他們向土耳其與希臘警方求救,但對方只叫他們「回去、回去」。

 

瑪迪妮與妹妹持續游了3.5小時,讓船往正確的方向前進。此時另2名年輕男子已經放棄,放任小船漂流。瑪迪妮想著,「我是一個游泳選手,我會這樣死在海裡嗎?」但她堅定地前進,最後終於抵達列斯伏斯島海岸。

 

 

抵岸後才是旅程真正的開始,他們必須從希臘經過馬其頓共和國(Macedonia)、塞爾維亞(Serbia)、匈牙利、奧地利,最後才抵達德國,途中不只有拒絕提供他們服務的計程車和餐廳,還有漫長的移民作業要等。

 

重返泳池 走向奧運賽場

 

奧運難民代表隊游泳選手瑪迪妮(湯森路透)

 

一開始,瑪迪妮沒將「重返游泳池」放在心上,然而隨著時間過去,她開始想念在水裡的滋味,尤其是在聽見競爭對手在亞洲的比賽中獲獎之後。

 

「天啊!我好後悔,我應該在那裡的!我比她更優秀啊!」瑪蒂妮這麼說。

 

幸運的是,一位常常在難民營幫忙的翻譯為她連絡了附近游泳俱樂部的資深教練史班納克布斯(Sven Spannekrebs),他願意給瑪蒂妮一個機會試試看。本來他們希望能參加2020年的東京奧運,但當得知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要在這次里約奧運組難民代表隊時,他們意識到重返泳池的奧運夢會來的比預期得快。

 

瑪蒂妮表示,她希望能夠藉由這個機會,讓其他難民能和她一樣獲得幫助。未來她也希望能回到敘利亞,和人們分享她的故事。對她來說,她會記得所發生的每件事:「我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切都是讓我想要為大家做更多的動力來源。」

 

奧運難民代表隊的下一場比賽,由另一名來自敘利亞大城阿勒坡(Aleppo)的游泳選手阿尼斯(Rami Anis)在台灣時間8月10日凌晨12時05分出賽男子100公尺自由式。

 

奧運難民代表隊游泳選手阿尼斯與瑪迪妮在泳池旁自拍(湯森路透)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