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蔡英文別走上馬英九的老路

主筆室 2016年08月24日 07:00:00

蔡英文政府顯然進入重新整隊期。(圖片:總統府)

歷經一波民調跌勢後,蔡英文政府進入重新整隊期。一方面,透過林全與社運團體的密集座談,府院希望援引社運力量進入政府體系;另方面,從法院正副院長提名人,到化解國道收費員抗爭問題,以及明確聲援國防大學愛滋生阿立、支持大埔張藥房原地重建,新政府加快了決策節奏,想以立竿見影的執政績效回應民意。

 

其實,蔡林執政百日的困頓並非來自於外部挑戰,因為在蔡英文以絕對優勢的勝差選上總統之後,不僅在野力量已不足道,就連民進黨內部派系也很難插手勢力鼎盛的蔡團隊。蔡林體制的困境來自兩人的性格,希望面面俱到就會瞻前顧後,常常憂讒畏譏就會行事蹉跎;民眾期待新政府在於「改變」,當改變不再就會影響信心,當信心不存則就遑論改變的動能;兩者惡性循環,才是這執政百日困局的主因。

 

蔡英文團隊偏愛「老藍男」,卻被批為觀念守舊;常以各式各樣的「委員會」想化解爭端卻議而不決。其實,「老藍男」代表老成持重的手段,「委員會」意味一種博採眾議的態度,兩者都不是壞事。不過,當改變沒有發生,「老藍男」就成為罪狀,「委員會」也成為推諉。一旦民調又持續下降,這個政府做什麼錯什麼,很可能逐步踏上當年馬政府的後塵。

 

國道收費員抗爭案延燒數年,其中解決方案的利弊得失、法律見解多數都已攤在陽光下,以專案補助的方式化解爭議,當然必須承擔其他政府單位約聘僱人員是否適用的後遺症;但若放任收費員到處抗爭,其增加的外部社會成本,蔡政府同樣得概括承受;兩害相權,這其實是關乎政策選擇與執政者承擔。

 

同樣地,答應張藥房原地重建其實涉及地方政府地目變更問題,程序極其複雜,林全越俎代庖其實不無越權的疑慮;問題是,連高等行政法院都判決當初大埔的土地徵收程序有瑕疵,林全內閣還要放任地方政府以程序問題延宕這件重建案,讓人民回不了家嗎?

 

蔡英文以撤回司法院正副院長人選提名,回應了司改團體的主張,而以行政手段化解國道收費員抗爭與支持大埔張藥房,更是呼應社會運動團體的訴求;這幾項政策選擇,也隱約透露了中間偏左的價值訴求。但是否一以貫之,對蔡政府的考驗也隨即而至:

 

在專案補貼國道收費員之後,你如何面對政府機關數萬約聘僱員的工作權問題?在答應讓苗栗大埔張藥房原地重建之後,你如何面對大諸侯賴清德處理台南鐵路東移案的政策態度?在要求國防部停止追討愛滋生阿立的80萬學費之後,你如細緻地處理軍隊愛滋平權問題,甚而將來勢必將面對、且爭議更廣的兩性平權問題?而這一切,才真正考驗你到底是個揭櫫價值信念的政府?還是一個到處討好的政府?

 

沒有一項政策是可以讓所有人都滿意的,好的領導者會讓價值先行,即便惡聲至,雖千萬人吾往矣;不好的領導者則是尾巴搖狗,見風使舵。當年馬英九年金改革、司法改革的失敗經驗歷歷在目,在林全內閣重新整隊之後,蔡英文必須開始作答。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