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專欄:和平抗爭還能守護香港?

用LINE傳送
鄭立 2016年08月15日 06:12:00

香港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因為成功號召12萬香港人上街反對洗腦的「國民教育」,成為香港特區政府的眼中釘。(路透社)

在九七之後,香港的政治主要分成了兩大陣營。建制派以想成為既得利益者的人為主,比較親政府,他們是很典型的功利主義者,親政府就是為了利益,這也往往在他們的行為、言論與投票取向中透露出來。

 

跟他們對立的泛民主派,理念是爭取普選,建設民主中國。同時將更多理想包

容進去,例如包容新移民,尊崇和平與非暴力。

 

基於對中國的不信任,反對建制派的人,總是佔著香港社會的多數。而這些人不僅支持和投票給泛民主派,同時,也會參與他們領導的社會運動,包括各種示威遊行,抗爭,集會,特別是六四與七一的集會。其中以2003人的七一遊行, 是為泛民主派力量的最高峰,不僅成功阻止了政府立國安法,也在接下來選舉中大敗建制派。

 

七一遊行不僅人數眾多,更以和平非暴力自豪,甚至盡量清理自己製造的垃圾,

不為別人製造麻煩。這成為了泛民主派的教條,就是強調和平抗爭,非暴力,不用有道德爭議的手段。

 

泛民主派一貫的抗爭,是乖孩子的抗爭,早年不失為成功。和平抗爭,尊重遊戲規則,也被奉為泛民主派的金科玉律,就是深信道德感召可以解決問題。軍警對他們也保持了界線,當年的社運,警民雙方都絕少出現暴力。

 

可是他們的對手進化了,他們的對手,漸漸開始使用包括種(做)票以內的各種方式,大量增加了投票。泛民主派認為,只要大家更信奉民主,增加投票率,就可以對抗。只是選舉的現實,卻是泛民主派不斷的後退失地。去到2012年的選舉,泛民主派的敗象已露。

 

社會抗爭也是一樣,軍警對於社運的鎮壓,手段越來越激烈。面對對方變得強硬,泛民主派的抗爭者,主張這只是對和平抗爭的考驗,而不斷壓制和說服被激怒的抗爭者不作還擊行為,例如組成人鏈,主張公民抗命就要尊重法律等,可是,隨著政府變得越來越強硬,抗爭者的情況越來越惡劣,因抗爭而付出的代價越來越大,也是顯而易見的事情。

 

和平抗爭能守護香港?

 

我們無法否認,香港人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大部份反建制派的人,都堅信和平與守規則就是正確。但這個信念,去到雨傘革命當中被打破。從中國宣告香港普選之路完結,引爆巨大的抗爭時,軍警也用了激烈的手段,包括催淚彈,大規模甚至無差別暴力鎮壓。

 

而面對這種鎮壓,泛民主派的反應,就是要群眾繼續保持和平,有指控主張反擊者別有用心,也有用人鏈等方式阻止反擊。這最終引爆了對泛民的不滿: 抗爭者無法忍受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准反擊。這連鎖引爆了所有對泛民一直壓抑下來的不滿,包括他們的新移民政策和左翼思想。

 

反對建制派的人,大多是不信任或不想被專制統治,而追求自由,並認同民主可以保障自由。希望支持泛民主派,就可以保障他們不受威脅。可是這個信仰在2014年開始破產,泛民主派在選戰中失利,大量有問題的議案被通過,使這些人感到很大的危機感。

 

雨傘革命中,和平抗爭不僅一無所得,還導致大量的人受傷進院,惹上官非,失去工作,甚至不斷被司法迫害。這些現實迫使了很多人認定了,泛民主派已失去了從專制統治中保護香港的能力。

 

香港人曾經相信,和平的手段就不會換來暴力,而在一段時間中,看起來這也像是事實,因為政府似乎也沒破壞這遊戲規則。但直到梁振英政府上臺後,和平抗爭不僅全數被無視,政府一步不讓,還動用軍警鎮壓,整個信念也於焉瓦解。

 

香港九七之後一段時間的安康,都是建立在香港人相信,和平抗爭終有一天能夠

帶領香港人去到應許之地,得到民主與自由。等到雨傘革命時 卻被證明了這只是一場幻夢。香港就陷入了動盪,因為,香港痛失的是問題的答案: 如果和平抗爭不能帶我們去到應許之地,那到底甚麼才能夠守護香港?

 

在找到新的答案之前,香港的動盪是不會停止的。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