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生醫前沿:打擊抗生素抗藥性 IMF應該帶頭領導

歐尼爾(Jim O'Neill ) 2017年10月08日 15:00:00

 

歐尼爾

●高盛資產管理前董事長

●英國前財政部長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榮譽經濟學教授

 

經英國的獨立研究「對抗生素抗藥性的反思」(Review on AMR)推波助瀾,這個月是聯合國(UN)「抗生素抗藥性高峰會」(High-Level Meeting on Antimicrobial Resistance)首度屆滿周年。對身為該研究負責人的我、我的團隊與英國醫療總監(CMO)戴維斯(Sally Davies)而言,去年的這一刻著實令人欣喜。

 

去年的高峰會決議,與會國代表需在2年後,也就是2018年9月再度聚首,好評估進度。這場高峰會也呼籲成立「跨部門協調小組」(Interagency Coordination Group),在這2年內指導各方對付抗生素抗藥性(AMR)。就我所知,這個小組將由非常盡心盡責的人士所帶領。而且更廣泛地來說,各國與國際間的政策制定者已開始更加關注AMR的威脅。

 

G20同意農業逐步禁用抗生素

 

事實上,聯合國的高峰會過後,「20國集團」(G20)也針對打擊AMR做出引人注目的承諾。在20國集團7月於德國漢堡(Hamburg)的峰會上,各國政府同意建立「研發合作樞紐」(R&D Collaboration Hub),並開始在農業方面逐步淘汰抗生素,農業生產者一般使用抗生素促進動物生長。

 

前述英國研究建議,應再投入20億美元用於AMR的初步研究,當然也樂見這個「研發合作樞紐」的成立。不過,G20同意在農業上限制使用抗生素,具有更重大的意義。過去,G20的要員始終抗拒做出類似承諾。聯合國「抗生素抗藥性高峰會」的參考文件甚至對農業隻字未提,因為唯恐這會讓最終共識胎死腹中。

 

聯合國與G20做出的努力值得鼓勵,但與AMR的戰鬥仍未告終,而且可能才剛剛開始。未來,各國與聯合國等國際組織將承擔一大挑戰。我們如何能確認,這些政府與機構遵循他們崇高的宣示?

 

評估經濟風險需納入公衛議題

 

首先,我們可以看看經濟與公共衛生的交集。國際組織有多種方式運用經濟政策槓桿,來大幅減少傳染病爆發的可能性,並加強脆弱國家對這種危險的復原力。

 

在我看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應該帶頭領導。正如桑德斯(Peter Sands)與其同僚2016年5月發表在《刺胳針》(The Lancet,重量級醫學期刊)的研究指出,傳染病爆發將造成巨大的經濟成本,但在評估總體經濟的風險時,這卻鮮少甚至從未被納入考量。IMF已定期評估各國的經濟健全程度,其分析獲得金融市場高度重視。為了經濟乃至公共衛生著想,IMF最好也開始追蹤各國打擊AMR的進展。

 

早在十幾年前,歐盟(EU)便宣稱將全面淘汰以抗生素促進動物生長。但除了非專門的調查記者之外,有誰真的深入研究過歐盟成員國針對此目標的進展?

 

對於英國政府以正式的政策回應我們的建議,我與「對抗生素抗藥性的反思」的研究同僚印象非常深刻,尤其是在以下方面:減少抗生素處方、預防醫院內感染、於農業限制抗生素的使用,來到每公斤家畜僅能施打50毫克。

 

開發新藥需要市場獎勵機制

 

過去一年來,我在多所致力對付AMR威脅的英國大學公開演說。看到越來越多學術研究人員深耕此領域,著實鼓舞人心。但詢問過台下聽眾後,我發現很少有人了解政府的政策回應。這當然有可能代表我的聽眾僅僅只是不知情,但我對此持懷疑態度。較可能的是,政府根本沒有貫徹承諾。

 

作為例行經濟評估的一部分,IMF很適合對此問題尋根究底。針對不那麼富裕的國家進行研究,將更有參考價值,因為預防傳染病爆發,能直接促進其長期經濟成長。

 

在聯合國「抗生素抗藥性高峰會」屆滿一周年之際,我還掛念一件事。針對鼓勵開發新藥與新診斷方法的市場獎勵機制,政策制定者仍需就其資金來源達成共識。這類革新對預防、檢測AMR來說至關重要,而透過獎勵機制來鼓舞對方,逐漸被視為可行之道。同樣地,IMF也能對此議題提供寶貴建議。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Tackling AMR With the IMF 》,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