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阿立就這樣被退學了

用LINE傳送
劉哲瑋 2016年08月18日 14:00:00

對愛滋的無知並不可恥,可恥的是以無知為傲。(圖片摘自網路)

國防大學將被人類免疫缺乏病毒 (HIV) 感染的學生阿立以品德問題處以退學,確實校方指證歷歷的項目並非憑空捏造,但被校方拿出來的理由就足以構成退學處分嗎?首先,為何一樣抓到其他人私帶筆電不需退學,就這麼剛好感染者攜帶筆電就必須退學?為何只有在當事者是感染者時,這些理由就強大到能夠被拿來當成退學的原因?國防大學不說,但大家都明白這就是因無知所產生的歧視,使國防大學有了這樣的「雙重標準」。

 

無知所產生的「歧視」不只在阿立的退學處分上,在校方得知阿立成為感染者後,就要求他自己洗自己的餐盤、不准下水參加游泳課,這些也都是十足的歧視,明明與感染者一起吃飯、游泳都不會被傳染,那為何需要做這些限制?且國內法規明明規定醫療院所只能讓當事人得知感染事實,那麼為何國防大學內的第三者們可以知道這件事?說好的善盡保密責任呢?主管機關衛福部是否應該主動介入調查?

 

然而國防大學這樣的無知也成為國際笑話,讓臺灣成為世界愛滋防治史上的一則負面新聞,聯合國愛滋病組織(UNAIDS) 得知此事後曾來信疾管署表達關切,甚至還提供了提供美國、印度、肯亞、斯里蘭卡關於愛滋病患就學權的判決,再再顯示聯合國想捍衛感染者權益的實際行動,而本來疾管署也同樣基於捍衛與保障感染者權益,將開罰國防大學創紀錄的 100 萬元,結果現在卻突然傳出不罰了……

 

在此要大聲呼籲疾管署務必堅持捍衛感染者權益的初衷,因為這張罰單透露出的意義不只是確立國防大學有歧視的事實,它還將傳遞一個訊息給其他跟阿立一樣的人,就是政府在感染者權益受到損害時絕對會站出來,國內目前有 803 位感染者為學生,也就是跟阿立一樣的人,其中年紀最輕的才 14 歲,如果國防大學可以因為無知產生歧視,然後去抓到一些他的小辮子就可以處以退學,那麼其他學校是否可以比照辦理?未來其他事件是否只要面對到感染者都會有雙重標準?如此一來這 803 位感染者學生是否將成為台灣教育界的人球?假如疾管署放棄捍衛感染者權益時,除了這 803 位感染者學生外,國內三萬餘名感染者不就瞬間明白在我們被歧視時政府根本不會出來幫忙捍衛權益,難道我們的法律其實就只是寫起來擺著好看的嗎?

 

其實,對於愛滋議題的不理解不只存在國防大學,一般民眾聽到愛滋也是一臉恐懼,其實感染 HIV 只要定時吃藥,讓病毒降低至測不出來,其實感染者就跟得到其他慢性病的患者一樣,可是民眾連最基本的「愛滋病毒 (HIV) 」、「愛滋病 (AIDS) 」與「感染者」都傻傻分不清時,為何會產生恐懼?

 

這其實就是無知,但無知並不可恥,可恥的是以無知為傲,不正視許多醫學上已經瞭解的事實,反而擁抱無知者,明明幾類病毒性肝炎也跟愛滋病毒有一樣的傳播途徑,但卻只有感染愛滋病毒會被社會大眾歧視,就像許多民眾可能還認為感染者們就不應該有性行為(或許正在讀此篇的你也是這樣想),而這種想法卻讓感染者們紛紛陷入恐性的氛圍,好像只要想從事性行為就是想害人,但多數人卻不知道只要感染者們定時服藥,讓血液中的病毒量檢測不到時,這時和他們發生未戴套的性行為 HIV 也不會傳染出去,這表示政府在愛滋教育上得多加把勁,民眾也必須接受新知並打開心房包容感染者,而媒體也該善盡責任,不應該為了點閱率而以聳動標題恐嚇大眾,唯有真正了解才能做到防治,讓無知消失歧視消失,才能真正促使愛滋防疫更完善,因為歧視才是阻止愛滋防疫的首要敵人。

 

※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所學生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