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精選】「雪恥」:中國南海政策的民族主義動機

紐約時報 2017年07月18日 00:02:00

中國領導人通過各種言論,以極易破解的暗語闡述了中國版本的門羅主義。(湯森路透)

上海——在中國南部沿海海南島的一個海洋研究中心,官員們照例引領參觀者進入一間黑暗的放映室,觀看一段製作華麗的人民解放軍的影片,它講述了中國重新確立海上強國地位的雄心。

 

伴隨著龐大的嶄新軍艦在遠洋掀起滾滾波浪,一個深沉的男音沉穩地說道:「中國的海洋和海外勢力在快速發展。我們幅員遼闊,但絕不會讓出任何一寸土地。」

 

19世紀,美國採取獨自掌控西半球安全局勢,將外來勢力逐出該地區的政策,許多跡象表明中國正在對其進行效仿,2015年的這段影片也是其中之一。中國官方雖然沒有做出這樣的表示,但它希望在自己的周邊海域實行現代版的門羅主義(Monroe Doctrine)。

 

門羅主義是詹姆斯·門羅總統(James Monroe)的國務卿約翰·昆西·亞當斯(John Quincy Adams)於1823年制定的,稱美國不會接受歐洲列強在西半球的進一步殖民行為。在之後的幾十年裡,門羅主義得到了更廣泛的闡釋,在20世紀初達到頂峰,主張美國將整個美洲視為自己獨有的勢力範圍,這意味著它保留干預鄰近國家事務的權利,不允許歐洲國家在該地區施加影響。

 

中國領導人通過各種言論,以極易破解的暗語闡述了中國版本的門羅主義。一方面,他們表示,亞洲應該由亞洲人統治。另一方面,他們表示,南海自古以來屬於中國,並由中國控制。這意味著「外來」勢力應當退出,讓在領土、財力和武力上佔有絕對優勢的中國對整個地區擁有最高統治權。

 

北京也通過惹怒鄰國的行動來支持這種暗語。它在南海爭議水域的島嶼上設立軍事前哨,不理會其他國家對失去領土的擔憂,無視國際法。這些行為迫使美國海軍必須做出選擇,是通過某種方式執行長期以來海洋領土主張方面的國際法,還是將中國對這些海域的控制作為既成事實接受下來。

 

川普政府選擇繼續執行歐巴馬政府的做法,在中國宣布為領土的國際水域進行自由航行巡邏。在這個全球最重要的航道之一,世界上最強大的兩個國家還將不斷發生衝突。

 

北京控制周邊海域的努力不僅是因為它在地緣政治力量方面的野心,也是因為民族主義以及它在國內的政治合法性。

 

中國的民族主義是從近代才崛起的,它誕生於19世紀末期,也就是在中國如今所稱的百年國恥的中間點——在那一百年裡,中國先後遭到西方列強和日本的蹂躪。

 

當時,中國在尋找重現輝煌的方式,這種努力一直持續到現在,並在門羅主義當中找到了一個實現途徑。20世紀初,清帝國的滅亡終結了封建王朝的統治,梁啟超等先進知識分子深刻借鑒美國的先例,努力想為新形成的現代中國身份賦予意義。

 

對第一代民族主義思想家來說,傳給子孫後代的優先核心使命是在該地區恢復中國的特權,恢復朝貢體系,也就是與鄰邦保持以中國為主導的貿易關係;以及「收復」被西方或日本帝國主義搶奪的領土。

 

有20年時間,國民黨主席蔣介石的每一篇私人日記均以「雪恥」二字開頭。他還曾寫道,只有收回曆代王朝控制的全部領土,「炎黃子孫」,或者說中國人民,才算真正雪恥。

 

所謂的九段線是地圖上的一個圖形,它像牛舌一樣從中國南部沿海垂下,幾乎囊括了整個南海地區,表明北京對該地區極為廣泛的領土主張。九段線來自那個時代的國恥地圖,曾在兒童教科書上使用。如今,它印在中國公民的護照上,也印在中國製造的地球儀上,在美國的商店裡銷售。

 

雖然中國的很多領土主張缺乏足夠的歷史依據。如今,和他20世紀初的前任們一樣,習近平主席也是這種邏輯的囚徒,而且可能更受束縛。

 

中國共產黨不能再依靠馬克思主義或毛澤東思想束縛全體公民。隨著近幾十年快速經濟增長的不確定性日益增加,剩下的只有對收復權利和重現輝煌的渴望,它通過教育和政治宣傳得到了大肆宣揚。這也將使得對鄰國的妥協看起來非常接近背叛。

 

※作者傅好文(Howard W. French)是《天下萬物:歷史如何幫助中國力爭成為全球強國》(Everything Under the Heavens: How the Past Helps Shape China’s Push for Global Power)的作者。他執教於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曾任《紐約時報》駐外記者。

 

(本文由美國《紐約時報》授權《上報》刊出,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