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定是一家人!為愛逃亡的失散難民在瑞典巧遇重逢

杜曜霖 2016年08月25日 09:00:00

馬赫迪(Mahdi Azizi)和家人分離一年後重逢,與母親相擁而泣。(美聯社)

歐洲難民潮沖散千百個家庭,阿齊茲一家正是其一。弔詭的是,致使這家人出走的原因不是戰爭,而是一段不被允許的感情。2015年,阿齊茲一家自伊朗出發,逃亡途中,14歲的兒子馬赫迪•阿齊茲(Mahdi Azizi)和家人走散,經過一年的生死未卜,近日,意外在瑞典一次戶外音樂會中和家人重逢。

 

「那是馬赫迪嗎?」回想在人群中瞥見神似兒子的少年時,馬赫迪的爸爸納德(Nader Azizi)說:「我以為我在作夢。」激動的納德不斷朝少年靠近,直到大喊兒子名字時,馬赫迪轉頭回應「爸爸!」,才終於確定眼前是一年未見的兒子。

 

「我打給妻子,告訴她馬赫迪找到了。她要我別開這種玩笑。」納德回憶接到電話時,人在避難所的妻子仍半信半疑,納德於是帶著馬赫迪回到避難所,「見到他的那刻,我們抱在一起哭。」馬赫迪的母親這麼說。

 

愛 迫使全家逃亡

 

為愛展開逃亡的阿齊茲​一家。(美聯社)

 

戲劇化的逃亡與重逢背後,是一段更轟轟烈烈的過往。納德年輕時,是老婆拉赫蕾(Raheleh Azizi)家中的僕人,兩人相處下逐漸產生好感,但這段戀情卻被認為使家族蒙羞,遭到禁止,兩人於是決定出走。

 

還原走散的那夜

 

出走期間,兩人不斷遭受家族各式攻擊與死亡威脅。為了不讓孩子落入可能被家族綁架的危險,阿齊茲一家冒著風險,偷渡至瑞典。卻不幸在途中和兒子馬赫迪走散。

 

來自敘利亞、阿富汗、伊拉克等地的難民,多半將希望寄託在偷渡人口的人口走私販上,阿齊茲一家也是如此。「那晚,我們一群一群的坐在不同樹下,等著偷渡人口的卡車來。」

 

 

卡車一抵達,大家蜂擁而上,納德抱著馬赫迪的妹妹,馬赫迪緊跟在後,「但一坐上車,馬赫迪就消失了。我怎麼喊他的名字,都沒有回應。」原來馬赫迪誤上了另一輛車,獨自穿越幾千里、經歷數個走私管道,輾轉抵達瑞典的寄養家庭,對於家人正住在距離自己不到100公里外的避難所,毫不知情。

 

「我很徬徨。」馬赫迪回想到達瑞典的第1夜,「我根本睡不著覺,幾乎是邊想著媽媽,邊哭著入睡的。」他的爸爸納德也承認:「起初對於重逢是抱著希望的,但想到路途的艱困,就忍不住悲觀了起來。」 ​

 

重逢的喜悅不敵現實考驗

 

2015年,超過100萬個難民自海路逃亡歐洲、3萬4000人穿越土耳其邊境抵達歐洲內陸。僅次於德國,瑞典收容了16萬3000位難民,位居第二大難民收容國。

 

儘管如此,瑞典卻在2016年1月時調整對於難民收容的法律,限制避難及舉家庇護條件。除了馬赫迪,其餘阿齊茲家族成員的收容都遭瑞典政府以在阿富汗具生存能力為由拒絕。

 

久別重逢的阿齊茲一家與兒子馬赫迪的寄養家庭共進午餐。(美聯社)

 

阿齊茲一家,在短暫的重逢喜悅後,即將面臨更現實的考驗。「雖然不知道會不會有國家願意收容我們,也不知道下次見到馬赫迪是什麼時候。」納德目送馬赫迪離去時,沮喪中帶些欣慰的說:「但能知道兒子安全,就足夠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