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司法視角:川普親信深陷「俄羅斯門」 難逃特別檢察官鷹眼 

德魯(Elizabeth Drew) 2017年10月10日 07:00:00

 

德魯

出生於美國(1935)
美國知名政治新聞記者與作家,《紐約書評》(New York Review of Books)固定撰稿人
著有《華盛頓札記:報導水門事件和尼克森的下臺》

 

 

美國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在調查俄羅斯是否影響2016總統大選,以及川普(Donald Trump)團隊有無勾結克里姆林宮時,搜到相關具體文件。當美國新聞在上周報出此訊息後,川普本已揣揣不安的團隊更是嚇出一身冷汗。這些即將移交的檔案指出某些耳熟能詳的事件,可能使得川普被控妨礙司法,又或者說,這些檔案至少顯示出川普的競選團隊不排斥與俄羅斯人接觸。

 

 

為何川普急於保護弗林?
 

 

川普之所以可能、甚至是極高機率要面對妨礙司法指控,是因為川普不斷嘗試各種方法阻止調查活動,尤其是川普要聯邦調查局(FBI)局長柯米(James Comey)在調查退休將軍弗林(Michael Flynn)時高抬貴手。川普很不情願地解雇了這位前國家安全顧問,對外宣稱的理由是因為他在解釋選舉後與俄羅斯大使通話此事時,向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說了謊。

 

彭斯之後向全國保證,弗林和俄國駐美大使僅有簡單的寒暄,比如互致耶誕問候,但事實上,他們討論了川普取消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對俄羅斯制裁的可能性。歐巴馬制裁俄羅斯是為懲罰該國干預美國大選的活動,而穆勒理所當然想知道川普是否知曉或同意弗林的討論。

 

川普還曾要求美國高級情報官員竭力說服柯米高抬貴手放過弗林。在這有一個很大的疑問:為什麼川普急於保護弗林呢?弗林是否握有對這位總統不利的資訊?

 

 

川普競選總幹事、女婿都被調查

 

 

再來是川普5月開除柯米,而白宮親信曾就解雇原因發表誤導性評論。不過川普事後在某次電視採訪中表示,當他解雇科米時,他主要考慮的是「俄羅斯那件事」。隔天,在橢圓形辦公室的會議上,川普告訴俄羅斯高官,解雇柯米緩解了他身上承受的「巨大壓力」。

 

就跟尼克森(Richard Nixon)在水門案中學到的教訓一樣,總統解雇自己的調查局長絕沒有什麼好結果。川普解雇柯米後卻必須面對穆勒,而穆勒曾在民主和共和兩黨執政期間擔任聯邦調查局局長,他的正直誠實獲得兩黨的共同稱頌。

 

因為穆勒的調查而可能面對刑事指控的,可不止川普一位。川普前競選總幹事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和川普女婿庫許納(Jared Kushner)也同樣被穆勒列入調查對象。庫許納及其妻子伊凡卡(Ivanka Trump)(據說是這位總統最鍾愛的子女)在白宮都擁有辦公室,而令人不可置信的是,庫許納曾經參與了許多議題,包括解決以巴衝突、重組聯邦政府。

 

 

庫許納尋求俄羅斯銀行協助

 

 

穆勒特別聘請了金融犯罪專家,這在其他目標人物看來絕對是不祥預兆。正當穆勒在調查庫許納的競選活動,外界普遍認為米勒也關注著庫許納龐大的房地產事業。幾年前,庫許納及其父親買下紐約最昂貴的建築物,第五大街666號,導致他們無法償還抵押貸款,背上巨額債務。由於庫許納急於確保現金充裕,他跑去尋求外國貸款幫忙,其中包括一位與普京(Vladimir Putin)相當親密的俄羅斯銀行家。

 

米勒針對馬納福特進行調查也是眾所皆知的事。馬納福特在之前的職業生涯中,曾多次擔任說客和政治顧問的角色,他最惡名昭彰的客戶之一是親俄的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亞努科維奇在贏得烏克蘭總統選舉後,曾以莫須有的罪名監禁自己的主要對手,也就是烏克蘭前總理。

 

穆勒的調查團隊正全力調查馬納福特的各種交易,包括在世界各地的專案、債務、藏在國外避稅場所的資金、涉嫌洗錢活動等等。

 

 

俄國提供希拉蕊醜聞給川普長子

 

 

為了對馬納福特施壓,穆勒甚至突襲了他在維吉尼亞州北邊的住宅,讓馬納福特知道他會遭到起訴,而這樣做的目的很可能是為了說服馬納福特出賣川普。儘管馬納福特在窘迫的烏克蘭醜聞爆發後,於2016年8月被解雇,但川普不顧助手的反對,繼續在總統任期之初與馬納福特保持聯繫。

 

最近有消息指出,在2016年馬納福特仍擔任競選主席期間,他向某俄羅斯有權人士彙報了有關總統競選現狀的情況。競選主席通常是忙到無法處理這種任務的。

 

穆勒顯然希望「策反」弗林和馬納福特,而總統的長子川普二世(Donald Trump Jr.)也很可能在這場醜聞擴散的過程中,被捲入風暴。穆勒最感興趣的是2016年6月在川普大廈召開的一場會議,會議雙方分別是川普競選團隊的高層人士還有與克林姆林宮關係密切的俄國律師,這位俄國律師提供了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的醜聞給川普二世,讓這位總統候選人的兒子感到相當興奮。(「我太高興了。」他在電子郵件中回覆道。)

 

 

川普對俄國立場偏軟弱

 

 

川普二世起先稱這次會議是在討論美國公民收養俄羅斯嬰兒(俄羅斯總統普京於2012年禁止此一行為),但事實上,他們是在商討制裁問題和有關俄羅斯利益的事務。儘管庫許納和川普二世堅持會議最後沒有任何實際成果,不過這一點還未獲得證實。另外,穆勒也想多了解川普所撰寫的一份聲明,在撰寫聲明時,川普人正搭乘空軍一號從歐洲飛回美國。該聲明再一次誤導大眾對川普大廈中會議討論內容的理解。

 

一年多以來,川普一直堅稱他在俄羅斯沒有商業利益,也沒有向該國進行任何借貸,但他對普京的軟弱立場仍然令人匪夷所思。最近,川普企業被發現曾試圖在莫斯科修建一棟高聳的川普大廈,這項工程在他擔任總統候選人期間依然持續進行,後來因為缺少許可證和土地才被迫放棄。

 

對穆勒俄羅斯調查的關注,在華盛頓特區如潮水般起起落落,但直到穆勒相信他掌握了所有需要知道的情況之前,調查活動絕不會停止。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 The Shape of Charges to Come?​》,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延伸閱讀】

「俄羅斯門」持續延燒 川普想出奇招「特赦自己」?

「俄羅斯門」新發展 川普前競選總幹事欲向俄大亨爆料選情​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