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化難民」是台灣最大的人道危機

錢建文 2016年08月23日 12:56:00

六輕相關的事件已經是一門大學問,有人把它稱為「六輕學」。(照片摘自台塑麥寮六輕廠臉書)

麥克阿瑟五次出入菲律賓,第四次離開菲律賓的原因是被日本軍隊打敗之後狼狽逃出;離開之後他豪氣萬千地留下一句名言: 「我將會回來!」 (I shall return). 最後終於打敗日本,實現諾言,率領美軍第五度踏上菲律賓國土。

 

讓許厝學童再回來

 

一篇國家級的研究成果發表在經過國際專家同儕審查之後的文獻顯示,位處距離六輕石化園區內氯乙烯單體(VCM)製造廠不到一公里的雲林橋頭國小許厝分校學童體內,有大量的氯乙烯單體(VCM)的代謝產物硫代二乙酸(TdGA),因此有不可接受的非自願性的致癌風險。為了健康的顧慮,學童不得以被迫離開設備新穎的學校。許多學童和家長都很捨不得;因為這並不是他們的錯,卻要由它們來承擔後果。然而透過各界的努力,我們的政府似乎要開始正視石化業汙染環境、造成健康危害的問題。希望有一天,學童的心聲可以實踐:「我將會回來 !」

 

圖說:照片摘自橋頭許厝分校臉書

 

於許厝國小的遷校事件,媒體近來有多面向的報導。六輕相關的事件已經是一門大學問,有人把它稱為「六輕學」。在瀏覽過各家媒體關於2016/8/22日所召開的記者會的報導之後,我有幾個觀點想要補充的。當天有一位出席記者會的台大蔡甫昌教授,他是醫界所景仰的醫學倫理專家,但是當天他談的部分幾乎完全沒有被媒體報導;可能是因為太難了,一般媒體閱聽者不易理解。但我認為他談的部分卻是最重要的,這牽涉到主導個人或團體行為的最重要因素: 倫理價值觀。包括行政倫理、醫學倫理、研究倫理、和企業社會責任。因此本文就由他所談的內容來串連。

 

我從記者會的規劃過程,感受到行政倫理的重要。開始籌備記者會的動機,是因為詹長權教授過去不斷透過管道,希望衛福部能盡速審查國衛院的計畫,好讓中央政府能在8/29開學日之前,做好正確的決定,並讓地方政府有時間進行遷校的準備工作。然而審查會卻遲遲預定在8/24號才進行,這令人擔心到時候就又要拖過一個學期了。因此在8/19開始積極籌辦記者會,尤其是希望兒科醫學會可以出面。

 

蔡政府突然展現高效率

 

剛開始不太順利,立院在休會期間,委員行程依舊很滿,只能把舉辦時間訂在週二(8/23)。決定之後就聽到消息,原本週三的審查會,政府決定提早到週二。後來因為此事事關重大,黃國昌委員特別移開行程,確定可以提早到週一開記者會。很快的政府的審查會也改時間了,改到週一開。政府突然展現高效率,不斷「拚場」,表現出關心人民了!為什麼要讓我們這麼辛苦的籌備記者會之後,才願意開始做原本政府就應該主動積極盡到的義務呢?若大家注意過去官方發言的脈絡,政府在記者會當天定調遷校之後,所有之前幫財團說話的官員全部都改口了。當六輕拿過去官員說過的話來為自己辯護,紛紛被官員跳出來「駁斥」(衛福部石處長),或是說當時的說法只是為了減輕當地居民的「恐慌」(環保署李署長)。保護人民的健康與兒童的權利,不是本來就應該是政府要做的嗎? 政府官員要效忠的是人民還是政黨?甚至是提供政治獻金的財團?立法與行政應該互相獨立,執政黨的立法委員出席記者會,會不會被政黨視為沒有團隊精神? 當然政府展現效率亡羊補牢,也是正確的做法。

 

而這樣的高效率卻讓我聯想起當初馬政府得知彰化醫療界聯盟要舉辦王功餐會時的緊張程度。 我在記者會的發言開場時引用8/20張肇烜醫師登在民報上的一篇文章,介紹創辦諾瑟醫院,從比利時來台灣的神職人員松喬老爹,在他的遺囑中寫道: 「天主將這事業託付給我,願若瑟醫院首先成為一個愛與慈悲的事業,以服務所有的病人和家屬,特別是為那些最貧窮,常被忽略的以及最不幸的人。」

 

最不幸的是這些石化難民

 

接下來再引用同樣在8/20,行政院林院長臉書開張第一篇文章中說的話: 「每位國民都是政府的寶貝,政府要以同理心,從人民的角度幫忙解決問題。」很高興看到政府終於幫助了國道收費員;但是我認為當今台灣「最貧窮,常被忽略的以及最不幸的人」就是生活在石化廠附近的「石化難民」,他們被剝奪了選擇的機會與權利,連抗爭的力氣都沒有。過去政府有把他們當「寶貝」看待嗎?為什麼他們要被環境不正義剝奪這一代人生,甚至讓下一代的健康也受害,造成階級永遠無法流動?環保署不是附屬於經濟部,也不是附屬於財團,更不是附屬於政黨。與國外相對照,美國環保署願意做正確的事情,把空氣品質標準加嚴,因而被工業界控告,最後贏得官司。過去政府的環保署卻常常反而需要人民團體督促才做正確的事情,甚至反過來控告人民團體以保護財團。新政府的環保署能有讓我們有耳目一新的感受嗎?

 

再來談研究倫理。在過去國際上有一件很有名的研究倫理案件,一個藥商支持的研究最後結果不利於出錢的藥商,因此不允許研究人員發表,後來造成軒然大波,最後國際研究嚴格規範禁止此種違反研究倫理的行為;之後就可看到一些研究結果反而不利於贊助藥商的文獻被發表出來。在有關六輕的研究案,最早的就是工業局做的結果不利於六輕被隱匿多年,後來被立委發現才暴露出來。若研究經費是政府出資的,而當研究結果不利於財團,卻被隱匿不公開,這和藥商出資的研究被隱匿一樣,而且是政府帶頭違反研究倫理。這樣的議題也值得媒體關注,因為財團的影響力無所不在,滲透到政府各部會;國家級的研究單位也需要民意代表與媒體監督,絕對不應該以任何藉口隱匿對人民健康不利的研究報告,這樣等於就是圖利財團,需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蔡教授也提到醫學倫理,醫師有替弱勢族群發聲的義務。很高興有許多醫師支持這次的記者會,包括我們的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邱泰源教授派代表出席,也有許多兒科的前輩醫師表示支持或親自出席。這樣能展現醫師關懷社會的專業形象,有助於提升醫界的社會信賴度。

 

別再歌頌「經營之神」

 

最後是企業社會責任,這也是重要的關鍵問題之一。請台灣人以後不要再說台塑集團的創辦人是「經營之神」了,因為歷史證明,經營之神還在世時,台塑集團就已經有太多違法案件,甚至把汞汙泥丟去柬埔寨,讓台灣成為國際恥辱。甚麼樣的領導者,就造就了怎麼樣的企業文化。這部分要怎麼處理很難,只能期待集團的領導者可以多念點書,以培養高尚的人生觀。

 

圖說:照片摘自自從六輕來了臉書

 

我一直認為「石化難民」是台灣當代最嚴重、規模最大的「人道危機」。要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呢? 過去我們反對國光石化有很多理由,我認為最有說服力的是經濟效益分析。當一個開發案或產業就連效益主義都做不到時,遑論更有理想性的公平正義原則了。當年做國光石化成本效益分析的反國光戰友之一,我所敬佩的陳吉仲教授,已經進入政府服務了。當初他就分析出來,國光石化的成本若加上外部成本,將遠大於獲利。

 

林全院長在臉書開張文中提到台灣的經濟問題,第一個說的就是產業升級太慢。為什麼一個早就在台灣弊大於利的產業,還存在這麼久? 我想這就是因為成本的外部化,讓企業沒有上進的動機,因為可以以成本外部化的方式,犧牲全國人民的健康,自己卻輕輕鬆鬆的賺錢。雖然有人認為政府的「戰線」太多,但是三高產業的轉型問題絕對是應該納入的主戰場之一。希望蔡政府不要以為遷校就能「迅速清理戰場」,因為對抗健康不平等的戰爭只是剛開始而已。我們一定要幫全台灣石化災民找回原有可以安心立命、自由健康生活的美好家園;讓他們回到故鄉、回到學校、找回原本就應得的基本人權;也讓他們保持希望,不要氣餒,在全國人民的協助之下,實踐「我將會回來 」的預言 。

 

※作者為彰化基督教兒童醫院主治醫師、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理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