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精選】誰還願意嫁給天皇

用LINE傳送
紐約時報 2016年08月29日 09:05:00

畢業於哈佛大學、曾為初級外交官的皇太子妃雅子(中)在經過了多年高強度的生育治療之後,只生下了一個女兒。目前她基本上已從公眾視野中消失了。(路透社)

「躺在納稅人血汗錢上的寄生蟲。」這是我的父親鄙夷日本天皇的用語。那時候,我們的天皇是裕仁(Hirohito),而我父親對他的反感在日本知識份子當中很普遍。在我成長的過程中,一直認為越早把天皇趕到街上越好。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看著現任天皇明仁(Akihito)兢兢業業地履行自己的象徵性職責,年復一年,不知疲倦地向公眾致意、探訪受災者,我的態度軟化了。我開始喜歡他,甚至開始同情這位說話柔聲細語的天皇。這與許多同胞的想法一樣,不管他們是保守派還是自由派。天皇的日程毫無鬆懈的餘地,他這份工作誰都不想幹。

 

然而,還有一份工作要糟糕許多:嫁給天皇。曾幾何時,就像《源氏物語》裡描寫的那樣,成為天皇的妻妾是女人能夠得到的最令人羡慕的地位。然而1000年過去了,時代早已變遷,即便宮廷的繁文縟節始終如一。今天,與未來的天皇成婚已是任何明智的女性絕不想要的命運。

 

不久前,明仁天皇非同尋常地通過一則視頻表達了生前退位的意願。我抱著極大的同情聽了他這番講話。接下來,在思考他的退位可能會對天皇制度造成何種影響時,我吃驚地意識到,自己其實希望這一制度延續下去。當了多年少數派之後,我如今與日本的大多數人想法一致。

 

天皇另具日本首席安撫者的角色

 

我改弦更張背後,有三個理由。首先,最不幸的日本國民似乎的確被天皇的探訪和言辭深深打動,因此受到慰藉。他扮演的首席安撫者的角色自有其價值。

其次,我們的歷任首相本身就不是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又由於走馬燈似地上臺下臺,更是使得他們極易被人遺忘。讓天皇充當日本不變的面孔,在外交上合情合理。 

 

最後,西方的多數明智之士似乎認為,我們應該拋棄這種不可理喻、迷霧重重的制度。光是為了這個,我也想看它延續下去。看到別人搖頭翻白眼,不失為一樁樂事。

 

明仁天皇近期提出退位的請求,提醒許多日本人一直拒絕面對的可能性:不管我們作何感想,天皇制度也許終將消亡。(路透社)

 

明仁天皇提出退位的請求,提醒我們一種許多人拒絕面對的可能性:不管我們作何感想,天皇制度也許終將消亡。皇室最年輕的一代人中,目前有七位公主、但只有一名男性繼承人,也就是皇太子的侄子。假如明仁天皇退位,皇太子繼位,這位侄子將成為第一順位繼承人,同時也是最後的繼承人。在今天這個年代,這位寶貴的小男孩大概會長大成人。但真正的問題是,有什麼神志正常的女性會想要與他成婚?

 

皇后的核心使命就是誕下子嗣

 

過去半個世紀,日本民眾親眼看著與未來天皇成婚帶來的嚴重的職務風險。現任皇后美智子(Michiko)曾經因為壓力過大而失聲好幾個月;當她最終康復後,我們驚訝地發現,雖然她美麗依舊,但這名健康的年輕女性過早地變得體型消瘦、形容憔悴。與壓力有關的疾病持續不斷地折磨著她。然而,她還是生下了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從而完成了自己的核心使命:誕下子嗣。

 

相比之下,畢業於哈佛大學、曾為初級外交官的皇太子妃雅子(Masako)只生下了一個女兒,據報導還是在經過了多年高強度的生育治療之後。她基本從公眾視野中消失了,鮮有露面。

 

「她幹嘛要嫁給他?」我的女性友人常常哀歎。雅子不僅出身平民,而且與許多當今受過良好教育的女性一樣,擁有一份事業—而且是當今多數受過良好教育的女性夢寐以求的事業。因為我們能夠感同身受,我們對她的決定困惑不已。的確,在一個女性擁有前所未有的抉擇權利的年代,為何要選擇一種將你降格為生男嗣的子宮的人生?為何要喚起對日本歷史上黑暗時期的記憶—在1898年的父權家庭法中,規定每個家庭必須擁有男性子嗣?與皇室不同的是,當時的平民家庭可以收養兒子,但那的確對許多女性而言是暗無天日的年代。

 

因此,友人和我都認為:絕不會有明智的女性想要與年輕的親王—這位唯一的繼承人—成婚。絕不。

 

有些人荒謬地宣稱男性繼承—有幾位古代的女天皇攝政—有2600年的歷史,但這之所以成為可能,不過是因為側室的存在。儘管堅持男性繼承,當前的《皇室典範》(Imperi House Law)卻禁止側室,讓生下繼承人的重擔落到了皇后一個人的肩上。這種規定值得稱道,又頗為天真。不過,雅子皇太子妃還有至少另外一位女性可以分擔她的任務,最終此人也的確這麼做了—皇太子弟弟的妻子誕下了最後這名繼承人。到了下一回,可就沒有這樣的替代人選了。與最後的繼承人成婚就意味著,2600年歷史的傳承將徹底取決於他的妻子是否有幸生下子嗣。

 

日本民眾應該也樂於看到女天皇登基

 

倘若日本民眾希望看到天皇制度傳承下去,講求實際的第一步應是允許女性繼承皇位,不管那些僅由男性繼承的歷史說法。已有近四分之三的日本人口贊同這一設想。日本新憲法在1947年作出性別平等的保障之後,女性在許多領域取得了進步,但直到不久前我們都沒有看到有女性擔任重要公職。(圖:小池百合子。路透社)

 

到了今年7月,小池百合子(Yuriko Koike)取得壓倒性勝利,成為當選東京都知事的首位女性。通常默不作聲的日本選民一夜之間模仿起了喧囂的美國人,在她發表勝選演講時不停地大喊「百合子!百合子!」。令人驚奇的是,她的支持者涵蓋了多種多樣的人群,而他們的熱情清晰地證明了,日本民眾樂於看到女天皇登基。

 

顯然,並沒有辦法一勞永逸地保障皇室的延續。天皇被剝奪了憲法賦予日本最普通民眾的基本人權:與許多君主一樣,他既不能選擇自己的職業,又不能選擇自己的居所,還沒有言論自由。不僅是日本皇室,其他地方的君主立憲制或許有一天都會自我消亡。

 

在那一天到來之前,請讓日本民眾看到,當皇室成員向人群招手致意的時候,有一位在位的女天皇站在中央。讓他們看到,她昂首闊步,而她的丈夫謙恭地跟在身後。

 

By水村美苗© The New York Times 2016

 

(本文由美國《紐約時報》授權《上報》刊出,請勿任意轉載)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