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人生下半場轉身遇到真愛 社運最佳夫妻檔林子淩、詹順貴

陳德愉 2017年11月26日 09:58:00

林子凌與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是環保界有名的夫妻檔,這是他們的結婚照。兩個人都年過半百,都是再婚,特別珍惜這個得來不易的緣分。(攝影:李昆翰)

有「流氓婆」稱號的惜根台灣協會祕書長林子淩,與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是環保界有名的夫妻檔。林子淩負責過濾資料發現問題,詹順貴負責法律攻防,一向是最佳拍檔。

 

幾次與林子淩見面,她總愛穿著一件原住民男性的繡花背心,問她怎麼穿著這件衣服。她滿臉光亮,笑瞇瞇地說:「這是阿貴的衣服。」

 

一般夫妻有婚戒,他們沒有婚戒,不過有一對「背心」。女生的那件還沒有拆封,男生的這件詹順貴已經拿出來穿過了,掛在衣櫃裡也是掛著,林子淩拿出來繼續穿。

 

林子淩與詹順貴沒有婚戒,不過有一對「背心」,平時林子淩會穿著丈夫的背心出門,笑瞇瞇地說:「這是阿貴的衣服。」(攝影:李昆翰)

 

穿著老公的衣服,自己再搭配著領巾,滿臉笑意放閃,閃到我眼睛都要瞎了!

 

到這個年紀,可以遇到一位和自己志同道合,能夠一起完成人生的伴侶,真的是很難得的。」她嘆息。

 

結婚紀念日定在朱馮敏女士的忌日

 

他們在2013年8月3日結婚,那一天是林子淩的生日,也是苗栗大埔事件受害者朱馮敏女士的忌日,他們選擇這一天登記結婚,因為:「年年提醒我們:權利需要爭取,自由需要護持;美麗的國家與家園,需要透過行動才能打造。」

 

兩個人都年過半百,都是再婚,在多數人走到人生下半場,已經忘懷少年時的夢想的時候,林子淩與詹順貴卻是一對熱血澎湃的革命情侶。

 

林子淩的工作室在花園新城,結婚後,詹順貴就到花園新城來租房子。房子不大,佈置雅致,可是一進門,迎來整面窗戶的綠意,彷彿人走進山裡了。旁邊的陽台門上掛滿了兩人歷年來參與社會運動的布條,密密麻麻地,這就是他家的門簾。

 

家裡擺滿了詹順貴的收藏—貓頭鷹,兩個人在書房裡對坐工作,旁邊滿滿的擺滿了環保運動的資料。穿著詹順貴的背心站在其中,林子淩笑瞇瞇地說:「不過,阿貴本來不是我的菜喔!」

 

林子淩與詹順貴的家擺滿了貓頭鷹,兩個人在書房裡對坐工作,一旁擺滿了環保運動的資料。(攝影:李昆翰)

 

林子淩曾在蠻野心足協會擔任祕書長,協會的宗旨是以法律參與環保運動,因此,當時在台北市律師公會環境法組擔任召委的詹順貴,與林子淩有許多議題合作的機會。

 

阿貴本來不是我的菜喔...

 

人生經過重重考驗,在環保抗爭現場衝鋒陷陣的林子淩,一直以為自己是屬於「衝組」的,看到詹順貴斯斯文文白白淨淨,「專業律師」模樣,直覺就覺得「兩個人不是同一個世界」。

 

因此,詹順貴的追求之路走的並不順遂,從對林子淩表示好感,到2013年結婚,愛情路走了六、七年。中間有一度,林子淩覺得猶豫,還曾經短暫分手,只是人生志向相同的兩人,終於還是走到了一起。

 

現在,林子淩坐在家裡那扇她最愛的大玻璃窗旁,窗外有株她親手栽種的九重葛,淡淡的粉紅色,襯得山色更翠了。靠窗的餐桌上擺滿了她正在做的環保案件,她一邊工作著,一邊告訴我「阿貴」的小事:「我有一次要出門幾天,臨走前特別教他要如何澆花,結果我走了沒兩天接到他的電話,原來他在出差前是澆花了,可是忘記關水龍頭……。」說著「阿貴」,像說自己家裡一個可愛的大男孩,她呵呵地笑了。

 

嘴裡講著「阿貴」的小故事,林子淩笑得很甜美。(攝影:李昆翰)

 

走過人生的高峰與幽谷,「流氓婆」林子淩終於走到一個綠意洋溢花草扶疏的山林裡。

 

【延伸閱讀】

●父親,被強暴的母親和我的童年 社運女戰士林子淩(上)

●悲痛喪女後瘋狂愛台灣 「只要為妳活一天」林子淩(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