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晶圓廠頻傳員工死亡 南韓政府包庇成共犯

用LINE傳送
黃聖凱 2016年08月11日 12:12:00

三星電子外的抗議布條。(美聯社)

一位年莫60歲的老人蹲坐三星(Samsung)工廠外看著遠方,偶爾盯著招牌上Samsung的字樣,眼神露著些許落寞。在他身邊放著一個立牌,上面寫著:「不要再有三星員工過世( No more death in Samsung )」 。

 

黃相基位死去女兒抱不平。(美聯社)

 

他是黃相基(Hwang Sang-Gi),黃于宓(Hwang Yu-Mi)的爸爸。黃于宓於三星半導體工廠工作,卻在努力工作4年後死於白血病,當年她才22歲。當黃相基發現有另一位同生產線的工人也因白血病逝世時,他深信這和「三星」的工作環境脫離不了關係。

 

他呼籲政府調查三星的工作環境,同時提起職災賠償的訴訟,毫無意外,他輸了。他走訪各地,想跟政府單位索取有關三星工廠的報告,卻處處碰壁。不是資訊不足,就是政府單位不願給他,理由呢?「商業機密」。

 

罹難者。(美聯社)

 

三星工廠頻傳死亡 商業機密成平安符

 

據《美聯社》(AP)調查,韓國政府單位常受三星委託,以保護商業機密為由,回絕「索取報告」的請求,甚至配合隱瞞報告的存在。而根據韓國現行法,公司有義務將報告公佈予員工,但若違法則不需負任何刑罰,使這條規範形同虛設。

 

 

根據三星執行長給相關單位的信件,其表示:「我們害怕公布相關資訊,會縮小和競爭對手間的差距。這會降低我們的競爭力。」而三星電子副總裁白洙海(Baik Soo-Ha)則說:「相關資訊不足的地方,是因為提供原料的供貨商也沒有告知我們確切的原料。」

 

為了預算 政府細心照顧「客戶」

 

「我們必須保護我們『客戶』的秘密,這是信任問題。」韓國官方職業安全暨健康機構(KOSHA)的官員楊渥北(Yang Won-baek)用『客戶』兩字稱呼三星。

 

被問到為何用『客戶』兩字稱呼三星,楊渥北說,「因為我把他們當客戶對待。」原來,不只官方單位監督公司,公司也同樣在監督官方單位,而財政部會根據「客戶」的回饋安排該單位下一年的預算。

 

 

這一切都不讓人意外,三星是目前韓國最大的公司,規模是國內第二大公司的「五倍」,在全國有超過十萬名員工,身兼韓國經濟向前衝的火車頭。如此「輝煌」的公司,當然值得政府的「細心對待」,但員工的權益去哪討?

 

難索賠 死者家庭走投無路

 

根據統計,從2008年起,有56個家庭向政府申請職業傷害賠償,卻僅10個通過審核,這些人也不是輕鬆獲得賠償,而是經過披荊斬棘的辛酸過程。

 

申請成功與否的關鍵在於是否能確定疾病和工作環境之間的關聯,而這些「關聯」的「關鍵」卻又受限於「商業機密」四個字而無法獲得相關報告。走投無路的家庭只好接受公司提出的「賠償」,草草了事。

 

2014年,法院終於確定黃瑜美的白血病和三星工廠的關聯性,並支付黃相基17萬5000美元賠償金。三星也首度公開道歉,並後悔沒有及時找到解決方法。但這遲來的「懺悔」卻無法換得家屬的原諒,由相關家庭組成的SHARPS員工安全小組希望能得到更真誠的道歉及相關工作環境條件的改善。

 

 

現況難改 死者家庭盼公道

 

可惜的是,政府「照顧客戶」的情況還存在。地區勞動部長古宰煥表示,「我們(指政府單位)通常接受『客戶』隱藏資料的要求時,是因為我們很難確定該資料跟『商業機密』是不是真的無關。」在無法確定是否確實為商業機密的限制下,政府因擔心受到「客戶」的抱怨,只好黯然配合隱藏報告。

 

聯合國危險物質及廢棄物特別報告員塗卡克(Baskut Tuncak)在電話訪問中表示,「沒有任何一個政府有權利說他們無法決定哪些資料是機密,哪一些不是。這單純的讓這些公司濫用這個系統,隱藏危險物質的資訊。」

 

現在除了黃相基,還有一大票死者的家庭還在奮鬥著。包含三星半導體工程師李範吳(Lee Beom-Woo)、三星半導體工廠員工邱恩珠(Cho Eun-Joo)、三星半導體承包經理孫慶洙(Sohn Kyung-Joo)等仍高舉牌子,望著招牌上「Samsung」字樣黯然著,等著打破這個由公司和政府單位合演的大戲,等著公道來臨的那一天。

 

何時能還罹難者一個公道?(美聯社)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