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曉波 西湖的柔波應該記著你

昝愛宗 2017年07月15日 00:02:00

真正走了的,是曉波不被囚禁的靈魂—不屈的靈魂,他走在自由的空間中,誰也不能阻擋—無論是無數的黑暗,還是高牆的監獄。(湯森路透)

曉波走了,在最後的病痛中,在最後的囚禁中,毫無真正的自由,也沒能留下最後的聲音。


想想真是悲哀,在這個黑暗的奇葩國度。


其實,曉波並沒有走,他還靜靜地躺在那裡,身上還貼著「囚犯」的標籤,旁邊的員警與便衣虎視眈眈。


而真正走了的,是曉波不被囚禁的靈魂—不屈的靈魂,他走在自由的空間中,誰也不能阻擋—無論是無數的黑暗,還是高牆的監獄。

原本,6月7日,曉波的家人就已經接到曉波患上絕症的消息,處處保密,發不出聲音,只是醫院官方網到6月26日這天才公佈出來,還稱之「保外就醫」,為什麼不早通報病情,不早日送往醫療條件較好的國外醫治?


7月12日這天,瀋陽醫院的官網上分別在上午和下午發出兩條資訊,說明曉波的病情,與往日只發一條不同—這明顯是不祥之兆。但13日這天,瀋陽醫院官網上卻隻字不提,甚至官網差點被網友刷崩潰。


當晚七八點的時候,瀋陽司法局的官方發佈消息,稱「劉曉波病亡」(具體時間有兩個版本,第一個傳出的是6點40分,第二個傳出的是5點35分,多數報導以5點35分為准),原來,在他們眼裡,劉曉波正是一個十惡不赦的罪犯,他的結局是死亡的「亡」。


其實,曉波並沒有死,他的名仍在,而且他的名讓那個號稱偉光正的所謂大多數人擁護的特大組織害怕,於是他們網上封鎖,敏感詞遮罩,甚至連劉曉波的各種照片都「無法顯示」,劉曉波活著讓他們怕,死了讓他們更怕,他們到底怕劉曉波什麼呢?


劉曉波說,「我沒有敵人」,可是他們卻一直把劉曉波當做敵人。


一個沒有敵人的人,卻被某個組織驚駭,可見某個號稱強大的組織處處顯得那麼脆弱和無能,以及厚顏無恥。


曉波明明是全世界公認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是無罪的自由戰士,可他們卻一直把他關進監獄,不能發表和出版作品,不能出國領獎,不能出國治病,甚至彌留之際,還不能讓他的朋友們見他最後一面。


那幾個極其煎熬的日子裡,我們一些曉波的同道們只能合個影,呼籲自由曉波,然後陷入某個莫名的悲哀之中。


入獄八年了,餘下還有三年多的囚禁時間,原本期待曉波自由了,可以一道出遊,一道品茗,一道追憶往昔,一道高談闊論,甚至繼續向他傳耶穌基督的福音好消息,可這些都無法進行了,太陽落山可以再度升起,但奔流的河流卻無法再回頭了。


想一想,這更多的無比悲哀的事情,都無法一一述說,只能寫出這些隻言片語,雖然警方多次警告這些柔和的行為是尋釁滋事,但依然要把當說的話說出來,因為我再也見不到他最後一面了,再也聽不到他爽朗的笑聲了,十年前他還能在西湖邊走走,想必西湖的柔波依然記著他,只是他再也不能來看西湖落日前的柔波了…


謹以此,紀念曉波,紀念那奔向自由的不屈的靈魂!

 

作者與劉曉波西湖合影。(作者提供)

 

※作者為《零八憲章》簽署人之一,自由作家,國際筆會分會獨立中文筆會(CIPC)會員,宣導自由寫作,自由出版。現居杭州。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