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政變25周年】一場讓前蘇聯瓦解、冷戰結束的未遂政變

用LINE傳送
余尹倫 2016年08月18日 14:48:00

  1991年8月19日,一場突如其來的政變硬生生地扭轉了前蘇聯(USSR)的命運,更甚者,這場政變不但將二戰後宰制大半歐亞大陸的強權推向崩解之途,也讓當時的冷戰(cold war)結束,開啟了至今仍方興未艾的全球化(globalization)。

 

 

時值蘇聯「八月政變」25週年之際,美聯社(AP)特別專訪了這場政變的見證者。從他們口中一窺當時蘇聯人民是如何捍衛蘇聯末代總書記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啟發的民主精神,及不願服從政變領袖的軍官,如何在關鍵時刻選擇與人民站在同一陣線,聰明避開一場或將引爆的血腥內戰。

 

 

1991.8.19

 

1991年8月19日,一位任職前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KGB)的陸軍少校正在俄羅斯鄉村度假,當日早晨一覺醒來發現,廣播機正播報著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的新聞,而新聞中還暗藏一組要求各地休假軍官即刻歸營的暗號。

 

蘇聯共產黨內的強硬派成員,包括KGB主席克留奇科夫(Vladimir Kryuchkov)在內的8位高層官僚,不滿時任總書記兼總統戈巴契夫的「改革」(Perestroika)計畫,認為他將中央權力過度下放至各地共和國政府,形同架空前蘇聯中央勢力,在19日發動政變、企圖解除其在黨內職務並控制蘇聯。

 

 

8位主使者對外宣稱戈巴契夫基於健康因素,無法繼續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的職務,實則軟禁了正在克里米亞個人別墅度假的戈巴契夫。

 

 

葉爾欽成了英雄

 

所幸,3日內克留奇科夫領軍的政變以失敗告終,戈巴契夫也在前蘇聯俄羅斯邦總統葉爾欽(Boris Yeltsin)的斡旋下獲釋。

 

但這短短的72小時卻一舉終結了戈巴契夫試圖挽救分崩離析蘇聯的心願,並幫助葉爾欽建立起捍衛民主的英雄形象,成了這場未遂政變的唯一勝者。葉爾欽在政變中的救助者角色,確立了他在一個新俄羅斯內的政治地位,最終也讓他當上了俄羅斯的首位民選總統。

 

葉爾欽在「八月政變」中最為人所知的,應屬他在站上國會大廈外一輛坦克上譴責這場非法政變的影像。

 

 

 

至今仍備受質疑的決議

 

1988年,戈巴契夫在前蘇聯共產黨第19次大會中不顧黨代表反對,強力地做出決議,承認蘇維埃聯邦內「存在著相異的政治制度,得以自由選出領導人與選擇政治與經濟制度。」導致當時前蘇聯在東歐的附庸國如匈牙利、波蘭、東德等國的政治制度鬆綁,隨後,保加利亞、捷克、羅馬尼亞等國也紛紛脫離前蘇聯。

 

 

KGB主席克留奇科夫的突襲

 

而政變爆發的那(1991)年夏天,戈巴契夫正試圖替團結前蘇聯做出最後努力,在不敵地方共和國的施壓下,他同意草擬一項讓共和國享有更大自治權(包括可自行徵稅及制定預算)的「新聯邦條約」,承認俄羅斯邦及其餘14個前蘇聯加盟共和國享有的主權,換取他們對一個中央蘇維埃政權的支持。

 

這項條約原定在8月20日簽署,但主導政變的KGB主席克留奇科夫下令19日率先在莫斯科發動政變。

 

 

莫斯科人民上街捍衛民主

 

政變主使者一聲令下,數百台坦克駛進莫斯科,該邦總統葉爾欽與他的保鑣主管柯爾札可夫(Alexander Korzhakov)及職員聽聞風聲後,立即駕車前往他在市內的總統辦公室、現在俄羅斯政府所在地「白宮」(White House)。

 

柯爾札可夫透露,抵達白宮後看見建築物外前來聲援合法政權的民眾時,眾人頓時鬆了一氣,「正是那刻,每個人開始冷靜下來,並相信莫斯科人民(Muscovites)將與我們並肩作戰。」

 

 

當年18歲、站在白宮外聲援的羅戈津(Leonid Ragozin)回憶道,當日下著滂沱大雨,數千位民眾仍自主地組成一道道人牆,阻斷坦克去路,其餘數百位民眾則提供自家的免費茶水、食物,作為示威者最強力的後盾。

 

政變領袖接管了報社與電視臺,不讓總統葉爾欽透過媒體釋放譴責政變的消息,最後,葉爾欽選擇與國外媒體合作,成功將政府被坦克包圍的影像散播出去。

 

 

KGB軍官「變節」

 

當時白宮外的示威者,不斷嘗試說服坦克車上的軍官,放棄聽從上級指揮加入示威陣營,而其中的一次交涉,成功讓葉夫多基莫夫(Sergei Yevdokimov)少校及其率領的6輛坦克「變節」。

 

 

葉夫多基莫夫少校的大隊在19日清晨6點被人叫醒,表示上級要求他們即刻前往莫斯科支援,當時沒人知道政變已經爆發,但對一支坦克部隊被派遣至國家首都一事,起了疑心,「在我趕到白宮並了解政變爆發後,我決定不要輕舉妄動,做出任何會造成人員傷亡的行動。」葉夫多基莫夫少校回憶道。

 

當時葉爾欽的左右手柯爾札可夫曾詢問過葉夫多基莫夫少校,是否願意幫助暫居劣勢的總統,「你知道他們(政變主謀)是罪犯吧?你願意幫助我們嗎?」「我知道。我願意。」儘管面臨違抗命令被送進大牢的風險,少校仍這麼回道。

 

1991年,示威者群聚在俄羅斯「白宮」(White House)前。(美聯社)

 

喝醉酒躲避指令

 

正如葉夫多基莫夫少校,另一名在俄羅斯鄉野度假的KGB職員謝耶夫(Shiryayev)少校也面臨著同樣的道德難題。當時的他因正處休假,未如其他KGB同袍被要求去逮捕支持戈巴契夫改革的議員,但謝耶夫回憶,那群承受上級命令的軍官其實並未服從指令,反倒是想盡辦法替自己脫身。

 

「我們趕緊找了在當天生日的同袍,然後(藉機)喝個爛醉,這是一個典型的『俄羅斯式』的處理方法(a purely Russian solution)。他們通常會如何懲處當班喝酒的軍官?他們可以責備你、開除你、降低你的軍階、他們可以一手摧毀你的職涯,但這麼做(當班喝酒)不會讓你進大牢。」因此,19日當天謝耶夫和數十位軍官不是選擇喝醉、請病假,就是呆站在KGB總部外喝茶、抽菸數小時,堅決不加入政變行動。

 

 

「每個人都了解到這會演變成一場災難,我們被要求服從完全不合法的指令,而它將可能引爆一場內戰。」謝耶夫說。

 

謝耶夫於1994年辭去KGB的職務,現為俄羅斯國內少見的獨立報社《新報》(Novaya Gazeta)副主任。

 

未遂政變預示前蘇聯的終結

 

政變開始不到2日,KGB主席克留奇科夫便意識到自己未獲KGB總部職員的支持。不久後,葉爾欽接獲一通政變主謀宣布投降的電話,被軟禁的戈巴契夫也隨即獲釋。

 

1991年的「八月政變」宣告失敗後,克留奇科夫與其他6位主謀遭逮,但全數在1994年獲特赦出獄,其中部分成員重返俄羅斯政府部門工作,第8位主謀則在被逮前自殺生亡。

 

這場未遂政變雖然短命,卻預示了前蘇聯的瓦解,1991年12月25日,戈巴契夫簽署文告,宣佈辭職,前蘇聯正式解體,新俄羅斯隨之誕生。

 

 

漸趨集權的俄羅斯無法與當年比擬

 

外界常說,俄羅斯在其強勢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的領導下,正走向前蘇聯時期極權統治的回頭路,但參與過25年前那場政變的人則認為,前蘇聯的極權統治時代早是一去不復返(is gone for good)。

 

羅戈津透露,「現在的政體是十分壓迫沒錯,但自由不僅是可以(依個人意願)投票選擇政黨,它亦包括自由選擇生活方式、旅行、職業的權利,這點你在前蘇聯時期是找不到的,那才是真正的極權統治。」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