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政經視角:政治至上的「非自由資本主義」  破壞國家繁榮與優勢

羅斯托斯基(Jacek Rostowski) 2017年10月11日 07:00:00

 

羅斯托斯基

●波蘭前副總理

●波蘭前財政部長

 

 

像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與波蘭執政黨黨魁卡辰斯基(Jarosław Kaczyński)那樣的民粹主義者,還有如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跟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那樣的威權主義者,他們不但都具備匈牙利總理奧爾班(Viktor Orbán)所謂的「非自由主義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特徵,還各自孕育了一種形式的「非自由資本主義」(illiberal capitalism)。

 

但「非自由資本主義」的具體含義是什麼?與「非自由主義民主」又是如何彼此相容?首先,作為民族主義者,川普、艾爾多安、普京和奧爾班不是將市場經濟視為提高活力、效率、繁榮和個體自由的手段,主要是視市場經濟為增強國家實力的工具。

 

普京認可國家擁有公民資產所有權

 

歷史上,關於市場和國家的關係,出現過眾多極權主義右翼思想流派。納粹是一個極端例子,它建立了「統治經濟」(command economy),同時維持私有財產度和收入高度不平等。另一個極端案例是二十世紀初歐洲和美國的社會達爾文主義者,他們要求國內自由市場不受約束,在這個市場中,只有「最適者」才能生存,使國家更加強大。

 

如今,俄羅斯落於「非自由資本主義」光譜極端值的一端。普京將蘇聯解體視為經濟失敗,他認為私有財產和市場能讓俄羅斯經濟在面對西方制裁時更加堅韌,但他也相信,私有財產權的重要性次於俄羅斯「國家安全」需求。這就代表所有權永遠伴隨著條件

 

與其前「國家安全委員會」(KGB)官員身分相符,普京也相信俄羅斯國家擁有其公民國內外私有資產的「終極所有權」。因此,跨國經營的俄羅斯寡頭和企業,比如與川普組織打過交道的那些,都是俄羅斯外交政策的可用棋子。

 

川普擁護保護主義和廉價貨幣

 

希特勒曾經嘲弄道,布爾什維克只是將生產手段國有化,而納粹更進一步,把人民本身也國有化了。儘管這是更加極端的說法,但這接近普京本人對資本家和國家關係的理解,在普京看來,哪怕是最富有的俄羅斯寡頭,其本質亦不過是國家的農奴。

 

在俄羅斯高度集中所有權的結構下,克里姆林宮控制財產等同於控制政治。國家不必試圖控制上百萬位中產階級,只需要部署秘密員警管理幾十位寡頭即可。

 

川普則位在當今「非自由資本主義」極端值的另一方向:他和普京一樣對收入高度不平等深惡痛絕,但他不傾向用國家來為特定商人(他自己除外)謀利。結果,他的政府一直在用行政命令推翻諸多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所引入的管制。

 

儘管如此,川普支持自由市場政策仍有例外。他擁護保護主義和廉價貨幣(cheap money),原因想必是這些條件十分有利於他的核心票倉——白人勞工階級。

 

土耳其總統背離民主承諾

 

但是,如果川普繼續沿著保護主義的道路走下去,美國貿易夥伴將會開始反擊,目標通常是直接針對川普的票倉。例如,歐盟最近威脅要對肯塔基波旁威士忌(Kentucky bourbon)徵收關稅。在這樣的威脅下,川普的經濟民粹主義極有可能表現得相當節制,避免顯然會傷及白人勞工階級的公開市場政策。

 

在土耳其,2003年艾爾多安以虔誠的穆斯林安那托利亞企業家形象問鼎權力。艾爾多安一反土耳其凱末爾派執政菁英傳統國家主義,引入了公開市場的改革,透過支持土耳其民主制度,假裝致力於推進土耳其加入歐盟的計畫。

 

在達成自己的政治目的後,艾爾多安正背離他的民主承諾,但他對市場資本主義是否也會這樣,還有待觀察。即使在剛就任的時候,艾爾多安對自由市場的支持也從未阻止他攻訐他所幻想的經濟陰謀,但如果他試圖重走國家主義的老路,土耳其國內崛起的企業家階層可能會與他反目。

 

波蘭執政黨走經濟民粹主義

 

在匈牙利,奧爾班對資本主義的方針更加複雜。儘管他常常被西方稱為「民粹主義者」,但他的方針其實結合了社會達爾文主義和民族主義。他一方面引入有利於富人的單一所得稅,以及只有較高收入家庭才能獲益的兒童稅收優惠;另一方面則和普京一樣,奧爾班鞏固著一個「友好」的寡頭小團體,透過控制匈牙利媒體等手段,以維持權力。

 

卡辰斯基是「非自由資本主義」者中,在經濟層面上最民粹主義的人。他以社會達爾文主義者起家,曾經引入了日後啟發奧爾班的兒童稅收優惠,但自從他的「法律與公正黨」(PiS)於2015年重獲權力後,卡辰斯基的首要政策變成生育補貼,波蘭家庭生完第一胎以後,每多生一胎每個月便能多得115歐元現金(約新台幣4100元)。

 

此外,卡辰斯基還要求提高最低退休金的金額,而非提高所有退休金,另外還調降退休年齡。這政策廣受農村低收入選民的支持,即使退休金體制變得更加難以為繼。至於貿易,卡辰斯基政府大聲反對直接不利波蘭的保護主義,比如法國總統馬卡洪(Emmanuel Macron)提出改變勞工代表(delegated workers)機制。

 

獨立司法遭破壞將傷害經濟發展

 

如今,「非自由資本主義」的例子包含容忍極端不平等到支持完全重分配,從唯我獨尊的國家主義到廣泛的市場去管制化。除了保護主義這一共同傾向,它們似乎沒什麼共同點,但比每個政府各自經濟政策更重要的是,他們各自的政治導向。

 

本文所討論的5位領導人都批評自身國家的司法獨立,這絕非巧合。的確,普京和艾爾多安的鎮壓,比川普的推特和PiS今年(2017)夏天中止的司法改革嘗試更加有效。但在每個例子中,獨立法官都被視為對立的掌權者。

 

在政治第一的情況下,就會出現驅使法律屈服於個人意志的情況,但如果沒有法治,企業就會擔心無法執行合約和私人財產權,或是得不到獨立的仲裁,導致經濟無法保持強勁的長期成長。因此,政治擺第一的非自由民主者最終將破壞國家的繁榮和優勢,從而也破壞自己的合法性。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The Anatomy of Illiberal Capitalism 》,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延伸閱讀】

●《大家論壇》波蘭視角:俄國黑幫與克里姆林宮聯手操弄波蘭政權​

 【大家熱議影片】波蘭學壞 藉干預司法鞏固權力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