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麻醉風暴2》導演蕭力修、洪伯豪:不能拋棄品牌的核心價值

黃衍方 2017年09月10日 14:26:00

《麻醉風暴2》導演蕭力修(右)、洪伯豪(攝影:李昆翰)

蕭力修執導的《麻醉風暴》是2015年台灣小螢幕最大的驚喜之一,這部短小精悍的迷你影集,把醫護人員過勞、醫療人球等議題,揉合進懸疑推理類型的故事架構裡,劇中的醫療場面也寫實到連真正的醫生都信服,後來它在第50屆金鐘獎的迷你影集/電視電影類別中,拿下最佳迷你影集/電視電影、最佳導演等四項大獎,成為該屆獲獎最多的作品。

 

兩年後的今天,《麻醉風暴2》要播出了,第二季的集數更多、拍攝規模也更大,為了應付比上一季更艱鉅的挑戰,蕭力修邀請曾參與第一季前期討論的導演洪伯豪加入,一同擔任本劇的導演,現在來聽聽兩人怎麼談這部戲吧!

 

預料之外的第二季

 

「我是從新聞上知道要拍第二季的。」蕭力修笑道。

 

蕭力修坦言,他本身並沒有拍第二季的念頭,對他而言《麻醉風暴》的故事在第一季就已經講完了。在得知有投資人願意繼續做這個題材時,蕭力修覺得他們很勇敢,因為《麻醉風暴》雖然評價很好,但收視表現沒有很突出,顯示它並不是一個很大眾化的作品,不過既然有人覺得能夠往下進行的話,他認為可以來做做看。

 

蕭力修表示,不論是從戲劇面或議題面來看,《麻醉風暴》都是一個很有標誌性的案例,他希望第二季能夠做到像第一季一樣,把嚴肅的議題放到一個觀眾容易閱讀的語法裡,讓他們可以在生活中做討論,同時感受到社會的變化,這是蕭力修對這部劇最主要的期許。

 

因為第一季已經是很完整的故事,要怎麼在它既有的元素中挖掘出更多東西,成了編導這次最大的挑戰。不論是蕭力修或洪伯豪,都希望第二季能比第一季有突破,在題材和格局方面都要比前作更大更深。

 

不能拋棄品牌的核心價值

 

洪伯豪透露,在他加入劇組時,已經有一部完整的第二季劇本,但是大家看完後都覺得:它沒有延伸第一季原有的東西。雖然故事是延續自第一季,但是主題卻轉向醫院裡的情感糾葛,甚至還有三角戀的情節出現,他們覺得這跟《麻醉風暴》本來的形象完全不一樣了。

 

洪伯豪說:「瀚賢(編按:本劇製作人)他們本來的想法是,第二季要朝更大眾去、要讓大家願意看,所以情感戲一直是他們想要著重的面向,我覺得它不會衝突,但是你如果把整個戲的重點放在那邊,它就不像《麻醉風暴》了。」

 

這時距離正式開拍只剩下兩個月,編導們趕緊開始重新調整劇本,放進更多他們想講的議題,並讓這些東西與醫院內的風暴相呼應。但因為時間真的不夠,所以最後只好一面拍、一面繼續修改劇本,在非常緊迫的情況下把戲拍完。

 

「希望能維持那個品牌對觀眾的核心價值,他們原先閱讀的時候覺得核心價值是什麼,如果你把這個東西拋棄掉了,那就感覺好像有點借殼上市。」蕭力修說。

 

蕭力修希望能維持《麻醉風暴》對觀眾的核心價值(攝影:李昆翰)

 

編導如何與醫療顧問互動

 

《麻醉風暴》之所以能夠呈現出寫實的醫療場面,關鍵就在於專業的醫療顧問。由於第二季故事規模擴大,第一季的醫療顧問另外找了四個不同科別的醫師組成團隊,來替劇組解決醫學方面的問題。而沒有醫學背景的編劇和導演們,是如何跟他們進行合作的呢?

 

蕭力修說,通常是先由編劇寫出劇情需要什麼樣的狀況、要醫治的對象是誰,然後再交給醫療顧問找出適合的案例,接著再由導演和編劇確認案例有沒有解決他們的戲劇需求。洪伯豪說,有時候內容太過專業的話,觀眾會看不懂,所以他們會跟醫療顧問來回討論很多次,以找出觀眾最容易理解的形式。

 

另外,洪伯豪表示,因為醫療顧問他本身很喜歡看美劇,所以有時候也會跳脫醫學領域,直接給他們戲劇方面的意見,他覺得這對劇組也很有幫助。

 

《麻醉風暴2》工作照(圖片取自公視-麻醉風暴臉書)

 

重新回歸的老班底

 

對第一季的粉絲而言,第二季最驚喜的應該是原班人馬幾乎都回來了,不只有男女主角蕭政勳(黃健瑋飾)和楊惟愉(許瑋甯飾),甚至連在結尾伏法的葉建徳(吳慷仁飾)也再度現身。

 

《麻醉風暴2》劇照(圖片取自公視-麻醉風暴臉書)

 

蕭力修坦言,因為一開始劇本還沒有完成,所以要把這些老班底叫回來很難,他們會納悶自己到底要演什麼,非常沒有安全感,導演只好親自一個一個他們談,試著說服他們,同時也把老班底對故事的意見融入當時還在重整的劇本裡。

 

吳慷仁飾演的葉建德在第二季是個剛出獄的更生人,吳慷仁針對更生人的身份給出很多細節,比如他認為他應該要增胖、而且還要剃光頭,這些都是導演原本沒有要求的。「所以我覺得慷仁在這方面還真的蠻令人佩服的,他願意為了這個角色去做到他該有的樣子。」洪伯豪說。

 

吳慷仁在《麻醉風暴2》中的扮相(圖片取自公視-麻醉風暴臉書)

 

蕭力修表示,他不是學戲劇出身的,所以他其實不能教演員演技,對他來講最重要的是演員融入這個故事的程度有多少,他的任務只是把他們引導到故事裡面,讓他覺得很幸運的是,這次的演員都很願意這麼做。

 

葉建德作為第一季的大反派,背景故事早已全部說完。蕭力修笑道,這個角色會保留是因為「大數據」,大家都希望卡司裡能有吳慷仁,為了讓葉建德合情合理的回來,編導們絞盡腦汁,甚至還想過讓他出來競選立法委員,最後決定讓他以更生人的身份登場。

 

饒舌醫生與正義記者

 

除了第一季的老班底外,第二季還新增了兩位重要的角色:李國毅飾演的醫生「熊森」以及孟耿如飾演的記者「沈柔伊」。

 

熊森這個角色平時是醫生,下班後就化身成為饒舌歌手,這樣的雙面生活聽起來很不可思議,然而卻是從現實世界取材的。蕭力修說,當時還不確定第二季會不會開拍,他在思考有什麼新的東西可以引起觀眾的好奇心時,剛好看到一個新聞,有一個醫生平時會寫饒舌歌曲,然後把它錄音放到Youtube上。

 

李國毅在《麻醉風暴2》中的扮相(圖片取自公視-麻醉風暴臉書)

 

蕭力修說:「我覺得這個蠻新奇的,而且以Rap來講,它就是比較直接的去批判事情 ,跟我們故事的題材是蠻接近的,所以後來想說,創造這個角色看看。」蕭力修表示,自己習慣創造像熊森這種很漫畫式的角色,雖然角色設定很特殊,但他希望觀眾相信真的有這樣的人存在,這時洪伯豪對於人物真實性的要求,就對他很有幫助。

 

在第二季中引進記者的劇情線,除了是希望故事不要只侷限在醫院裡面之外,蕭力修說,現在大家對記者的印象好像就是很無腦、只會扒糞,但其實還是有很多認真的記者,只是受制於大環境而有志難伸,他們想要把這樣的記者呈現出來。

 

洪伯豪補充道,另外記者這個身分也比較容易追查事情,她在劇中要追查的不只是醫院內的東西,而是整個體制的東西。

 

孟耿如在《麻醉風暴2》中的扮相(圖片取自公視-麻醉風暴臉書)

 

不認輸的李國毅和孟耿如

 

洪伯豪表示,李國毅和孟耿如加入《麻醉》的壓力非常大,特別是要面對黃健瑋或吳慷仁這種等級的演員。「可是我覺得他們有一個很好的態度,是他們不認輸。」

 

這兩人過去都有許多演出偶像劇的經驗,要怎麼做出差別是他們最大的挑戰。洪伯豪說,黃健瑋或吳慷仁對這些新成員其實很有幫助,因為他們不會只顧自己的戲,會跟導演討論怎麼演對方才不會被吃掉。「所以我覺得麻醉對我最感人的是,大家,尤其演員們,雖然狀況亂、劇本亂,但是每個人都願意在自己的角色上扛更多。」

 

《麻醉風暴2》工作照(圖片取自公視-麻醉風暴臉書)

 

蕭力修坦言,其實李國毅和孟耿如都不是當初這兩個角色的首選,像李國毅本身並不會Rap,而在當時的海選名單中有兩三個演員是真的會Rap的。李國毅讓蕭力修覺得很厲害的是,他是真的很想挑戰,他覺得如果這些事情都克服了,那他應該會往上升一級。

 

洪伯豪透露,李國毅在演完《麻醉風暴2》後,去接另一部偶像劇,結果到現場發現完全沒辦法適應,因為跟他想要的表演方式落差很大,後來他在那部戲的演出頗獲好評。「我覺得是有把那些層次做出來,而不只是一般的偶像劇演法,所以這真的可以看到他的進步。」

 

《麻醉風暴2》劇照(圖片取自公視-麻醉風暴臉書)

 

怎麼藏拙是關鍵

 

《麻醉風暴》第一季只有短短六集,等到開始傳出口碑時已經播到第四集、第五集,再過沒多久就要結束了。它的長度是很多電視台不願意播放的原因,因為不太能夠獲得廣告收益,於是第二季將長度拉到十三集。

 

第二季的預算雖然有增加,但是因為要操作的內容也變大了,所以實際上並沒有那麼充裕。因此,洪伯豪認為,怎麼藏拙就變成了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比如劇中的捷運站爆炸戲,看起來好像場面很大,但實際上只用了三十名臨演,是靠調度來營造氣氛。

 

洪伯豪(左)認為怎麼藏拙是拍第二季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攝影:李昆翰)

 

為了安定軍心,剛開始洪伯豪會跟蕭力修待在同一個拍攝現場,劇組看到第一季的導演出現會比較安心,後來拍攝進度延遲,蕭力修必須自己另外拆出一組,變成兩組同時在拍,而他本人還要協助修改劇本,最後連兩組一起拍都來不及了,只好再請另一名導演林志儒來支援。

 

洪伯豪說,一般偶像劇一天可以拍掉二十頁,但他們怎麼拍都只有八九頁。蕭力修表示,最大的問題是這部戲有太多技術含量了,尤其是手術戲的部份,等到他們排練完確定沒問題,通常都已經過中午了。最後《麻醉風暴2》花了四個月才殺青。

 

捷運站大爆炸

 

捷運站大爆炸是《麻醉風暴2》開場的重頭戲,這一段在最早的劇本裡面就有。蕭力修表示,他們最初希望能創造一場大型災難,來呈現醫院面對這種緊急狀況時的處境,而他們不想直接用真的出現過的事故,剛好近期國外經常發生恐怖份子的爆破案,於是他們設計讓人去炸捷運站,結果沒想到劇本寫完沒多久,真的有人到台鐵松山車站炸區間車。

 

捷運站大爆炸是在當時尚未通車的桃園機場捷運拍攝的,台北捷運和高雄捷運都因為擔心公安問題而婉拒了劇組的取景要求,除了死傷慘重的主場景外,其餘沒有被爆炸波及的車站場景,則是用台北捷運的多個車站所拼接而成的。

 

《麻醉風暴2》劇照(圖片取自公視-麻醉風暴臉書)

 

遠赴約旦取景

 

《麻醉風暴2》的一大創舉就是遠赴約旦取景,滾滾黃沙的中東戰地景緻,是以往在台灣電視劇裡比較少見的景象。

 

蕭力修說,他們在劇情上設定蕭政勳和楊惟愉的感情出了問題,所以蕭政勳要暫時遠離這個傷心地,後來想到乾脆讓他到中東難民營當戰地醫生。「那時候其實也沒有想說要去(約旦)那邊拍,只是如果這一次能有這個突破去到那裡拍,在整個格局上會變得比較不一樣。」

 

《麻醉風暴2》劇照(圖片取自公視-麻醉風暴臉書)

 

洪伯豪坦言,因為不確定約旦到底去不去得了,加上預算有限,過程中他們也一直在討論備案,有沒有可能在台灣就把這些戲拍掉,後來在製作人曾瀚賢的堅持和努力下,終於成功讓劇組前往約旦拍攝。

 

在約旦拍戲,蕭力修覺得當地人對於影視拍攝這件事沒有那麼的熟悉,常常發生對方答應好要來參加演出,結果兩三個小時後才出現,劇組經常要對這種突發狀況做出反應。另外,他們每天都是早上四點出班,下午六點收工,工時是固定的,蕭力修笑稱,他們會這麼準時,其實是擔心外國人跟他們要求加班費。

 

醫護人員過勞 影視工作者也過勞

 

不過,蕭力修覺得在約旦的工作模式對劇組成員是比較好的,在台灣拍片,為了節省時間和成本,超時工作已經變成一種常態。要怎麼在時間內把東西拍出來,然後還維持著不錯的品質,是蕭力修接下來想要努力的方向。他希望台灣的拍攝環境能變得比較健康。

 

蕭力修感慨道,第一季講到醫護人員過勞,而現場的工作人員可能就面臨著一樣的問題。「那你講完了這個故事,是不是也該好好重視我們自己的工作?」

 

要怎麼在時間內把東西拍出來,然後還維持著不錯的品質,是蕭力修(右)接下來想要努力的方向(攝影:李昆翰)

 

鄭有傑導演曾在專訪中提到,如何讓工作人員保有良好的生活品質,是他現在拍片時最在意的重點。洪伯豪表示很認同他,也很開心有另一個導演這樣想。「因為除了製片方以外,導演也是控制時間很重要的因素之一,所以如果我們自己意識到這件事,我們就應該想辦法,讓我們需要的拍攝量在時間內被完成,創作是一件事,但是怎麼讓它健康的執行是另外一件事。」

 

蕭力修又說:「該怎麼去安排這些可行性,應該拿來當做我們自己(導演)的專業。」

 

這次《麻醉風暴2》在約旦的戲原本預計用十天拍掉,但後來四天就拍完了,為什麼可以節省這麼多時間?洪伯豪說,那是因為在開拍前,劇組花了一個月規劃每天要拍的東西,以及所有突發狀況的備案。「因為我們台灣(拍片)的準備期太短了,大家變成現場打仗,你有時候就得等這個、等那個,時間就會浪費掉。」

 

洪伯豪認為準備期太短是造成台灣拍片超時的原因之一(攝影:李昆翰)

 

在《麻醉風暴》爆紅後

 

蕭力修早在2003年就推出短片處女作《神的孩子》,接著在2007年拍了第一部電影長片《神選者》,後來又在《阿嬤的夢中情人》、《想飛》等片擔任共同導演,直到《麻醉風暴》大受歡迎,他也拿下金鐘獎最佳導演後,蕭力修的名字才真正被普羅大眾注意到。

 

問起《麻醉風暴》的爆紅是否有為生活帶來任何改變?蕭力修先是回應沒有,但是洪伯豪笑著說:「有啦,安心的生了個女兒。」在《麻醉風暴2》拍完的同時,蕭力修的第一個女兒也出生了。

 

蕭力修表示,最大的改變應該是開始有很多人想找他拍片,其中電影、電視劇和網路劇都有,他前後一共推掉了十幾部,最主要的原因是準備時間不夠。那些案子裡的角色有各種職業,有跳舞的、有廚師、有律師,蕭力修認為應該要給演員充分的時間訓練,達到專業技能可以說服他人的程度。「我並不是說這是唯一拍的方法,但是我會的是這個,那如果你看完《麻醉》你喜歡這個形式找我的話,我只能用這個方法來拍。」

 

蕭力修認為,只要畫面能說服觀眾,什麼戲都能拍。「超人可以拍、偵探可以拍、神怪的也可以拍,但是你要在畫面上先說服他,我看到了、我覺得你這個說服我了,這個是我的方法啦。」

 

蕭力修認為,只要畫面能說服觀眾,什麼戲都能拍(攝影:李昆翰)

 

希望觀眾可以得到什麼

 

談到希望《麻醉風暴2》可以帶給觀眾什麼,蕭力修表示,第一季要說的是:世上沒有完美的制度,你要等到制度變得非常完美才投身進去,這是不可能的事,第二季則延續著第一季的主題,希望能告訴大家:不要放棄,改變不一定會在我們這一代發生,但是你把對的事做完,後面還會有人繼續下去。

 

洪伯豪則認為,第一季要講的是覺醒,但是如果只有一個人覺醒的話,狀況並不會改變。我們都是環境裡面的一員,改變需要大家一起努力,當我們都意識到自己要改變,達到這樣的共識後,大環境的改變才真的有可能會發生,他希望第二季能夠傳遞出這樣的訊息。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延伸閱讀】

直播前突遇全台大停電 《麻醉2》孟耿如、黃健瑋摸黑見國師

專訪《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導演九把刀:人都是互相剝削的

專訪《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2》導演鄭有傑:我不是社會運動家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標籤: 麻醉風暴2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