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平專欄:奧運冠軍與消失的女孩

長平 2016年08月30日 07:00:00

朱婷(中)依靠運氣與自身努力,給了計劃生育政策及中國官方一記響亮的耳光。有網民稱她為超生女孩完美復仇。(路透社)

請先聽我講一個故事—

 

那是30年前,一個風和日麗的春天,在中國四川北部山區,一個五歲的女孩早早地起床了。媽媽為她煮了一碗香噴噴的麵條,給她穿上漂亮的新衣服,讓她跟著爸爸進城去。這是她第一次在不過年的時候穿新衣服,也是她第一次進城,一路上興奮地小跑著。到鎮上等來了一輛破爛的公共汽車,經過一個多小時的顛簸,她見到了城市。

 

爸爸帶她逛了米市、菜市、肉市和百貨公司,都是最熱鬧的地方。中午的時候,爸爸還給她買了一根油條。爸爸總是走得很快,總是差點就看不見了。最初的喜悅很快在小女孩心裡消失了,代之以跟上爸爸、找到爸爸的焦慮。爸爸此行的任務,就是要讓她走丟。這樣,他和媽媽才有機會再次生育—期待中是一個男孩,也才有能力養得起那個男孩。

 

後來,小女孩緊緊地拽住爸爸的手或褲腿, 一下也不肯鬆開。眼看著大半天過去了,絕望的父親把她帶到大橋上。那是一座雄偉的公路大橋,江水在橋下洶湧咆哮。父親期待女兒失足掉到橋下,但是大橋的護欄幾乎完好無損。於是,他琢磨著要不要趁人不備,把女兒扔進江裡。

 

五歲的小女孩,早已經明白一切。她突然跪在橋面上,哀求道:「爸爸,不要丟下我。有了弟弟以後,我會好好照顧他。弟弟吃飯,我喝湯;弟弟玩耍,我幹活;弟弟穿新衣服,我穿爛衣服;弟弟上學,我種地……」

 

年輕的父親淚如雨下,帶女兒回到家裡。

 

那個山區是我的家鄉。這個女孩的故事迅速在鄉鄰間傳播。人們讚賞她的機靈、懂事和能說會道,但沒有人覺得不公平。大家都同情那一家人,因為沒有辦法丟掉女兒,仍然不能生男孩。

 

我不知道那個女孩後來的命運如何,但可以確定她不是朱婷。

 

超生女孩完美復仇

 

幾年以後,朱婷出生在中國河南省的一個鄉村。她的父母生育了五個女兒,朱婷排老三,有兩個姐姐和兩個妹妹。按照中國計劃生育政策,朱婷是不允許出生的人。她能來到世間,多虧了父母是善於躲藏的違法分子,也繳納了數額不菲的罰款。

 

不用問都知道,父母違法生下這麼多女兒,不是因為他們偏愛女孩,恰恰相反,是想要生下一個男孩。沒有人知道父母是否想過要遺棄朱婷,但是知道她讀初一時就被父母要求輟學打工。想必朱婷也像我家鄉那個女孩一樣機靈、懂事和能說會道,竟然說服父母讓她上了體校。

 

儘管家境貧寒,營養不良,但是高挑的身材和吃苦的精神讓朱婷在體壇如魚得水,很快成為排球名將,戰績累累,從省隊到國家隊,入選排壇明星郎平執教的中國女排,出任主攻手。剛剛結束的里約奧運會上,中國女排獲得冠軍,朱婷成為「最有價值球員」。最新消息是,朱婷轉會土耳其一家俱樂部,年薪110萬歐元。

 

金牌能使鬼推磨。河南省官員紛紛登門看望,官方授予這個違法家庭「河南省最美家庭」榮譽稱號,授予朱婷「河南省三八紅旗手」榮譽稱號,贈送「無堅不摧」牌匾,並頒發兩萬元獎金,還號召全省3000萬家庭向朱婷父母學習,媒體稱她是「河南的驕傲」。

 

官方的嘴臉給線(網)民提供了笑料。一個段子在網路傳開:河南省副省長到朱婷家慰問,問「您老人家有什麼要求呀?」朱婷父親拿出一張發黃的紙說:「能把這個超生罰款單給報銷了嗎?」不少線民痛心疾首地說,計劃生育差點打掉(流產)了一個奧運冠軍,可以想見還有多少科學家、宇航員、作家等都變成了一灘灘血水。

 

朱婷出生時,正是中國計劃生育政策慘無人道的年代。她成長的鄉村,到處都是巨大的標語:「寧可血流成河,也不超生一個」、「寧添十座墳,不添一個人」、「打出來,流出來,就是不能生下來」……排行老三的朱婷,出生未捷身先死,是一個大概率事件。即便出生了,更多的人只能像我家鄉那個女孩跪求的那樣低賤地生活著。

 

朱婷依靠運氣與自身努力,給了計劃生育政策及中國官方一記響亮的耳光。有線民稱,她為超生女孩完美復仇。

 

消失的女孩中有多少朱婷

 

朱婷的成就固然鼓舞人心,然而線民借她批評計劃生育政策,卻充滿了功利主義色彩。於是我想起了家鄉的那個女孩。我相信是她,而不是朱婷,更能代表在殘酷的計劃生育政策中苟活下來的女孩。或者說,那些因為父母想生男孩而超生的女孩,大部分都在小學或者初中被成功輟學打工,而不是成功說服父母繼續學業。

 

她們在封閉的工廠裡加班加點地工作,時或因過度勞累趴倒在機器上被殘肢斷腿;她們在骯髒的「按摩店」裡陪笑接客,部分客人還會轉身穿上警服義正辭嚴地羞辱她們;她們在鄉村田地裡艱辛勞作,被父母待價而沽為終於出生的兄弟提供學費……她們會繼續為生下女兒而羞愧,甚至和丈夫謀劃遺棄女兒。

 

比她們更悲慘的女孩,身心背負著父母的詛咒。僅近年來報導出來的新聞中,黑龍江、山東、河南、江蘇及安徽等地,均有父母或者祖父母用鋼針扎女孩的消息。黑龍江一個出生才56天的女孩,內臟被扎進四根鋼針,因為她父親迷信這樣可以生男孩。山東一個11個月大的女孩,身體裡被發現至少扎進11枚鋼針。

 

更不用說,那些被堅決「打下來、流下來」的女嬰。中國國家統計局最新發佈的資料顯示,2015年末中國大陸男性人口出生人口性別比為113.51,男性比女性多3366萬人。在最嚴重的時候, 出生性別比超過120,一些省份長期維持在130。中國是全世界出生比例不均最嚴重的國家。

 

媒體解讀這些資料時,強調將有3366萬男性找不到老婆。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阿瑪蒂亞•森則看見那些因人為干預或性別偏好而較早死亡的女孩,稱之為「消失的女孩」。上世紀90年代至今,全球有3900萬「消失的女孩」,中國大約有2400萬,超過的60%.

 

這些「消失的女孩」中,一定有無數的球星、歌星、科學家、宇航員(太空人)和醫生。但是更多的人,在中國當下的社會環境中,只能低賤地活著。難道因為她們不會獲得世俗的成功,也許一輩子貧窮、孤單、卑微甚至犯罪,就可以不允許出生嗎?

 

社會正義不能由成敗證明,不公不義也不能等待成功人士來復仇。

 

我還想指出,中國輿論空間裡可以公然嘲諷、批評計劃生育政策,是因為這個政策有了變化,允許生二胎,甚至會強迫生二胎。一胎政策犯下的累累罪惡,仿佛都是前朝往事。事實上,這個政策只是翻到了硬幣的另一面。長期在體制壓迫下「違法」生存的朱婷的父母,對此了然於心。他們斷然不敢像網路段子講的那樣,以一張發黃的單子去為難政府。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份簡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已經點過讚了,繼續閱讀更多精彩報導!
回頂端
關閉廣告