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台灣人的文明與寶可夢

用LINE傳送
洪嘉宏 2016年08月22日 13:36:00

北投公園因手機遊戲Pokemon Go吸引了大量的玩家前往。(翻攝自PTT/作者:xinya707)

日前結束日本旅行,到久違月餘的住家附近慢跑時,一如網路所言,真切體會到《寶可夢》旋風在台灣已是萬人空巷;對照多年前的《神奇寶貝》熱潮,更是跨越各種族群。由於我在大學開設全球化相關課程,因而也手遊一番。 

 

遊戲介面上擴增實境的馬路既是我熟悉的街巷,卻又因過於順暢無阻而顯得陌生詭異,虛擬與現實世界在手機上的對話,導引我在台日文化間審思。

  

那晚,行動不便的家人抵達東京成田機場後,經由航空公司MAAS協助到第二航站搭乘電鐵。甫買完票,負責售票的票務員便直奔殘障閘門,接著不遠處一個職員小跑步來帶領我們。到了月台,那位職員以標準的日式鞠躬和我們行禮如儀道別。半小時後,我們搭乘的電車正要準時進站,一位穿著電車制服的職員,提著水平接合板走來,為輪椅和車廂無縫接軌。而這位老兄不正是一路為我們導引的那位先生嗎?

 

接合板讓輪椅和車廂無縫接軌。(照片由作者提供)

 

 

無法設置箱型電梯時,備有服務鈕及專人服務的電動升降機。(照片由作者提供)

 

 

貼心的協助,免去行動不便者的身心苦痛。(照片由作者提供)

 

力求人人平等的寺廟無障礙設施。(照片由作者提供)

 

售票員不特別殷勤卻敬業的服務態度,令人感到自在與尊嚴;而領路職員先行離開,只在列車進站時現身,也不讓我們在候車過程中感到一絲彆扭,我猜這是來自日本人不喜歡麻煩別人的同理心,以及讓客人賓至如歸的觀念吧!

  

四十分鐘後,列車靠站目的地上野,我們座位所在的車廂門口已經守候一位拿著同樣接合板的制服職員,一秒不差,多麼令人欽佩的「一條龍」服務!之後我們從東京都到長野縣,無論是新幹線或其他電車,這一條龍的電鐵文明,始終都在;若有旅行計畫,也可事先申請協助。即便偶遇空間老舊,因而難以興建箱型電梯的狀況,也備有電動升降機與服務鈕,一向內斂的日本民眾甚至會提供協助。行在街道,輪椅也幾乎暢行少阻。

  

回頭看晚近發展的台灣高鐵以及捷運,由於硬體設計遠較日本先進,行動不便的朋友多數並不需要接合板,而台鐵近年也有這類進步服務。台灣在電鐵系統硬體上的無障礙設施,大致朝向以人為本的道路進步中。

 

然而,在台灣,或許只有特定旅遊業的「一條龍」比較頭好壯壯,交通的這條龍卻斷頭殘尾,始於電鐵,也終於電鐵。行動不便的朋友,一出電鐵,進入叢林般的街道,恐怕就要自求多福―導盲磚欲續還斷、汽機單車四處違停、騎樓塞滿商家雜物、行人居家式地緩步佔道,當然還有許多在虛擬與現實間徘迴的寶可夢大師。

  

台灣人性的善惡和日本相較,不特別多或少,也無絕對優劣位階。眾人皆知文明不在於高檔餐廳或摩天大廈,而是能主動思考人的需要與困難,能把自己的自由和對他人的尊重放在天秤的兩端。不少台灣人固然熱情率真,然而,當自由趨於率性,在許多個體的率爾操觚下,街道秩序就成為台灣人我關係與社會行為的整體縮影。

 

多年前神奇寶貝風靡台灣時,我帶的小學生像一個個博物學家,主動進行了任務式合作學習,他們深入研究了精靈生態的屬性、進化、分類與技能,進而有效建構出屬於自己的一種新的學習生態。因此,今年神奇寶貝以寶可夢之姿席捲全球,並重返台灣,我是持開放心態的。  

  

低頭端詳手機介面上通暢的道路,再抬頭看看路上醉心抓寶的同胞時,我多希望,這股風潮能夠再像多年前一樣,成為神乎其技的自主式教育。

  

我夢囈式地狂想,如果這些大師都去抓私佔違停的怪獸(當然交通問題沒這麼簡單,但其實也可以從簡單的開始),同時不讓自己成為周處之害的話,我們或許就能從風行全球的擴增實境中進化,攫取屬於自己在地化的寶可夢。這是我身為台灣人的寶可夢啊!

 

※作者為國立宜蘭大學博雅教育中心兼任助理教授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