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玉秀:甚麼叫作徹底改過

用LINE傳送
許玉秀 2016年08月26日 07:00:00

如果報派的大法官人選,真是五位審薦小組審核推薦的,那剛好證明不懂退讓的審薦小組,真的不適任。(圖:司法院。維基百科)

一覺醒來,唐鳳成為政府體制內的一員。多麼令人欣喜的消息!最最期待的是,老舊的司法體系,也能沾光。

 

公民參與的平台何在?

 

大法官與司法院正副院長提名,作為司改大戲的第一幕,好像在謝文定、林錦芳兩人退讓之後、總統坦承自己有過之後,暫時謝幕。阻擋了一場嗆聲遊行,好像也讓總統的民調略微回升。

 

一切回到原點之後,以為公開透明的程序,終於可以開始。可接連幾天,又開始出現資訊權貴,媒體又開始有消息流竄,大多數關心司改的群眾,又不得不「被事不關己」。

 

為什麼好像沒人認為應該建立一個平台,讓人民真的可以表示意見?人民真的不懂怎樣的人才適任大法官嗎?真的不懂司法院正副院長和自己有甚麼關係嗎?如果人民不懂,總要讓他們有學習的機會,人民要開始覺得這是自己該管的事,才會學習去管,也才能培養出管事的本領。

 

據說司改國是會議,會有人民參與,請問如何參與?司改國是會議的議場,人民真的可以隨時進去嗎?哪種人民可以進去?為什麼要等待司改國是會議?為什麼不在總統一宣告司改任務,就讓司改活動立刻開始?為什麼不讓人民每天學習關注這個議題?每天有表達意見的平台?這樣才可能全民參與吧!?為什麼不能可以改的立刻改?一年以後才有司改國是會議?這是說人民在一年內,甚至會議之後更多年內,都要在司法大悶鍋裡,繼續忍受煎熬嗎?

 

試探水溫的媒體報導洩漏甚麼訊息?

 

利用媒體洩漏訊息,測試各方反應,向來是傳統政權蒐集民意的手法,撤回的司法院正副院長提名一案,就是連這個舊政權習用的程序都省略。但是讓媒體洩漏正副院長人選和可能的大法官人選,就算不黑箱了嗎?

 

這些人選名單怎麼跑出來的?他們名列媒體黃金榜,已經告訴大家,他們是用甚麼標準出線的嗎?就算內行的法律人,也不便在名單沒有確定之前,就開始臧否個別人選的資格吧?

 

只舉最明顯的缺失為例,大法官專業領域明顯失衡,理由何在?某些專業領域無人可用?聽說法院系統的刑事庭女法官找不出人來。會比作出釋字第737號解釋的現任大法官,更令人搖頭嗎?還是選擇女性的標準,要比較嚴格?法院裡的刑事法同行們,尤其是女性同行們,你們那麼不爭氣嗎?

 

總統府到底要在名單確定之後,又從黑箱拿出甚麼提名標準突襲人民呢?審薦小組如果根本沒有能力訂出審核標準,老早不看專業文獻,不看判決,只看自己過去是否曾經認識,推給這樣的審薦小組,就能過關嗎?

 

甚麼叫作徹底改過?

 

謝文定前委員長、林錦芳秘書長退讓之後,總統撤回咨文之後,就算改過了嗎?如果報派的大法官人選,真是五位審薦小組審核推薦的,那剛好證明不懂退讓的審薦小組,真的不適任。

 

大概因為寫了兩篇文章,這一段時間,終於有資格晉身某種資訊權貴。但也都只是道聽塗說。處在還能夠道聽塗說的環境,真是感到尷尬極了。一點都不會比沒有資訊來源的人民更感到慶幸,反而更無力、更沮喪。因為看到所謂的改革,就是在既定的框架下進行。而那既定的框架,正好就是應該被改革的對象。

 

甚麼是司法改革的首要課題?改掉長期染指司法人事的權貴,就是。在大法官審薦小組公布之後,民間監督大法官人選聯盟其實已經指出來了。審薦小組成員果真是經歷威權時代的狠角色,完全處變不驚。但他們的司改失敗紀錄,斑斑可考。他們不退讓,改革甚麼?!

 

※作者為前大法官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