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司馬文武會怎麼評江春男酒駕

用LINE傳送
主筆室 2016年08月08日 08:32:00

司馬從事新聞工作逾40年,下筆數百萬字,其針砭政治人物之鋒利,與筆下之「亡魂」難以計數。(圖片翻攝自YOUTUBE)

本名江春男的司馬文武是台灣新聞界的傳奇人物,72歲的他早從70年代前期就進入《中國時報》主跑外交新聞,因報導不見容於當時的國民黨威權政府,被迫離開《中國時報》。爾後轉戰不同的媒體,包括創立黨外雜誌《八十年代》、《新新聞》,創辦《首都早報》、擔任《台灣日報》發行人、英文《台北時報》創報發行人及總編輯,近十年則擔任台灣《蘋果日報》顧問及專欄作者。他半生的新聞資歷,幾乎見證了近代台灣的新聞史。

 

與多數早期的新聞人一樣,司馬涉入台灣政治極深。早在威權時代,由於他思想開明、外語能力又佳,成為不少外籍記者瞭解台灣政治的窗口,有人甚至戲稱他是當時的「地下新聞局長」。也由於他長期關注黨外運動,與不少黨外民主人士建立了情同手足的關係;高雄市長陳菊日前才自曝在美麗島大審遭關押期間,曾將遺書交予司馬,並囑咐為其書寫墓誌銘。扁政府時代他進入國安會擔任副秘書長,長時間涉獵中東及東南亞事務,與當地政府的政府官員及國安人員建立互動友誼,這成為他這次獲聘派駐新加坡的遠因。

 

司馬酒駕  考驗蔡英文

 

司馬長期浸淫國際政治問題,但他更瞭解民進黨。所以,即便在馬政府時代,中國研究台灣的智庫甚或中央台辦來台進行調研,必定想盡辦法拜會江春男。在《蘋果日報》擔任顧問期間,他同時成為小英基金會的董事,也是在這段期間與蔡英文建立亦師亦友的關係;私底下的小英極重視司馬的政治分析與意見,包括出訪美國等重要行程都指定江春男陪同,幕僚甚至戲稱:「司馬押陣,可以穩定老闆的心神。」

 

這一回,司馬在前往新加坡履新之前,竟因為酒駕問題遭到移送,是否依計劃成行,對他與蔡英文而言都是一件嚴酷的考驗:第一、司馬老驥伏櫪,他第一次出使外國,卻也視為自己人生的最後一仗;第二、以司馬與小英的信任關係,若非兩人自己開口,沒有任何幕僚敢針對司馬的赴任與否問題向總統掛鈴鐺。

 

其實,司馬偶與朋友把酒言歡,但他並不貪杯。以這次酒測值0.27毫克來看,還未超過新加坡0.35毫克的酒駕標準,也只略過台灣酒測值0.25毫克,以司馬的身型而言,那幾乎就是一杯啤酒的差距。不過,酒駕就是酒駕,因酒駕觸犯了公共危險罪,勢必成為司馬重啟公職生涯的污點。

 

會因一杯啤酒丟了大使職位嗎

 

以司馬在朝野的政治人脈,他若堅要赴任新加坡,並非難事。不過,若司馬繼續出使新加坡,此事勢必成為蔡英文政府往後面對處理酒駕政策的一個烙印。往後,每一件酒駕肇事家破人亡,都將成為蔡政府不可承受之重。相反地,若司馬選擇在此刻退一步,「因一杯啤酒丟了大使工作」,勢必成為未來酒駕的警世錄,那是一個多麼響亮的拒絕酒駕宣傳,又可拯救多少酒駕受害家庭於無形。

 

司馬從事新聞工作逾40年,下筆數百萬字,其針砭政治人物之鋒利,與筆下之「亡魂」難以計數。但,事不關己,關己則亂;駐星大使江春男若願意以政論家司馬文武來重新審視這件酒駕事件,司馬文武會怎麼評江春男呢?司馬曾言:「當記者,每一天都要重新做人。」以此觀其去留進退,又何難之有呢?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