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榮豐:年金會議會無好會

張榮豐 2016年07月12日 10:45:00

「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每次開會,都是吵吵嚷嚷。(總統府提供)

最近召開的「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每次會議都吵吵嚷嚷,爭議的問題有: 與會者的代表性、會議的結論採多數決或共識決?議程中是否需要安排業務主管單位來做報告…等。

 

會中爭吵的問題看似複雜,但歸根究底是主辦單位對「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的定位不清楚。它是為捕捉靈感所進行腦力激盪的「務虛會議」呢?還是為決策會議分析問題、認清未來情勢,準備策略、方案的「幕僚工作會議」?抑或是由行政院、國會制定法案、立法的「決策會議」?如果是前二者,那麼就沒有表決的問題,只有具有決策權力的人或單位(都有一定的民意基礎),才有表決的問題。

 

既然「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的成員,都不具備民意基礎,很顯然其定位不是「務虛會議」就是「幕僚工作會議」,那麼會中爭吵如何表決就顯得「文不對題」。而作為「務虛會議」或「幕僚工作會議」,那麼成員的資格,「專業」的考量一定要重於「代表性」的成分。

 

一般而言「幕僚工作會議」,開會的邏輯如下:

 

一、分析問題,認清未來形勢

 

這包括盤點現況,例如國內目前各種基本年金、職業年金、退休保險…等現況;各種退撫基金未來趨勢,這部分可以利用「年金未來事件表」來作為未來年金政策環境評估的基礎。

 

二、產生方案,評估各方案的利弊

 

首先是發展各種年金改革的願景及目標圖像,這個階段可以有二、三個不同的改革圖像,成員有不同偏好也不須訴諸表決。

 

接著結合「現況盤點」、「未來年金政策環境評估」,利用逆序推理的方式,尋求不同願景下各階段的改革策略布局,以及進一步設計各策略下的具體方案。

 

最後,針對每一個策略、每一個方案做出詳細的利弊評估。

   

「幕僚工作會議」的工作非常專業,負擔也十分沉重,所以也沒有必要做會議的實況轉播,頂多定期向總統報告階段性成果即可。

 

將來如要召開「年金國是會議」,必須清楚的定位為「溝通、建立共識」的會議;它討論的基礎即來自「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產生的成果。其目的是針對各種改革方案,利用這個會議與各界進行溝通,希望能產生共識。

   

如果無法產生共識也不必強求,只要將各方意見送行政院制定成年金改革法案即可,最後再由行政院送具有民意基礎的立法院(表決)通過。

 

我必須再強調一次,「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首要之務是將會議性質定位清楚,那麼「表決」、「議程」、「代表性」、「議事規則」、「是否實況轉播」…等等問題都將迎刃而解。

 

會議也不會像開文革鬥爭大會,而搞到撕裂社會、累積仇恨!(文章轉載自張榮豐臉書)

 

※作者為台灣戰略模擬學會秘書長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標籤: 國民年金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