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精選】為什麼「同志」群體喜歡奧運會?

用LINE傳送
紐約時報 2016年08月17日 13:17:00

巴西運動員拉斐拉・席爾瓦(Rafaela Silva)(湯森路透)

里約熱內盧——從2000年悉尼夏季奧運會開始之前,Outsports.com網站就開始報導體育界的同性戀話題。網站內容基本上是出櫃故事、新聞分析以及長得好看的運動員的圖集。

 

每隔2年,在冬季和夏季奧運會期間,它的讀者流量都會達到新高——這是某種經常被籠統化、類型化的東西的量化證據。「男同性戀喜歡奧運會,」Outsports的一位創始人錫德・齊格勒(Cyd Zeigler)在接受郵件採訪時說。

 

並不是因為參加里約奧運會公開出櫃的運動員人數達到歷史新高,才引起同性戀群體的注意。也不是因為上身赤裸、塗了油的湯加旗手,或者沙灘上的體操運動員的照片,或者在跳水後淋浴的運動員。

 

那些東西只能幫助吸引觀眾的興趣,這既包括同性戀,也包括異性戀。但是,男同已經是一個可靠的目標用戶。這一點在很多網站上都得到了體現——從Outsports到其他以同性戀為目標用戶的網站。這些網站現在大多充滿關於奧運會的照片和文章。

 

問題是,為什麼男同性戀喜歡奧運會。關於這一點有很多說法,就像同性戀群體本身一樣複雜。

 

 

布魯斯・海斯(Bruce Hayes)是1984年游泳項目的金牌得主。他是一名同性戀。他告誡大家不要囿於固有觀念。「同性戀和其他群體一樣喜歡運動,」海斯說。他現在是公關公司Edelman紐約分部的健康部總經理。「有人以為我們不喜歡運動。或者認為我們看奧運會不是為了看比賽或者看運動員取得的成績。」

 

不過也有個別人說,奧運會具有某種吸引男同性戀的獨特氣質。很多沒有出櫃的同性戀參加個人運動項目,以避免團隊運動文化給他們帶來的不適,而奧運會是個人運動最大的舞台。海斯也說,身為同性戀也是他少年時被游泳吸引的一個原因。另外,很多奧運會項目擁有邊緣人的感性,這一點是男同能夠欣賞的。很多項目很有藝術性,這是電視上常見的周末體育賽事所沒有的。不可否認,對有些人來說,它的吸引力在於體形。

 

「外貌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這是肯定的。」齊格勒說,這是普遍存在的現象。人們會盯著身穿緊身小泳褲的跳水選手的體形看。也會為沙灘排球賽的女運動員穿的小比基尼驚嘆。所不同的是誰在色瞇瞇地觀看。似乎所有人都比以前更開放了。「主流媒體終於開始追隨同性戀,對運動員身體表示公開欽慕了,不管是男運動員還是女運動員,」Outsports的另一位創始人吉姆・布津斯基(Jim Buzinski)說。「現在大家都在發布關於『最火辣身材』的貼文,侵占我們曾經的地盤。另外,男人們越來越公開地炫耀身材,尤其是在社交媒體上,他們可不在乎誰在看。」

 

Outsports的最新統計發現,此次奧運會共有49名公開出櫃的運動員。這個數字大約是2012年倫敦奧運會時的2倍。其中的11名男性都不是美國人。

 

英國跳水運動員湯姆・戴利(Tom Daley)曾2次獲得獎牌。他是一位很受歡迎的同性戀代表。他的男友也算是個名人。巴西的拉斐拉・席爾瓦(Rafaela Silva)在柔道比賽中獲得金牌。2天後公開出櫃。一位巴西女橄欖球運動員在領獎台上向女友求婚。

 

「本屆運動會正在發生很酷的事,」海斯說。「有不少出櫃的同性戀運動員在比賽。這是你過去從沒聽過或見過的事情。過去也有同性戀運動員在比賽,但他們沒有出櫃或被報導。慢慢地,人們意識到同性戀也對體育感興趣,他們其實擅長體育,他們能和其他人一樣出類拔萃,取得成就。」

 

把所有這些背景加起來——更多運動員公開出櫃、同性戀文化在越來越多的國家得到接受和推動——很多人突然之間很難把眼睛從奧運會這項頂級體育賽事上移開。

 

上身赤裸、塗著油的湯加旗手迅速走紅,登上各大新聞媒體,包括NBC頻道的*《今日秀》(Today

 

美國男子體操隊成員在接受《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採訪時表示,他們希望被物化——也許是通過比賽不穿上衣。

 

社交媒體欣然接受對跳水選手在跳水之間沖淋浴時的「意外審查」——圖形遮住了他們的小泳褲,給人一種全身赤裸的錯覺。

 

「對有些人來說,奧運會是最大的軟色情,」同性戀史學家埃里克・馬庫斯(Eric Marcus)說。他是奧運會跳水冠軍格雷格・洛加尼斯(Greg Louganis)自傳的合著者。洛加尼斯在退役後出櫃。「現在的變化是,主流媒體也對這些事情有了興趣,同性戀人士願意談論它們,現在可以物化男性的身體,不過我覺得大部分新聞門戶還不敢物化女性。」

 

在此重大轉變之際,新聞媒體似乎還保持著一項禁忌,那就是色瞇瞇地註視女性,雖然這並未阻止這樣的事情發生。

 

就連絕大多數的女同網站也沒有像迎合男同的網站那樣發布以照片為主的貼文。一位舉著湯加國旗的美麗女子很可能上不了《今日秀》,而且主持人肯定不會給她身上抹油。

 

「女性的物化是與女性的從屬性聯繫在一起的,」馬庫斯說。「那是另外一個問題。」

 

那也沒有阻止有些奧運觀眾從某些女性運動服上看出明顯的物化,尤其是大部分沙灘排球運動員穿的比基尼。這種程度的暴露是不必要的,很多女運動員在涼爽的比賽日里穿更多衣服。有一位來自埃及的女運動員穿上打底褲和長袖,用頭巾把頭遮住。

 

*接受阿爾・羅克(Al Roker)的採訪?馬特・勞爾(Matt Lauer)為他抹的油?還有比這更主流的嗎?

 

 

By JOHN BRANCH ©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本文由美國《紐約時報》授權《上報》刊出,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標籤: 同志 奧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