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宮部美幸到東山彰良 五大作家接力推出短篇集《宮辻藥東宮》

黃衍方 2017年06月09日 14:40:00

《宮辻藥東宮》暫定封面、宮部美幸(翻攝自ORICON NEWS)

辻村深月讀完宮部美幸寫的短篇小說後,接著寫一篇新的短篇小說,然後辻村深月把這篇文章交給藥丸岳,請他讀過後執筆另外一篇……日本五大人氣作家花了兩年時間,透過這種前所未見的接力模式完成的短篇小說集《宮辻藥東宮》(宮辻薬東宮)將於6月20日在日本出版。

 

參與這項計畫的五位作家包含了以《模仿犯》、《所羅門的偽證》聞名的「平成國民作家」宮部美幸、憑著《零八零七》獲得直木賞的辻村深月、以《天使之刃》拿下51屆江戶川亂步賞的藥丸岳、因《流》得到直木賞的台籍日本作家東山彰良,還有以《她是超能力者的時候》(彼女がエスパーだったころ)拿下吉川英治文學新人賞的宮內悠介。

 

(前排由左至右)宮部美幸、辻村深月、(後排由左至右)宮內悠介、東山彰良、藥丸岳(翻攝自ORICON NEWS)

 

這本短篇小說集的書名《宮辻藥東宮》取自於五位作家名字的第一個字,反映了他們的寫作順序,讀者可以看到前一個作家的作品如何影響下一個人的創作,五篇短篇小說的標題及故事簡介如下

 

宮部美幸《不・是・人》(人・で・なし)

 

領到薪水後的第一個禮拜六,身為上班族的我跟前輩兩人在小酒館喝酒,討論著同部門來到公司第三年的年輕後輩,我們都認為他「不是人」,請聽聽我經歷過的故事。

 

辻村深月《媽媽・母親》(ママ・はは)

 

女性朋友小墨請我去幫她搬家,我在相簿裡發現一張她穿著和服跟貌似母親的女性拍的成年禮照片。「我其實沒有穿過那套和服。」小墨娓娓道來那套和服以及母親的故事。

 

藥丸岳《我・我》(わたし・わたし)

 

當我走進咖啡店時,坐在最裡面的座位抽著菸的他轉過頭來,他左眼的周圍有瘀青,嘴巴也腫了起來。他開口說:「我弄丟了五十萬,而且不是我的錢。」接著他對我道歉:「我說謊了。」

 

東山彰良《我・想・要・智慧型手機》(スマホが・ほ・し・い)

 

「被殺的那個女人,不就是很久以前住在那裡的日本留學生嗎?」當坐在電視前的祖母這麼說的時候,春陽咬住了不同意讓他買智慧型手機的媽媽。

 

宮内悠介《殺・掉・夢》(夢・を・殺す)

 

這間以製作遊戲為目標的軟體公司雖然比創立時增加了六倍的人力,但是因為唯一的原創遊戲賣得不好,所以現在全部的工作都是承包過來的。他們的工作量和加班時數不斷增加,還是消除不掉「幽靈BUG」。

 

【延伸閱讀】

又吉直樹新作《劇場》拿下Oricon公信榜圖書類冠軍

台籍旅日作家東山彰良新作出版 再度以台灣戒嚴時期為背景

 

【熱門影片推薦】

●短髮女孩被誤認男孩 球隊遭取消資格

●前FBI局長赴國會作證前夕 川普欽點新任局長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