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真相」變成「無法說出真相」 離職記者揭俄國官媒醜態

蔡娪嫣 2017年08月24日 08:12:00

白宮新聞簡報室內的採訪記者。(湯森路透)

美國網路媒體《Politico》21日刊登了「我在俄羅斯政治宣傳媒體的日子」(My Life at a Russian Propaganda Network)一文,作者費恩伯格(Andrew Feinberg)自2017年1月起在俄羅斯官媒《衛星通訊社》(Sputnik)工作5個多月後遭開除。他指稱該媒體昧著新聞道德,要求記者做出不實報導,並闡述在上司無理要求下的不快。

 

 

面試那天

 

2016年底,我來到俄羅斯媒體《衛星通訊社》位於美國華盛頓的分部面試,然後面試官問了這樣的問題:「當我們要求你寫非事實的報導時,你會怎麼做?」

 

這個問題讓我很驚訝,我當然知道《衛星通訊社》是國營媒體,有時也會傳出搶快速新聞而有報導不實的評價。我在想,我的面試官究竟是在測試我願不願意說謊,或是想知道我是否恪守著多數新聞通訊社所珍視的誠實?

 

「我會辭職走人。」我回答道。

 

白宮新聞簡報室。(湯森路透)

 

我解釋,我不會介意在官媒工作,只要我在新聞機構內擁有編輯自主性。事實上有許多表現傑出的國家媒體,包含《英國廣播公司》(BBC)、《美國之聲》(Voice of America)、《法新社》(AFP)、《半島電視台》(Al-Jazeera)。

 

面試官馬提尼契夫(Peter Martinichev)似乎很滿意我的回答,並告訴我被錄用為《衛星通訊社》的首位白宮記者。

 

5個月後,當我拿著辭職信踏出辦公室時,憶起面試那天,仍想不透他當初為什麼會錄取我。

 

錄取以後

 

程序上,我寫的報導會經過3名編輯審查,他們分別是馬提尼契夫(我的面試官)、雪夫勒娃(Anastasia Sheveleva)、科瓦齊(Zlatko Kovach)。雪夫勒娃和科瓦齊是俄羅斯人,他們似乎不清楚美國的新聞業如何製作報導,因為在他們眼裡,某些標準程序相當荒唐,例如不能將匿名消息來源的名字告訴上司。

 

在工作場合中,其他同事會複製貼上我的報導,而俄羅斯籍主管無庸置疑得負上連帶責任,他們有自己的新聞內容,並且不總是陳述事實。

 

前白宮發言人史派瑟。(湯森路透)

 

2017年3月的某個星期五,我首次訪問前白宮發言人史派瑟(Sean Spicer),川普為何拒絕提供武器給烏克蘭,協助烏克蘭對抗俄羅斯的侵略。我當時並不曉得,原來我打破了《衛星通訊社》最重要的不成文規範。

 

《衛星通訊社》的宗旨為「揭露不為人知的真相(tell the untold)」,這在實踐上變成,無論新聞內容為何、無論真實與否,都反映出對俄羅斯有利的報導。至於克里米亞(Crimea,自2014年被俄軍支持的軍隊佔領)議題,我們會寫出有90%的克里米亞居民公投成為俄羅斯的一部份。若寫出過多細節,例如當克里米亞人民公投時,有坦克、武裝士兵在街頭巡邏,那麼這段話就會從報導裡被刪去。

 

 

周一進辦公室後,我收到一則來自馬提尼契夫的電子郵件,他要求我向編輯們說明所有接下來要訪問白宮的提問。他寫道,我的提問不應該是他們意料之外的問題。所以接下來的每天早晨,我都會上交提問,而他總是刪掉我的提問,並以他贊同的議題為回覆,不論是否有任何事實基礎。

 

昧著良心

 

4月初,敘利亞伊德利卜省(Idlib)由反政府軍控制的城鎮遭化武襲擊,不久後川普(Donald Trump)對敘利亞發射59枚戰斧飛彈作為反擊(美國認為是敘利亞政府犯下化武攻擊罪行)。

 

一周後,我向馬提尼契夫上交預計訪問的內容,包含美國對敘利亞和談、聖彼得堡經濟論壇的政策與看法。而他回傳一篇《今日俄羅斯》(Russia Today,俄國官媒)的報導給我,大意為某位美國退休教授的看法,認為化武攻擊是敘利亞反政府軍所做,而非敘利亞的阿塞德(Bashar Assad)政權。(當時美國不但譴責阿塞德政權犯下化武攻擊,更表示阿塞德與俄羅斯試圖掩蓋真相。)

 

4月初,敘利亞伊德利卜省由反政府軍控制的城鎮遭化武襲擊。(湯森路透)

 

接下來的白宮記者會,我被指派向史派瑟提問,鑑於該退休教授提出的不同看法,美國情報機構會不會計畫重新檢視資料,研討化武攻擊的事實真相是否有其他可能性。那天,我並沒有舉手發問任何問題。馬提尼契夫對於我的表現相當失望。

 

我開始領悟,《衛星通訊社》的宗旨不是報導新聞,而是針對不利於俄國及其同盟的言論加以質疑,並傷害美國與其同盟的聲譽。

 

看清官媒本質

 

美國政府先前一口咬定俄羅斯介入美國2016年的總統大選,聲稱俄國利用《衛星通訊社》等新聞網站散播假新聞重傷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吹捧川普,有些人可能會以為,我曾被指派寫些有利於川普的報導。事實上,從沒這回事。

 

我被要求寫下的報導,都是直指美國政府虛偽不一、貪腐的內容,或是對於普京(Vladimir Putin)政權的獨裁與人權議題等缺乏道德闡述。1位前《衛星通訊社》記者說,上級向他施壓,要求利用其人脈取得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前局長布瑞南(John Brennan)遭駭的郵件,但他拒絕這項要求也隨後被開除。

 

美國總統川普與俄國總統普京。(湯森路透)

 

我常被批評散播政治宣傳言論,有些人甚至認為我叛國,對此,我總是為我自己和同事辯護。至少一開始,我認為我只是單純地寫報導,就和其他媒體一樣。但最終,我發現在《衛星通訊社》的工作和其他媒體的工作內容不太一樣,當我察覺的差異越多,內心也越感到不安。

 

我了解到,即使我非有意為之,只要繼續待在《衛星新聞社》,我就會不斷散播不實資訊和政治宣傳。於是我開始找別的工作,也向公司以外有經驗的同事詢問離職最好的方法。

 

 

白宮5月22日召開記者會公布預算提案,我提問為何禁止無證移民家庭獲得減稅優惠,即使孩子是美國公民。《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的專欄作家認出我是《衛星通訊社》的白宮記者,並寫下這篇文章「川普的預算提案太殘忍,俄國官媒要給白宮教訓(Trump’s budget is so cruel a Russian propaganda outfit set the White House straight)」。

 

《衛星通訊社》的新聞一向不與寫出報導的記者做連結,雖然我多次觸犯這項規定,但上司從未具體說明為何《衛星通訊社》希望旗下記者保持匿名。我冒昧猜測,這是為了讓所有人都不必承擔報導出錯、參雜謊言的責任。

 

當《華郵》認出我是《衛星通訊社》的白宮記者,我的上司斥責我一頓,向我挑明地說,公司規定報導不能掛名。我也向上司頂嘴,他們要我在白宮提問的某些問題十分荒謬,這下他們肯定曉得我對這些事情很不滿。隔天我帶了一個手提箱上班,表面上是帶著備用衣服,實際上是拿來整理辦公桌,等著被通知炒魷魚。

 

美國總統川普。(湯森路透)

 

正式離職

 

那天過後,我一直沒收到離職通知。

 

5月26日,我被叫到會議室裡,馬提尼契夫和1位素未謀面的主管等著我。這位不曾見過的主管名為薩福羅諾夫(Mikhail Safronov),是《衛星通訊社》華盛頓分部的最高主管,他要求我在川普出訪回國後,開始在白宮記者會上質問「里奇謀殺案」(Seth Rich case)。

 

里奇(Seth Rich)是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員工,2016年7月在華盛頓街頭遭槍殺,被警方認定為犯案手法粗糙的搶劫殺人案。但許多陰謀論者認為,這起謀殺案肇因於,里奇在總統大選期間向維基解密(WikiLeaks)洩露數千份民主黨內部電郵,而遭到報復。

 

5月初,《福斯新聞》(Fox News)披露,1名私家偵探已尋獲證據證明,里奇謀殺案與洩漏千份電郵有關。右派媒體開始大肆評論報導,宣稱希拉蕊及民主黨陣營試圖瞞天過海。但事實證明,這段新聞來源子虛烏有。

 

 

當主管要求我質問里奇謀殺案時,我心想,這難道是個測試?因為福斯新聞早已撤除這篇報導,馬提尼契夫和薩福羅諾夫沒有理由還會認為這是個真實故事。

 

我回答,根據毫無事實基礎的來源提問或是寫稿,令我相當不快。但《衛星通訊社》不會輕易放過這則報導。若讀者相信里奇就是洩漏郵件的犯人,就可以轉移輿論對俄羅斯駭客的指責。

 

這是最後一根稻草了,我心想。當我正要脫口說出無法繼續待下去時,馬提尼契夫開口說道:「這樣的話,我們會終止你的合約,立即生效。」他打開文件夾,將離職信遞給我。

 

我詢問,我難道是因為拒絕說謊而被開除?2位主管僅回答,由於華盛頓區允許自由雇傭,因此他們可以隨時以任何理由解雇我,甚至無須告訴我原因。

 

我收拾物品打包離開,這數月來無法容忍的遭遇和壓在肩膀上的沉重負擔,隨之煙消雲散。我在推特(Twitter)上寫下離職心得:「我不再為《衛星通訊社》工作,我很樂意告訴各位原因,歡迎聯繫我。」

 

美國情報單位1月發布首份正式報告,指俄羅斯確實干預美國大選。(美聯社)

 

寫在離職後

 

數月後,雅虎新聞(Yahoo News)刊登關於我辭職的相關背景因素,1位《衛星通訊社》的發言人出面回應稱,我遭解雇的緣由「與工作表現有關」。但事實上,我幾乎不遲到早退,也從未因表現問題遭主管點名。

 

從在《衛星通訊社》工作的第一天開始,我由衷相信即使在俄羅斯國營媒體,我也能維持道德標準、出色地完成工作。我甚至相信,《衛星通訊社》的宗旨「揭露不為人知的真相」是個值得珍惜的承諾。

 

但當報導內容不真實,「揭露不為人知的真相」變成「永遠無法說出的真相」,所謂「提供不同觀點」成為打擊其他國家聲譽的手段,世界上所有的道德標準都幫不了你。

 

我想,《衛星通訊社》是基於我的記者才能而錄用我,但他們真正需要的是以新聞媒體為包裝的政治宣傳工具。

 

 

備註:

 

馬提尼契夫否認在面試時問費恩伯格是否願意寫下不實報導,他也強調費恩伯格所述的離職背景因素有誤,「在最後會議裡提到里奇謀殺案這件事,根本是無中生有。」

 

馬提尼契夫也表示:「在白宮記者會上的提問是刻意製造陰謀論也是瞎扯,所有提問都是為了得知政府對不同議題的看法。」

 

對於費恩伯格的指控,《衛星通訊社》總編輯回應:「基於《Politico》對費恩伯格先生所言深信不疑,若貴公司不雇用他、證明他是個多麼傑出的記者,就顯得有些虛偽。我會很高興貴公司親自證明我方錯失人才,若有興趣雇用費恩伯格,請告知我。我很樂意提供推薦信函。」

 

【編輯推薦】

百年一遇日全蝕連川普也瘋狂

最新Apple Watch加入LTE連線功能,是你必須擁有的智慧手錶!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