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還是不走?」希臘邊界難民陷絕境 被人蛇集團當肥羊

用LINE傳送
李佳恒 2016年08月08日 12:19:00

希臘北部的一座公園,來自阿富汗的難民小男孩正熟睡著。(美聯社)

自2015年起,大批難民/移民湧入歐洲,歐盟(EU)各國逐漸無力招架,紛紛關閉邊界,甚至撤離境內的難民營,讓遠道而來的難民/移民被迫滯留在邊界。人蛇集團伺機在希臘邊界崛起,也成功吸引部分走投無路的難民/移民。但和2015年相比,難民/移民想從希臘邊界偷渡至西歐或北歐,得花費數倍時間及偷渡費。儘管如此,對陷入絕境的難民/移民而言,比起在邊界「坐以待斃」,偷渡仍然值得一試。

 

希臘5月關閉最大難民營

 

從2015年至今,已有近130萬名來自敘利亞、阿富汗等國的難民/移民湧入歐洲,是二戰以來規模最大的難民/移民潮。西歐及中歐各國無力招架,紛紛從2015年底開始關閉邊界。

 

來自阿富汗的難民家庭正在吃早餐。(美聯社)

 

因此,大批難民/移民只能滯留在希臘及土耳其邊界,等待機會前往西歐及北歐。而希臘政府在5月底關閉其靠近馬其頓邊界的伊多梅尼(Idomeni)難民營,出動約400多名鎮暴警察撤離8500名難民/移民。伊多梅尼是希臘境內最大的難民營,曾一度安置多達1萬4000名難民/移民。

 

伊多梅尼難民營遭關閉後,部分不願配合遷徙的難民/移民躲藏至附近的田地、森林甚至貨車內,或以河岸、山間小徑為家。根據希臘警方估計,目前每天仍有約50至100名難民/移民企圖穿越邊界。

 

在伊多梅尼火車站附近經營咖啡廳的席歐碧(Lina Siopi)向《美聯社》(AP)表示,附近常可見到難民/移民,「最近,有一家人躲在(貨車的)篷布下,一對夫妻帶著2個兒子,我不知道他們從哪來的。」

 

難民棲身在希臘北部的一座公園。(美聯社)

 

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這些滯留在伊多梅尼的難民/移民成功入境西歐、北歐的機率越來越渺茫,加上土耳其7月爆發政變,增添更多不確定性。

 

在這樣的艱難處境下,部分難民/移民轉而將希望寄託在人蛇集團身上,而人蛇集團當然心知肚明:這是個敲竹槓的大好機會。

 

人蛇集團猖獗

 

目前約有5萬7000多名難民/移民滯留在希臘境內的60多個由政府營運的難民營中,希臘的邊界管制人員及警察等消息來源向《美聯社》證實,伊多梅尼難民營關閉後,人口販子的數量明顯暴增。

 

希臘警方表示,這些人蛇集團的手法越來越純熟,利用計程車隊偷渡難民/移民入境西歐或北歐,沿途還派人以摩托車「護送」,逃避警方追查。他們也使用一次性電話號碼,及精心設計的暗號:「狗」代表警察,「垃圾車」代表警車,「水泥磚」、「魚」或「烤肉串」代表難民/移民。

 

來自阿富汗的難民棲身在希臘北部的一座公園。(美聯社)

 

過去數個月來,這些人蛇集團已成功偷渡約600名難民/移民。在最近一次搜捕行動中,警方逮捕了分屬2個人蛇集團的29名嫌犯,另有5名警察因涉嫌在希臘北部邊界暗中幫助人蛇集團,在馬其頓遭逮。

 

「走,還是不走?」

 

而對難民/移民來說,留在邊界,等於面臨永無止境的等待;而選擇偷渡,則得面對高昂的偷渡費,以及充滿不確定性的漫長旅程。

 

根據今(2016)前半年的數據,歐盟的執法機構發現,支付同額的偷渡費,在2015年,難民/移民可以從敘利亞等戰事頻仍的國家入境歐洲各國,但到了今年,這樣的價錢僅夠穿越1個邊界。

 

而在2015年,難民/移民從家鄉偷渡至歐洲僅需1至2周,但今年局勢變得極為嚴峻,難民/移民的偷渡行程常常得耗費數個月,也因此更容易被人蛇集團剝削,部分難民/移民甚至得在途中為人蛇集團工作,以支付高昂的偷渡費。

 

來自阿富汗的難民棲身在希臘北部的一座公園。(美聯社)

 

儘管如此,對於陷入絕境的難民/移民來說,偷渡還是值得一試。

 

來自阿富汗的難民達烏迪(Fatima Davoodi)已經和人蛇集團講好價錢,她和丈夫及年僅4歲、10歲的2個兒子已準備出發。

 

達烏迪向《美聯社》表示,她不能透露價碼是多少,「我們想到芬蘭去,抵達目的地後才會付款。我已經準備好離開邊界了,我們知道這趟旅途會很艱難。但,如果你相信自己做不到,你就真的做不到。」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