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精選】獎牌數下滑,中國體育制度引發反思

紐約時報 2016年08月20日 10:23:00

贏得銀牌的中國水上芭蕾選手接受媒體攝影(湯森路透)

里約熱內盧(Rio de Janeiro)的奧運聖火尚未熄滅,中國已經深深陷入了一場有關本國在本屆夏季奧運會上的表現的討論。很多中國人懷疑,中國曾經對獎牌永不滿足的渴望是否達到了極限。

 

中國正在爭取超越英國,成為金牌榜上僅次於美國的亞軍。在夏季奧運會上,中國常常取得第二名的成績,但這次的金牌數和獎牌總數大幅減少,特別是在中國的一些強項上。在一個習慣用獎牌數量來衡量其日漸提升的國力的國家,這種情況引發了憂慮。

 

對這裡的很多運動員和體育迷來說,即便是小幅度的成績下滑都令人心痛。

 

中國韻律體操選手尚蓉在排名賽中取得第24位(湯森路透)

 

「我們確實沒有表現出我們的最好水平,」曾在2000年的奧運會上贏得金牌的中國退役體操運動員劉璇在接受電話採訪時說。她談論的是中國體操代表隊。劉璇對裁判表示不滿,但也承認中國隊的準備工作有問題。

 

「我們的隊員都很年輕,而且整體比較缺乏大賽經驗,」劉璇說。「在像奧運會這樣的賽場上,一點小小的失誤都會使你和金牌失之交臂。」

 

對很多國家,尤其是較為貧窮的國家來說,金牌數排名第二——或第三,如果中國在接下來的幾天成績不佳的話——都屬於夢想成真。但在中國,這種討論反映出了公眾的矛盾心態。他們既對國際體育賽事上的成就感到自豪,但又不再確信獎牌值得運動員和納稅人一心一意地做出這麼大的犧牲。

 

還有不少人對政府體育管理部門持批評態度,稱其未能迅速適應不斷變化的社會。報章評論和專家認為,在中國,被家長送去接受成為奧運冠軍所需的艱苦訓練的孩子減少了。

 

中國的運動員通常來自小城鎮,他們的父母認為體校的艱苦訓練是子女通往更美好生活的一個途徑。但教練和專家表示,如今願意把孩子的未來賭在贏得奧運獎牌這個渺茫希望上的家長減少了,並且體育管理部門未能採取足夠的措施,吸引更多的孩子加入業餘俱樂部和校隊。

 

「不像以前,」在中國東部的皇亭競技體育學校擔任體操主教練的李桂青在電話上說。「吃苦的精神不在了。」

 

贏得男子58公斤級跆拳道金牌的中國選手趙帥(湯森路透)

 

總部設在上海的英文網站「中國體育評論」的主編楊凝(David Yang)接受電話採訪時表示,和改革中國經濟一樣,問題在於習近平主席領導的政府是否願意推行可能會引起爭議的改革——它們會放鬆自上而下的管控,並讓官員丟飯碗。

 

「結果證明了反思的必要,但體育總局改變自己是比較難的,」他說。「到現在,有很多是喊口號的,但真正動作還不太多。」

 

研究中國體育運動的美國密蘇里大學聖路易斯分校(University of Missouri-St. Louis)人類學家蘇珊‧布勞內爾(Susan Brownell)在電子郵件中表示,中國「接受了未來一段時間內美國在體育上的優勢,覺得有其他一些事情需要糾正,然後才能真正地和我們對決」。

 

「我認為這種成績下滑近期會持續下去,」研究對象也包括奧運會的布勞內爾教授還說。「他們的確有一些需要注意的問題,如整體的政治改革、打擊腐敗、體育制度改革等。」

 

本屆奧運會開幕前,中國的一些新聞報導預言,本國運動員最高可能會贏得36枚金牌。很多外國分析師的預測數字也類似。至於較低的估算值,體育娛樂數據公司「Gracenote」預測,中國將獲得29塊金牌。

 

「我覺得中國會排在第二位,」Gracenote Sports的分析事務負責人西蒙‧格利夫(Simon Gleave)週四在荷蘭尼沃海恩(Nieuwegein)接受電話採訪時說。他估計到奧運會週日閉幕時,中國最後可能會贏得24枚金牌。在2012年的倫敦奧運會上,中國獲得了38枚金牌,遠超英國。

 

「他們奪冠希望最大的項目還有很多,」他說,並指出了輕艇、跳水和羽毛球項目中的熱門中國選手。「大不列顛的奪金希望比較小。」

 

贏得男子羽球雙打金牌的中國選手傅海峰和張楠(湯森路透)

 

即便如此,官方新聞媒體和網路論壇上的一些評論還是在抨擊中國隊未能獲得足夠的獎牌。

 

「開什麼玩笑?一個排名從未超過中國的國家就要超過我們了,」中國主要的官方通訊社《新華社》本週在Twitter上發表貼文。(後來,這條評論刪除了。)

 

「從獎牌數量來看,用『殤』字並不為過,」另一家官方通訊社《中國新聞社》這樣評價中國隊在體操項目上的成績。在最近幾屆奧運會上,中國隊在體操項目上一直佔據霸主地位。

 

在里約,中國體操運動員僅獲得兩枚銅牌。在2012年的倫敦,他們獲得12枚獎牌,其中5枚是金牌。在2008年的北京,他們獲得了11枚金牌、共18枚獎牌。分析師格利夫表示,在傳統強項羽毛球和游泳上,中國運動員的表現也不及往屆奧運會。

 

格利夫稱,中國隊獎牌數不足「是因為在數量有限的幾個運動項目上表現不盡如人意」。

 

「並不是整支隊伍都差很多。」他說。

 

似乎是為了平衡公眾的失望,官方新聞媒體在最近幾天主張,中國不再像以前那麼重視奧運會上的勝利,特別是2008年北京奧運會期間那樣。

 

「公眾的態度肯定還是有一定變化的,從以前純粹看作是為國爭光的比賽、競技和任務,慢慢開始轉變到能以一個更加輕鬆開放的心態去看待和享受奧運吧,」退役體操運動員劉璇說。

 

即便發生了這種轉變,中國對奧林匹克運動的迷戀似乎遠未結束。當局花費巨資,以確保北京奧運會完美無瑕。儘管幾乎沒有自然積雪,但北京和附近的張家口正在籌備2022年的冬奧會。

 

因為在里約對曾因使用違禁藥物而被禁賽三個月的中國對手態度輕慢,一名澳大利亞游泳運動員引發了中國民眾的憤怒。這也表明,有多少民族自豪感依然維繫於此。

 

澳洲泳將賀頓(中)嘲諷中國選手孫楊(左)是「服禁藥的騙子」(drug cheats),引發中國網友群起反彈。(湯森路透)

 

中國運動員很可能會感受到,需提高水準來備戰2020年東京夏季奧運會的壓力。在中國,民眾對日本懷有深深的敵意,而政府已要求中國排在東京奧運會獎牌榜的最前列。格利夫表示,這個長遠目標可能有助於解釋中國在里約的部分失利。

 

「中國帶去里約的參賽選手的年紀,要比2012年和2008年的選手小一些,」他說。「在我看來,這表明這麼做是有一定的計劃的,讓更年輕的運動員有機會參加奧運會是為了備戰東京。」

 

 

By 储百亮(Chris Buckley)©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本文由美國《紐約時報》授權《上報》刊出,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中國 奧運

熱門影音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