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喜歡的人在一起了 但是他的陰莖卻插不進來...

木靈 2017年10月22日 21:00:00

示意圖,非當事人(mrhayata@CC.BY 2.0)

木靈從小在日本鄉下長大,高中畢業後,她離開家鄉來到東北的一個地方都市,搬進名為「雙葉莊」的學生宿舍就讀大學,在她入住那天第一個跟她搭話的大男生,成了她未來的丈夫。他是她大學的學長,同時與跟她住在同一棟公寓……

 

在公用門口換上拖鞋後,他一副理所當然地模樣,跟著我到我的房間,擅自打開冰箱拿瓶裝茶出來喝,然後打開電視,轉到體育新聞。

 

「今天我可以睡妳房間嗎?我不會對妳做什麼的。」

 

他一邊看棒球的賽事結果,若無其事地說。

 

「是⋯⋯可以啦。」

 

住在我隔壁的隔壁的人,竟然說他今天要睡我房間⋯⋯我故作平靜地回答,生怕他察覺我的內心起伏。

 

 

我這才想到,自己的寢具會不會登不上台面?床墊會不會太薄?枕頭的花樣會不會太俗氣?這種時候應該要穿什麼樣的內衣褲?——我心裡完全沒有底。我所擁有的一切都足以讓他幻想破滅,我好後悔,當初離家時,怎麼會只帶最低限度的必須品呢?

 

我關上燈鑽進被子,與他同枕而眠。左側傳來他的體溫,雖然沒有碰在一起,卻是如此溫暖。我倆會有什麼急速進展呢?我跟他蓋著同一條被子,全身僵硬,屏氣凝神,只等他打破沈默。然而沈默卻是如此漫長,我很想說些什麼來化解尷尬,卻找不到話題。

 

為了讓自己保持清醒,我在黑暗中瞪大了眼睛。只聽到牆上的時鐘不斷滴答作響,以及隔壁男學生轉開水龍頭的嘩嘩水聲。從聲音聽來,他應該是在洗碗。日常和非日常的接合——除了這裡,其他房間都是一如往常的夜晚。

 

想到這裡,隔壁傳來了微微鼾聲。不會吧,我是不是聽錯了,這怎麼可能?他說要睡我房間,還真的只是來睡覺的啊?跟別人同床而眠對大學生而言很平常嗎?村落長大的我實在無法理解。沒想到,真有男生說「不會對妳做什麼」就真的不會做什麼。雜誌上寫的原來是真的。

 

雖然我倆的關係還不明朗,但我希望今後的每一天,都能像此時此刻一樣飄飄然——看著晨曦微露的窗外,我心想。我們才認識短短三天,但對人際關係一向淺薄的我而言,這三天卻有著三百天的重量。

 

 

那晚我們什麼都沒做,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隔天早上還是覺得有些難為情。我們一起走到坡頂的超市,買了高出爐的菠蘿麵包。相較於昨日的多話,今天的他寡言少語。暖呼呼的紙袋裡不斷散發出麵包的甜香,我們就這麼在一片沈默中走下下坡。

 

正當我們在牆壁龜裂的閃電澡堂前等紅綠燈時,他突然問了我一句:「妳願不願意跟我?」因為他的聲音實在太含糊了,導致我以為自己漏聽了最重要的部分。

 

「跟你去哪裡?」

 

「妳聽不懂?」

 

「不好意思,我沒聽到。」

 

「我是在問妳,願不願意跟我。」

 

「不好意思,我沒聽到你後面說什麼,你要我跟你去哪裡?」

 

「沒有後面。」

 

「沒有?不好意思,我真的沒聽懂,什麼意思?」

 

見他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我才明白他是在問我願不願意跟他交往,領悟的那一瞬間,我全身彷彿觸電般地說:「我願意。」

 

 

我以為,跟不熟的人睡同一張床,對這間大學的學生而言是很稀鬆平常的事;我以為,他照顧我只是出自好意,怕我一個鄉下來的女生危險。所以我不斷告訴自己,他對誰都是這麼好,而非對我抱有特殊的感情,也別再嫉妒山下了。

 

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

 

我喜歡的人,也喜歡我。

 

 

在遷好戶籍前,我先交到了男朋友。

 

至今我一直避免與人深交,卻在搬到這塊土地上後,生活出現了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在決心改變之前,就被捲進大浪之中。然而,之後卻有更難以置信的事情在等著我們,相較之下,這些根本算不了什麼。

 

 

我無法跟他做愛。

 

他的陰莖插不進來。

 

 

在一起的那一晚,我跟他上床了。雖然進度快得令人驚訝,但這不過是驚訝的序章罷了。

 

 

一開始我只覺得莫名其妙,他是在耍我嗎?

 

一下,兩下,又一下。

 

陰部傳來宛如被拳頭揍到般的震動,他一下又一下用力撞擊著我。下方傳來一陣陣的痛楚,他若再不停手,那邊就要腫起來了。都這種時候了,他居然還有心情開玩笑?他像來踢館一般,使勁衝撞著我的門口。

 

終於,他停下了動作。

 

「怪了,完全進不去。」

 

「完全?什麼意思?」

 

「卡住了。」

 

我有些懷疑自己的耳朵。卡住?怎麼可能?

 

然而,事實證明,我倆從剛才就一直在「撞」與「擋」。拳頭與牆壁,踢館者與緊閉的大門。絲毫沒有「融合」的感覺。做愛不是人人都會嗎?犬貓牛馬不也都會嗎?什麼叫「進不去」?什麼叫「卡住」?這跟我想像中的性愛差太遠了。我們瞬時無言以對,沈浸在深深的驚訝與羞恥中。

 

「我再試一次。」

 

說完,他試著插了好幾次,卻是永無止盡的悶拳。下方傳來不知所以的強震,我的身體核心逐漸麻痺,進而失去知覺。我想那邊應該已經腫起來了,而且拳頭也變得愈來愈軟。

 

「為什麼⋯⋯」

 

「為什麼就是插不進去?」

 

我們百思不得其解,一起無力地笑了。除了笑還能怎樣呢?

 

「今天先到此為止吧,下次應該就能成功了。」

 

「抱歉。」

 

「不用道歉啦,我也是第一次跟沒有經驗的人做。」

 

我沒有立刻明白他這句話的意思。

 

直到穿上內褲,在黑暗中躺在他的胸前時,我才意會出他的言下之意。他以為我是處女,以為這是我的第一次,以為只有沒有經驗的人才會這麼不順利。

 

我說不出口,其實我並非第一次。

 

不是處女卻又插不進去,問題才大著呢。那一晚,我完全無法入眠。

 

*本文摘自《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皇冠出版。

 

 

【作者簡介】

木靈

家庭主婦。2014年參加同人誌販售會「文學跳蚤市場」時,在同人誌合集《梨子水》中首次發表短篇作品〈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當時只是一篇約一萬字的隨筆。木靈之所以開始寫作,並不是想要賺錢或是當作家,而只是單純想要獲得好友的認同,才會不顧一切地將自己的丟臉事寫成文章。然而,這篇標題令人難以啟齒的作品,卻開始在網路上廣為流傳,讓女性讀者深深感到共鳴。

 

2015年,她集結部落格文章出版《搓鹽》,在「文學跳蚤市場」販售,沒想到竟造成前所未有的排隊人龍,也引起了出版社的注意。後來她將〈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大幅修改,瞞著老公與父母,出版了她的第一本書。

 

目前她在《Quick Japan》、《週刊SPA!》皆有連載專欄。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書摘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