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平專欄:傅園慧挽救不了中國形象

長平 2016年08月13日 06:50:00

澳洲的游泳選手賀頓指稱中國游泳選手孫楊(圖中選手)是「嗑藥騙子」,隨即遭匿名群氓的網絡攻擊,要求賀頓向中國道歉。(路透)

里約奧運會第一個紅遍世界的中國運動員是游泳選手孫揚。因為曾經被查出吃興奮劑被禁賽,而且規避禁令去澳洲參加訓練,遭到來自澳洲的運動員賀頓的鄙視,稱他為「嗑藥騙子」。不出所料,這又嚴重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愛國「小粉紅」再一次披掛出征,和對待何韻詩、戴立忍等「港獨」、「台獨」藝人一樣,以匿名群氓的形式發動網絡攻擊,要求賀頓向中國道歉。

 

迫人謝罪和道歉,是中國這兩年來最令人噁心的表演之一。正當「小粉紅」們用它來污染奧運場館之際,一位叫傅園慧的中國游泳運動員突然紅遍網絡,幾乎掩蓋了孫揚事件。傅園慧接受採訪時,脫離中國運動員常有的官方話語,未見「為國爭光」的壓力,清新脫俗,率真可愛,而且妙語連珠,加上弄錯自己成績等笑料,讓很多中國人「第一次因為一個銅牌得主而開始關注一項體育賽事」。

 

即便脫離中國語境,傅園慧也十分可愛。她的一些話語,超越大多數在聚光燈下陳詞濫調的文體明星。比如,記者問她是否對明天充滿期待,她回答說:「沒有,我已經很滿意了!」曾有記者問她是否羨慕其他運動員有老公陪伴參賽,19歲的她這樣說:「我單身19年了,不懂這種快樂。」於是,她不僅成為中國「網紅」,也得到港台人甚至歐美人的讚賞。作為一個被認為代表中國形象的人,在「向中國道歉」運動如火如荼的當下,能做這樣委實不易。因此,港台有輿論說,傅園慧一個人挽救了中國​​的形象。

 

有一些聲稱不喜歡談論政治—其實是專制下的政治恐懼症,把「莫談國事」當作格調—的中國評論人,對那些「舉國體制」的批評者說,你看,只要個人強大,在什麼體制下都能可愛。或者說,新一代已經如此個性張揚,你們還在那裡念過時的體制經—好像孫揚和「小粉紅」屬於上一代似的。他們沒有看到,儘管傅園慧有一種普世喜愛的率真,但是她能在一夜之間紅遍網絡,令人窒息的中國政治是重要的背景。全世界網民都揣著這樣的潛台詞:「中國竟然有這樣可愛的運動員!」

 

一位叫傅園慧(圖左)的中國游泳運動員突然紅遍網絡,幾乎掩蓋了孫揚事件。(路透社)

 

傅園慧將被宣傳機器利用

 

新一代運動員的確有不同的風格,但是他們是否因此超越體制和政治,從而拯救中國的形象?早在2004年雅典運動會上,田徑運動員劉翔奪冠後高喊「亞洲有我!中國有我!」迥然有別於「感謝祖國的培養」等老套感言,被認為代表了新一代的個性,是改變中國陳腐的社會文化的希望。如今,劉翔已經退役了,不要說中國社會文化,就是舉國動員的運動員培養體制,也沒有什麼改變。從逼迫澳洲運動員賀頓道歉事件上看,由於「中國崛起」及全球化,「為國爭光」遺毒正在進一步污染世界。劉翔本人當上了政協委員和地方團委幹部,有多少他的粉絲成了「小粉紅」兵團的戰將?

 

出於對黨化語言「假大空」的強烈憎惡,中國網民對新奇的語言風格尤其渴望。一種輕鬆、調侃和邏輯跳躍的「網絡語言」誕生了,甚至已經成為新的八股。黨的宣傳部門打壓未果,乾脆直接收割。習近平上台以來,一些宣傳片模仿這種風格,儘管內容同樣空洞和浮誇,卻得到網民普遍讚賞。幾個文句不通、邏輯混亂且編造事實的網文作者,被欽點為新的宣傳幹將。所謂網絡風格,在他們那裡就是流裡流氣的小痞子嘴臉。配合上週審判的「709」人權律師案的網絡污名文章,就是用這種腔調寫成。

 

傅園慧走紅網絡並非黨的宣傳​​策劃,但是宣傳機器同樣會毫不客氣地收割。 《人民日報》已急不可耐地發表評論《傅園慧們對成績與獎牌的坦然,才是真正的大國心態》,稱「愈發平和、理性的社會心態更源於國家整體實力的增強。這些年來,中國在經濟、科技、文化等領域發展勢頭強勁,也給國人帶來了自信」。不難預測,黨媒還將深入發掘傅園慧的價值,進行愛國主義宣傳教育。

 

「小粉紅」們迫人道歉的網絡攻擊仍在進行,而且他們繼續對奧運會明察秋毫,尋找「傷害中國人民感情」的蛛絲馬跡。傅園慧也表態力挺孫揚,認為賀頓是在「污衊」。她以自己的語言風格說,「我當時看到差點氣死」, 「楊哥是很努力的人,是很優秀的運動員,根本就沒有做過作弊的事情」。也許這個清新脫俗的女孩,並非如「小粉紅」們那樣以「國家尊嚴」的名義為孫揚辯解,​​而是出於可以理解的個人友情。但是,無論如何,她在撒謊。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