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反叛 奈及利亞女作家寫出一場女權革命

杜曜霖 2016年08月19日 23:17:00

赫帝莎盼點滴之力逐漸改變奈及利亞。(湯森路透)

位於奈及利亞卡諾(Kano, Nigeria)的傳統市場一隅,林立在生鮮蔬菜、塑膠水壺、手染布料等攤販之間,一個堆滿簡陋印製書籍的攤販,正悄悄的藉販賣關於反對女童早婚等穆斯林傳統的書籍,推動一場女權革命。

 

藉廣播潛移默化

 

包含此攤販在內,一連串的文學運動正如火如荼的在北奈及利亞的城市卡諾展開。大批年輕女性,藉言情小說,抨擊激進組織博科聖地(Boko Haram)。博科聖地的中文意指「西方教育即罪惡」,該組織持極端伊斯蘭主義,且發動襲擊的消息,時有所聞。

 

組織14日發布綁架偏遠學校218位女學生的視頻,更助長了這場女權的抗爭。

 

延伸閱讀:《恐怖組織博科哈蘭分裂後 公布遭俘女學生影片

 

「我們寫作的目的不僅是要教育民眾、打響知名度,更是要記錄正發生在我們社會、觸及著他人生命經驗的事情。」小說家赫帝莎 (Hadiza Nuhu Gudaji)說。同為知名作家及罕見女性意見領袖的赫帝莎,時常受邀廣播節目,給予聽眾建議。

 

 

她提及一次在節目中,一位15歲的女孩call-in,希望赫帝莎能藉節目向父親喊話,打消父親逼迫她出嫁的念頭。「女孩的父親,如果你正在收聽,並聽見女孩的心聲。」赫帝莎接著說,「如果你逼迫她,她或許不會有美滿的婚姻,更有可能因此逃跑,落得更糟的下場。」節目播出幾周後,女孩致電感謝赫帝莎,表示自己不用出嫁且已順利的回到學校讀書了。

 

圍牆內認真學習的奈國少女。(湯森路透)

 

年輕女孩習字

 

此外,赫帝莎每天固定於廣播節目中朗讀她的小說《愛的文學》(Littattafan soyayya),讓不識字的聽眾,也能夠體驗文學之美。隨著小說大受歡迎,越來越多年輕女孩開始學習識字,希望能夠進一步閱讀。

 

這在平均每5位女孩只有1位受教育,且女孩多半在13、14歲就被迫放棄教育,結婚生子的博科聖地(Boko Haram)中,無疑是一件創舉。談及博科聖地,赫帝莎認為,該組織不是真的反對教育,他們只是藉女子教育來掩飾真正的政治意圖。「他們的行為和伊斯蘭教義是相悖的。」她這麼說。

 

赫帝莎 的廣播節目。(湯森路透)

 

然而,赫帝莎等人創作的言情小說,也同樣遭受與伊斯蘭教義相悖的指責。評論家指出,這類小說,賦予女孩不切實際的期待,更可能煽動反叛。其中,遭受最多批評的是一本以女校中女同志戀情為題材的小說《Matsayin Lover》。作者阿布杜拉.烏巴.亞當(Abdulla Uba Adam)表示,儘管小說面臨多方阻撓,更遭人威脅,要求強制下架,他仍相信此小說確切反映現實。

 

奈國女性前往書報攤購買印刷書籍。(湯森路透)

 

 

仍堅持部分傳統

 

而其他小說家,也屢因書寫敏感議題,遭遇挑戰,甚至危險。「如果我寫和夫妻有關的內容,頂多寫到親吻,就不能再深入了。」對於寫作十分謹慎的赫帝莎這麼說。但並非所有的言情小說都是對於現狀的挑戰。小說題材廣泛,自麻雀變鳳凰到如何面對丈夫再婚皆有。

 

閱讀中的奈國女性。(湯森路透)

 

儘管作為女權推動者,赫帝莎仍謹守部份傳統。譬如,邀請2名男性記者進家中採訪前,仍要尋求丈夫同意、兒女對父母必須言聽計從等。

 

「如果女兒喜歡上別的男生,爸媽覺得兩方不適合,他們就必須分開,沒有商量空間。」邊說邊看著女兒,即便提倡女權,在言談間,仍不難發現赫帝莎對於傳統的幾分堅持。

 

奈國出版工人。(湯森路透)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